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四章 精明的巧巧 - 极品家丁

第一百八十四章 精明的巧巧

. 林晚荣抬头一看,巧巧像小鸟一般飞快的从楼上奔下,跑到他身前,欣喜的望着他道:“大哥,你回来了?” 巧巧脸上满是思念的泪光,几天不见,虽还是一样的明艳可人,但脸颊似乎消瘦了许多,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。 林晚荣拉住她小手,点头笑道:“昨儿个夜里就回来了,今天上午处理了一些事情,现在才得了空。小宝贝,这几天有没有想我啊。”他说着,还轻轻在巧巧手心里挠了几下,骚包的很。 此时正值酒楼用餐高峰期,林晚荣肆无忌惮的拉住巧巧的小手调笑着,巧巧羞得脸色通红,不敢抬头见人,只是心里的甜蜜洋溢在了脸上。 巧巧拉着林晚荣直接上了四楼,放眼一看,却见老董、青山都在,金陵才女洛凝也正微笑望着自己。 “今儿人怎么到的这么齐啊?在迎接我么,大家太客气了。”林晚荣笑着说,见洛凝笑意吟吟,便道:“洛小姐,咱们可有几天不见了,这一向过的可好。” 洛凝心道,从你怒打候公子算起,到从杭州返回,也不过五六天时间,用的着你这么虚假的问候么?她暗自好笑,点头微笑道:“林大哥,我这几天过的还好,不过还是比不上你啊。林大哥在杭州的事迹,如今已经在金陵广为流传了,巧辨玉石,油锅洗手,见所未见,神乎其神,怕都被人编成评书了。你去酒楼茶肆。没准还能听到呢。”她掩住小嘴,咯咯一笑道:“待会儿林大哥,可要好好给我们讲上一讲啊。”巧巧也以崇拜的眼神看着他。 林晚荣心里惭愧,哪里。哪里,不过搞了点封建迷信而已,应该批判才对。他哈哈一笑道:“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,说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。洛小姐关心公益、义助孤残,这些事情才应该好好宣扬。”洛凝俏颊生晕,不好意思再说了。 林晚荣看了巧巧一眼道:“今天人这么齐,巧巧,你们是不是在商量什么事情?” 董巧巧甜甜一笑,将他按在旁边的椅上坐下道:“大哥。你回来地正好,我们的确是在商量事情,正巧凝姐姐也有事寻来。我们便请她一起商讨了。” 林晚荣见巧巧说话的样子,虽还是那样的娇憨痴缠,却多了几分成熟干练,即便暂时还比不上萧玉若老练,但看在林晚荣眼里却很是欣慰。酒楼管理是最锻炼人地。巧巧从一个小小的丫头。正逐渐转变成一个成功的经营管理者。 “哦,是什么事让我们的巧巧老板召集了这么多人开会?”林晚荣调笑道,手却在桌下拉住了巧巧的小手。 巧巧面色羞红。小手紧紧抓住他大手,脸色通红道:“大哥,你也来取笑我。明明你才是掌柜。” 洛凝见他二人打情骂俏,忍不住开口道:“你二人也不用推辞了,一位是老板,另一位是老板娘,嘻嘻。” 林晚荣一拨家丁小帽,骚骚一笑,潇洒道:“正该如此。洛小姐一语说中我心里话啊。” 巧巧又喜又羞望了洛凝一眼,娇声道:“凝姐姐,你也来取笑我。”话虽如此说,挂在她脸上的幸福红晕,却是人人都能看见。众人皆都哄笑起来。巧巧低垂下头,紧紧拉住大哥的手。 林晚荣见她不堪娇羞,便解围道:“巧巧,你先说说这次是要商量什么事吧?” 见林晚荣鼓励的神色,巧巧嗯了一声,一捋耳边秀发,正色道:“这次,我们是商量酒楼扩展的事情的。” 林晚荣想起上次谈起地这件事情,欣喜道:“巧巧,你寻着地方了?” 见巧巧点头,林晚荣大喜过望,嘿嘿笑道:“这样说来,我们的第二家酒楼就要开张了?巧巧,你可真行。” 洛凝望着他笑道:“林大哥,林老板,你说错了,不是第二家酒楼----” 林晚荣疑惑道:“洛小姐此言何意?” 洛凝捂唇轻笑:“林大哥,你怎么聪明一世,却糊涂了一时呢?这些时日,巧巧拉着我不断的挑选好地方,连着选中两处,这次要开业地,不是第二家,而是第二家和第三家,是两家同开。” 两家同开,好兆头啊,林晚荣惊喜的望着巧巧道:“这是真的么,巧巧?” 巧巧不好意思的道:“大哥,我是看中了两块地方,也谈好了价钱,就等大哥你回来决定呢。” 林晚荣大手一挥:“等我干什么。这酒楼是你经营的,我不插手,一切都是我地小宝贝说了算。” 巧巧惊羞喜一起涌上脸庞,急忙偷偷看了老董一眼,见他闭目养神,似乎什么都没听到,这才放心下来。