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章 小王爷 - 极品家丁

第一百九十章 小王爷

. 侯跃白见无人和自己抢,心中暗喜,急忙念道:“秋水银堂鸳鸯比翼,碧水长天鼓瑟相偕。”他这联子对得匆忙,虽然对仗工整,但鸳鸯与鼓瑟,却是牵强得很。勉强算得上是一个中等之联。 大小姐见洛凝皱眉的样子,心生不忍,忍不住问林晚荣道:“林三,这联子你对得上吗?” 林晚荣也对洛凝稍微有些嫌意,这次没看好那猴子,让他对上了。听闻大小姐此言,便道:“应该对得上吧。” “对得比他好吗?”大小姐又问道。 林晚荣嘿嘿道:“本人乃是自学成才,天马行空,无拘无束。他那对子哪能和我比。” 大小姐咬牙道:“既如此,你便起来对了吧,压下那猴子公子。” 林晚荣一惊,我不是听错了吧,大小姐难道是发昏了。 萧玉若见他不敢置信的眼神,又怒又羞地道:“那洛小姐对我们有恩,我们自当报答,这是人心。但你可别打她的主意,你若是动了那般心思,便是对不起巧巧,对不起玉霜,对不起萧家,对不起我。” 林晚荣听得有点晕了,对不起巧巧和玉霜还说得过去。对不起萧家、对不起你又是从何谈起。大小姐脸色发红,哼了一声不再看他。 洛凝见再无人应答,林晚荣又在和萧大小姐谈笑风生,她心里一苦,轻声一叹,正要开口,却听林晚荣的声音响起道:“洛小姐,在下也有一联。” 洛凝一喜,侯跃白急忙插嘴道:“这联子乃是我先对出来的。” 靠,枉你号称才子,对对子能分先后的么,谁对得好才有说话的资格,林晚荣笑道:“侯公子不要着急,听了我这联再说话。洛小姐出的联子是,秋水银堂鸳鸯比翼,我对的是,天风玉宇鸾凤和鸣。” 厅中诸人皆是明白人,林三这下联的对仗、意境皆比侯公子的胜上一筹。勿用说,这一联,也是萧家的家丁胜了。 洛凝又羞又喜,感激地看了林晚荣一眼,林晚荣得意洋洋朝她一点头,大小姐在他旁边哼道:“得意些什么,莫忘了我方才与你说的话,不可对不起玉霜。” 林晚荣呵呵一笑。那边洛凝脸带娇羞,羞答答的出了第三联:“梧桐枝上栖双凤----” 这一联似乎是接着上一联来的,又是鸳鸯比翼,又是凤栖梧桐,难道这小妞真的发春了?林晚荣疑惑地看了洛凝一眼。 大小姐脸色极不好看,洛凝话里的意思,颇有些求偶的味道了。大小姐咬牙道:“林三,这一联,你不用管了。” “那猴子公子我还管不管呢?”林晚荣道。 大小姐道:“他你也不用管了,由我来管。”话音刚落,大小姐便站起来道:“洛小姐,你这联子我对上来了,梧桐枝上栖双凤,菡萏花间立并鸳。” “妙啊,妙啊。”林晚荣唯恐天下不乱地率先鼓掌起来,大小姐和洛凝二女,不约而同地白了他一眼。厅中诸人见是萧大小姐对上来了,也很是兴奋,传说中的两大才女对峙的场面可不是轻易以能见到的。 洛凝见对上下联的竟是萧玉若,先是一惊,接着一羞,走上前去拉住大小姐的手道:“萧姐姐,你也来取笑我么?” 伸手不打笑脸人,何况这洛凝对林三还有恩,萧大小姐也拉住她的手笑道:“洛小姐,这三联已出,你要选的人儿也该选出了吧。” 洛凝轻轻一笑,有意无意地看了林晚荣一眼,笑着道:“自然选出来了,我选的,就是萧姐姐你了。”两个女子都是欢笑嬉闹了起来。林晚荣看得感慨,方才还是势成水火,现在却又相乐融融,女人和老虎,真的是天下最可怕的两种动物。 洛远拉住林晚荣走到老太太身边,亲切地道:“奶奶,这就是孙儿相识的大哥林晚荣,他与爹爹也相识,与我和姐姐都十分的要好。” 林晚荣规规矩矩地磕完头,站起来笑道:“奶奶,您今儿个过的可是五十大寿?” 老太太笑着道:“你这孩子说的哪里话,我都古稀之年了,哪里是五十大寿。” 林晚荣惊奇地道:“我见您老人家福泽盖头,气势磅礴,面色红润,鹤发童颜,分明就是五十岁的老人家,竟忘了您过的是七十大寿,罪过罪过。” 洛远在旁边听得倒抽了口冷气,这大哥的脸皮可真不是盖的,什么话都能说。