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三章 接收(2) - 极品家丁

第一百八十三章 接收(2)

. 林晚荣急忙拉了大小姐一把,你这小妞气糊涂了?现在有陶东成亲自立的字据在手上,只管接掌陶家就是了,还辩论个屁啊?即便是萧家欺诈,你们姓陶的也只有认了,陶东成干了那么多坏事,老子讹诈他一回,你有种咬我? 陶宇道:“我儿东成,昨日不慎染恙,现正在家中调养,待到伤好,再与你对峙不迟。” 调养?怕是在哪个小妞的肚皮上调养吧。林晚荣想起自己的杰作,心里好笑。 大小姐哼道:“陶大人,我只是一介民女,你是朝廷命官,自然比我懂得更多的法例律条。” 她自怀里掏出一张契约,正是当日陶东成在晴雨楼上签字画押的字据:“此字据乃是陶公子在晴雨楼所立,上有陶公子签字画押,还有一品大学士徐渭大人亲笔签名,以示他亲自公证。这字据便是明证,事实俱在,陶大人莫非也要否认?” “大胆萧玉若,你竟敢蒙骗本官?徐大人乃是当朝贤臣,地位何等尊贵,你一介女子,如何能识得徐大人?这印信怕是你伪造的吧。”陶宇刁蛮的道。 “大胆!”高酋走上前去,指着陶宇火喝道:“你这小小芝麻官,竟敢怀疑徐渭大人印鉴?狗眼长到天上去了?” “你是何人?”陶宇见这人又高又壮,眼神犀利,急忙大叫道。 高酋自腰里摸出一个金黄色令牌,在他面前晃了晃道:“我乃宫中一品带刀护卫,奉御命保护徐渭大人。这书上印鉴乃是徐渭大人亲笔所提,他担心有人耍诈。特意嘱托我到金陵澄清此事,你这狗官见了印鉴却故作不识,莫非是要反了不成?” 高酋在宫中做护卫,见识的都是王公大臣。这苏州织造在他眼里只是一个芝麻官。皇帝身边的人,即使是没有官职,也是逢官大三分,他口口声声骂陶宇狗官,陶宇自然不敢说话。 大小姐也不与陶宇废话,将那字据交与林晚荣,林晚荣拿着那字条,在场中诸人面前走了一圆,将字据抖得哗哗作响:“各位父老,亲看清楚了,这是陶东成亲自签字画押。要将陶家布庄转让给我萧家的明证。我们大小姐仁爱慈德,不愿故意刁难陶家,才给了他们一日时间搬迁。哪里想到今日这陶家竟然如此嚣张。不仅殴打了我萧家派出地接收代表,还要抵没这字据,就连自己亲自签字画押的字据也不认了?陶大人是当官的,但我想请问一下诸位父老乡亲,当官的便可以随意欺负我们善良百姓么?今日欺负了萧家。明日他会不会再欺负张家,李家?这世上难道没有说理地地方了么?” 林晚荣话里半真半假,骚包的表少爷在他口里摇身一变。成了萧家派出的接收代表,是正义的使者,勇敢的化身。表少爷听得心怀大爽,昂首挺胸道:“放开我,快放开我。” 林晚荣的最后几句话,极具挑逗性,摆明了要挑拨和谐的官民关系,人群中立即爆出一阵“放人,放人”的高喊声。不一会儿,那声音引发一阵共鸣,变得越发强烈了起来。 大小姐见人群中起哄的几个人,看着甚是眼熟,像是萧家内府的家丁,她甚至还看到了萧峰与四德二人,人群之中就数他们叫得最欢。林晚荣对她打了个眼色,微微一笑,没错,这就是托。 陶宇见民情激愤,忍不住面色一变,退后了几步,高声喝道:“关门----” “江苏总督洛大人到----”一声长叫惊醒了场中众人。一席小轿从远处晃晃悠悠抬来。 林晚荣暗自长出了口气,洛敏这个老狐狸,总是选在关键时侯出场,想是要吓掉我地小命吧。不用说,这老小子之前肯定是躲在某个阴暗的角落看好戏,见大小姐已经辩的陶宇无话可说,他才现身拣个现成便宜。 听说总督大人来到,人群中安静了下来,林晚荣打了个眼色,四德便带着一众托儿们撤退了。 洛敏腆着个大肚子下了小轿,故作严肃地四周一望,板着脸道:“本官出城办事,路经这里,却见这里民众聚集,究竟出了何事,此地为何如此喧哗?” “下官陶宇,见过首宪大人。”陶宇见是总督大人亲自来到,急忙上前拜见到。他暗中勾结程德,但也明白,这洛敏绝非他一个小小的苏州织造能够得罪起的。 “咦,陶大人你也在此?何时从苏州返回的?为何本府没有得到消息?” 洛敏打着官腔道。