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四章 萧索 - 极品家丁

第一百七十四章 萧索

. 怀中抱着一个赤裸裸的大美人,却只能看不能吃,对一个男人来说,真是一种莫大的痛苦。 搂着秦仙儿柔弱无骨的粉嫩娇躯,林晚荣心里万般无奈,想起她体内的情蛊,除了占点小便宜外,便只能安下心来老老实实做人。 为了以后的幸福,老子认了,林晚荣愤愤不平的想道,顺手在仙儿玉乳上轻轻一捏,睡梦中的秦仙儿一声轻吟,撩人之极。 待到他一觉醒来之时,窗外细雨蒙蒙,比昨日更有气象,只是身边却不见了秦仙儿的踪影。屋内犹有余香,床头轻轻压着一张字条,墨迹未干,上书几行娟秀的小字:“师门急召,先行离去。此屋属君,亦为我家。日夜思君,君心我心。” 林晚荣喟然一叹,青璇走了,仙儿也走了,一样的匆忙,一样的无迹可循。他站在院落亭台之中,望着那字条无声叹息。素雅的纸上,残留着几滴新干的泪痕,想想仙儿绝色容颜,垂泪的模样,昨日枕边的浅吟低语,便如这蒙蒙烟雨般,似梦似幻,梦境一场。 走了,走了,都走了,林晚荣即便是再开朗,面对着这种场面,也唯有苦笑的份。幸亏他身边还有巧巧和玉霜,才有了点小小的安慰。 再有一个多月就过年了,过完年就北上,一定要寻着青璇那丫头,然后想个办法解了仙儿体内的情蛊,娶了四个丫头,再在这西湖边盖一栋房子,安享一下晚年。这就是他的人生目标了。 尽管他的经历很独特。可是他从没有过要救国救民地想法。老子就是小老百姓一个,那些虚的摸不着边的东西,跟我无关。理想?理想算他妈个屁,最不值钱的玩意儿。能安稳地过完一辈子,你就该烧高香了。 离开了龙泓村,他的兴致依然不是很高,顺着昨日的来路,返回西湖边,虽是烟雨蒙蒙,湖上却依然船来船往。大多数是些官船,不时有人潜下水底,似乎是在寻着什么。 这些应该是徐渭派来的吧,一天一夜了。他们竟然没有停止过搜索,林晚荣心里一笑,这个老徐。对我不错,老子有点小感动。 “前面的可是林公子?”一个声音传来,正在湖边搜索的一队官兵看到了他,领头的一人却是昨日为徐渭寻船的那个侍卫。林晚荣虽然换了衣衫,但还是被他一眼认出了。 “正是林三。”林晚荣一抱拳道:“大哥是在寻我么?辛苦大哥了。真对不住。” “真的是林公子?”那侍卫欣喜的道:“来人,快去禀报大人,寻着林公子了。” 那人走上前来高兴地道:“林公子你可回来了。我们数千兄弟,都快把这西湖翻遍了,还以为你” 林晚荣微微点头道:“真是辛苦大哥了,不知这位大哥尊姓大名?” 那侍卫笑道:“公子太客气了。我粗人一个,姓高名酋。” 高酋?林晚荣愣了一下,道:“我们江苏总督洛大人手下有一位大哥叫做高首的,二位名字可相近的很,不知道与大哥是否有关?” 高酋笑道:“那是家兄。”高酋,高首。我日,这俩人地老爹太有才了,占尽了天下人的便宜。 “那大哥是否也在宫中当过差?”林晚荣问道。 高酋点点头道:“曾在宫中待过。后来奉了皇命,保护徐大人,也有些年头了。”看来这徐渭和洛敏一样,都是当今皇帝的得力干将,要不然,皇帝也不会派如此多的宫中护卫随行护驾。 见着这么多人寻找自己,林晚荣叹了一声道:“因我一人之事,麻烦这么多大哥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 “公子千万不要说这种话,”高酋道:“公子明知力有不逮,却仍能勇斗白莲匪徒,我等兄弟实在敬佩的很。”我日,这话说地,打我的脸呢,林晚荣嘿嘿一笑。 那边却是急急行来一行人,领头的正是徐渭,林晚荣遥遥一抱拳道:“徐先生,昨夜睡地可好啊?” 徐渭行到他身边,见他安然无事,才长长的松了口气道:“林小兄,哪里睡的好,你却是把我们都担心坏了。” 林晚荣笑道:“不会吧,你与苏小姐久别重逢,昨夜正是鸳鸯帐暖,相对浴红妆的好时机,却怎么失眠了。” 徐渭五六十岁年纪了,被这二十来岁的小青年调笑了一把,忍不住老脸一红。