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九章 我不是随便的人 - 极品家丁

第一百六十九章 我不是随便的人

. 徐渭急忙吩咐四周道:“派所有水中好手下湖搜寻林小兄,湖堤两岸严密搜索,活要见人,死要----”见大小姐神情不对,徐渭急忙停住了后面的话,说道:“一定要找到他人。” 大小姐冥然一叹,望着那断掉的半截红线,神情幽幽,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。 林晚荣一落水,便感觉情形不对,秦仙儿这丫头竟像一条美人鱼般,紧紧地缠在他身上,让他活动不开。 他急忙睁开眼来,却见秦仙儿双眼紧闭,脸上似还有点点羞涩,双臂环绕,紧紧地抱住了他。 汗啊,这丫头莫非是个旱鸭子?背着这么大一个人,弄不好还真是挂了。他正在烦恼间,忽然想起,秦仙儿他们在水下潜伏多时,不会水下功夫是绝不可能的。 如此一想,心里踏实了许多,他的水下功夫自是不用说,急忙在秦仙儿肩上轻轻拍了下。秦仙儿也似是意识到了这一点,急忙离开他的怀抱,羞涩一笑,然后一转身,身形展开,率先向前游去,像是一条灵活的美人鱼。 没想到这丫头还真的练过水下功夫,这可太难得了,也不知道给她穿上泳装是什么样子,嘿嘿。林晚荣骚骚一笑,前面的秦仙儿回头对他打了个手势,示意他赶快跟上,看那样子,似乎她对西湖的水势甚是熟悉。 雨丝星星点点,洒在湖面上,便仿如柔弱少女的手,缓缓拂过面颊,温柔之极。 在水下不知道行了多远,秦仙儿忽然打了个手势,脚下触到沙地,竟是要上岸了。 出了水面,林晚荣这才长长地吁了口气,潜行这么远,中间也只有几次偷偷浮出水面换气的机会,实在是有些累了。 山岸处却是一片浓密的树林,林晚荣奇道:“仙儿,这里莫不是你们白莲教聚集的地点?”这个可要问清楚了,可不能稀里糊涂地进了白莲教的匪窝。否则那真就是寿星老上吊,活得不耐烦了。 仙儿回头笑道:“放心吧,公子。这条路只有仙儿知道,仙儿怎么会害你?我见公子水性极佳,比我强了许多,也不知道公子是在哪里练的?” 林晚荣嘿嘿笑道:“我从前便有个外号,叫做陆上大考虑,江中小白龙,这可不是吹的。” 秦仙儿掩唇咯咯娇笑道:“公子说话,却也恁地没个正经,也不知道哪句是真,哪句是假。” 林晚荣见她笑颜如花的样子,却依稀记起第一次见这花魁时,她又是说诗又是弄曲的烟视媚行,风情万种,便仿佛谁都没有放到眼中。今日却变得如此温婉动人,这世界上最奇怪的、最变化多端就是女人了。 秦仙儿蒙面的纱巾早已在水中脱落,她说着笑着脱下身上水靠,露出曲线玲珑的美妙躯体。虽是隔着衣衫,却是该凸的凸,该翘的翘,惹火之极。这丫头,在妙玉坊那种声色犬马的地方,却是清纯羞涩,回到了白莲教,竟如此奔放大胆,看来还天生是个做妖女的料子。 林晚荣艰难地吞了口口水,***,老子难道是君子?要不怎么看见如此美味,竟然能忍住冲动不扑上去? 秦仙儿感觉到他目光火热,心里顿时急跳,俏脸羞红,娇声叫道:“公子,你,你看什么----” 林晚荣嘿嘿笑道:“仙儿,你冷么?” 仙儿身着水靠,衣衫尚好,林晚荣却是直接入水,连衣服却未脱,粘在身上实在难受。就算是高手,也禁不住这样的折磨啊。林晚荣心里暗自叫苦。 “仙儿不冷。”秦仙儿垂头道。 “你不冷,我可是有点冷了。”林晚荣笑道。 仙儿一惊,蓦然想起自己穿了水靠,他却是没有,又见他浑身湿漉漉的,心里一急道:“公子,我们快些寻个地方换了干净衣裳。” 林晚荣笑道:“无妨无妨,这点小问题还难不倒我。只要你答应我一个小小条件,一个很简单的条件,我便不冷了。” “什么条件?”仙儿急忙道。 林晚荣露出大尾巴狼的本质道:“仙儿给我抱抱吧,抱抱我就不冷了。” 秦仙儿嘤咛一声轻垂下头,满面飞霞,心道:这公子说上几句话,却又变坏了。 她在妙玉坊里虽大方之极,那却是掩护身份的需要,回到白莲教中,成为了自由自在的小妖女,本性便也回归了羞涩而多情,看得林晚荣心里痒痒。 “公子,仙儿不是随便女子。”秦仙儿羞红了脸道。方才落水之时,却是生死之间的情谊,眼下二人脱险,她却是有些矜持了起来。 “当然了,我也不是随便的人。”林晚荣嘿嘿一笑,拉起她小手,在她耳边轻轻又道:“我随便起来不是人。” 秦仙儿嘤咛一声,哪里受得了他这般挑逗,耳根发红,心惊肉跳,偏又挣不开他手,见他微笑望着自己,更是慌乱起来,全无一点高手风范。 此时已是冬天,林晚荣浑身湿漉漉的,一阵微风吹来,他却是忍不住地打了一个寒战。 秦仙儿心里一惊,他虽是口花花,却只是口上轻薄,并未真的动手动脚。她心里感激又感动,便轻轻扶住他胳膊,竟是主动将半个娇躯倚进他怀里,连他那湿透的衣衫都不顾了,嘤咒哭泣道:“公子方才舍命相救,仙儿感激不尽。” 汗啊,本来用不着我舍命相救的,是你这小丫头故意考验我,贪了这功还真是有些不好意思。他急忙轻拍她肩膀道:“哪里是我救你,说起来,我还没感谢你好几次救我呢?” 秦仙儿将头在他怀里轻轻摩擦几下,嗯了一声道:“方才见公子与萧大小姐那般亲热,仙儿本已抱了必死之心,哪里想到公子竟然为了仙儿可以舍弃生死?公子如此厚待仙儿,我便死了,也要报答公子知遇之恩。” 林晚荣恶寒,我与大小姐卿卿我我?这事从何说起啊。下次你再见到我与她共乘一车,还不立即诬陷我与她洞房?你这丫头最喜欢乱吃醋了,没事还喜欢乱砍人,实在要不得。 此时美人在怀,林晚荣底气十足,遥想昔日秦仙儿身为花魁风靡万人的风姿,与如今怀中的温柔美人,便似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。 秦仙儿的身材一等一的好,前凸后翘,丰满的酥胸紧紧贴在林晚荣胸膛上,从她身上传来的淡淡的火热之气,一丝一丝地撩拨着林晚荣的心怀,便似要将他湿透的衣服烤干般。 坐怀就要乱,不乱白不乱,林晚荣的信条就是这样。他轻轻伸出一只手去,在仙儿背上轻轻抚摸了几下道:“仙儿,你生得越发美了。” 仙儿满面羞涩,轻道:“公子便会说些好听的话儿。你有了巧巧,又有那肖青璇,却哪里还会想起我这个苦命人。今日若不是偶然遇到,怕你早想不起仙儿是谁了。”她说到后来,却已是神情凄婉,泫然欲泣。 汗,这小妞不好哄啊,秦仙儿这几句话却是说的对极。林晚荣想起巧巧,想起青璇,想起二小姐,可就是想不起秦仙儿。难道是我还不够多情?天那,老子怎么会有这样的缺点呢,看来还要继续努力,一定要博爱。 哄女孩子的话儿根本不用想,林晚荣郑重道:“仙儿你却说错了,我与你虽是离多聚少,但身隔天涯,心若比邻,一旦心里有了印记,就是不见面也能日日思念,你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?” 秦仙儿被他揽在怀里,心思却已乱了七分,哪里还能去管他话里处处破绽,轻轻道:“公子说什么,仙儿都信的。” 越说这话越不好骗啊,林晚荣干脆不去管她,只将她紧紧抱在怀里,仙儿身体轻轻颤抖,娇躯火热,便似不能承受他怀抱的热烈般。 林晚荣却是更加难受,浑身衣衫湿漉漉的,全身各处皆是冷冰冰的,偏怀里抱着一团火,小腹处阵阵灼热,实在是有些冰火两重天的感觉。 “公子----”仙儿在他怀里羞涩呓语,那娇羞而又温婉的神态,让林晚荣全身火一般地燃烧起来,他手臂一展,紧紧搂住她娇躯,似要把她全身都溶入到自己怀里。 秦仙儿心里扑嗵扑嗵乱跳,浑身酸软没了半分力气,还未开口说话,却觉得自己小腹处似是触到了某样火热的东西。 她虽是个清白女子,但在妙玉坊那种地方也听说过不少,自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。她呼吸越发地急促火热起来,下意识地要将身体离开他怀抱,小口微张羞涩道:“公子,你坏死了。” 这世界上再没有比这句话更妙的cy了,林晚荣淫心大盛,紧紧抱住她丰满娇嫩的身子,在她耳边吹了口气,嘿嘿笑道:“仙儿,我是无辜的,是它背叛了我----” 秦仙儿哪里听得下去,浑身轻颤,正要挣开,却觉得他怀抱更紧,便连那作坏的东西也是越变越大,紧贴在小腹上。 “啊----”秦仙儿小口轻呼,面如火烧,浑身一阵激烈的颤抖,便连呼吸也没了力气,软软地瘫倒在他的怀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