朝廷命官,未经上宪调遣便私自擅离,论起罪责来也是不轻的,若是洛敏就此参上一本,够陶宇喝一壶地。 陶宇急忙恭敬道:“下官因家中急事返回金陵,因事态紧急,尚未来得及告假,正要去大人府上禀报,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大人。” 洛敏长哦了一声道:“原来是这样啊。陶大人家里有急事,这也情有可原,本府不会追究的。只是今日这些民众聚集你府前,所谓何事啊?” “这个,只是一些民间琐事,下官已经处理好了,不敢劳动大人挂怀。”陶宇恭谨的道。 “何谓民间琐事?陶大人说地轻巧。”大小姐冷笑一声,缓步上前,对洛敏恭敬行礼道:“民女萧玉若,见过洛大人,还请大人为我萧家做主,还我萧家一个公道。” 洛敏看了一眼陶宇道:“萧大小姐何出此言?你乃是萧阁老后人,谁敢欺侮于你?怕不是中间有什么误会吧?” 萧玉若将那字据双手呈上,恭声道:“此上印鉴乃是徐渭大人亲笔所提,赌约乃是徐大人亲自公正,徐大人还特意委派了宫中一品护卫高酋大人亲来金陵证明此事。请大人详查。” 高酋一抱拳道:“禀告洛大人,这赌约之事,乃是徐大人亲眼所见,并提笔为证,我便特地为此而来。” 洛敏点点头,看了一眼那印鉴,惊道:“真的是文长先生亲提。” 他看完那字据上的内容,眉头一皱,将陶宇拉到旁边,轻轻道:“陶大人,这真的是令郎手印么?” 陶宇咬牙点头道:“是的。” 洛敏叹道:“陶大人,不是我说你,只是令郎这次确实莽撞了些,这陶家店铺怎能轻易拿去与人赌?还签上字画上了押,做成了铁证?” 陶宇重重的叹了口气,陶东成少年老成精明能干,做事一向令他放心,只是这次为什么会折戟在萧家身上,他怎么也想不明白。 洛敏继续卖好道:“陶大人,你我同在一省为官,又有属僚之谊,若是平日我定然是要帮你将这事压下的。可是坏就坏在,令郎惹谁不好,还惹上了徐渭大人。便是我现在将这字据撕了,也还有徐渭大人知情。那徐大人是何许人物,你我皆清楚的很。说句不好听的话,你我合在一起,也还不够徐大人一个小指头地力气,叫我如何帮你?” 洛敏小眼紧眯,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,像是真心为陶家着想,陶宇沉眉不语,意志消沉,二人似乎都在发愁,除了林晚荣,其他人哪能看出这二人是貌合神离、各为其主? 洛敏对陶宇又低语了几句,陶宇脸上一惨,看了大小姐一眼,猛哼了一声,思索良久,终于还是狠心点了点头。 洛敏走过来,对着萧玉若笑道:“萧大小姐,这事情中间有些误会,我已与陶大人解释清楚了。既然是徐渭大人亲自作保,这中间定然不会差池,陶大人已经答应将陶家布庄转给萧家,希望大小姐牢记陶大人教导好生经营,莫要让陶大人失京了。” “既如此,玉若谢过陶大人的深明大义,也谢过洛大人秉公直断了。”大小姐娇颜含笑轻声说道。陶宇怒哼了一声,拂袖而去。 林晚荣偷偷对洛敏老狐狸竖起了大拇指,洛敏嘿嘿一笑打道回府,他就是专门为了这事来的。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,陶宇已走,陶家的下人自然也不会留下来了,陶家布庄房产连同布匹,皆都归了萧家所有。按照林晚荣的话说,这次真的是发达了。***,娶上一百个老婆,一人做上一百身衣裳,这布匹也花不完。 盘点,验货,接收,大小姐兢兢业业的忙碌着,对这些琐碎的事,林晚荣却是一点兴趣没有,老子天生就是当董事长的料,他望着大小姐的身影嘿嘿一笑。 忙碌起来倒还好,这一闲下来,他却浑身不自在,天气越来越冷了,再过一个月就要过年了。过完年要北上京城寻找青璇,二小姐可以跟着一起去京城求学,只是巧巧怎么办呢?难道要把那妮子一个人留在金陵?这不是要我的命么? 他想着心事的时候,人已到了食为仙楼下,巧巧惊喜的声音从楼上传来:“大哥,你回来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