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九章 洛凝的心境 - 极品家丁

第一百八十九章 洛凝的心境

. “为何?”林晚荣惊道。 “人家这是借诗词选婿,你跑去凑什么热闹?”大小姐白了他一眼,脸上泛起些红晕,轻轻说道:“你若开口说了话,我便让玉霜永远不理你了,看你怎么办。” 我靠,好大一个威胁啊,林晚荣心里偷笑,大小姐这惩罚软弱无力。你真以为你说句话,玉霜就会永远不理我了吗?我的小宝贝我还不清楚,信了你才怪。只是大小姐要真到玉霜面前说些坏话,再教唆点别的什么东西,那还真有些麻烦。一边是小洛的嘱托,为了兄弟,当两肋插刀;一边又是玉霜的姐姐,为了美人,难道要插兄弟两刀? 大小姐见他久久不说话,忍不住恼怒地道:“我说话你听到没有?莫不是你贪图人家洛小姐美色?你,你----”大小姐银牙紧咬,哼道:“你将我----萧家置于何地?” 汗,这和萧家有什么关系,好话坏话全让你一个人说了,我能怎么回答?林晚荣唯有报以苦笑,轻声道:“大小姐,你有所不知。洛小姐眼光甚高,金陵才子中,皆未有她看上眼的。今日她祖母出此着,乃是为她焦急,但洛小姐志不在此,所以便要想法儿回绝了这些才子们。我和这洛小姐只是泛泛之交,但她乃是巧巧好友,昔日也帮助过我,人也不能忘恩不是?我这完全是义务出场,友情客串。方才小洛说话你也听到了,我和洛小姐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,扯不到一块儿的。” 大小姐沉思良久,才哼道:“那你待会儿不许随意对。要若是有人要对,你便截了他,若是无人应对,你也不许开口说话。” 汗,你以为我是神童么。想对就能对得上,林晚荣苦笑:“大小姐,我要是冷不丁撞上两句也就算了,哪能个个对上?” 这倒也是,他虽有些才学,我还把他当文状元了么,大小姐心里一笑,便不再言语了。 两人这边说话,那边洛凝却是着了急,见洛远回转过来,又看了林晚荣一眼,见他面含笑容,心里才安稳了点。 听说洛大小姐疑似选婿,厅久就坐的少年郎们也都拥入了大厅,洛敏看的一笑。见母亲兴致甚好,也不忍坏了她兴头,便大手一挥,就地加座,让那些才子公子统统厅内就坐。 “凝儿,今日江苏这些有才学的小公子都在这儿,你便出题吧。”老太太笑着说道。一时之中,厅里寂静之极,都在等着洛小姐的第一题。 洛凝又羞又惊,眼下已无路可退,便一咬牙,望着院中的池塘,轻声吟道:“绿水本无忧,因风皱面。”这题词是意喻她现在的心境,本无招婿之心,却因着祖母爱孙心切,吹皱了一池春水。 大小姐听完也松了口气,洛小姐果真是没那心思,林三倒也没说假话。其他的仕子才子们可没这个想法,眼见洛小姐出题了,哪能不开动脑筋飞快地思索着,其中尤以侯跃白为甚,这对他来说,可以说是天赐良机。 林晚荣却没去听洛凝的题面,笑着对萧玉若道:“大小姐,其实洛小姐主要担心的就是那位猴子公子了,我们只要截住他就行了。” 将心比心,大小姐当然能理解洛凝此时的心情,也忍不住替洛凝担心起来。见那边的侯跃白跃跃欲试似要说话,她心里一急,急推林晚荣道:“林三,快对上----”话一说完,心里便后悔了,我这是怎么了。 林晚荣见大小姐如此焦急,以为发生了什么事,急忙起身道:“洛小姐,我对上了。” 他说完看了远处的侯跃白一眼,却见那小子正在凝头苦思,根本就没联子。大小姐搞什么搞,这不是害我么?林晚荣望了萧玉若一眼,却见她娇颜寒霜,将头偏过一边,似乎不愿意理会自己。 靠,叫我起来对上的是你,生气的也是你,我他妈还没法活了。 洛凝见林晚荣站了起来,心里惊喜,急忙道:“林公子请讲。”洛远偷偷地冲林晚荣竖了竖大拇指,大哥果然厚道。 林晚荣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:“洛小姐,方才人多太吵,没能听清,能不能把你那上联再念一次。” 此言一出,大小姐和洛凝皆要昏倒。