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七章 宁惹阎王,莫惹三哥(1) - 极品家丁

第一百七十七章 宁惹阎王,莫惹三哥(1)

. “林三,你敢?”陶婉盈又惊又怒的说道,身体却不由自主往后急退几步。 自那日金陵城中被林三羞辱之后,她对林晚荣就有种畏惧之感。在杭州晴雨楼上,又是这个林三害自己哥哥丢了店铺丢了颜面还伤了他手指,她心里激怒之下,才敢来找他寻仇。 “你也知道,我是恶人,有什么不敢的?”林晚荣笑道,这小妞的话实在没营养。他嘿嘿连笑,直往陶婉盈逼去。 论起打架,陶婉盈本来就不是林晚荣的对手,何况还是处在现在这种一边倒的情况之下。陶婉盈吓的惊叫两声,却仍是紧紧拉住陶东成双手,不愿意放开。她此时惊吓之下,已完全忘了自己的花拳绣腿,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小女孩。 林晚荣冷冷看着她道:“陶小姐,你是自己束手就擒,还是要我动手呢?” 陶婉盈见识过他的强悍,知道今日逃脱不得,便一咬牙道:“林三,我留下,你放了我哥哥。” 陶婉盈纵有千万个不是,但临难之时却不愿意舍弃亲人,这点倒也难能可贵,也算是她留给林晚荣的唯一好印象。 林晚荣哈哈大笑道:“陶小姐,你有资格来讲条件么说起来真是好笑,今日不是你们姓陶的打劫我们吗,现在怎么轮到你来哀求我了?” 陶婉盈咬着牙齿不说话。林晚荣上前几步,挑起她的下巴,轻佻的在她脸上摸了一下,笑道:“陶小姐,你除了身材之外,别的,还真难说哪个地方长得好看呢?” 陶婉盈啊的一下跳开,惊怒之下,眼眶都红了起来:“林三,你要敢欺负我,我做鬼也不会饶了你。” “欺负你?”林晚荣笑着道:“恕我直言,陶小姐。就你这点容貌,我就算被猪油蒙了眼,晚上吹熄了灯,也不会摸到你身上去的。” “你去死!”陶婉盈又羞又怒,急声骂道。 “我死不死可跟你没有关系。倒是你这样纠缠我不放,难道是看上了我?我他妈怎么这么倒霉,会被一个疯婆娘看上?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烧烧香,去点邪气。”林晚荣调笑道。 陶婉盈哪能堪得这般羞辱,顾不得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,娇斥一声就冲了上来。 她此时愤怒之下,哪里还有什么章法,林晚荣看准她来势,一个手刀砍在她脖后,她便软软的晕倒了过去。 “林三,你杀了她?”一个焦急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林晚荣回头一看,正是萧大小姐来到。 “我长得那么像刽子手么?”林晚荣苦笑道:“大小姐,我在你心目中的印象不会那么差吧。” 大小姐知道他没有杀人,心里才放下来,瞪了他一眼道:“你方才那般占人便宜,不是刽子手,却也是个登徒子,无耻之人。” 高酋行了过来,笑着道:“高某来迟了,叫大小姐和林公子受惊了。” 萧玉若行礼道:“小女子谢过高壮士相救之情。” 林晚荣也道:“高大哥说哪里的客气话。你赶来相救,我们感激都来不及呢。早知这一路上有高大哥跟在后面,我们走的就安稳多了。” 高酋道:“林公子也是高人,那石头扔得可准,手法力道都是一流的,便是我不来,也不够你一个人打发的。我临走之前,徐大人一再叮嘱,只能暗中保护各位,切不可惊扰了大家。这次若不是匪人猖狂,我便一路护送诸位到了金陵,也是不会现身的。” 收拾了这帮陶家的匪贼,反倒是如何处置眼前的陶家兄妹二人成了难题。 大小姐沉吟一会儿道:“陶东成和婉盈小姐二人,要分开来对待。陶东成数次暗算我们,自然是罪不容恕,婉盈虽是包庇纵容陶东成,说到底是因为兄妹情份,何况她也无大恶,不可过分相逼。依我之见,不如将他们捉回去见官,让国法来断。我就不信,还有人敢包庇他们不成” 林晚荣听得眉头暗皱,这大小姐还真是迂腐不堪,交官办?这是能交官办的事么?女人啊,对政治还是缺乏敏感性,这是天性,急不来的。 他叹了口气道:“大小姐,你说将陶家兄妹分别对待,这点我没意见。可是你说要把他们交官,恐怕就有些难办了。你有没有看过这是什么地方?” 