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三章 仙长林三(1) - 极品家丁

第一百九十三章 仙长林三(1)

. 妈的,你是干什么的我又不是不知道,还在老子面前来这一套。想装b是吧,老子比你更会玩。林晚荣暗哼几声,脸上却是一片迷茫,疑惑地望了赵康宁一眼道:“哦,小王爷是在和我说话吗?莫非小王爷以前认识在下?这个,可真是太荣幸了。” 赵康宁笑道:“就算以前不认识,今日恐怕也是无人不识了。林三,看你这楹功夫,果然是非同凡响。他日若有闲时,小王倒想好好与你聊上一聊。” “谢小王爷抬爱,小王爷乃是王子龙孙,国之龙精,日理万鸡,操劳无比,林三一介小民,哪敢与您攀谈。”林晚荣嘿嘿笑道。 赵康宁自然不知道他话里的含义,略一点头,挥了挥手,随从便送上一幅画卷,他接过来笑着道:“洛大人,今日这楹联之试,乃是不王输了,这是康宁多年前求得的文长先生的《风雪归人》,今天就当作彩头,赠与洛大人吧。” 洛敏急忙抱拳道:“不敢不敢,今日楹联比试,乃是林三与沈先生相比,与下官无关,洛某无功如何能受禄?” 赵康宁点头笑道:“小王一言既出,自当守信。林三,我便将这《风雪归人》赠与你了。” 有钱当然要赚,林晚荣接过那画卷,笑嘻嘻道:“谢谢小王爷的好画了。只是我是个粗鄙之人,对于好画也不会欣赏,小王爷如此厚待,在下也不敢私藏。这么着吧,今日乃是老太太寿辰,我就借花献佛,将这《风雪归人》当作寿仪,送给老寿星吧。” 人群中发出一声惊叹,林三这一手玩得漂亮之极,他一个小小家丁,如何能当得起小王爷赠画?现下转手赠给了老太太,于己于人都有好处,两边都照应周全了。 老太太也中个识货之人。笑着说道:“林小哥太客气了。这可如何使得?” 林三正色道:“老寿星,这是您应得的。今儿个我与沈兄对这楹联玩,是为了乐趣,更是为了您祝寿,老寿星洪福齐天,好画赠与寿星,那是天经地义。” 洛凝嫣然一笑道:“奶奶,这是林大哥的一片心意,您就收下吧。” 老太太乐得合不拢嘴,笑着道:“既如此,我就不客气了。” 老夫人叫人收下这名画,大厅中的气氛顿时热闹了起来,今日宁王爷带人贺寿,林三又击败了楹联之王沈半山,南方才子们着实高兴。 席间诸人吃了几杯水酒,赵康宁见众人兴致颇高,便道:“今日这般热闹,小王也来凑个兴致吧。我身边带着几位杂耍师傅,倒不如请他们出场耍几个小把戏,逗逗乐子。洛大人以为如何。” 洛敏见他不是提出的比试,顿时心里一宽,笑道:“小王爷如此客气,下官感激不尽。” 赵康宁一挥手,便涌出了几个江湖杂耍艺人,在院子里摆起阵势来,跳高绳的跳高绳,走钢丝的走钢丝,一时之间吆喝不断喝彩不绝,情形甚是热闹,老夫人看得自然心里欢喜,连洛凝也是瞧得津津有味。 林晚荣暗处点头,这个赵康宁,明显是有备而来,不仅带上了对中之王沈半山,就连跑江湖卖艺跑场的也准备了不少,拉拢讨好洛敏之心非常明显,也不知道这个老洛是怎么想的。 赵康宁见众人看得入神,心里也甚是满意,又一挥手,杂耍人等退下,门外走进一个仙风道骨、白须飘飘的老道,对着洛老夫人一施礼道;“贫道松云观玄玄子,恭贺老夫人福寿双全。” 老夫人急忙笑道:“仙长快请免礼。” 赵康宁起身介绍道:“老夫人,这位玄玄子道长法力高强,闻名遐迩,今日小王特意请了他来做个法门,为老夫人祝寿的。” 玄玄子须发皆白,望着很有些仙风道骨的模样,林晚荣心道,妈的,染个白头发白胡子就能充仙长了?靠,香火钱这么好赚啊。 老太太也是虔诚之人,见如此有风骨的道长为自己祝寿,急忙上了寿饼利禄。玄玄子道:“今日老夫人大寿,贫道无以为献,就施上个法门,与诸位结个善缘吧。” 他要来一碗清水,又找来三只一般长短的方头木筷,用水在筷子方头一蘸了点水,又在筷子之间也沾了点水,然后将三根筷子并立在一起,微笑道:“请诸位施主看好了。” 