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四章 仙长林三(2) - 极品家丁

第一百九十四章 仙长林三(2)

. 林晚荣学着玄玄子模样,在三根木筷的方头和筷子之间都沾了点水,三根长短相同的筷子并在一起,缓缓放入了水杯之中。 看着三根筷子轻轻晃动,林晚荣心里一紧,我日几天不练这个,有点手生了。 他嘿嘿一笑,学那神棍围着杯子转了几个圈,口里念道道:“如来佛祖,观音菩萨,大慈大悲咒,快快显灵,我顶----”三根筷子歪了一下,便迅即立稳,在水中直直站了起来。 众人看傻眼了,玄玄子仙长使出这仙法,那是人家苦修六十年得来,这个林三才多大年纪,怎么也能拥有这等功法,莫非他也是仙长? 洛凝和大小姐紧紧的捂住小嘴,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。洛老太太更是惊喜的道:“林小哥,你这是在哪里学的仙法,怎么和老仙长一摸一样。” 这句话无疑是打在了老道的脸上,玄玄子脸色时红时白,哼了一声道:“鹦鹉学舌而已” 林晚荣本待见好就收,闻听此言,忍不住摇摇头,这个西贝仙长还真是执迷不悟啊。他嘿嘿一笑,冷声道:“道长,我可没学过什么仙法,只不过取了个巧,不知道这点小玩意儿可还入的您老法眼?” 怪事年年有,今年特别多,没想到萧家的一个小小家丁竟然也会仙法,大厅之内顿时喧哗起来。 玄玄子脸色发素,没有说话。林晚荣笑道:“仙长,你这仙法我学会了。但是在下也有一个小法门,不知道仙长是否能学?” 玄玄子不敢接话。偷看了赵康宁一眼,小王爷面无表情,微不可及的一点头,玄玄子无路可退。咬牙道:“那你便使来吧。” 林晚荣将他二人的动作都看在眼中,心里冷哼,你妈妈的,合伙来阴我,这个狗屎小王爷还真是个阴主。 洛远急急匆匆从外面走进来,向林晚荣点点头。林晚荣心里大定,对老道一笑道:“我今日要表演地这个戏法,叫做火烧棉线。” 说话间,洛远已经递给他一根棉线,林晚荣接在手里摸了摸。似乎是刚刚烤干的,他朝洛远微一点头,将那棉线拿在手里扬了杨。大声道:“大家看到了,拿在我手里的,是一根普通的棉线。请小王爷和道长查验一下。” 赵康宁和玄玄子都摸了一下那棉线,似乎有点湿热,其他地未见异常。二人点了点头。林晚荣收回棉线,嘿嘿一笑,对洛老夫人道:“老寿星。请您赐一个铜钱。” 老太太赏了一个铜钱,林晚荣将棉线穿过铜眼当中,将两端横绑在铁架之上,那铜钱就恰好滑到了棉线正中。 林晚荣一点头,将烛台递到洛老夫人手中道:“今日老寿星做寿,请老寿星赐个红火吧。” 老太太笑着道:“林小哥,你是要赐火这棉线?” “正是。”林晚荣道。 洛凝笑着看了林晚荣一眼,便扶着祖母大人走到那铁架旁,手举烛台。将棉线两端都点燃了。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,这棉线两端明明已经点着了,烧得黑糊糊的,却怎么也不断,那个铜板稳稳当当的停在棉线中央,动也不动。 厅中诸人大是吃惊,如果说刚才那水中立筷还有些聪明人能想通的话,这火烧棉线却怎么都无法解释。老太太吃惊道:“林小哥,莫非你真的是仙长?” 仙长林三?嘿嘿,你老太抬举我了,我的目标是做一个神棍。林晚荣含笑不语,神秘莫测的道:“待会儿再与诸位解释。玄玄子仙长,我这个法门,你可愿意一试?” 话未说话,就见洛远和郭无常二人抱着两团棉线嬉笑着走到了玄玄子面前。靠,这俩小子,唯恐天下不乱啊,,林晚荣暗笑。 玄玄子知道这定然是林三做了手脚,可是他怎么也猜不中是什么手法。他看了看面前的棉线,手指动了几下,想要取线,终于还是忍住了,说道:“贫道未曾学过仙法。” “仙法?哪里来的仙法?”林晚荣哈哈笑道:“请诸位看看,我像是个学习了仙法儿地人么?” 众人见他素衣小帽,就是一个小小家丁,怎么看也不像是会仙法的样子,便都轰然笑了起来。 话说到这里,厅中之人便已明白,连林三都会的,哪里是什么仙法儿,肯定是江湖卖艺地一个障眼之法。只是这火烧棉线如何障眼,众人皆是不知。 林晚荣笑道:“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仙法,都只是一些简单不过的道理,便拿这火烧棉线来说吧,道理说穿了一钱不值。