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章 文斗武攻(1) - 极品家丁

第一百六十章 文斗武攻(1)

. “文斗武攻?”徐渭奇道:“怎么个文斗武攻?” “这文斗武攻,说起来简单,便是萧家与我,双方各选一题发问,或文或武。若对方不能做到或被击败,那便是输了。一文一武两场若是不分胜负,则请徐大人再出一题,以决输赢。”陶东成说道。 林晚荣明白了,不就是三局两胜么?这一文一武,也亏他们想得出来,萧大小姐虽是经商之人,可是那才学便连精通诗词的金陵第一才女洛凝也是赞不绝口,这文的,绝不怕了他们。武的么,不就是打架么?论起打架来,老子怕过谁? “这倒有点意思。”徐渭笑着道:“只是陶公子,你与萧家比试这些,却是为何呢?” 陶东成道:“若我输了,我便退下这金陵商会会长之职,由会中兄弟另选贤能。另外,我陶家再将手下经营之布庄,分文不取,如数转让给萧家。” 大小姐闻言,顿时吃了一惊,这陶家的布庄经营规模纵是不如萧家,却也差不了多少了,陶东成这样做,却是要孤注一掷了。 那陶婉盈似乎也没想到哥哥会有此一举,急忙惊道:“哥哥,不可!” 陶东成眼中射过冷冷的光芒道:“我决定的事情,绝不反悔。” 徐渭点点头,眼中露出一丝神秘的笑意道:“若是萧家输了呢,你想要他们做些什么?” 陶东成道:“这林三今日殴打我二人,若他们输了,我便要萧家向我和于会长赔礼道歉,另外----”他看了萧玉若一眼,眼中闪过一丝狂热:“我要萧大小姐,下嫁给在下。” 一语既出,满座皆惊,得到了萧大小姐,便等于得到了萧家,得到了萧家,便等于就得到了香水香皂的经营,陶东成这一手,可谓阴险之极。 “无耻!”大小姐脸上红了一下,怒骂道。这陶东成原来也是那般斯文模样,今日却是凶相毕露了。倒还不如林三,一直都那么“坏”。 话说到此,这陶东成是彻底的与萧家撕破脸皮了,今日这困兽之斗,不是鱼死便是网破。 林晚荣哈哈一笑道:“没想到啊,堂堂的陶大公子,竟沦落到要采取此种手段,脸皮之厚,比我尤甚啊。”这小子厚脸皮也不是第一次了,上一次还放了cy呢,林晚荣彻底的鄙视他。 徐渭脸色郑重地望着萧大小姐道:“萧大小姐,此事事关你终身,你可要考虑清楚,莫要逞一时之意气。” 是啊,老徐已经息事宁人地判了两边各打五十大板,这事就这么揭过去了,老子会傻到再和他血拼一场吗?林晚荣心中思忖着,对萧玉若道:“大小姐,今日之事,大人已经判过了,现在和我们萧家无关。犯不着和他血拼。” 陶东成见萧大小姐眼中露出的思考之色,忍不住长笑道:“大小姐,我今天是在徐大人面前公平比试,不存在徇私舞弊,若是萧家不敢应战,那今后金陵商会,便再没有萧家位置。” 妈的,这个姓陶的还真是嚣张,林晚荣心里怒骂。徐渭虽是朝廷一品大员,只是这协会之内的事情他却也无法解决。若是脱离了金陵商会,那萧家在金陵可以说是寸步难行,若不解决这个陶东成,这事便没法善了。 大小姐自然知道其中的利害,她紧握了小拳头,紧紧咬着嘴唇,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 一边是自己的终身幸福,一边却是萧家上下几百口的活路,她已经被逼到悬崖上,无路可退了。 这事与萧大小姐、与萧家,皆是息息相关,林晚荣竟然第一次有了使不上力的感觉。以他对萧玉若的了解,他知道她会选择什么。 萧玉若轻叹了口气,望着他道:“林三,我----” 林晚荣笑着道:“大小姐,你不用说,我知道你选择什么,放心吧,本才子乃是天下第二,只比文长先生差那么一丁点,能文能武,什么都不怕的。” 大小姐一点头,泪珠儿却落了下来,林晚荣一偏头,在她耳边轻声道:“莫怕,即便是输了,大不了你嫁这姓陶的之前,我找些人马去抢亲,然后上山当响马,请你做压寨夫人。” 萧玉若听得脸色羞红,呸道:“你这人到这般时候了,却还没些正经话,什么压寨夫人的,便是那般不堪么。” 