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五章 泪水 - 极品家丁

第一百九十五章 泪水

. “和我商量事情?”林晚荣奇道:“这可太要紧了。洛小姐,咱们改日再聊,现在我得与萧大小姐商量大事去了。” 洛凝忍住笑道:“林大哥,你忙你的大事去吧。不过他日你若有空闲,能不能给我讲讲十万个为什么。” “好,我一定莅临指导。”林晚荣大咧咧说道。洛凝掩唇一笑,再不说道了,只看着他与郭无常一起向外走去。 “奇怪啊,洛小姐好像有点变了。”表少爷走了几步,似乎是自言自语地说道。 “变什么?”林晚荣奇道。 表少爷摇摇头道:“不知道,是直觉。” 拉倒吧,你和她很熟吗?还直觉!!林晚荣呵呵一乐,没有说话。 大小姐已坐在小轿里等他们,见他二人来了,也没说话,悄声吩咐道:“起轿。”软轿便晃晃悠悠向远处行去。 林晚荣翻上黑马跟在轿后,心中奇怪,不是谈大事么,大小姐怎么一言不发就走了?他拍拍郭无常道:“少爷,大小姐不是说有事跟我商量么?” 表少爷也愣了一下道:“是啊,表妹方才看你与洛小姐说话,便让我去寻你,说是与你有要事相商。具体商量什么事情,也没和我说起,我还以为你知道呢。要不,你问问表妹吧。” 我知道个屁啊,大小姐今天的心思有点不对,也不知道是不是每个月的周期到了,这个时期的女人都是不可理喻的,老子还是离得远一点的好,她要真有什么重要事情,自然会和我说的。 三人便成了三个闷葫芦,直往前行去。 行了一阵,轿子里忽然传来声音道:“表哥----”表少爷急忙应了一声。 大小姐道:“你先行一步,回去禀告娘亲,就说我今日有些乏了,接收陶家店面的事情,就让管事们商量着办就行了,不用事事都向我禀报了。” 哦,难得见大小姐主动放下工作,看来今天心情的确是不太好。 表少爷听话得很,得令后骑马飞奔着去了,比去妙玉坊还要积极。 萧玉若吩咐间,轿子已在路边停下,正靠在玄武湖边上。暮色垂垂,冷风中传来碧波轻轻拍打岸礁的声音,远处几只游弋的花船已挂上红色的灯笼,远远望去,星星点点,犹如晴朗夜空中几颗黯淡的小星。在这将黯未黯的暮色中,一切都显得朦胧而又昏沉。大小姐俏立岸边,呆望着湖水,一言不发。 见萧玉若停步不走了,林晚荣只得下马,气氛一时有点压抑。他闹不清大小姐在想什么,只得讪讪道:“大小姐,方才听表少爷说,你有事情和我商量,不知道是什么要紧的事?” 大小姐头也不回,幽幽说道:“是么?方才见你与洛小姐相谈甚欢,我也不忍打搅你们欢聚,一来二去便忘了是何事情了。” 林晚荣一晕,我靠,这也是理由,亏你想得出来。大小姐又道:“林三,你和洛小姐相识多久了,是如何相识的?” 汗,查户口么。林晚荣笑着道:“大小姐,你可不要误会了,我和洛小姐清清白白,什么事情也没有,正所谓,君子之交淡如水,我和她比君子还要君子。”呸呸,我他妈什么时候成君子了,这个职业太高尚,不适合我。 萧玉若听他说大话早已习惯了,逢话听五分,望他一眼,轻道:“我只是问你与她是如何相识的,哪里要你说什么君子不君子的,再说了,你要是君子,那陶家就是孔圣人了。” 这话不错,我从来就不当君子,林晚荣丝毫不怒,笑道:“我和这洛小姐相识平凡得很,乃是当日在巧巧家里认识的,也无任何特别之处。”当下,便拣着些重要的事情讲了,他是出了名的避重就轻,与洛凝有暧昧嫌疑的事情一律避过,只说和她冲突的事情。 大小姐听完,叹了一声道:“江堤之上,那许多人面前,洛小姐又是名震金陵的才女,你也不留些口德。”