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八章 骗子 - 极品家丁

第一百六十八章 骗子

. 林晚荣见秦仙儿神色中有些萧索,心中忍不住一叹。这个仙儿,若不是整天喊打喊杀的,却也温柔可人得很。若是什么时候改了她的性子,那可就大大的好了。旋即又想到,若是她改了性子,那她还是秦仙儿吗?还真是一个矛盾。 大小姐望见林三与白荣教的妖女勾勾搭搭,再望见那断开的红线,心里却是不大痛快。怒道:“你妖女,恁地可恶。” 林晚荣叹道:“大小姐,你不要怪她,她也是个苦命的人儿。” 大小姐哼了声道:“她是你的相好,你自然是为她说话了。” 林晚荣吃惊地看了萧若玉一眼道:“大小姐,相好这种粗鲁的词,你竟然也说的出来。” 大小姐脸上一红,轻声道:“要你来管,我想说便说。这妖女也不知是什么样的狐媚,竟然迷倒了你这坏人。” 她是名震金陵的妙玉坊花魁秦仙儿,可不就是个狐媚子么,林晚荣心道,不过这个秘密可不能告诉你。 那白莲教一方有了秦仙儿的支援,情形却大是不一样了。秦仙儿武功高绝,以一当十,一口气砍倒了几个侍卫,白莲匪人迅速地夺回了主动权。 林晚荣见秦仙儿如些拼命,却是暗自着急起来,这傻丫头,竟然这样不要命了?那徐渭对付白莲教的手段是有目共睹的强硬,你偏偏还这么执着干什么?让你的师兄弟们抵挡一阵,你快跑路去吧。这白莲教中,林晚荣只对秦仙儿一人有好感,至于其他人----该怎么着怎么着吧。 大小姐却是首次见到杀人,惊得啊地叫了一声,急忙偏过头去,不敢看那血光。 林晚荣急忙将她护在身后道:“快转过头去,不要看。” 大小姐轻嗯了一声,见他身板挡在自己身前,心里便轻松了许多。只是望见他脚上还缠着的那半截断了的红线,心里又忍不住轻颤,看了那正在拼杀中的秦仙儿一眼,咬了咬嘴唇怒哼一声。眼神便连她自己也难以明了。 徐渭身边的护卫却是越积越多,几艘大船也迅速靠了过来。无数的兵丁手执弓箭瞄准船上,只等一声令下,便要放箭了。 徐渭大声道:“白莲教的匪徒,速速放下刀剑受降,本官饶你们不死。” 说话间,那些匪徒又被砍倒了几个,数十人便只剩下四五人应战。这几人却是悍不畏死,且战且退。竟朝着林晚荣二人立身处奔了过来。 前面一人,正是方才刺杀徐渭的贼首,林晚荣一眼便认出了,那正是曾被自己玩惨了的陆中平那小子。 陆中平仓惶之中,却是顾不得林晚荣,高声喝道:“今日事败,速离此地。”其余四人皆是纵身一跃,便想望湖水中跳去。chy1123 唯有秦仙儿却似没听到那声召唤般,她轻轻看了林晚荣一眼,神情有些凄凉,却是长啸一声,丽影腾空,直朝那些弓箭手扑去。 “放箭----”徐渭一声令下,那无数的箭支便朝腾挪空中的秦仙儿射去。 秦仙儿纵是武艺冠绝天下,面对如此密集的箭雨却民是无济于事,这一击便如飞蛾扑火,定然是有去无回了。 她忽然回过头,朝林晚荣笑了一下,眼神中有着无助,有着迷恋,却也有着更多的企盼。 林晚荣看得真切,哎哟,不好,这丫头竟然是自己要寻死。靠,小小年纪,学什么不好,却偏要学人家自杀。想起秦仙儿昔日冒死示警,在白莲教巢穴之中又数次舍命相救,虽对别的女子有成见,对自己却是情深义重,万不能见她受难。 他此时焦急之下,已无他法可想,灵机一动,大叫一声:“那白莲教的妖人,速速受死!”话完便已急急冲了上去。 大小姐一见他向箭雨中冲了过去,心里大惊,急忙道:“林三,不可----” 但林晚荣已经冲到了前面,哪里能听她的呼唤,大小姐心道,那蒙面的女子是个什么国色天香的人物,便让你如此的连生死都不顾了?看见林三义无反顾的样子,大小姐暗自一咬牙,莲足轻迈,也在他身后跟了出去。 徐渭对林晚荣甚是看重,见他冲了出来,心里吃惊,急忙挥手道:“停----”那纷纷箭雨便立即停了下来。 