老太太见他虽然是个小小家丁,但是文采人才俱非凡品,心里也是欢喜,笑着道:“你这孩子尽会说些好听的话儿,我见你方才与凝儿对对儿,也机灵有趣得很,你们以后可得多走动走动。” 洛凝面色羞红,急忙道:“奶奶您放心,我以后一定会向林大哥多多请教的。” 林晚荣感觉背后四道寒光射来,那侯跃白倒也罢了,可是大小姐这么恼火干什么?就算恨,也应该是玉霜恨吧。真搞不懂。 林晚荣呵呵笑道:“您老人家今儿个过大寿,我就祝福您老人家永远年轻,脾性好,牙齿好,胃口好,吃饭饭香,种花花开,孙子早娶贤妻,孙女早择良婿,开枝散叶,百子千孙,大富大贵,福禄满堂。” 厅中诸人听罢他这一长串祝词,除了眩晕就是恶汗,无耻的见过,这么无耻的却从没看到。这个萧家的家丁也不知道是从哪个石缝里蹦出来的,说话做事恁地没了礼数。大小姐听了又好气又好笑,但见洛家老太太欢喜得很,便忍不住摇头一笑,这个坏人天生就是一张嘴,天下还没有他哄不住的人。 老太太听了胃口大开,笑着道:“好,好,打赏,打赏。” 汗,我的钻石还没奉上,反而先要赚钱了,林晚荣心里大乐,从怀里掏出一颗小钻,只有送给巧巧那颗的三分之一大小,厅中之人却已惊呼起来。 那钻石晶莹透明,盈盈异彩,一看便知非是俗物,大厅之人已经知道晴雨楼的故事,顿时恍然大悟,这就是那传说中来自西洋的钻石了。果然鬼斧神工,与众不同。 洛凝吃惊地捂住小嘴,呆呆地看着那熠熠生辉的钻石,真没想到,他竟会拿出钻石做这贺礼。虽然比不上他昨日送给巧巧的那颗,但也是名贵非常,整个大华都找不出几颗来。 钻石对于女人的吸引力是显而易见的,洛凝心里怦怦乱跳,大小姐也看得星目迷茫,这个林三,出手竟然如此阔绰,他手里有钻石,也没见他送我一颗。 林晚荣嘿嘿一笑,将那钻石送给老太太道:“老寿星,这是我上次在杭州从西洋人手里获得的一颗钻石,今日您老寿诞,我匆忙之下也没准备什么好东西,这块小石头就算作我的寿仪,您老人家大德大量,不会嫌弃我这礼轻吧。” 老太太将钻石接在手里左看右看,乐得合不拢嘴,笑道:“你这孩子,送了这样一份大礼,却还说什么礼轻。凝儿,祖母老了,这钻石是林哥儿的一片心意,我就把它赠予你吧,你可要好好收着了,莫要辜负了林哥儿的一片心意。” 汗啊,老太太,你说话会把人吓死的,林晚荣眼光一瞥,便看见大小姐那杀人的眼神一遍遍在自己身上巡视。可是这能怪我么,这老太太七八十岁的人了,说话思考的确不利索了,跟我没有关系啊。 洛凝听了老太太话里的意思,半羞半嗔,不敢接腔,但她实在太喜欢这钻石了,便一声不吭地接过了钻石,拿在手里,细细把玩了起来。 林晚荣这一手大方之极,大家都知道他在杭州的事情,对于他一个小小家丁拿出钻石并不觉得奇怪,倒是见了萧大小姐的脸色不太好看,众人虽是惊异,也只有闷在心里了。 唉,老子一向要求自己低调,可从来就没有真正的低调过,人生真无奈啊。林晚荣正骚骚地想道,忽听门外一声唱喏道:“诚王爷世子,宁小王爷驾到----” 厅中轰的一声乱了起来,诸多人等都在窃窃私语,似乎这个宁小王爷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物,一直安静于坐的程德、陶宇二人也是面露喜色。 林晚荣听到什么王爷什么世子就有点头晕,什么狗屁嘛,仗着祖宗福荫骗吃骗喝耍威风,妈的,鄙视你。 洛敏早已到府外迎进一人来,那人二十多岁年纪,头戴紫金霞冠,身着黄色团龙缎袍,体态修长,面如冠玉,行走间风度翩翩,未语先笑三分,气质高雅,一望便知非是俗物。 这就是那个什么宁小王爷么?所谓的王子龙孙,长得果然人模狗样啊。林晚荣忽然想起那日白莲教中所遇的陶东成的主子,莫不就是他?林晚荣豁地一下站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