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一章 夫人的阴谋 - 极品家丁

第一百八十一章 夫人的阴谋

. 来了来了,林晚荣心里暗道,这不明显是色诱来了吗?问我对二小姐的观感,难道是要为我和二小姐做媒?可是老丈母娘亲自来做媒,规矩不对,好说不好听啊。 林晚荣虚情假意的笑了几声道:“二小姐?大家一向都觉得她很好啊,天真活泼,美丽善良,每个人都喜欢她。” 他言之凿凿,萧府的丫鬟下人们要是听见他这句话,定要气得吐血,三哥来萧府之前,二小姐是什么样子人人都清楚,这一向二字,从何谈起? 夫人笑着望了他一眼道:“我是问你觉得她如何?” “这个,夫人,我和二小姐一向交往不错。”林晚荣模糊不清的道,额头汗渍隐现,夫人这样问,也未免太直接了吧,我还没准备好呢。他脸皮虽然厚,只是面临这事,还真是不好张嘴。 夫人见他神色极不自然,忍不住笑道:“林三,我尚是首次见你如此腼腆。莫非以前真的是我孤陋寡闻了?” 靠,仗着是丈母娘就调戏我,太不地道了吧。林晚荣愤愤不平的想道。他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,呵呵笑道:“夫人,其实那是别人误会我了,他们只看到了我放荡不羁的外表,哪里知道,我真正的内心是十分的脆弱和渴望安慰的。” 萧夫人纵是严肃无比,听到他如此信口开河,也忍不住笑了起来,良久才道:“林三,早听玉若说你舌生莲花。往日我还不尽信,今天总算见识到了。” 林晚荣见她笑得花枝乱颤,十分美艳,心道。我这样说话,你当然是头一次见到,此乃林氏风格,举世无双,除了我,你还到哪里听去? “林三,你是哪里人氏?家中还有何人?”萧夫人又道。 如果没记错的话,这应该是夫人第二次问起这个问题了,上次是新丁刚进府,夫人看望新丁时候提起过的。林晚荣笑笑道:“我是荆楚人氏。家中无田无房,无妻无粮,只剩我一人。” 夫人轻轻哦了一声道:“你也怪可怜的。”接着叹了口气道:“你虽可怜。我萧家却也比你强不到哪里去。” 林晚荣不去接她话茬,听她继续说道:“我萧家孤女寡母,一心经营多年,虽是有些成绩,但终究是举步维艰。朝中无人。又家中无男,便是我与玉若再勤奋百倍,也终是沦为别人笑柄。” 夫人脸上闪过一丝凄然之色。在这个时代,经商之人本来就身份微贱,何况萧家自老爷去世之后再无男丁,人丁惨淡,唯有靠女子撑起天下,即便夫人和大小姐再强势,处在这个潮流中,又怎能不让人笑话? 林晚荣点点头,心道。你和我说这些也没用啊,你赶紧找个老公才是正经,或者让大小姐招个入赘女婿,二小姐地主意你就不用打了我姓林的绝不入赘,玉霜嫁入我林家才是正经。 夫人感慨了一下,抬头笑道:“我与你说这些做什么,兀自坏了心情。便说说玉霜吧。林三,你是聪明人,玉霜那丫头对你有些情意,我是知道的。” 夫人说到这里顿了一下,望了林晚荣一眼,似乎想看看他什么反应。 林晚荣是什么人啊,久经考验,哪能轻易被她这句话打动,便装作没有听到般,听她继续说下去。 夫人见他没有动静,叹了口气道:“对这件事,我原本不甚赞成,玉霜年纪还小,现在还不是涉及此事的时候,何况你们身份相差太远,说出去怕是更遭人笑话。” 林晚荣心道,什么狗屁身份,你说得好听,这不过是你们这些所谓地豪门大户为自己找的一个借口而已,在老子眼里,身份就是个狗屁。我和二小姐相好怎么了,家丁偷小姐,那是时尚,老子就好这一口。大不了脱了这身青皮不干了,偷了二小姐私奔出去,看你还说什么身份。 夫人见他神情不屑,似是知道他心中所想,笑道:“你莫要焦急。这些是我以前的想法,作为一个母亲,为着女儿着想,这种心情,希望你能体谅。但近些时日,观你言行举止,虽说不上中规中矩,也颇有些才华” 她顿了一顿,接道:“你来我萧家这些时日,确实尽心尽力,为我萧家出了不少主意,费了不少心思。