秦仙儿人在空中,见林晚荣不顾生死地冲了出来,她眼中蕴满泪珠,脸上却是绽开了笑颜,竟似是突然来了精神,长剑疾挥,将身这箭雨拨开,身形迅即落地,却是毫发未损地站立在船头,正在林晚荣对面。 “抓住了,抓住了----”一阵大叫声传来,林晚荣回头看去,却是方才逃走的几个匪人,包括那陆中平,竟是被一张巨大的鱼网给捞了起来,几个人不断地在鱼网上蹦达着,又都是身着黑衣,远远望去,便像是几条大黑鱼。 徐渭脸上微泛笑意,林晚荣心道,这老头好手段啊,看眼前这阵势,定然是他早先就算计好的,徐文长之名,果然名不虚传。他对白莲教从无好感,见眼前之人落网,心里也是高兴,只是以这徐渭的手段,怕不会如此轻易放过眼前的秦仙儿,这倒令他担心了起来。 “林小哥,你快回来。”徐渭见了林晚荣离着白莲教的最后一个匪人如此之近,心里焦急,急忙说道。chy1123 林晚荣看了秦仙儿一眼,小声道:“你干嘛如此拼命,连命都不要了么?” 秦仙儿美目含泪,脸上却是微笑道:“我便是想看看公子心中有无仙儿,是否会为仙儿担忧。若是公子心中有我,必会救我,若是心中无我,那我活在这个世上却也没了趣味,便死了也罢。” 汗啊,这小妞比老子还有性格。她如此不俱生死的拼命,却原来只是为了试探我,看我会不会救她。靠,犯得着为一点小事,连命都不要了么?也太夸张了点。 “那你现在知道了吗?”林晚荣又好笑又好气地道,对着秦仙儿这样一个温婉而又执拗的女子,还真是有劲无处使。 “我待公子,便如公子待我。”秦仙儿甜甜一笑,虽隔着轻纱,却也能感到她那令百花动容的笑颜。方才林晚荣于箭雨中冲出,乃是她亲眼所见,心里自然感慰,这一句话说得情真意切,自然之极。 完了完了,这小妞说的话让老子大大的感动,魅力大真是没办法啊。 秦仙儿眼中满是柔情,只是呆呆地望着他。此时若不是众人环绕,怕是早就投入他怀抱里去了。当着众人的面,两个人偷偷说话,偏在外人看来,还是敌对状态,这感觉就像偷情,刺激之极。 此时此刻的林晚荣除了感动之外,忽然涌起一种很奇怪的感觉,有这样一个女孩子,关心着你,不时的吃吃小醋,对男人来说,其实也是一件很有吸引力的事情。当然,要是只吃醋不杀人,那就更好了。男人的想法,就是这么贱。 “林小哥,万不可以身犯险,速速回来。”徐渭大声叫道。萧大小姐步伐慢,想跟着林三过过去,却已被徐渭的侍卫急急阻拦住了。 唉,眼下可不是谈恋爱的时候,那陆中平几人已经被徐渭抓住了,怎么想个法子让仙儿逃走才是真。 徐渭的话倒是提醒了他,他对秦仙儿打了个眼色,大声道:“白莲教的妖人,你昔日劫掠我们萧家,今天我不能饶你。” 秦仙儿听了,却是噗哧一声轻笑,又急忙板起脸来配合他道:“要打便打,哪来那么多话。”说完一挺长剑向林晚荣刺去,只是那准头却离了十万八千里。 林晚荣急忙闪身后退了几步,已是立在船舷之上。 大小姐却是心里清楚,这二人定然在做戏,那女子对林三痴得很,又怎会下得了毒手?你这骗子,大小姐狠狠一跺脚。 徐渭急忙道:“林小哥,勿要缠斗,快回来。” 只是喊话却已太晚了些,白莲教的这最后一个匪人,一晃身已经到了林三身前,双手朝他身上一搂,便听林三“啊”的叫了一声,两人竟是一起坠下了湖去。 “毡网何在?”徐渭急忙赶到船边大声喊道。只是那事先布下的毡网,却已经在捉拿另几个白莲教匪徒的时候起了,此时哪里再寻去?见官兵们要朝水中放箭,徐渭急忙摇手道:“不可。” 大小姐看见那白莲妖女依偎在林三怀里,与他一起落下水去,哪像是劫持,却是郎情妾意得很。骗子,骗子,都是骗子,大小姐银牙紧咬,心头暗限。 只是见了林三落水,她却仍是不由自主的一阵心悸,这坏人,也不知道会不会游水,万一不会----你这人,为了她便连性命也不顾了么? 大小姐越想越是害怕起来,凝神在湖面上仔细搜索,却见湖水平静无波,哪里还能见得着二人身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