话虽这样说,她脸上的神情却好看了许多。 “大小姐,你也知道的,我这个人一向铁面无私,刚直不阿,该怎样说就怎样说,那洛才女要是不能接受我的批评,也算不上真正的朋友。”林晚荣大义凛然地道,说出来的话连自己都信了三分,吹牛又不上税,说几句又何妨。 大小姐哼道:“你对待洛小姐如此不客气,但我见她对你却好得很,事事为你着想,连着得罪小王爷的事情也为你考虑到了,不知道你使了些什么恶法?” 这些话是洛凝与他当面说的,大小姐就坐在一旁,抵赖不得,他也根本没想过抵赖,当下无辜说道:“所以说啊,洛小姐这样的人,是真正的朋友,患难与共,不离不弃----” “扑通”一声轻响,却是大小姐莲足疾点,踢下了一个石子落入河中,似是无意打断了他的话。 林晚荣见大小姐脸色难看,心道这小妞这样为玉霜着想,对玉霜还真不错,便笑着道:“大小姐,你放心吧,我对玉霜是真心的,那个洛小姐眼高于顶,我和她从来都不来电的----” “什么叫来电?”大小姐疑惑道。 “哦,来电,说简单点,打个比方吧,就像你和我这样,我看着你,你看着我,含情脉脉,这就叫来电----” 林晚荣忙着解释来电,却听大小姐轻啐一口,脸红过耳,柔声道:“你这人,胡说些什么,谁与你来电了。” 汗,林晚荣见大小姐羞涩难当,急忙道:“大小姐莫怪,这只是一个比喻。我和洛小姐不来电是真的,而且她亲口对我说过,她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。我这个人虽然博爱,但目前还没修炼到滥爱的地步,绝不会插足当第三者的,大小姐放心好了。” 大小姐听他说话,稀奇古怪。但总算还能明白他的意思,他的中心思想就是,他和洛小姐没那回事情。萧玉若想了一会儿道:“那你要保证,你以后不能和洛小姐涉及儿女之事----” 我靠,你还得寸进尺了。你就算是玉霜的姐姐,也不能这样瞎扣帽子,还要我下保证,我凭什么要向你保证?林晚荣摇摇头正色道:“大小姐,我想你弄错了。我之所以对你说明洛小姐这件事情,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,而非向你解释什么。也没必要解释什么。拿一件子虚乌有的事情要我下保证,那更是无稽之谈,你这心思重了些,就算是玉霜,也绝不会这样说话。” 大小姐听得又羞又怒,泪珠在眼眶中打转:“你,你,你这坏人----”她说不下去了,双肩激烈颤抖,泪珠沿着晶莹如玉的脸颊落了下来。 林晚荣本来是有睦看不惯她的傲气,见她此时哭得厉害,声音哽咽不止,就象是受了最厉害地欺负,哪里还有平日里坚强孤傲的女强人样子。大小姐哭泣之下,落泪三分。如梨花带雨,海棠含露,说不出的娇媚动人。 我靠,哭也能哭得这样楚楚动人,这不是在勾我的魂么。妈的,老子又不是柳下惠,林晚荣心里急跳了两下,忙偏过头不去看她。 大小姐见他看都不愿意看自己一下,心里更是悲凄,哭得越发厉害,哽咽着道:“你这坏人,就只会对我说些狠话。我与你说话,难道是害你的心思么?你这不识人心的坏人。” 要说这大小姐的性子,虽然奇特了些,但是绝对不会害自己的,这一点林晚荣绝对可以确认,就是太好强了,有些认死理。 大小姐继续哭泣道:“今日宴会之上,你让那小王爷那般难堪,是谁在为你担心?还不是我----我萧家最记挂你,你这没良心的坏透了的人。” 这称呼太长,而且听着不对味,林晚荣从来没见大小姐哭得这样稀里哗啦,比平时的凶巴巴的女强人样子,不知道要温柔了多少倍,要是天天看到她哭成这女人样,那感觉也不错。