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二章 接收(1) - 极品家丁

第一百八十二章 接收(1)

. “四德,别慌,一定要镇定。天塌下来,有夫人和小姐先扛着,接下来才能轮到咱们呢。”林晚荣呵呵笑道。大小姐恨恨白了他一眼。 四德气喘吁吁,上气不接下气,又急又慌的道:“三哥,大小姐,不好了。表少爷,表少爷被人打了----” “什么?被人打了?”林晚荣惊道。 表少爷虽然骚包,但也不是个会惹事的主。何况,以萧家的物力财力,在金陵虽说不上横着走,也不是人人都敢欺负的。怎么就有人把表少爷给打了呢?妈的,打狗也要看主人啊,不知道无常少爷是我林三哥罩的吗? “谁,谁打表哥?”大小姐急忙道。 林晚荣倏的想起,表少爷是带着四德几人狐假虎威的跑去陶家的店铺抄家了,莫不是陶家的人把他打了? 四德急道:“我们和表少爷去接收陶家的店铺,正巧碰到陶家老爷,他们二话不说,就开始殴打我们,还抓了表少爷,小的拼死逃了出来,就是为了向夫人和小姐报信,现在我就回去救少爷。” 救个屁啊,你小子逃跑就逃跑了,还说的冠冕堂皇,跟老子有得一比。不过这一点也算没做错,打不赢就跑,这叫机智灵活,不跑还等着挨打吗? 大小姐听了他的话,焦急道:“我们这边还在商量如何处置这事,表哥怎么这么莽撞的就去了呢?一会儿功夫便等不及了么?” “陶家老爷?是苏州织造陶宇吗?”林晚荣对大小姐道。看来刚才那个什么萧死老爷说的不错,这个陶宇果然急匆匆赶到金陵来了,但不知陶东成和那个陶家小妞怎么样了。 大小姐火气冲冲的道。“正是此人。表哥虽然莽撞了些。但那陶家店铺已经属于我萧家,表哥去接收理所当然,陶宇怎么可以随便殴人,随便抓人?我去与他说理去。” 林晚荣急忙一下拉住她道:“大小姐。你疯了不成?和当官地说理?官字两个口,你到哪里与他们说理去?” 林晚荣可不是毛头小子,他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用,要与官斗,比的就是实力。 “林三,你说怎么办?”大小姐略一沉吟。林三说的对极,做生意她也许有万般手段,可是要斗恶人,还得林三这恶人出马啊。 表少爷虽然骚了点,但是对林晚荣还是不错的。何况又是玉霜地表哥,说什么也不能让姓陶的欺压了。妈的,这姓陶的摆明了官商一体。又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,糊弄百姓呢。 “四德,你马上去总督洛大人府上,去请和我们一起回来的高酋高大哥,将这里的事情对他讲一遍。再请高大哥转告洛大人,就说请洛大人去陶家店铺看看他手下的官员,是如何欺压良善。鱼肉百姓的。”林晚荣吩咐道。 大小姐听他如此说法,急忙道:“林三,你这样说话,洛大人怎么会来?” 林晚荣嘿嘿一笑,我和老洛小洛都是哥们,我还是他们心里的贵人,老洛要不来那才怪了呢。 他神秘一笑,不去搭理大小姐地话,对四德道:“你快去吧。务必找到高大哥,这事办成了,我请大小姐加你的俸禄。” “谢三哥,谢大小姐。”四德欣喜的去了。 大小姐见他神秘模样,忍不住道:“哪里要你随便给别人许些好处了,你这人越来越自以为是了。” 她见林三安排妥当,心里平静了许多,她嘴硬心软,不肯拉下面子来,便哼了一声不再说话。 林晚荣与大小姐来到陶家店铺地时候,却见门口围着许多百姓看热闹。表少爷郭无常被陶家的几个家人使劲绑住,正在骂骂咧咧。 林晚荣眼神搜索一圈,没看见陶东成与陶婉盈兄妹二人。倒见正中处站着一个身着官服的胖子,与陶东成有些相像,很有些官威,想来应该就是苏州织造陶宇了。陶家的下人不断的来来往往,将店铺中地布匹搬往门外的马车上。 “无耻。”大小姐轻轻骂道,萧家还未来得及与陶家进行交接,陶家搬走多少布匹,萧家就损失多少。 “他们将这布匹转移,就是想让我萧家得个空壳,实在是无耻之极。”大小姐恨恨道。 林晚荣点点头:“他们采取的方法虽然无耻,我们也没有办法阻止。