大哥太坏了,这样亲昵的话也能说出口,私下里说不好么?越想脸上越是发烧。 洛凝对林晚荣的惊人之语已经见怪不怪了,见他对巧巧如此信任,她心里忍不住感叹,林大哥好才学好见识好手段,巧巧能有这么个夫婿,也真是值了。 林晚荣脸皮厚,这点小意思算什么,他嘿嘿一笑道:“巧巧,说说你选地这两个地方在哪里吧?什么时候开始装修?我也来为你参谋参谋。” 青山插嘴道:“大哥,姐姐可厉害了。她选中的两个地方,一个在秦滩河边上,一个在夫子庙,都是响当当的好地处啊,合起来都要一万二千两银子呢。” 一万二千两银子?这可是大手笔啊,没想到巧巧这样柔弱的丫头,还有这份能耐,以前着实小看了我的小宝贝。只是这一万多两银子是从哪里来的呢?酒楼地经营状况林晚荣也知道。虽说是日进斗金,开业到现在,大概赚了八九千两银子,但要一下买两处酒楼。也是捉襟见肘。 巧巧明白他心里的疑惑,微笑道:“大哥,你还记得你当日买这酒楼的手法么?”林晚荣点点头,那怎能不记得,巧取豪夺,再加贷款嘛。 巧巧低声道:“我以食为仙酒楼做担保,与那两家地老板商定,先付一半款项,另外一半则半年内还清,按月付利息。” 原来如此。这丫头竟然现学现用,实在太可人了,林晚荣心里感慨道。他上次是巧取豪夺。才拿下了这食为仙。此次巧巧借助他地经验,只不过不用豪夺了,而是用这资产大大增值了的食为仙做抵押,成功的实施了一次资产运营和融资。这种手腕林晚荣经常玩,见得也多。房地产开发商玩的比这卑劣多了,空手套白狼可不是神话。但在这个时代,能有如此胆色和见识。实在了不起,尤其还是一个小小女子,巧巧不去做房地产,实在太可惜了。 林晚荣心里大大的得意,我眼光真不是盖的,巧巧这一手,玩的漂亮之极,眨眼之间,老子就变成拥有三家酒店连锁的大老板了。 洛凝大有深意的看了林晚荣一眼。笑着说道:“我当日与巧巧一起与那两家老板谈判。巧巧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,那两位老板也不敢答应,好在食为仙现在名头甚响,声誉极好,再加上巧巧以酒楼作抵押,还肯付高利,他们才勉强答应下来。我当时担心极了,这样不仅借了大量债务,而且每个月光利息都好几百两银子,压力极大,弄不好连食为仙都赔上了。后来巧巧说曾经有人成功运用过这法子,我就在想,也不知道是谁想出地这主意,竟疯狂至此。” 那个疯子可不就是我吗,林晚荣尴尬的咳嗽了两声道:“这个,巧巧,这样一来,我们手头还有多少银子用于流动?” 巧巧道:“既然大哥没意见,那我即刻便与这两位老板签订契约,先付出六千两银子,余下来的现银,扣除大哥答应赞助赛诗会地一千两,也就剩下三千两了。” 说起赛诗会,林晚荣一拍脑袋,哎哟,难怪这洛凝找上门来,答应了赞助的银子还没给呢。现在又要新开两座酒楼,再加上赞助赛诗会,这几件好事聚在一起,那是打广告的大好机会啊,说什么这一千两银子也要出了。妈的,做了大老板,还是这么穷。幸亏还有萧家的香水和香皂地提成,不然的话,老子这老板也做的太窝囊了。 林晚荣屈指一算,赛诗会安排在月底,还有二十余天时间,这两家酒楼要是抓紧装修,应该能赶在赛诗会之前开业。妈地,这些狗屁才子花老子一千两银子,老子要打广告,往死里打广告,花出去的银子,要从你们身上十倍百倍的赚回来。 林晚荣将这个意见和巧巧说了,巧巧嫣然一笑道:“大哥,我也是做此想法,材料匠人,已经先期着手准备了,只待你一句令下了。” 有了巧巧,这老板当得还真是舒心,林晚荣点头道:“那我们就这样执行吧。对了,洛小姐,你放心,我答应你的一千两银子一分不会少,待会儿就让巧巧到账房取了给你。但你也别忘了我提出的要求,呵呵,大到画笔纸砚,小到茅房里的一片厕纸,我食为仙的标识要无处不在。” 洛凝轻啐了一口,脸色羞红道:“林大哥,我从未怀疑过你的信誉。我今来不是为着这事的,而是有着其他原因,也与林大哥你有关呢。” 林晚荣道:“与我有关,这太奇怪了,我地名字一向只与银子有关。” 洛凝捂着小嘴咯咯一笑:“林大哥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。”她纤纤十指一指那食为仙中悬挂着的对联,喜笑颜开的道:“你这对子,有人对上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