她心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,只是经他这一打岔,心情却已平静了许多。一文一武,文的有自己和林三撑着,自然不怕,那武的便是输了,却也还有第三关徐渭把关,想来徐大人不会故意危难自己的。 她这样一想,心里便开朗了许多,对着林三一笑道:“这关键时刻,你可莫要不正经了,要是输了,我罚你一年的薪俸。” 林晚荣哈哈一笑道:“要是赢了,你便替我洗一年的衣裳,这算是公平了吧。” 大小姐羞红着脸,却是轻嗯了一声。 萧玉若转过身去对徐渭道:“徐大人,小女子答应陶公子的比试请求。” 徐渭吃了一惊道:“萧大小姐,你可要好好考虑清楚,这事关你终身啊。” 萧玉若轻轻一笑道:“谢大人关心,小女子有信心。何况,还有林三呢。” 见大小姐如此坚决,徐渭轻叹了口气,只希望那个林小哥一如既往的学识出众吧。 厅中众人却是没想到今日之事演变成这个场面,这比那什么商事年会好看多了,也刺激多了,诸人皆是喧哗了起来。那个刘月娥急忙拉住萧玉若的手道:“妹子,姐姐支持你。” 陶东成眼中闪过一丝冷酷的光芒,对徐渭抱拳道:“大人,既是大小姐答应了,为公平起见,这出题顺序,学生建议由抽签决定。” “这是自然。”徐渭正色道。 两边抽签的结果,却是萧大小姐抽了“甲”,陶东成抽了“乙”。 大小姐挑了先题权,陶家则是先问权。先题权,意思就是这文武两题由萧家先选,剩下的一题则是自动给陶家。先问权,则是陶家可以先就自己挑着的题进行问难。 大小姐轻轻对林三道:“我们是要文权,还是武权?” 林晚荣沉思了一下道:“要武权,那文权有我们两个在,谅他们也问不出什么名堂来。武权我们不熟,应该由着我们出题。” 大小姐也正是如此想法,便先了武权。陶东成冷冷一笑,道:“先问权在我手里,下面便轮着我陶家提问了。” 徐渭作为中间人,看了萧玉若一眼,见大小姐点头,徐渭才对陶东成道:“陶公子,你问吧。” 陶东成眼中射过一丝厉光,道:“在座诸位皆是经商之人,眼力那是咱们最常见的本事。本人这问题,便是考这眼力与见识的。” 大小姐一惊,她原本以为陶东成的文试是要谈诗论词,却没想到竟是考眼力。天下事物何其之多,以二人之力,又怎能事事见过。这文试,怕是凶多吉少了。 林晚荣似乎是看穿了大小姐的想法,笑着道:“莫怕,有我呢。”大小姐嫣然一笑,这个林三,尽会宽人心怀。 陶东成见了二人踌躇眼色,却是得意洋洋地自怀里取出一个小盒,缓缓打开那盒子,里面竟是小指甲三分大小的一片小小的似石非石的东西,像是无数星星点点的小石头聚集而成,晶莹通透,在阳光折射下,闪烁着晶亮的光泽,七彩斑斓,引人入胜。 众人之中,莫说大小姐,便连那见多识广的徐渭也是惊异莫名,这是什么东西,是石头么?如此美丽璀璨,却从未见过。 陶东成将众人的神色看在眼里,脸上闪过阵阵得意,道:“萧大小姐,请问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?你知道它的出处吗?你若是答对了,这一阵便是我输了。” 萧玉若银牙紧咬,这东西便连天下第一才学徐渭也认不出来,她却怎生认得。这文试便要输了么?她心中难过,往那林三看去,却见他在深思。 大小姐以为林三也认不出,心中喟然一叹,道:“这石头我们----” “这石头我们认识----”林晚荣却是出声打断了她的话,笑着说道。 “林三,你----”大小姐又惊又喜,听了林三的话,她瞬间有种死而复生的幸福感觉。 “你认得这是何物?”陶东成满脸不可置信的神色,不屑地说道。 徐渭却是对这林三的广博见闻有着深刻的认识,他本人便是博学之人,对这古怪的物事有着天生的爱好,急忙对林晚荣道:“林小哥,你快说说看,这是什么物事?” 林晚荣嘿嘿一笑,望着陶东成道:“若我没猜错,这东西非我大华所产,怕是舶来品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