第一百五十七章 责难 - 极品家丁

第一百五十七章 责难

. 萧大小姐缓缓起身,袅袅婀娜走上前去,对着众人一礼,微笑道:“玉若感谢于会长的好意,也感谢诸位同僚的关爱之情。诸位在场的,都是我的前辈同僚,也都支持过我萧家的发展,玉若在此,对诸位一直以来的支持深表感谢。” 她说着便深深一鞠躬下去。大小姐人儿生得貌美如花,举止亲切自然,才情风度皆是胜人一筹,很容易便博得众人好感。 “这香水与香皂,乃是我萧家最新开辟的两门营生,相信诸位也听说过了。香水乃是源自花香,经过秘法酿制而成,成本极高,得之不易。但其香味悠远,淡泊优雅,且能保持长久,比寻常女子用的水粉方便许多,香味也更加隽永,所以深得各位太太小姐的喜爱。”大小姐将那香水款款道来,在座的诸位虽都是商人,却也是潜在的买家,这样的一个宣传机会大小姐自然不会错过。 “至于那香皂乃是秉承了香水的香味,清新自然,舒适宜人,前期有不少的小姐太太已经试用过了,相信会深有体会。这两样乃是我萧家精心密制而成,便是为了造福五华千千万万的百姓人家。也希望诸位前辈,能够一如既往地支持萧家,玉若感激不尽。” 大小姐简单介绍了这香水香皂,那边浙江商户里却有一个女客商站了起来道:“萧大小姐,那香水香皂我皆是听过,也有幸用过,感觉十分的舒爽。只是眼睛杭州诸地却无货供应,倒叫我们这些姐妹们着急了。” 她说一说完,便引来周围些女客商的纷纷赞成,她们是商户,对那新鲜物事都是感兴趣的,中间有不少人花高价抢得了些香水香皂试用过,感觉真的是与以前那些俗气的胭脂水粉完全不同,所以才这般急迫的向大小姐要起货来了。 大小姐微微一笑道:“诸位姐妹莫要着急,那香水香皂马上便要供货来了,诸们姐妹若有需要,便可直接向我们分号登记造册,货到之后,我们定然会送到各位手上的。” 陶婉盈却是从怀里取出一个透明玻璃小瓶,里面装着些淡粉色的液体,得意地向周围的女客商们宣扬道:“这便是玫瑰香水了,是玉若姐姐亲手送给我的。” 一时之间引得周围女客连连惊呼。个个捧在手里爱不释手,有几个女客便要多掏银子从婉盈手里买来,却被婉盈急忙夺了回去。 林晚荣看得暗自好笑,这是那日大小姐到书院宣传的时候,送给陶婉盈的香水,没想到今日这小妞却是拿到这里显摆来了。这香水落在她手里,也算是白瞎了。 陶东成却是心里恼怒,他拉住了陶婉盈,又对那胖子于会长打了个眼色。于会长便不经意地一挥手,人群中却是又站出来一个客商道:“大小姐,你这香水香皂,好则好矣,只是你们萧家却是有些过于不厚道了。” 林晚荣将那于胖子的手势都看在眼里,心里冷笑,果不其然,这老头肚子里就没什么好主意。 大小姐秀眉微蹙道:“李当家的,这话怎么说?” 听这李当家的口气,似乎也是熟人,那李当家的哼道:“大小姐,做人须收三分,莫要过分强逼。你们萧家原本是经营布庄绸缎的,如今却来做这胭脂水粉的生意,已经跨了几行,手脚是不是伸得太长了些呢。” 林晚荣对旁边那刘月娥道:“刘大姐,这李当家是做什么的?” 刘月娥道:“这家伙是杭州城里经过水粉胭脂的,有名的吝啬鬼。” 哦,林晚荣应了一声,心里明白了。妈的,这家伙定然是嫉妒了,香水肥皂一出,谁还去用那胭脂水粉啊。想以行业规矩来限制萧家,妈的,你小子以为你是户部啊,还弄个什么行业准入制度。 萧大小姐正色道:“李当家,我萧家世代经商,布庄生意也不曾落下,但那其他的营生却也做不得么?这是哪家的规矩,我萧家近两代都是女子经商,做这胭脂水粉的生意,也是理所当然。” 李当家的哼道:“你这样跨了行业,却是坏了规矩。若人人都像你们萧家这样,今天做这个,明天做那个,那这行业、商会还有何规则可言。” 大小姐见这人如此找茬,冷哼道:“天下的生意天下人做,为何李当家的做得,我萧家就做不得呢?李当家祖上却是做打铁匠的,如今做到这香粉生意,那却是否也是坏了规矩呢?” 林晚荣呵呵一笑,大小姐口才不错啊,以前没见她展露过,倒是有些小瞧了她。 