心里突然冒起的这个想法,让林晚荣吓了一跳,罪过罪过,大小姐,我可不是诅咒你天天哭啊。 大小姐见他一言不发,心里越发委屈得慌,哽咽着道:“那小王爷他欺压你几句,你便躲一躲就过了,为何还要招惹他,你平日那般聪明,也不知道使到哪里去了?莫不是专门欺骗那洛凝去了?” 汗,听前面一句还是很感动的,只是后面一句却叫人啼笑皆非。大小姐还不知道这个赵康宁与白莲教背后的关系,以为萧家不招惹他,他就不会为难萧家。 可怜的大小姐,你哪里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啊,我们是早把他惹上了,他就是处处针对我们来的。林晚荣苦笑一声,不管是萧家还是林三,自从出了白莲教的事情之后,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,谁也跑不了谁。 林晚荣忽然正色道:“大小姐,你不要哭了,我和你说些正事。” 大小姐愣了一下,轻道:“什么正事?”旋即意识到,这一说话,不就认输了么,她脸上浮起两抹晕红,抹了抹泪珠,鼻孔里哼出一声,转过头不去看他。 林晚荣叹道:“大小姐,这件事事关重大,除了你我之外,对谁也不能提起,你能不能做到。” 大小姐见他神色前所未有的郑重,知道此事必定极为重要,她与林三打打闹闹哭哭笑笑这么长日子了,对他了解甚多,小事上这人嘻嘻哈哈没个正经,大事上却是处处精明从不马虎。他既然说是大事,那就的确是大事。 “你要说就说,谁还能捂住你嘴巴不成。”大小姐哼了一声,脸上阵阵羞赧,方才在他面前的那般哭诉,连她自己都不相信是自己所为。 “大小姐,你今日也看到了,不是我主动招惹小王爷,而是那个小王爷盯住了我们。”林晚荣沉声道:“你知道这是为何吗?” 见大小姐摇头,林晚荣接着道:“你还记得,我们被白莲教掳走的那几天发生的事情吗?” 大小姐望他一眼道:“当然记得,我一辈子也忘不了。是那陶东成勾结白莲教,妄想吞并我萧家财产。” “大小姐,哪里有这么简单?”林晚荣苦笑道:“你有没有想过他们掳了你不算,为何还要抓了我?你知不知道你被困的时候,我又遇到了什么?” 白莲教为什么要掳走林三,这一直是大小姐心中的谜团,她一直以为林三也不知道,没想到他却比自己清楚了许多。 林晚荣将那几日遇到的事情详详细细地与大小姐讲了一遍,大小姐越听越心惊,早已忘了与他斗气,惊道:“林三,他们那日带走你,就是为了要你手里的香水配方?那你当日不是受了很多苦?他们是不是折磨你了?” 总算大小姐还有些资本家的良心啊,林晚荣见她脸上泪痕未干,偏又神情执着认真,显出一种与众不同的美态,忍不住心里一荡,笑道:“是啊,他们狠狠打我,狠狠揍我,要不是想着大小姐美貌如花天下无双,我就差点要招供了。” 大小姐白他一眼道:“你这人,别人都在担心你,你还说些没边的话。”她沉默一阵,忽然望着他,幽幽一叹道:“你以后莫要再做这般傻事了,他们要配方,你便将配方给他们好了,顶多咱们不赚银子,只要人在,比什么都好。” 这话听着暖心,林晚荣点点头笑了笑,心道,交了配方就等于把小命交到了别人手里,傻子才交呢。 “后来的你就知道了,青璇及时出现,救了我们。”林晚荣不便说出秦仙儿,便将所有功劳都归到了肖青璇身上。 大小姐思考一会儿才道:“林三,你是怀疑那小王爷----” “不是怀疑,是肯定。这位宁小王爷,便是隐藏在陶东成背后的主子。”林晚荣正色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