洛远和厅中众人也是眼晕。这都什么人啊,连个上联都未听清,就跑出来说对上了,分明就是他妈来搅局的,萧家太坏了,竟然派出个小小家丁来破坏洛小姐的好事,太不厚道了。 大小姐心里吃惊,却又忍不住一丝羞喜,美目轻瞟他一眼,柔声嗔道:“你这人,人家洛小姐生得那般美貌,你却就不把人家放在心上么?连个题目都没听清,你站起来答什么,不是拂我萧家的面子么?” 听了大小姐的话,林晚荣浑身起了鸡皮疙瘩,好男不跟女斗,那句话还真没错,女人太善变了,好坏全是她一个人说了算。 洛凝气得粉腮通红,在众人之前被这样拂了面子,实在是有够难堪。当日,他恶评自己作画那一次,也没这样狠过。 洛凝粉面罩霜,望着林晚荣,银牙紧咬,一字一顿地道:“既如此,那就请林公子听好了,小女子出的上联是----绿水本无忧,因风皱面。” “哦,是这个联子啊----”林晚荣心里急转,眼光远视,透过门帘看见远处那郁郁葱葱的青山,嘿嘿笑道:“洛小姐,我与你对,青山原不老,为雪白头。” 妙啊,厅中也不知是谁先赞了起来,接着便是人声鼎沸,这联子,无论对仗、意境都是极为吻合,尤其下联,不仅意境优美,还暗含求偶之意,实在是难得佳作,应题应景。没想到萧家的一个小小家丁,都有如此的过人才华,实在叫人感慨。待到有人说起,这便是那日杭州晴雨楼上力斗陶家,油锅洗手,交好徐渭的家丁林三之时,厅中诸人更是惊叹,连文长先生都对他另眼相看,这个家丁,太深不可测了。 林晚荣随口吟来,话一出口,便道不妙,为雪白头,这四个字不是摆明了让洛凝那小妞误会么?妈的,我可没那意思,完全是无心之失,才学太高就是坏啊。 他未对上来之时,大小姐为他担心,待他对了上来,这联子却无异于公然与洛小姐调情,萧玉若面色发白,将头扭向一边,正眼都不去看他。 这对联语出暧昧,即便是洛凝素日里开朗大方,也忍不住地小脸羞红,看了林晚荣一眼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 “好,好,好。”率先开口的却是寿星老太太,她拉住洛凝的小手,含笑看了林晚荣一眼道:“小哥这题对得好极了。凝儿,今日你便再出两题吧,看看这些公子们的才学,可有令你满意的。” 洛凝不敢拂逆祖母好意,偷偷看了林晚荣一眼,脸泛红晕,轻轻道了声:“是。” 林晚荣站也不是,坐也不是,甚是尴尬。表少爷很仗义地对他道:“林三,你再对上两个,把这洛小姐娶回家去当丫头,才女当丫鬟,你当老爷,想要做些什么就做些什么,感觉一定很不错。嘿嘿。”林晚荣额头大汗,表少爷的思想太新潮太淫荡了,我喜欢。 大小姐怒瞪了郭无常一眼,郭无常脸色一惨不敢说话了。林晚荣正要和萧玉若说话,却听大小姐鼻子里哼出一声,又偏过了头去。 洛凝看了林晚荣一眼,心里有些难以说明的味道,这个人似才非才,似莽非莽,叫人看不清楚。她叹了口气,眼望池塘轻轻吟道:“秋水银堂鸳鸯比翼----” 第一联对配偶还有些排斥,第二联却已改了口风,恐怕连洛凝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现在的心境了。这次林晚荣可不敢随便对了,一次是意外,再来一次,那就成赤裸襟的调戏了。反正已经帮了一次了,这次是不见兔子不撒鹰。 洛凝见厅中诸人皆在思索,唯有林晚荣吊儿郎当左顾右盼不当回事,心里默然一叹,低垂眉头不再说话了。 正在沉思中的侯跃白忽然一拍手掌,发疯似的叫了起来道:“我对上来了,我对上来了,洛小姐,我对上来了。” 洛凝轻声一叹道:“侯公子对上来了么?那便请直说吧,洛凝洗耳恭听。” 大小姐没有说话,见了洛凝落寞而又不甘的神色,心里也有些怜惜,抬头一见林三一副无所谓的神态,顿时忍不住恼怒说道:“你这坏人,不是让你看住那姓侯的么?怎么让他答上来了?” 林晚荣除了惊愕外便无话可说,对女人,永远没有道理可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