那李老板气得七窍生烟,道:“你这是强词夺理。” 萧大小姐哼道:“李当家的,你虽然嫌我萧家入了这胭脂水粉的行当,我萧家却不嫌你也入这布庄绸缎的行当,不知道李当家是否有这兴趣?” 刘月娥一竖大拇指道:“我这妹子,没说的,巾帼更胜须眉。” 另一们经营胭脂水粉的老板却也站了起来道:“萧大小姐,你们萧家要做这胭脂水粉的生意,没人可以拦得着,但是也不能这样不顾规矩,让我们这些做水粉生意的,没了营生啊。” 大小姐摇头道:“诸位掌柜的,我们都是经商之人,这商之一字非我一人可做,便是需要大家一起来,相互竞争,相互制约,才能长足发展。” 李当家的哼道:“相互竞争?萧大小姐,你这香水香皂一出,我们杭州的水粉生意十成却落了七成,这竞争何来之有?怕是你萧家一家独断了吧。你把我们杭州商会置于何处,又把我们这些商人置于何处?”他身后几人却是一起鼓噪了起来,一时颇有群情激愤之势。 刘月娥却是看不下去了,站起来道:“你们这些人还讲不讲理了?萧大小姐做何营生却与你们何关,自己没有本事,却来责怪别人,真是天下奇闻。” 这金陵商会人虽多,却只有刘月娥站起来为萧家说话,其他人等都是看那陶东成眼色的。 林晚荣对大小姐微微一笑,竖起了大拇指,大小姐脸上一红,嗔怪地看了他一眼。 “李当家的,有竞争,便会有冲突,这是天理,是正道。正所谓穷则思,思则变,我萧家在布庄上经营多年,后来却是多家介入,导致我萧家步履维艰,难以为继,这才开辟了新的营生,若我像你这般怨天尤人,那我便要天天骂街了。”大小姐冷冷说道。 那经营胭脂水粉的几个商人互相看了一眼,却是不知道怎样回答,急忙看了那于会长一眼。 陶东成对那于会长打了个眼色,久未说话的会长忽然站起来笑道:“二位都莫要上火,此事还有得商量。我见二位说的都有道理,倒不如老朽想个折中的法儿。” 那个李当家急忙谄媚地笑道:“会长请讲。” 于会长向大小姐道:“萧大小姐,这些做水粉生意的也不容易,我看倒不如这样,你们萧家那香水香皂,在这浙江一省的经营权,便都转交给李掌柜他们,这样双方合作,都算是有些赚头了。” 我靠,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,那经营权到手,可是一笔大大的利润,林晚荣嘿嘿冷笑,我种了树结了果子,你们却想捡现成的,想把萧家排挤出杭州,还真***会做美梦。 大小姐脸色一变,道:“于会长,我萧家在浙江店铺众多,自有经营途径,暂时用不上他人帮忙。” 于会长阴阴一笑道:“萧大小姐,这样的话,老朽也是十分的难办了。我这浙江一省的同僚们,也要吃饭啊。陶公子,你怎么说?” 陶东成起身“为难”地看了萧玉若一眼道:“贤妹,我们江浙两地商会,乃是一家人,退一步便可以海阔天空啊。” 狗崽子这二人串通一气,大小姐想起这些年萧家所受的委屈,眼中已是泪珠打转,但她个性坚强,强忍了泪珠,凄然笑道:“我萧家推出了香水与香皂,大家眼里看到的都是成功,可有谁想过,若是这几样营生失败了,我萧家上上下下几百口,便是万劫不复的境地。这些年来,我萧家布庄陷入困境,却从未想过要用其他手段打压同行,我萧家靠的是自己努力,堂堂正正挣银钱,为何今日却要遭受这般诘难?我萧家虽是妇人女子,但仰无愧于天,我萧玉若也绝非你们想像中那般好欺负之人。” 那于会长与陶东成皆是冷笑不语,仿佛胜券在握。 你娘的,好好与你们说话,你们这些王八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?看着于陶二人奸笑的样子,林晚荣不声不响提了条粗壮的板凳走过去,护在大小姐身边,望着她轻轻一笑道:“莫哭莫哭,哭了可就不好看了。” “林三----”大小姐便仿佛找到了亲人般,一把拉住他的胳膊,忍受了半天的泪珠便哗啦啦地落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