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九章 争执(1) - 极品家丁

第一百七十九章 争执(1)

. 这是我的窝么?怎么几天没回来就变了样子呢?林晚荣巡视了一圈,却见桌上放着几本线装书,拿起来一看,竟然是几本《金刚经》 他忍不住笑了笑,能在这萧宅中念经的,除了二小姐那丫头还会有谁?不用说,这屋里肯定是她偷偷来收拾的了。 这小丫头吃斋念佛,自然希望林三也能和她一样多颂些经文。哪里知道林晚荣对什么《金刚经》毫无兴趣,要是来点《玉女心经》说不定倒可一观。 第二天,林晚荣切切实实的睡了个大懒觉。他现在是夫人小姐眼里的红人,圆丁部的工作早就不用干了,除了夫人和两位小姐,无人敢指派他,自然都由得他了。睡觉睡到自然醒,数钱数到手抽筋,梦寐以求的生活啊。 “三哥,三哥,大小姐请你前去议事堂一起商议事情。”林晚荣迷迷糊糊的,听到外面传来“丫鬟”的呼唤,声音听着有点耳熟。 林晚荣浑不在意,打了个呵欠道:“外面的姐姐,几点,哦,什么时辰了?” “午时了,嘻嘻。”外面的丫鬟笑道。 “天还没黑呢,再睡会。”林晚荣自言自语道。 外面“丫鬟”听了却是急了,哼了一声闯进来道:“林三,快些起来。” 林晚荣望着萧玉霜的小脸,笑着道:“二小姐,今儿个怎么这么有兴致,冒充起丫鬟来了?我可承受不起啊。” 萧玉霜知道他早就听出了自己的声音。显然是故意调笑自己的,脸上一红,哼道:“你这人,昨儿个晚上回来了也不告诉我一声。害我整天担心。” 林晚荣早已起了床,笑道:“昨天我们回来的时候,全府上下都知道了,那么大地动静,怎么没有人告诉你么?” 二小姐脸上羞赧道:“我这几日天天念佛经,不让别人打扰,昨儿个又帮你收拾这屋子,夜里回房却是念着念着睡着了,不知道你们回来了。” 这丫头,还真是虔诚啊。说到底,都是为了我,林晚荣心里感动。拉住她小手道:“不打紧,你若是累了就好好休息,那佛经不念也罢。天上的菩萨吃的是香火,要的是银钱,可不吃这佛经。我多赚点银子施舍点香火,就可以了。” 二小姐急忙伸出小手捂住他嘴道:“林三,不要瞎说。上次你和姐姐安然无恙,都是菩萨显灵,不可不敬。为了你们,念上一月地佛经算得了什么,便是念上一辈子我也愿意。” 闻着她手指上的淡淡幽香,林晚荣心里一动,惊奇的道:“二小姐,你用的可是香水?” 萧玉霜小脸羞红道:“我用了些母亲的玫瑰香水,林三。好闻么?” 好闻,太他娘好闻了,这萧家娘仨竟然都喜欢玫瑰香水,嘿嘿,有趣之极。 林晚荣拉过她小手道:“好闻,好闻极了。二小姐,几日不见,你清减了许多啊。” 萧玉霜点点头道:“这些时日都吃些斋菜,自然会瘦些了。” 林晚荣盯着她胸部刚刚发育完成、已经初见规模的蓓蕾,正色道:“二小姐,你正处在青春发育期,很多地方都长得很快的。光吃斋是不行的,一定要荤素搭配,这样才能促进胸部,哦,全身的发育。来,我来抱抱,看你到底瘦了几斤。” 二小姐飞一般的逃开,双颊生晕,羞道:“你这人,就会欺负我,真讨厌死你了。姐姐说,我们女儿家地身体珍若性命,可不能给别人碰着了。” 林晚荣想起临走那晚,躲在萧二小姐房中听到大小姐教给玉霜的女子防狼术,心中大是不爽,嘿嘿笑道:“二小姐,那匕首藏在身上十分的危险,不如交给我来替你保管吧,我这人最正经了,从不占人便宜。” 二小姐轻轻嗯了一声,脸上升起两片红晕,缓缓垂下头去,道:“林三,你不要怕。那匕首乃是我防身地,是防着别人的。你这人虽坏,我却是被你欺压惯了,便是被你欺负死了,我也毫无怨言。” 林晚荣除了感慨还是感慨,谁说这丫头只有十六七岁?她说出的这些话,就是二十六七岁的丫头也未必说的出来,感动死老子了。 萧玉霜毕竟年纪不大,正像花骨朵般,林晚荣抱着养肥了再杀地心态,也不去过分调戏她,只与她说些话儿,偶尔轻薄一番,相处的也十分美好。 林晚荣将这杭州一路的见闻说给玉霜听,他本人便是讲故事高手,语气抑扬顿挫,情节曲折婉转,二小姐听得如痴如醉,拉住他手道:“早知道这么好玩,我也要去了。