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一章 才女知心 - 极品家丁

第一百九十一章 才女知心

. 宁小王爷边路边抱拳,微笑着向众人行礼,为人极为谦恭有礼,又气度非凡,还容易便博得众人好感。 林晚荣想起洛远所讲过的,宁小王爷的父亲诚王,乃是有名的贤王,善于结交能人异士。这个小王爷看来也深得其真传。 洛敏邀请宁小王爷上坐,小王爷谦谨一笑道:“长辈面前,晚辈哪敢谈坐。小王今日是特地来为老夫人拜寿的。” 宁小王爷乃是王子龙孙,不便下跪,他便躬身上前,长身一礼道:“诚王世子赵康宁见过老夫人,祝老寿星福禄永享,寿比长天!” 老夫人笑着道:“小王爷行如此大礼,老身如何敢当,小王爷快请上座。” 赵康宁谦恭道:“谢老夫人。”他一挥手,便有手下递上一个锦盒,赵康宁双手把持,恭敬递给老夫人道:“康宁此次来江南,走得匆忙,适逢老夫人华诞,也未做充足准备,康宁去年出使高丽,曾获高丽王相赠一棵千年高丽参,就将这区区薄礼充作寿仪,祝老夫人青春永驻,鹤发童颜。” 大厅中人都曾听过高丽人参的名头,听说这玩意儿功效不简单,据传能生死人肉白骨,如此厚礼,竟被说成薄礼,这宁王爷实在太谦虚了。 千年高丽参?好大一个噱头。高丽参是个什么玩意儿,林晚荣作为一个现代人可是知道得再清楚不过了。妈的,忽悠,你就忽悠吧。 赵康宁出手就是如此大礼,在座的诸位大多是吃朝廷饭的,当然知道这位小王爷是在拉拢洛敏。赵康宁的父亲诚王爷,昔年曾兼任吏部尚书,门生遍及天下。大华十数省的封疆大吏,有三分之一出自他门下,洛敏却是个例外,这江南又是粮仓,他当然要不惜血本拉拢洛敏了。 赵康宁见了站在洛老夫人身边的洛凝,眼睛顿时一亮,笑着打揖道:“这位可是金陵第一才女,洛凝小姐?” 洛凝摇头羞涩道:“洛凝才疏学浅,第一之名如何敢当?” 赵康宁长笑道:“洛小姐太谦虚了,你才学出众,名声远扬,小王当日在京城就仰慕已久。今日相见,更是如沐春风,如逢甘霖,叫人欣喜不已。” 我靠,这个小王爷真不是盖的,说起好话来比老子也差不了多少了,听他这样说话,分明是对洛凝有那么点意思。但不知洛小姐是否会动心呢。 洛凝微微一笑道:“小王爷莫要取笑小女子了。” 赵康宁摇摇头,召唤侍从取来一幅画卷,笑道:“小王说了,洛小姐可能不信,但是见了这幅画卷,洛小姐自然就清楚了。” 他缓缓将那画卷打开。画中人是一个娇俏的女子,柳眉杏眼,身材婀娜,正立于桃花树下,手执一幅书卷,细细观赏着。这女子神态亲切自然,眼神顾盼温柔,虽未说话,却有一股恬静气质扑面而来。看那面容,竟与洛凝有五六分相象。 洛凝奇道:“小王爷,这画中人莫不是小女子?” 赵康宁点点头道:“正是洛小姐,此画卷乃是小王于三年前某日亲自着墨,总想着有一日能够亲自送到洛小姐手上,今日终于遂了心愿。” “三年之前?这么说,小王爷三年前就已经见过我了?”洛凝皱眉道:“可是我印象中从未见过小王爷啊。” 赵康宁飒然一笑道:“三年前,我在京华学院曾偶然邂逅过洛小姐,只不过当时相距甚远,还未来得及与小姐招呼,小姐便已翩然远去。康宁回府之后,夜不能寐,便彻夜作了此画。” 久未说话的洛敏看着宁小王爷,眉头微微一皱,赵康宁今日这般示好,他自然明白是为的什么,眼见他又不断地讨好自己女儿,心里忧愁更甚。 三年前便作了此画,今日趁着老寿星做寿,亲自送画上门,这心思着实高明。林晚荣心里感叹,这个小王爷可不是草包,泡妞一定是个一等一的好手,他先弄了个暗恋的故事,惹人同情,接着送上画卷,尽现痴情,在众人面前诉说思念,又是侃侃而谈,给人的印象极为深刻,甚至可以说是一见难忘,若是一般女子,自然要被他打动了。