他取过那碗清水,在众人的注视中,将三根筷子缓缓地插进了水杯之中。 三根筷子有些歪斜,玄玄子围绕着那水杯急速转了几圈,口中疾念:“太上老君,三清道尊,急急如意令,顶----” 说也奇怪,那三根筷子竟然并立在一起,直直地竖了起来。 筷子在水中竖起来了,这可是吉兆啊,大厅中顿时一阵嗡嗡之声,这位玄玄子果然是仙师,法力非同凡响。 老夫人激动说道:“仙师快快请坐,来人,快与仙师上香火。” 玄玄子长须微抚,面上含笑,望去就像一位得道的仙尊。 林晚荣噗哧一声笑出声来,我靠,这位仙师比老子还会装b,什么狗屎仙法神功,拜托你也来点高技术含量的行不,水中立筷这亲的小活,老子十岁就不玩了。 大小姐见他目无仙长,看他一眼,低声道:“你这人笑些什么,小心仙长听见了罚你。” 唉,封建迷信就是这么搞出来的,仙长,仙个屁长,他要是仙长,我就是太上老君了。林晚荣笑得肚子发疼,但秉着江湖道义,他也未拆穿。 赵康宁正在微笑,忽然见林三面容诡异,目现轻蔑,他忍不住轻哼了一声,微笑道:“林三,你对仙长的道法儿可有异议?” 坦白了说,林晚荣玩守的油锅洗手,和这水中立筷一样,都是些取巧之法,他和玄玄子也可以说是同道中人,大家都是靠这个混饭吃,行走江湖,不揭人短,这是道义。 “这个,很好,很好。”林晚荣笑着道,脸上却无丝毫尊敬之色。大家都是同行,不揭穿就算了,谁也甭想骗谁。 玄玄子见林三青衣小帽,原来是个下人,他拂尘微摇,道:“竖子无知,岂可亵渎我三清道尊。” 洛凝见仙长对林三似有成见,急忙走到林晚荣身边道:“林大哥,这位仙长怕有些法力,你可莫要轻易开罪了他,小心他施法害你。” 嗯,这个小妞对我还不错,不枉我关怀她一回,林晚荣笑道:“无妨,他是玄玄子仙长,我是林三仙长,大家一个庙里烧香的,谁也碍不着谁。” 洛凝掩唇轻笑道:“林大哥,你这人说话,也不知哪句是真,哪句是假。” 大小姐在旁边听他二人说话,轻咳一声,道:“林三,小王爷望着你呢。” 洛凝心里一惊,抬头看去,见那个小王爷赵康宁果然含笑望着这边。 赵康宁对玄玄子仙长打了个眼色,玄玄子望着林晚荣道:“这位小施主,你莫不是对三清道尊有些什么怀疑不成?贫道奉劝小友一句,以你的道行,宁疑自己,莫疑道尊。” 林晚荣眉毛一挑,妈妈的,老子为你着想,你主子却挑动你主动打上门来了?林晚荣哼了一声,对洛凝轻轻说了几句。 洛凝疑道:“林大哥,你要那卤水做什么?” 林晚荣呵呵笑道:“没有什么,我也来扮一回仙长啊。你叫洛远去找个豆腐房,准备一点卤水,其它的事情,待会儿你就知道了。” 洛凝带着疑问而去,林晚荣望了玄玄子一眼,笑道:“仙长可是在与我说话?” 玄玄子拂尘一摇道:“正是。” 林晚荣摇摇头,何必呢,我本来是想躲着你的,没想到你这假仙长受了小王爷的挑拨,专门寻我的晦气。林晚荣迈步上前道:“在下一个小小家丁,对三清道尊自然是尊崇无比的,就是对道长您老人家,也是心悦诚服的。” 仙长玄玄子面含得意,微微一笑,右手又习惯性地摸上了长须,林晚荣接着道:“仙长,这水中立筷,可是您神功法力所致?” 玄玄子点头道:“贫道自幼苦修,历经六十余年,经数次太上老君梦中点化,才能有如此微末法力。惭愧,惭愧。” 忽悠兼装b,老子鄙视你。林晚荣本想放他一马,奈何这老头在赵康宁指使下直接发难,他也唯有露出点真本事了。 “修炼六十余年才有如此功力,仙长实在是强悍!”林晚荣竖起大拇指笑着道。 老道得意一笑,却听那个家丁道:“小弟我苦练盏茶功夫,今日斗胆,也想来试一试这水中立筷的仙法儿。” 林晚荣此话一出,厅中人皆惊,仙长方才的法力,乃是诸人亲见,这个林三不是找死么,大小姐面色焦急,小脚一跺,你这人,就会这么莽撞。 仙长玄玄子面色一变,林晚荣嘿嘿一笑,已取过三根干净的方头木筷,向四面一颔首道:“请大家看好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