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一章 你品我尝 - 极品家丁

第一百七十一章 你品我尝

. 这龙泓村是一个极为静谧的小村庄,数十户人家散落在各处。秦仙儿的家却是在最里面的角上,依山而建,乃是一座小小的木屋。那屋椽厚重坚实,屋梁前却是挂着些细细的竹筒,自上垂下,长短不一。竹筒之上,又是粘着些小小的铜片铁片,微风吹来,铜铁随着竹筒轻轻相互撞击,发出轻脆的铃音,十分的悦耳。 林晚荣却是呆了一呆,这不是风铃么?这是谁家妙手,竟有如此奇思妙想,能做出这么美妙的东西。 木屋旁边是一片摇曳的竹林,相互依偎的长竹,在风中轻轻摇摆,丽影挲挲。竹林,风铃,烟雨,这木屋在烟雨笼罩中,有种说不出的出尘味道。 林晚荣原本以为仙儿出身普通,现在看了这情形,却是迷糊了,这木屋简洁脱俗意境幽雅,定然不是出自普通人之手。 仙儿走近那些风铃,轻轻一拨弄,一阵清脆的铃音传来,她回头对着林晚荣轻轻道:“公子,这叫风铃,你觉得好听么?” 林晚荣竖起大拇指道:“不仅这铃音好听,就连这名字也是美极了,这风铃是你做的么?” 秦仙儿点点头道:“是小时候娘亲教我做的,娘亲说风有声音,我不信,于是娘亲就给我做了风铃,原来风真的是有声音的呢。” 秦仙儿说着,眼泪却是簌簌落了下来,那神情凄婉,却是林晚荣从未见过的。 这丫头心里藏了不少事啊,林晚荣看的也有些心疼,他与秦仙儿相交日久,平时说些诗词小曲,却都是笑语欢歌,哪曾见过她如此悲伤?秦仙儿为他付出甚多,他却对秦仙儿的身世一无所知,便连方才进村之时,还在想些龌龊之事,他此时难得的惭愧起来,紧紧抓住她的手道:“仙儿,要不要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了,你娘亲最希望看到的是你的笑脸,你可不要辜负了她。” 秦仙儿轻轻抹了泪珠儿,展颜笑道:“公子说的极是,仙儿却是失态了,叫公子笑话了。” 林晚荣见她梨花带雨楚楚可怜,心里又开始骚动起来,方才的那丝愧疚早已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,在她手心里轻轻划拉几下,嘿嘿笑道:“仙儿,我们这间还要说这些么?快快洞房。哦,快快入房。” 秦仙儿听得小脸犯红晕,这公子也不知道整日在想些什么,想和他说两句正经话,却都找不到空闲。 秦仙儿将门打开,里面却是布置得简洁素雅,几张竹桌竹椅整齐摆放,光亮洁净,寻不到一丝的灰尘。房屋正中处,却是挂着一副女子的画像,画中女子看不出年岁,眉如远山,目似春水,神情淡然幽雅,与秦仙儿有着七分相像。 “这便是你娘亲么?”林晚荣问道。 秦仙儿望着那画中人一阵出神,点点头道:“正是。” 这个可是丈母娘,须得拜上一拜,林晚荣对那画像一作揖,转身向仙儿笑道:“仙儿,你长得和你娘亲一般漂亮。”一句话却是夸了两人,这马屁神不知鬼不觉,秦仙儿听得心里欢喜,脸泛红晕,轻道:“公子不要取笑仙儿。” 秦仙儿自里屋取出一套男子衣衫让林晚荣换上,却是一套儒衫,与林晚荣那彪悍张扬的气势格格不入,便如狗熊穿西服般不伦不类,他穿在身上竟似不知道手该往哪里放,极不自在。 看来老子天生不是当才子的命啊,林晚荣心中一叹,却是苦恼了起来。 秦仙儿望着他,目中惊奇,接着又轻笑了起来:“公子,你穿这长衫,却比那些才子们还要风流了几分。” “我也是这样认为的。”林晚荣嘿嘿一笑,不知耻地道。 “仙儿绝非故意褒扬公子,”秦仙儿叹道,“我在那妙玉坊里,识人无数,王孙公子见过许多,气质非凡者亦有之,却无一人有公子这般风度与气势。” 什么风度气势,直接说我脸皮厚就得了,林晚荣呵呵一笑道:“仙儿,这衣衫是谁的,莫不是专门为我做的。” 秦仙儿白他一眼,笑道:“这是我外祖父的衣衫。他昔年曾任兵部侍郎,告老还乡后,便归隐在此处,这是他老人家的衣衫。” “原来仙儿竟是名门之后啊。”林晚荣吃惊说道,这便难怪仙儿与她娘亲都是如此的才学出从了。