此人不可小觑,林晚荣暗自警醒道。 赵康宁将那画卷双手递上,轻声道:“康宁别无他意,唯有以此画卷,了了我多年的心愿,还望小姐笑纳。” 高啊,实在是高,口口声声别无他意,行动处却是处处有意,我要是女子,定然也会被打动了。大小姐见林晚荣又是摇头又是微笑的,忍不住开口道:“看你还敢再动心思,人家可是小王爷中意的人。” 靠,小王爷算个屁啊,真以为画了幅画,诉了两句衷肠,就能打动洛凝这小妞了?你太天真了。林晚荣与洛凝接触过有一段时间了,这小妞有理想有信仰,绝非贪图富贵之人,她眼高于顶,要找的老公是文能入相武能沙场的盖世强人,凭你一幅画几句话就想糊弄她?门都没有。 洛凝偷偷看了林晚荣一眼,缓缓道:“谢小王爷如此厚待洛凝,只是这画儿乃是小王爷呕心沥血所得,便赠予小王爷留念吧。” 这句话说得大有学问,厅中人都能听懂,赵康宁神色不变,喟然一叹道:“康宁多年心愿,今日竟未能达成,实在是遗憾之至。” 林晚荣观察这小王爷神态,对比那日在白莲教中遇到的神秘主子,他现在已经有七成把握,那人就是这个叫赵康宁的小王爷。难怪程德等人见了他要如此欢喜呢。 他思索了一会儿,有人轻轻拉了拉他衣裳,回头一看,却见是洛远。洛远轻声道:“大哥,你跟我来,我姐姐有些话儿想与你说。” 洛凝要和我说话?我和她有什么好谈的?他举目四望,果然不见了洛凝的踪影,也不知道隐藏到哪儿去了。看来他沉思已经好一会儿了。 洛远拉了他到了洛府后园,这是洛家私隐之所,外人无法进入。洛远将林晚荣推了进去道:“大哥,姐姐在里面等你,你快些进去吧。” 汗,这个小洛搞得神神秘秘的,外人不知道的,还以为我是要泡他姐姐呢。林晚荣进了园子,此时已是初冬,院中空旷,百花渐渐萧条,那园子的角落处,立着一个孤单的身影。放眼望去,正是方才连出三联的洛凝小姐。 洛凝神态静谧,望着那院中的残花呆呆出神,与往日的大方开朗性格,大大的不同。林晚荣走过去,轻声唤道:“洛小姐----” 洛凝一回头,见到是他,欣喜地道:“林大哥,你来了?” 林晚荣点点头。道:“洛小姐,你叫我来,有什么事情吗?” 洛凝目光幽幽,注视着那园中残花,缓缓说道:“林大哥,你觉得我们女子与百花,哪个更鲜艳,哪个更持久?” 这个问题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是从何说起?方才吟诗作对还那般爽朗,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幽怨?林晚荣不知道这丫头哪根筋不对了。 “林大哥,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奇怪?”洛凝见他眉头攒到一起,正在揣度自己的意图,忍不住开口笑道。 林晚荣郑重点头道:“非常的奇怪,我很难将你与方才大厅之上落落大方的洛凝联系起来。” 洛凝羞涩道:“大哥,人都是有两面的,我在外人面前大方,并不代表我不会羞涩,因为归根结底,我也是一个女子。” “女子与鲜花,其实都是一个道理,在她们绽放的时候,也是她们人生最美丽最鲜艳的时刻,可是过了春天,她们便会像落叶一样惨败,辗落尘土之中,任谁也不会记得她们盛开之时的芬芳。”洛凝的话幽静而深远,仿佛从天边漂来,摸不着边际,林晚荣完全把握不住她的心思。 这回玩大了,说不定要被妞泡了,林晚荣心里哀嚎。洛凝咯咯笑道:“林大哥,你不要奇怪,这只不过是我方才偶尔之间的一点感想。” “洛小姐,你的一个小小的想法,也许会改变你的一生。”