大小姐道:“这是江苏、浙江交界的地域,有何疑问?” 林晚荣道:“那你将他们交官,却是交给江苏还是浙江呢?” 这一句话提醒了大小姐,陶东成委实狡猾不堪,他们故意选在两省交界的地方动手,就是看准这个地方两不管,即使出了事,两省也可相互推诿。以苏州制造陶宇的身份和他背后的势力,无论是在江苏还是浙江,这事恐怕都不会那么简单。何况眼下打劫之事,只有萧家诸人所见,真是公堂辩论起来,根本说不清楚。这样一想,萧大小姐也是觉得自己这想法有些幼稚了。 见林三面带微笑,大小姐心道,原来你早就有打算了,却是故意让我出丑的,鼻子里哼了一声,嗔他一眼,也不说话了。 高酋把林晚荣拉到一边,悄声道:“林公子,你看这事该如何处置” 林晚荣朝脖子上抹了一下,嘿嘿道:“此处山高林密----” 高酋吓了一跳道:“公子不可----” 林晚荣嘻嘻笑道:“为何可是徐大人临走之前有什么交待了” 高酋急忙道:“这陶家兄妹来此,定然有人知道,若是就此结果了他们,那萧家惹上的麻烦可就大了。” 林晚荣心道,现在惹上的麻烦就不小了,反正与这陶家也早已经扯破脸皮,死猪还怕开水烫么 “若是陶家兄妹没了,那陶宇与他背后的势力一定会拼死反扑,这金陵怕就是腥风血雨了。徐大人让属下转告公子一句话,金陵若有风雨,萧家定然首当其冲。还请公子三思而行。”高酋抱拳说道。 徐渭浸淫官场多年,对政治斗争看的极清楚,若是陶宇和程德等人联合起来发威,即使洛敏这个老狐狸能够应对,但以萧家的地位,必然是充当炮灰,受损伤的只会是萧家。要么保持目前的均势,要么帮助洛敏一口气彻底的打倒程德二人,萧家才能夹缝中生存。这一点林晚荣自然看的清楚。 林晚荣哈哈笑着拍了一下高酋的肩膀道:“高大哥,我是与你开个玩笑的。你看我是那么残忍的人么” 高酋想起他今日早晨审讯那陆中平的手段,心里打了个冷战,你不残忍,但你想的那些法儿,却是世界上最残忍的。 “不过呢,你也知道,我这个人不是那么容易受欺负的。这姓陶的三番两次使出阴谋诡计害我们萧家,我要是不出口气,也太对不住自己了,你说是不是,高大哥”林晚荣道。 “那是自然,好男儿,有冤报冤,有仇报仇。”高酋说道。 林晚荣点头道:“这话我喜欢听。高大哥,你认为,对一个男人来说,干什么事情的时候最快活呢” 高酋想了想道:“逛窑子。” 我晕。这老高真没追求,看来也就是个逛窑子的主。林晚荣嘿嘿道:“高大哥果然高见。那有什么法儿让一个男人,一辈子逛不了窑子,玩不成女人呢” “阄了他”高酋顺口说道,说完之后自己都吓了一跳,这个林公子竟然想阉割了陶公子他急忙道:“林公子,这可不行,那与杀了他没什么两样。” 林晚荣笑道:“高大哥说到哪里去了,我这个人连杀鸡都怕,阉割那样血淋淋的事情,我怎么做的出来呢要做也会做的隐蔽点么。高大哥是武林高人,有没有什么手法可以截断他某个部位,让他暂时不能察觉,过些时日才能慢慢显现,然后这一辈子都做不成男人呢” 高酋为难的道:“这个,有些法门,未免过于阴毒了些。” 林晚荣听他话里的意思却是有门,心里大喜,笑道:“高大哥,你看我像个光明磊落的人么对着敌人,越阴的,我越喜欢。” 高酋很有些无奈,遇到了这个神奇的林公子,谁若敢跟他比阴险,那是自己找死,当下只得点点头,答应了施个手法。 林晚荣将陶东成提了过来,扔在地上。高酋道:“我施这手法的时候,过于疼痛,怕是这姓陶的会惊醒过来。” “这个好办。”林晚荣笑道,从兜里取出肖青璇相赠的蒙汗药,幸亏这蒙汗药都是用牛皮纸包了,昨日落水才没打湿。 高酋行走江湖多年,一眼便看出这是什么,心道,这个林公子也不知是个什么来路,随身带的都是些宝贝,倒是比这个陶东成更像蟊贼。 林晚荣叫四德取下水壶小碗,倒了清水,将蒙汗药洒了半袋进去,他是初次干这勾当,不知道用多少,高酋却是暗自乍舌,这都可以药倒一头牛了,给姓陶的喝了,没有三天功夫是醒不来的。 林晚荣在地上找了根柴火,随意搅和了两下,道:“行了。这可是上等好药,乃是行走江湖、采花猎艳必备,一般人我不会轻易用的。” 高酋使了个手法捏开陶东成喉咙,林晚荣将这碗冒着白沫的好东西给陶东成灌了下去,笑道:“好了,高大哥,你可以开始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