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六章 劫个色 - 极品家丁

第一百七十六章 劫个色

. 林晚荣走了过去,笑着道:“大家都在啊,怎么没跟随大小姐回金陵呢” 萧峰道:“林兄,是大小姐吩咐我们留下来等你的。” 林晚荣心里好受了点,这小妞总算还有点良心,不仅留下了众人等待自己,还把她的马车留下来让给我用。 他心里有了点安慰,眼前诸人就以他的品衔最高了,这马车当然归他享受。他一步蹬上马车,正要去掀帘子,却听里面传来一声又羞又怒的娇喝道:“你快下去。” 林晚荣愣了一下,怎么听着有点像大小姐的声音呢他急忙掀开帘子一看,坐在车中柳眉倒竖望着自己的,不是萧玉若还有谁来 “下去,下去,你快下去。”大小姐没想到他会这么放肆,当着这么多下人的面就要爬上车来,心里自然恼火,急忙娇声说道。 林晚荣讪讪一笑,下了马车,心里还在奇怪,这小妞不是走了么,怎么会突然在这里出现呢,亏我还以为她发了善心将马车留下给我用呢。 “三哥,大小姐说,我们一起来的,也要一起回去。”小翠说道。 这句话说的林晚荣心中一暖,一起来,自然要一起回去,没想到这小妞还有这般心思,也不枉我为她萧家出这么大力了。 本来想着大小姐能说出这般暖人心的话,对自己应该笑脸相迎好生安慰的,哪知事实却全不是那么回事。这一路回金陵去,大小姐再没有跟林晚荣说过一句话,便仿佛他这个人彻底不存在一样,比来时的路上有过之而无不及。 此次杭州之行,轻历了共游与姻缘签事件之后,二人的关系本来有了明显的缓和迹象,只是经历了昨日之事,似乎又倒退回了以前的状态。 林晚荣几次提了话题要与大小姐交流一下,她却根本就不接话,一来二去,林晚荣也觉得没趣,便老老实实的骑马赶路。 行至浙江与江苏交界地段时,两边山高林密甚是险峻,他们来时,所遇的客商甚多,今日返回的时候,大概是因为下雨的关系,行人甚少。 林晚荣心里郁闷,正骑马行在最前,忽然轰隆隆的自山上滚下来一颗大石,正堵在几人面前。 林晚荣那黑马受惊之下,嘶地一声长啸,前蹄跃起,来回打转,差点将林晚荣摔了下来。 他急忙抓紧马鞍,身体贴近马背,好不容易才掌握住平衡,心里却吓的扑嗵扑嗵乱跳。妈的,山体滑坡还是泥石流这么大一块石头也能掉得下来 身后行着的几人也是吓的浑身冷汗,这石头要是正砸在几个人身上,那还得了。 “林三,你没事吧”大小姐的声音带着些丝丝地颤抖,从马车里传来。这尚是离开杭州之后,她首次与林晚荣说话。 “没事,就是差点被石头砸死。”林晚荣回头笑道。 “就知道贫嘴。”大小姐哼了一声。却再不说话了。 林晚荣四周巡视一番,没有山体滑坡,这大石竟然不知道从哪里来的,有点莫名其妙。几个人正疑惑间,却见山头忽然出现几条身影,皆是黑纱蒙面,远远看去,刀光闪亮,气势汹汹。一望便知,是要打劫的。 林晚荣尚是第一次看到山贼,心里很有几分兴奋,但不知这些家伙是要劫财还是劫色。妈的,老子最讨厌你们这些占山为王拦路打劫的,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。 “小,小,小姐,是山贼----”小翠吓的脸色苍白,话都说不利索了。 萧峰却是一下子护在她身边道:“莫怕,待我与贼子纠缠一番,定要护得小翠妹妹周全----” “翠妹----”林晚荣听得头皮发炸,浑身冷颤,好一对奸夫淫妇浪蹄子。 大小姐眉头微皱,她来回此道数十次不止,何曾遇过什么山贼劫道,今日却是怎么了 那些人一声呼喊,数十条人影一起奔了下来,看那身形气势都甚是彪悍。 此时想跑已经来不及了,林晚荣急忙翻身下马,顺手拣起一块石头,对诸人道:“护住马车,别让贼人伤了大小姐。” 那数十条人影转眼就到了马车正前,其中一人高喊口号道:“此山是我开,此树是我栽----” “栽你妈个头,让你废话多----”林晚荣怒骂一声,手中石头看准那人便用力扔了出去。他又有力道又有准头,石头不偏不倚正砸在那匪徒的脸上,顿时如同西瓜开了瓤,连话都没喊完就栽倒了下去。 