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八章 宁惹阎王,莫惹三哥(2) - 极品家丁

第一百七十八章 宁惹阎王,莫惹三哥(2)

. 高酋道:“林公子,我使的这手法乃是独家法门,十分阴损恶毒,是坏了他筋脉。这姓陶的一个月内不会察觉,之后便会慢慢的显现出来,他自己根本就无法察觉是怎么回事情,到时候就是大罗金仙下凡,他也做不了男人了。这手法同道中人极为不齿,还请公子替我保密。” 这应该就是破坏海绵体结构之类的手法,这个法儿果然妙,一劳永逸,老子也要学。林晚荣嘿嘿直笑,义正严词的道:“高大哥尽可放心,咱们这是正义的举动,不怕别人闲话。话说回来,咱们再阴险,能阴的过这姓陶的么?这都是他恶有恶报,咎由自取,我们只不过替天行道而已。” 高酋点点头不再说话,从身上取出两根长针,找准位置,迅捷的插在在他裆部,陶东成小腹渐渐的鼓了起来。高酋运足气力,嘿的一声拍在他小腹上。陶东成脸上泛起一股痛苦的神色,接着便又安睡了过去。 高酋抹了把汗珠,笑道:“成了,这小子一个月之后,怕是做不了男人了。” 林晚荣忽然道:“高大哥,你身上带的有没有春药?” 高酋老脸一红道:“公子要这春药做什么?” 林晚荣嘿嘿一笑道:“我怕这陶公子玩的不过瘾,再请他吃上一吃。” 高酋打了个冷战,这姓陶的那玩意儿筋脉已碎,若再加点春药,怕不是立马爆了,这林公子真乃淫人神人。 高酋不好意思的掏出一包药粉道:“这个。就剩下一包‘如来大佛棍’了,‘观音脱衣衫’前日逛窑子的时候使了。” 林晚荣接过药粉笑道:“哦?高大哥还有这种兴致?前日怕是爽到骨子里了,哈哈。” 陶东成那日与陆中平勾结了,想用这春药坏了大小姐地清白。哪里想到今日便遭了现世报。林晚荣将那“如来大佛棍”给陶东成灌了进去,嘿嘿,让你在此昏迷三天再劲爆三天,脆弱已碎的海绵体加上威猛的春药,哪要一个月,怕是半月之后,你就做不了男人了。 这春药果然劲力强劲,陶东成即便是在昏睡中,也立马有了反应。林晚荣看了陶东成裆部一眼,不屑的嗤了嗤鼻。妈地,就你那么点小玩意儿,也敢做男人? 他和高酋做好这一切。相互望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,高酋觉得,自己与这林公子待了几个时辰,竟然变得越来越邪恶起来。 大小姐见林晚荣和高酋折返回来,那陶东成却直挺挺的躺在半山腰处。不知道他们二人做了些什么手脚,便道:“林三,你和高壮士商量出办法没有。” 林晚荣点头道:“本着慈悲为怀的原则。我们也不想为难陶公子,便让他在此地自生自灭吧。” 大小姐以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他,如此轻易放过陶公子,这明显不是他的风格。林晚荣笑道:“狗能咬人,但人可不能咬狗啊。” 大小姐不屑的嗤嗤小鼻子,我还不知道你这人,天生不吃亏,狗咬了你,你要打回去怕是咬的比狗还带劲。想到这里却是噗嗤一声笑出声来。没好气的看他一眼,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。 平静了下心境,见林三真的再不管那陶公子,说走就走,这倒更叫大小姐疑惑了。 带着一个被打晕过去地陶婉盈行路很是累赘,按着林晚荣的意思,放在马背上就行了。大小姐与陶婉盈却有些情意,坚持将陶婉盈放在了车厢里。林晚荣有些不放心,谁知道这小妞什么时候醒来,又会做出什么事情。 行了一盏茶功夫,琢磨着陶婉盈也快醒来了,林晚荣嘿嘿一笑,对萧玉若道:“大小姐,将那姓陶的丫头交给我吧,我来处置他。” 大小姐见他笑得淫邪,急忙道:“林三,我警告你,你可不要打什么坏主意。” 林晚荣笑道:“大小姐,你不相信我,还不相信自己地眼光吗?我可是你亲自挑选的人,哪能错的了?” 见大小姐神色疑惑,林晚荣又道:“你放心吧,大小姐。这陶婉盈是个小辣椒,我才不会那么没品位呢。小翠,你也跟我来一下。” 林晚荣提着陶婉盈带着小翠顺着山坡爬上,在树丛中找到一块干草,将小辣椒丢在地上,对着小翠道:“冬翠,脱衣服。” 小翠一惊,脸色又羞又红,嗲道:“三哥,你为何现在才对我说?你知道我有多么喜欢你么?可是现在,晚了,晚了,我已经给了峰哥了。” 