但他也非是常人,与这林三相见虽是寥寥几面,却甚是投缘,当下向着林晚荣深深一躬道:“徐渭谢过林小兄相助之恩。” “我哪里相助了?”林晚荣奇道。 “相助有二。于公,助我擒这白莲,又勇斗匪人,实在是勇之楷模;于私,却是帮老朽遂了多年的心愿,我与卿怜能破镜重圆,皆是林小兄之功。于公于私,徐渭这一拜,林小兄皆可受得。”徐渭正色说道。 “哈哈,免了,免了。我也是看不惯那白莲教的嚣张跋扈,才想上去帮忙的,哪里想到那匪人那般不堪打,跌落下水,更可恶的是趁我一时不察,竟把我也拉下去了。”林晚荣大言不惭地吹嘘道。 “正是,正是如此。”徐渭抚须轻笑道,这个林小兄的学识之广我犹不及,脸皮之厚更是世所罕见:“但不知小哥是怎么逃出来的?” 林晚荣点头道:“大人有所不知,我有个绰号叫做陆上大老虎,江中小白龙。那最后一个匪徒水下功夫不行,奈何紧紧纠缠着我,我花了好大功夫才摆脱他,上岸之时却已到了此处。当时又冷又饿饿。我对杭州又不熟,只好在这附近找了个小村庄吃饭换衣顺便洗了个澡,今日清晨才返回此处,就见到了高酋大哥在寻我。” 徐渭眼神闪烁。对他的话自然心存疑虑,笑着道:“林小兄好功夫,但不知那逃走的匪人,是男还是女?” “这个----没摸过。”林晚荣眼也不眨的道。 徐渭哈哈一笑道:“走了一个也不打紧,他们地首脑已是落在我们手里,那些虾兵蟹将自然闹不起事端。”两人正说话间,却有一人来报道:“禀徐大人,那萧大小姐返回金陵了。” “何时走的?”徐渭惊道。 “小人方才奉大人之命,将林公子安然返回的消息去禀报萧大小姐,萧大小姐得知后便说要启程返回金陵。” “萧大小姐走了?”徐渭奇怪的道:“昨日夜里。萧大小姐那般焦急,与卿怜便一起宿在船上,一夜未曾安睡。嘱咐我有了林小哥地消息便及时转告她。现在林小哥回来了,她却怎么连见都不见,说走就走了呢?” 靠,这个大小姐还真是绝情啊,昨天还说说笑笑。老子回来了,她竟然不来问候一声就跑了,回金陵之后就和你算帐。这些时日赚的银子还没分成呢。 “大小姐有没有说我怎么办?”林晚荣问道。 “萧大小姐说,请林公子处理完此地的事务之后,自行返回金陵。” 处理完此地事务?老子是你萧家一个小小家丁,有个屁的事务可以处理,明明是不想见我的面,还找些这么滥的理由。 徐渭望了他一眼,大有深意的道:“林小兄,请恕老朽直言,以你如此才华学识。在这萧家做一个小小家丁,着实委屈了你。如果小兄弟不嫌弃,老朽倒可以推荐一番,以小兄的才华,定能有一番大大的作为,前程似锦。” “前程似锦?”林晚荣微微一笑道:“但不知是什么前程?” 徐渭道:“登阁为仕,为国效力,造福一方。” 林晚荣叹了口气道:“徐先生,这可是你年轻时候的理想?” 徐渭愣了一下,林三这句话问地大有深意,暗示这只是他年素时候的想法,此话的确不假,徐渭到了这般年纪,见识了许多阴暗,也耍弄过许多手段,年轻时候地激情早已退却,却哪里还能寻着那理想的痕迹。 理想?理想算个屁,你去问问那些埋头田地的老农,他有什么理想,吃饭穿衣就是他最大的理想。什么为国效力造福一方,口号喊得当当响,贪污腐败、鱼肉百姓的就是你们这些读书人。如果哪一天这个世界上没有你们这些当官地,那才是真正的太平了。 林晚荣深深吸了口气道:“徐先生,我只是个普通人,没有读过圣贤之书,也没想过什么救国救民。只要别人不欺负我,我就只想做一个普通人,安安稳稳的过完一辈子,这就算是我地理想吧。就如同在这萧家当差,萧家的太太小姐,待我都还不错,与她们在一起,很充实,没有压力,远远比当官要轻松舒适的多。人那,还是别有太多理想,安安稳稳的过完每一天,这就是上苍的恩赐了。” 徐渭听他话语,竟是毫不留情的将这无数人蒙昧以求的机会给拒绝了,他心中忍不住长叹,这位林小兄,行事处处出人意表,实在是很有些大家风范。 安安稳稳的过完每一天?这大概只能是个奢望了,林晚荣心里一声叹息,神色萧索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