只是,有了这样的外祖父,仙儿决不应该流落到白莲教中的,这其中必然发生了什么波折,莫不是跟她那不愿提起的父亲有关? 木屋后院之中,却是有个小小凉亭,林晚荣换了衣裳之后神清气爽,立在那凉亭之中,遥望远处烟雨缥缈,山水朦胧,浑身舒服透顶。 我这外祖父丈人还真是会挑地方啊,这地方山青水绿雾峰林秀,实在是一个养人的好地处,难怪仙儿和她娘亲都是生得如此好气质,就像仙子一样。老子以后要是不想干了,也在这地方买块地,搞搞房地产,盖几栋大木屋,再修建十个游泳池,每天和青璇、巧巧、二小姐、仙儿聊聊天,看看风景,累了就天当被地当床,一起做做那生娃娃的妙事,岂不他娘的美哉? 秦仙儿立在他身后,刚刚梳洗过,换了一身淡雅的白衫,长长的秀发自然垂下,粉腮羞红,面如桃花。 山美水美人更美,这样美好的意境,要是不做点更加美好的事,实在是太对不住自己了,林晚荣心里痒痒,嘿嘿一笑道:“仙儿,你换衣衫的时候为什么不叫上我?” 秦仙儿一愣道:“叫上公子做什么?” 林晚荣大义凛然地道:“叫上我为你护法啊,要不然被什么宵小之徒偷看到了,我岂不是大大的吃亏?” 秦仙儿又羞又臊,低垂下头,心道,还说什么宵小,你便是比宵小还要宵小了。 林晚荣见秦仙儿身前的竹桌上,放着一个精美的小茶壶和四个瓷盖杯,旁边还置着一盏炉火正在浇水。 秦仙儿见他发呆,忍不住展颜一笑道:“公子今日来这龙泓村,若不尝这龙泓井水、品这龙井新茶,岂不是白来了?” 龙泓井?龙井?林晚荣一下跳了起来,道:“这里是龙井村?” 秦仙儿点头道:“这龙泓村,因村前一汪龙涨井而得名,外人把这里叫做龙井村。” 我日啊,原来是到了龙井村,老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。林晚荣即便对茶道一窍不通,但西湖龙井四个字如雷贯耳,又岂能不知。 这里竟然是西湖龙井的故乡,林晚荣啧啧叹道:“龙井村,果然山清水秀,风物宜长,仙儿,你生得如此美丽,定然是这茶园里的仙女了。” 秦仙儿咯咯一笑,伸出纤纤素手,将那热水倒入壶中小点,烫壶温杯,又取出谷雨前采摘的雨前龙井丢入壶中,高冲低泡,一阵淡淡的香气便渐渐地在院中弥漫开来。 林晚荣对茶道完全是个门外汉,可是闻见这雨前龙井的香味,却也忍不住心神向往。娘的,正宗的西湖龙井,纯净的绿色天然食品,花钱都买不到的,怎么也得尝一尝。 秦仙儿将那茶盅内茶汤再行入杯内七分满,只见那龙井叶芽,体形若枪,嫩匀成朵,叶似彩旗,交相辉映,实在是上品好茶。 林晚荣却不懂得其中门道,见仙儿素手雪肤樱唇琼鼻,微笑之间,脸颊上两个酒窝隐现,实在是美得冒泡了。吃茶,顺带吃人,他淫笑道。 秦仙儿将茶盏端起,送至林晚荣面前,轻声道:“请公子品茶。” 好茶需要品,这个浅显的道理林晚荣倒是知晓,但是该如何品,他却是一无所知。 本着无知者无畏的精神,林晚荣笑道:“仙儿,不瞒你说,叫我吃茶可以,但是品茶,却为难我了,你能不能教教我?” 秦仙儿笑着道:“这品茶之法,甚为简单。小口慢饮,回转缓咽,茶汤入口之时,口腔缩小,舌下茶汤压迫而出,莲下生津,形似喷潮,这便叫品茶鸣泉。” 喷潮?这个名字好有创意哦,我喜欢。林晚荣荡笑几声。 秦仙儿却是双手执盏,小咽一口,为林晚荣做了个示范。 林晚荣道:“仙儿,这品茶的法门,对你这样的高手来说自然简单,对我来说,却是太难了。我倒有个主意,却能将这过程大大地简化。” “如何简化?”秦仙儿奇道。 林晚荣嘿嘿笑道:“这法儿也很是简单,叫做,你品我尝。” “你品我尝?”秦仙儿疑惑地皱起眉头,还未说话,便觉身体一紧,被他拥入怀里,一张火热的大嘴已经覆到她小巧的樱唇上。 她浑身酥软之间,只听一个邪异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道:“这就叫,你品,我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