众人皆是吃了一惊,匪徒们显然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如此彪悍,己方还未开动,已是折了一人。 四德和萧峰诸人,则是一起高声惊呼了起来,声音中隐隐带着点兴奋。 林晚荣身上装着不少宝贝,姑且不算他那莫名其妙的高手身份,秦仙儿送他的毒针,肖青璇送他的火枪,哪一样都够这些匪徒喝一壶,林晚荣正愁没处施展呢,今日也算他们点子背了。 一个匪徒倒地,站在这匪徒身边领头模样的人望见那石头,眼中闪过一丝怒光道:“快将他们拿下了。” 要真是劫道的匪徒,定然是说“兄弟们,上啊”,哪里会说“拿下”这么文绉绉的词。林晚荣看那匪首手上缠着些纱布,声音有些熟悉,恍然大悟道,妈的,我说这太平地界怎么出了蟊贼呢,原来是这陶王八在作怪。 当日陶东成定下计谋“营救”萧大小姐,就是被林晚荣一块石头坏了好事,自然记得清楚,难怪此时见了林晚荣故技重施要火冒三丈呢。 陶东成旁边的一个体态娇小的人道:“只绑那林三,勿要为难萧大小姐。”听那声音,看那模样,是陶婉盈那小辣椒。 林晚荣听得火冒三丈,我日啊,你们兄妹二人联袂打劫也就算了,还要专拿老子,当老子就是好欺负的么这姓陶的小妞还是什么公人,真是瞎白胡那些粮食了。 “将这些人一起拿了。”陶东成大声命令道。陶婉盈娇呼一声道:“哥,你说过只抓林三,不为难玉若姐----” 陶东成眼中闪过一丝阴光:“拿下,统统拿下。” 林晚荣听这兄妹二人争吵,心里明了,这个陶婉盈与自己有仇,与大小姐交好,所以才要只拿林三。那个陶东成则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,也只有陶婉盈这种笨妞才会相信他。 十来个匪人一起冲了上来,林晚荣高喊一声“护住大小姐”,手里却是拣起两块石头,怦怦的砸去。他力道与准头皆是一流,又专门打脸,匪人想躲也躲不开,当下又有二人中招。 陶东成见自己家将如此不中用,急道:“一起上。先拿大小姐----” 林晚荣虽有一身功夫,但他天生是个懒人,能坐着绝不站着,能躺着绝不坐着,身上又是毒针又是火枪的,刷刷几下就能搞定的事情,傻子才与他们肉搏呢。 也是时候练练枪法了。林晚荣嘿嘿一笑,正要去怀里摸火枪,却听一声长啸,一个人影风驰电掣般赶来,迎上了那些贼人便缠斗了起来。这人武艺甚是高强,以一敌多,却还是占据上风,转眼便放倒了二三人,直让陶东成兄妹色变。 林晚景看的清楚,这相助之人,竟然是徐渭身边的护卫高酋高大哥。 日啊,保镖来了,林晚荣心里大是兴奋,一定是徐渭派了他来保护我的,这老头真够哥们,也不枉我为他做媒,只是可惜了一次大好的练枪机会。 高酋乃是宫里的护卫高手,身手哪是陶东成的家将们所能比拟的,三两下,便将那十来人收拾了一半。 陶东成一见情形不对,转身便要逃走,陶婉盈却是比他哥哥有血性多了,望着林晚荣道:“我一定要拿下林三这恶贼。” 陶东成心里一急,左手拉了陶婉盈就要逃走,林晚荣哪能轻易的放他们离开,妈的,你们刚才不是威风得很么,又是开山又是栽树的,老子今天要是让你们逃了,林字倒过来写。 他行事向来匪夷所思,不按套路出牌,瞅准了空子,几步奔了上去撵上陶东成,大喝一声道:“陶公子----” 陶东成下意识地回头一看,只觉眼前一花,林晚荣重重一拳砸在他太阳穴上,陶东成头晕眼花之中,便一声不吭的倒在了地上。 “哥----”陶婉盈见自己哥哥晕倒在地,一声悲呼,紧紧的拉住陶东成的手,望着林晚荣,眼中射出无比的愤怒之色,道:“林三,你想怎样” “真他妈好笑,陶小姐,明明是你来打劫我,却还要问我做什么?”林晚荣嘿嘿笑道:“既然你问起来了,我不妨告诉你,你们做匪人做的出色,好玩之极,我心里痒痒,也想作一回劫道的强盗。” “你,你要劫什么----”陶婉盈惊道。 林晚荣轻佻一笑道:“我要劫个色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