布匹固然是一笔收入,但还不是最紧要地,更值钱的是店铺房产这些不动产。这些是固定资产,也是他们的销售渠道,没了渠道,他们就是有再多的布匹,也要烂在家里。” 大小姐知道他说的有理,点头嗯了一声,看见郭无常的惨样,忍不住叹口气道:“表哥行事,确实莽撞了些,这次吃了亏,下次看他还不学聪明些。” “我看未必就是坏事,说不定还是好事。我们要接收陶家的店铺,有些小冲突总是难免的。经过表少爷这么一闹,人尽皆知,典论对萧家十分有利,坏事也能变成好事。”林晚荣冷静分析道。 大小姐想了一下,确实也有些道理,便看了他一眼不说话了。 林晚荣正等的不耐烦,背上忽然被人拍了一下,一个爽朗地声音道:“林公子,我来了。”他回头看去,便见高首、高酋兄弟二人站在自己身后微笑。 林晚荣嘿嘿一笑:“辛苦两位高大哥了。眼前的事情,两位大哥已经清楚了吧。” 高酋点头道:“林公子请放心,我临走前徐大人已经交待过了,陶东成立有字据,又有徐大人亲自作证,那陶家想抵赖也是不行。” “这样说来,我们的行为岂不正义之极?正当之极?”林晚荣笑着说,眼中闪过一丝戏虐,高家兄弟二人一起大笑。 林晚荣跟在大小姐后面走了出去,表少爷一见他二人出现,立即高声叫道:“表妹,表妹,快来救我。林三,快来救我----” 大小姐走上前去,对着陶宇盈盈一礼道:“民女萧玉若,见过陶大人。” 陶宇嘿嘿冷笑道:“萧大小姐好大的气派啊,竟然派了人来拿我陶家店铺,哪里还把本官放在眼里?你这一礼,本官可当不起。” 日,你这个狗官,拿着手里的权力做生意,还有脸皮要人家把你放在眼里?见过无耻的,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,林晚荣望着肥肥胖胖的陶宇,心里冷笑道。 萧大小姐正色道:“大人何出此言?玉若经商多年,一向克己守法,所言所行皆是依我大华律例办事,不知大人此言何意。” 陶宇冷声道:“萧大小姐,你今日派了人来,口口声声说要接管我陶家祖产,却不知道是何道理?本官贵为苏州织造,掌管一省纺织之事,事务何等繁忙,哪里能容你如此放肆?” 萧玉若哼道:“陶大人,我萧家接手陶家布庄的事情,在金陵商界乃是人尽皆知,大人莫非真的不知道?此次杭州金陵两地年会之上,陶公子与我萧家立下了赌约,赌了这陶家的布匹店铺,可惜陶公子连输两局,便依照约定将陶家店铺输给了我萧家,有陶公子的文书为证,有金陵杭州两地数百客商在场亲见,还有文华阁大学士、户部尚书徐渭大人亲自公证,此事作假不得。从陶公子立下文书那一刻起,这陶家的店铺便已属于我萧家了,我萧家按照约定来接收财产,合情合法,有何不对?大人虽是贵为苏州织造,却也无权随意抓人,我表哥并无罪责也无过错,大人因何无故殴打、擒拿我表哥?” 萧玉若语气虽是温婉,话音却慷慨激昂,掷地有声,围观众人听说这就是传说中的萧大小姐,见她不畏权贵,又生得如此风姿,便直觉的对她产生了好感。自古民不与官斗,今日萧大小姐当街据理力争,这种胆识气魄,让普通百姓心里畅快,待到大小姐讲完,人群中便猛地爆出几声“好”来。 陶宇眼珠一转,面色一整道:“萧大小姐,那杭州赌约之事,乃是有人故意陷害我儿东成,此事还待彻查,我已经报启了江苏都指挥使程德程大人,程大人即将亲自派人查问此事,还我陶家清白。你那赌约,做不得数。” 我日,果然不愧为当官的,脸皮厚到了这种程度,那程德是军队派系的,你是政治派系的,就算是禀明上面彻查,也应该是禀明江苏总督洛敏,干程德那老王八鸟事?再说,这事乃是那么多人亲眼所见,你说推翻就推翻了?妈的,狗官就是狗官,沆壑一气也能说的如此冠冕堂皇。 萧大小姐听这陶宇如此颠倒黑白,混淆是非,气得俏脸通红,怒声道:“陶大人此言何意?莫非是怀疑江浙两地数百客商的眼力与智慧?抑或是怀疑户部尚书徐渭徐大人的公正?那就请陶大人将令公子请出来,我萧玉若愿当着在场所有金陵父老的面,与他辩上一辩----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