昨日晨时,姐姐已经派人先期赶回,报了此次地经过。林三,你这次立了大功,母亲对你也是赞不绝口,说你乃是萧家栋梁,他日成就必定非同凡响。” 林晚荣听得暗自好笑,萧家尽是女人当家,老子这次,却是妇男能顶半边天了。他现在对萧夫人却是很有些好奇,听徐渭话里的意思,这萧夫人当年在京中也是个人物,连徐文长那样的人物都对她赞赏有加,不知道她有些什么故事呢。 “哎呀----”萧玉霜与他说了半天话,突然一声惊叫起来:“糟了。林三,姐姐还等着你议事呢,我见了你,竟把这事给忘了。你快去议事堂。” 议事堂?林晚荣想起当日擅闯议事堂,一怒为玉霜的事情,心里一笑。 萧玉霜却似是与他心有灵犀,望着他羞涩一笑,轻轻道:“你去了可要与姐姐、母亲好生说话,莫要再像上次那般莽撞了,你要不听劝告这次再挨了板子,可没人去替你了。” 林晚荣呵呵一笑,离了小屋往议事堂赶去,途中却遇见久违的郭无常表少爷。郭无常正带着四德和几个人高马大的家丁兴冲冲往外走,见了林三,顿时高兴的道:“林三,你这次做的好,可真是大快人心啊。” 林晚荣不明就理,只是见郭无常满面春光的骚包样子,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去,便笑道:“少爷,此时时辰尚早,那妙玉坊还未营业,要‘交流’也得趁着晚些功夫啊。” 郭无常尴尬一笑道:“林三,我不是‘交流’去。我这是去陶家店铺里逛逛去。哦,不对,现在应该说是萧家店铺了,大快人心,大快人心啊,叫那姓陶地王八再如何嚣张。” 原来表少爷是等不及了,带着人要去抄家啊,林晚荣听得好笑,他知道郭无常对陶东成绝无好感,此时痛打落水狗自然迫不急待。 也不知道那姓陶的被人救了没有?一柱擎天可不是好玩的,最起码要到窑子找三个小妞才能解决,真替他脆弱的海绵体担心,嘿嘿。 林晚荣赶到议事堂的时候,大小姐和萧夫人皆是在场,萧家各地的管事也都正襟危坐,似乎在等着他的到来。萧夫人见了他,含笑起身道:“林三,你辛苦了。” 林晚荣笑道:“夫人太客气了,我只是一个跑腿的,最辛苦的是大小姐。”萧玉若看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。 “事情的经过,我都听玉若说过了,此次杭州之行,我们萧家不仅重新夺得了金陵商会的龙头地位,而且还获取了陶家布庄,林三你功劳最大,我一定重重有赏。”萧夫人笑着道。 “哪里,哪里,夫人过奖了。正是有了夫人高屋建瓴、高瞻远瞩的眼光,加上大小姐踏实肯干的英明作风,我们才能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,我不过在中间起了一点小----小的作用而已,微不足道,微不足道。”林晚荣“谦虚”道。 大小姐强忍住笑听他卖乖,对大厅中的管事道:“林三此次功劳最大,我与娘亲商量后决定,日后林三可入这议事堂自由议事,诸位可有异议?” 这在座的都是萧家的宗亲,见一个小小家丁竟能跟他们平起平坐,心里自然不服气,不过晴雨楼上林三与大小姐鏖战陶东成的故事早已流传开来,特别是那神鬼莫测的油锅洗手,也让他们心惊,便无人提出反对。 林晚荣寻了个座位坐下,四周一瞅,心道,老子这算是进入了萧家的董事会了吧,不知道什么时候弄个萧家董事长干干? 大小姐见林晚荣坐定,微微一点头,对众人道:“此次接手陶家布庄的事情,如何顺利方便,我想听听各位管事的意见。”在座的管事是萧家宗亲,但大小姐做起生意来很有魄力,只称管事,不称叔伯。 厅中一人站起来道:“玉若贤侄女,要接手陶公子的布庄,此事万万不可啊。” 这个人林晚荣认得,当日义救二小姐的时候,就是这个管事从中阻挠,林晚荣还与他骂过一阵,好像是萧老爷的堂弟,记得萧夫人曾叫他“四弟”的。 果然,大小姐听完他的话,神色一变,冷冷说道:“有何不可?四叔倒是说来听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