林晚荣浑身鸡皮疙瘩往下掉,妈的,魅力太大就是麻烦,他止住骚意正浓的小翠道:“冬翠姐姐,我是让你给陶小姐脱衣服。” “啊----”小翠惊叫了一声,不敢看三哥,急忙笨手笨脚地去解陶婉盈的衣服。 林晚荣在旁边教唆道:“不要用解开的,要撕开,撕一半,留一半,要用力,要狂野,----” 小翠又惊又羞地脱完陶婉盈衣服,真的是连撕带拉,陶小姐的衣服被撕了一半,酥胸半露,欲遮还羞,偏偏还欲盖弥彰的用那破碎的长衫盖在她身上。 “在她脖子、胸膛、大腿根上使劲掐----”林晚荣又道:“尤其是腿根上,一定要让她醒过来就感觉疼痛----” 小翠不知道三哥要做什么,便依他嘱咐使劲下手,直到陶小姐腿上又青又紫,这才停了下来。 见办得差不多了,林晚荣嘿嘿一笑,正要离开,忽然觉得还有些不够逼真,似乎还缺少了点什么。他想了想。回到陶小姐身边,取过针尖,刺破她指头,挤下几滴血珠滴在她身下。 小妞。我对你可谓仁至义尽了,你却还是一再挑衅我。宁惹阎王,莫惹三哥,恶人自有恶人磨,这次不吓掉你半条命,你还真不知道马王爷长着三只眼。林晚荣嘿嘿干笑几声,便带着小翠下了山坡。 萧玉若见他这许久才下来,忍不住望他一眼道:“也不知道你这人在打什么鬼主意。” 林晚荣笑道:“大小姐,我冤枉啊,我真的是什么都没做。不信,你可以问问小翠姐姐。” 小翠红了脸,将林晚荣吩咐她做的事情告诉了大小姐。萧玉若听得脸色通红。虽然只是个小小的计谋,可这一手真是坏到家了,依婉盈那种刚愎自用地性格,十打十地要上当,到时候她怕是吓都要吓死了。 偏林三根本就没碰过婉盈。只是利用了女子普遍的心理,也无从责怪,要怪就怪婉盈。惹谁不好,偏惹了林三这坏人。大小姐心里叹了一声,一挥手,马车继续前行。 高酋骑马跟在林晚荣身边,奇怪的道:“林公子,你对那姓陶地丫头做了什么,不会也喂了‘如来大佛棍’吧?” 如来大佛棍?我看谁的骚劲也比不过你这大淫棍。林晚荣嘿嘿一笑,还没说话,便听见远处那树林中传出一声高亢的尖叫“啊----”。似是出自女子之口,凄厉之极,恐怖之极。 大小姐知道这是婉盈醒了,听她叫得如此凄惨,心生不忍,忍不住狠狠瞪了林晚荣一眼。 林晚荣两手一摊,无可奈何的道:“我是无辜的,真的无辜啊。” 这次林晚荣算是把陶家整了个痛快,妈的,这口气也憋的够久的了,今天是这姓陶的自己找上门地,可不能怪我。 这一路回金陵,有了高酋护卫在侧,果然太平之极,就连蚊子也不敢叮上他们一口, 见着金陵城遥遥在望,林晚荣才是长长的出了口气。出差就是累啊,还是家里好。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,想什么时候睡就什么时候睡,吃饱喝足了,调戏调戏二小姐,和巧巧说说话,再召集洛远、青山、表少爷几个人开个茶话会,何其乐哉。 进城之时已是后半夜,大街小巷幽静之极,高酋记挂着他老哥高首,和林晚荣约了再见之期,便直往总督衙门而去。 林晚荣进了金陵城,感觉像是回到了自己的地盘,浑身都透着舒泰。大小姐吩咐马车放慢了步子,待林三走到马车跟前,便从车窗里探出头道:“林三,今天回去你就早些歇着吧,明日早些起来,我们商议一下如何接手陶家铺子地事情。” 今天行了一天的路,倒把这碴给忘了,现在大小姐提起来,林晚荣才猛然意识到,哎哟,这次萧家可赚大发了。反正和陶家已经扯破脸皮,陶东成那小子估计现在还躺在山坡上一柱擎天呢,明日就带着人去接收陶家的店铺,***,今天可真是大爽的一天啊。 林晚荣嬉皮笑脸地对萧玉若道:“大小姐,接手店铺的事情好说,可不要忘了那日晴雨楼上的赌约才好。” 大小姐脸色羞红,哼了一声道:“谁记得什么赌约,我是早忘记了。”话完便把帘子打下来,再也不看他一眼。 哎哟,仗着官大欺负人是吧,鄙视你。林晚荣哼了一声,马车便已进入萧家。自有丫鬟下人上来迎接,不提。 林晚荣腰酸背疼正要回自己狗窝睡觉,却见小翠过来道:“三哥,大小姐说,你有什么未洗地脏衣,皆可收拾起来,她明日让人来拿,让丫鬟婆子洗去。” 林晚荣看了大小姐一眼,却见她脸带粉色,装作没有看见他,正与众人叙话。靠,你这小妞,不是故意气我么,当初打赌是怎么说的来着。 回了自己小屋,推门进去,眼前情景却是让人大吃一惊。窗明几净,一尘不染,床上收拾的整整齐齐,屋内还燃着一抹袅袅檀香,清幽出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