先不说那香皂香水,单单是临危相救玉若,便让人感动感激,此次去杭州又力挫陶家,惩我萧家颜面,可以说是居功至伟,我若再无理阻拦不不仅过于蛮横了些,也有些说不过去。” 林晚e书荣心里一喜,面上可没有表露出来,这萧夫人说话可就好听多了,哪像大小姐那般蛮不讲理,凶巴巴的,还教玉霜些什么女子防狼术,明摆着是要提防我,害我提心吊胆。 萧夫天空人正色道:“不过,林三,你切莫以为我这便是从了你。玉霜现在年纪还小,许多事情还分辨不清,我希望能看见她自由发展,让她自己选择,你也不许用些强的手段。” 自由手打好啊,就怕你不给她自由,林晚荣暗道。其实萧夫人说的这些,林晚荣早就考虑过了,他泡妞最讨厌用强制手段,偷人先偷心,这是他的至理名言。 二小姐才十六岁,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,也是极易哄骗的年纪,只要林晚荣对二小姐好一点,甜蜜话多说几句,保准让那丫头死心塌地的跟着他,他对自己地泡妞本事深信不疑。 林晚荣长长吁了口气,笑着道:“夫人对我太好了,林三实在是感激不尽。若不是夫人太年轻,我便要将夫人供上佛龛,长年拜上一拜。” 夫人嫣然一笑道:“林三,你莫要把哄骗别人那一套拿来骗我,我却不吃你这一套。” 林晚荣见她笑颜如花,脸颊生晕,很明显的这一记马屁拍的正是地方,他暗自好笑,心道,你不吃这一套?我信了你那才叫见鬼。 “那就谢谢夫人了。”林晚荣谦逊道。 萧夫人摇头道:“你且莫急着谢我,这事我却先要与你说清楚。我方才话里地意思,想必你也听明白了,你与玉霜之间的事,我既不赞成,也不反对。” 见林晚荣点头,萧夫人接着道:“玉霜年幼,上面还有玉若,她们姐妹俩感情深厚,玉霜也极听玉若的话。你与玉霜之间若想有好结果,便要想些办法过了玉若那一关。我是两不相帮,玉若对你们之事持何态度?我也爱莫能助。” 林晚荣长长的哦了一声,靠,阴谋,这是大大的阴谋。萧夫人绕了这么大半天圈子,原来是玩了个太极推手。她名义上是将主动权交给了大小姐手里,要让林晚荣使劲浑身解数过了萧玉若那一关,实质便是让林晚荣竭尽全力帮助萧家。 二小姐钓住林三,再用大小姐管住二小姐,这一手确实够高,其核心用意就是要绑住林三这个人才。现在可以说是成也大小姐,败也大小姐,大小姐地作用从来没有这么突出过。 萧夫人说了半天,却等于什么都没说,偏还卖了个大大的人情,果然不愧执掌了萧家多年,精明的无话可说。 林晚荣这种老油条,三两下便将事情看了个透彻。想用玉霜钓住我?嘿嘿,谁钓谁还不一定呢。搞定大小姐,没有比这个更有难度、更有挑战地事情了,我喜欢。管你什么阴谋阳谋,只要是小妞,我林三哥怕过谁? 夫人见林三脸上微笑的神情,知道瞒不过这个精明人,苦笑了一下,心道,若是我萧家有像林三这样的男丁,哪怕只有半个,哪里还用得着我耍这些心眼。 夫人叹了口气道:“林三,听说这次在杭州,你们遇见了文长先生?还听说文长先生很赏识你,不知他近来可好?” 林晚荣点头道:“徐先生很好,他还托我转达对夫人的问候。” 萧夫人眼望窗外,轻轻一叹道:“难得文长先生还如此挂怀。自京城一别,已是二十寒暑,故人却再无相见之期,这时光也太无情了些。” 林晚荣见夫人如此感慨,心道,难道夫人有什么老相好留在京城?仔细看她脸上神情,神色虽是怅然,眼神却清明无比,不似怀念什么人的样子,倒像是纯粹的感怀。这个萧夫人,还真是个有故事的人那。林晚荣心里暗道。 他从房中退出来的时候,大小姐正在外面徘徊,见他出来,急忙道:“林三,娘亲与你谈了些什么?” 林晚荣笑着道:“也没谈些什么,只说了些男婚女嫁的事情。” 大小姐愣了一下道:“什么男婚女嫁?” 林晚荣呵呵笑道:“夫人说,要将二小姐下嫁于我。” 萧玉若脸色一变,哼道:“做梦!” 就知道你会是这副脸色,林晚荣无奈一笑,还没开口说话,就见四德惊慌失措地从外面跑进来,大声叫道:“三哥,大小姐,不好了,出事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