林晚荣正色道。 洛凝轻轻说道:“林大哥,你说的不错,一个小小的想法,也许真的会改变我的一生,可是我知道得已经太晚了,我地改变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我自己竟然都不知道。” 洛凝望着他嫣然一笑:“大哥,你知道吗,方才小王爷向我示好的时候,我突然有一种很害怕的感觉。” “害怕,害怕什么?”林晚荣奇道。 洛凝羞涩笑道:“不瞒大哥你说,我幼年时候曾发过誓言,我以后寻着的郎君,应当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儿,不仅要有满腹经纶状元之才,还要能上得战场斩杀豺狼。这许多年来,我便是一直以这个为目标的。” 林晚荣嗯了一声,心道,你这个宏伟志向,我早知道了,你老弟很早就警告过我了,算算我和什么文韬武略还真是沾不上边。 “这个赵康宁小王爷,我以前也听说过,不仅文采风流,更是武艺不凡,又对我有些好感,按照道理来说,正应该是我心仪的对象才是。”洛凝羞涩说道:“可是,即便他三年前对我已有好感,我依然一丝异样的感觉也没有。不仅是他,那一刻,我忽然意识到,就算真的有一个曾经梦想过的文韬武略样样精通的人出现在我面前,我也接受不了了。我真得很害怕,我忽然发现,那个我一直订立的目标,竟然不是我想要的。” 汗啊,林晚荣明白她的意思了,这个按照行话来讲,叫做信仰倒塌,很残酷的,林晚荣心里为她默哀,小妞啊,理想与现实的距离是巨大的。 “就像林大哥你以前和我讲过的,我想去游历天下,但并不代表我就一定能去。游历的心愿很美,但是真正游历的过程并不一定美。” 洛凝的话让林晚荣有点头大,女人的心思果然难猜,前有大小姐,后有洛小姐,女人读书多了就是麻烦,还是我的巧巧最乖。 “这个,洛小姐,你说的意思是,你的信仰已经悄悄地改变了,是也不是?”林晚荣整理了一下措辞,小心翼翼地说道,其实他的本意是要说,你的择偶观已经渐渐地改变了,话到嘴边却又变成了模糊的信仰两个字,要是不小心误导了良家妇女,这个罪名可就大了。 洛凝轻叹口气道:“是的,林大哥,就是这样。在我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时候,它就已经改变了。” 靠,这样说来,这个小妞连她自己喜欢谁都不知道了,这个问题有够严重的,林晚荣谨慎地道:“洛小姐,你不会真的不知道自己喜欢谁了吧?” 洛凝脸色一红,嗔道:“林大哥,你胡说些什么,我当然知道自己喜欢谁了。” “哦----”林晚荣长长地哦了一声道:“我明白了,洛小姐,你是因为喜欢上了一个人,而这个人又和你以前向往中的理想对象完全不同,所以你以前的信仰就轰然倒塌了,是不是?” 洛凝面色通红,不说是,也不说不是。 林晚荣心里敞亮,竟然有一个人能让这个小妞放弃原来的信仰,这人也够神奇的,他嘿嘿笑道:“喜欢一个人,从来都是不知不觉的,那些什么一见钟情,全部都是骗人的鬼话。” 洛凝羞红了脸,急忙道:“林大哥,我不是喜欢他,只是喜欢和他说话。” 林晚荣哈哈一笑道:“都一样。洛小姐,我还是那句话,人生苦短,喜欢干什么就干什么,该怎样改变就怎样改变。万事不强求,吾心安处才是故乡。” 洛凝与他谈了一番话,像是放掉了一个大大的包袱,嘻嘻笑道:“林大哥,和你说话,就是轻松,还长学问,我最喜欢和你说话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