大家都知道盐卤水吧,就是用来点豆腐的的卤水。这卤水里面含有些特殊的物质,将棉线泡在卤水里一段时间,再用火烤干,那卤水里面地特殊物质便粘附在线上面了。用这样的线系住铜钱,看起来是点着了,其实烧着的仅仅是线地表面,而内部被这些特殊物质保护,隔绝了空气,所以没有烧掉。大家不信的话,回去可以自己试试。 大厅之内的都是各地官员公子,极少有接触过做豆腐的,有的根本不知道盐卤水是何物,听了这一番解释才恍然大悟。 洛凝长长哦了一声,原来林大哥叫小远去隔壁豆腐坊找卤水是为着这个缘故,也幸亏洛远将那棉线烤干了,否则看你如何点的着,又如何能骗的了小王爷和假道长。洛凝见他吹得神乎其神,忍不住咯咯一笑。 “至于水中立筷,则更加简单,只是借助水的粘性与浮力,熟能生巧而已。”林晚荣将这两个障眼法儿的道理说给众人听了。大家这才明了。今天若不是这个什么狗屁仙长一再挑衅,林晚荣也不愿意做这个破除封建迷信地急先锋,毕竟江湖艺人靠地就是这个为生。 赵康宁小王爷即使淋养再好,但今日将这江湖卖艺的拉来误做仙长。脸上也是大大的挂不住,他脸色一沉,道:“玄玄子道长,你怎么说法?” 玄玄子早已不复什么仙风道骨,吓得一揖跪倒在地道:“冬王爷恕罪,小王爷开恩,----”赵康宁脸色发白道:“无知鼠辈,竟敢欺瞒本王,拉下去----” “慢着,慢着----”林晚荣急忙拦住。一抱拳笑着道:“启禀小王爷,今乃是老太太寿诞,这位道长也只是来为老寿星添福报喜的。与先前地跑马走绳索一样,都是助兴而来,还请小王爷勿要责怪。” 今日要不是老太太做大寿见不得血光,老子才懒得管这事呢,直接拉出去咔嚓拉倒。在本大仙面前跳大神。活的不耐烦了。 洛敏也不愿意让小王爷难堪,急忙接着林晚荣的话道:“林三所言甚是,这老道长也是为家母贺寿而来。万望小王爷看在家母的面子上,勿要责怪。” 赵康宁顺梯而下道:“既是如此,小王也不为己甚。玄玄子,以后休得借了些障眼法招摇撞骗,否则本王定不轻饶,滚吧。” 玄玄子连滚带爬的跑了,大厅中顿时笑成一团,今日洛府这大寿可真是不虚此行,不仅见到了一场极为精彩的楹联之战。还上演了两个精彩的戏法。 赵康宁脸上含笑,可是今日连输两场,也有些挂不住了,勉强露出个笑意,说了几句话,便告辞而去了。这一场寿筵,直吃到暮时,才热热闹闹收场。 林晚荣想着赵康宁与白莲教的事,心里不轻松,正要拔腿离去,忽听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耳边道:“林大哥----” 他抬头一看,原来是洛凝来到。洛凝望着他轻轻一笑道:“林大哥,你是不是担心小王爷对你记仇?” 林晚荣呵呵一笑,记仇么,我和他从来就没有和好过。当日被白莲教掳走,这小王爷就是背后的主子,早就得罪了无数道了,也不差今天这一回了。“是啊,我好怕,他可是皇亲国戚哦。”林晚荣笑着道 洛凝咬咬牙:“林大哥,你莫怕,这小王爷虽是强横,但能制住他地,大有人在,就连我爹爹也未必怕他。” 林晚荣嘿嘿一乐,没有回答,洛凝忽然轻声道:“林大哥,谢谢你今日送的礼物,我很喜欢。” “礼物,什么礼物?我什么时候送你礼物了?”林晚荣奇道。 “那《风雪归人,祖母已经赐给我了。”洛凝说道,又扬起手里的东西笑着道:“还有这个----” 她手里晶莹璀璨地,竟然是林晚荣送给寿星的那颗钻石,哎哟,这是我送老太太的,可不是送你的,洛凝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,调皮一笑道:“你赠给祖母,祖母转送给我,我便当作是你送地了。” 这个推理未免太那个啥了吧,林晚荣摇头苦笑,那就算是我送的吧,可别让贼给惦记上了才好。 “林大哥,你能不能告诉我,你这些小戏法都是从哪里学来的?”洛凝想起那搞地那些稀奇古怪的物事,好奇的问道。 “这个,我小时候看过一本奇书,叫做十万个为什么,里面有很多有趣的故事。”林晚荣扯道。 “十万个为什么?”洛凝皱眉道:“这是何人所著,我怎么没有听说过?大哥读书真多。” 见洛凝勤学好问,林晚荣还真有些招架不住,正要尿遁,忽见郭无常匆匆走过来叫道:“林三,快些出门,表妹说要请你议事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