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六章 谁更好看? - 极品家丁

第一百九十六章 谁更好看?

. “他们要这香水配方做什么?宁小王爷是龙子龙孙,荣华富贵世代享受不尽,又为何要与白莲教的那些妖人勾结?” 大小姐疑惑着,沉思了一会儿,眼中闪过一丝惊骇之色,道:“难道他们----” 大小姐脸色苍白,玉唇紧咬,不敢继续说下去了。难怪他们要香水配方,要抢夺萧家财产,说穿了,都是为了聚敛财富,为他们的大事做准备。 林晚荣点点头道:“大小姐,你猜的没错,除此之外,也没有别的理由了。” 萧玉若听了他的话,眉头锁得更紧,脸上露出深深的忧虑。见大小姐如此担心,林晚荣开解着笑道:“大小姐,你应该这样想,我们运气真好,这样百年难遇的事情,也让我们遇上了。别人羡慕还来不及呢。” 大小姐美目嗔他一眼道:“你这人啊,我都快要愁死了,你却还在那里说些风凉话。这样的祸事,我萧家如何沾惹得起。”说完,她不由自主叹了口气。 林晚荣笑道:“大小姐,不是我说风凉话,古人早有教训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现在这样忧虑担心,起不了丝毫作用,反而无端地乱了自己心境。” 大小姐看他一眼,轻轻道:“林三,这样说来,上次你被白莲教抓走,倒是我萧家连累了你。若不是为我萧家出谋划策,你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,更不会被白莲教所虏了。” 林晚荣呵呵道:“大小姐,这个和你们无关,主要是我太出色了,无论我躲在哪里,都能被人一眼认出,就像一棵英武茁壮的大树,生长在矮树林中,永远都是别人的焦点。作为一个天生出色的人,被人注视和崇拜是在所难免的,我也只有慢慢习惯了。” “噗哧,”大小姐纵是愁肠百转。也被他逗得一笑:“你这人,脸皮也太厚了些。”每次与他说话,都是又想哭又想笑的感觉,这人难道天生就不知道忧愁? “大小姐,你也不用慌,萧家虽然是卷入了这件事中,可也没那么悲观。照我看来,那小王爷要的不仅是萧家,江南自古富庶,江浙两地商业强大,金陵、杭州两地只要有些实力的商户,怕都脱不了干系。他要的是江南的钱粮,嘿嘿,当覆盖的范围扩大到无限大之时,我们还有什么可怕的。别人也和我们一样,都绑在一条船上了。倾巢之下,焉有完卵?就是这个道理。”林晚荣缓缓说道。 大小姐凝神沉思了一会儿,轻轻点头道:“林三,你说的不错,祸事来了,谁也无法抵挡,担心也是无用。”她神色中闪过一片坚定道:“娘亲说的好,我们萧家虽是妇道人家,却也不是任人欺负的。若是将我萧家逼急了,我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。” 萧玉若说道间神色一片坚毅刚强,与萧夫人说话时的神态有七八分相象。果然是一脉相承的女强人。林晚荣心里暗自叫了个好,大小姐果然有性格,他想了想道:“大小姐,昔日在杭州之时,我听徐大人说过,夫人昔年在京城也有许多故友,若真是有事,想来不会撒手不管。” 大小姐摇头道:“这事情我从杭州回来就已经问过娘亲了,她说昔年在京城之中,与这些人都是泛泛之交,说不上熟悉。何况她已离开京城多年,那些故友早已不知身处何方,若真是祸事上门,我们怎么能寄希望于别人。我萧家虽都是妇道人家,但一向诚信经营,清白做人,无愧于天地,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叫门,就算是死,也要死得有骨气,绝不做那媚颜奴骨之事。” 汗,大小姐还真是刚烈啊,我喜欢。林晚荣呵呵乐道:“大小姐,我这人胆小,你可别吓唬我。什么鬼啊死的,说得这么严重,像生离死别似的。” 大小姐展颜一笑道:“不说得严重些,哪镇得住你,我们萧家不做违心之事,但是你么,那就保不准了,也不知道做过多少坏事了。” 林晚荣哈哈一笑:“知我者,大小姐也。今天将这幕后之人告诉大小姐,就是希望大小姐提高警惕,莫要上了坏人的当。” 大小姐轻笑道:“我谁都不怕,就怕上你这坏人的当。” 林晚荣一笑道:“既然大小姐这么开明,我也就不担心了。话说回来,今日我得罪了这个什么小王爷,也不一定就是坏事。你想想,这事儿在金陵闹得人人尽知,而这诚王爷父子又是出了名的贤王,是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的典型,绝不会因着这事让人落了口实,背后上个不能容人的骂名,照我看来,经此一事,萧家反而比以前被他们虎视眈眈盯住要安全得多了。”林晚荣冷静分析道:“至于他们若真的要造反,那就不是我们能管的了的事情了。要来总归要来,担心也没用,我们只管生意照做,银子照赚就是了。” 大小姐点点头,与他说了这些话,心里踏实了许多,心情也逐渐好转,望着他轻笑道:“原来你早就打了这鬼主意,难怪那般嚣张。” “我嚣张了么?”林晚荣喊冤道:“大小姐你也看到了,我一向奉行的都是保守政策,只要不惹我,我一般不会主动进攻的。” 大小姐不说话了,望着那轻轻荡荡的湖水,微微一叹道:“若是人世间没有这些烦恼的事情该多好。” “人生下来就是为了受苦的。想得太多,痛苦就越多,不如什么都不想。”林晚荣感慨一笑:“生命苦短,若是都像大小姐这般整日愁眉紧锁只顾工作,那一辈子活得也没什么意思。” 大小姐忽然展眉一笑道:“林三,你说那洛小姐生得好看么?” 汗,说了半天怎么又扯回到这个问题上了。见了大小姐企盼的眼神,林晚荣不想瞒她,点点头道:“好看,十分的好看。” 大小姐眼睑低垂,两朵红云浮上脸颊,柔声道:“那我和洛小姐,哪个更好看?” 这种既头疼又没营养的问题,真得很难回答。林晚荣打了个哈哈道:“都好看,都好看。” 平心而论,大小姐与洛凝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女子,相貌皆是十分的出色,洛凝胜在开朗大方,温婉宜人,萧玉若则是一副女强人风范,高傲坚强,难以征服。 大小姐听他答得圆滑,小鼻子一皱,不满地道:“枉我方才和你好生说话,你这样答我,便是敷衍,你是怕得罪了我,还是怕得罪了她?” 汗,我又不是你老公,要敷衍你干嘛。 “这个,大小姐,你真的要我说实话么?”林晚荣为难地道。 “那是当然,谁有功夫听你说些瞎话?”萧玉若羞涩地道。 “这个,说老实话,洛小姐笑起来----”萧玉若心里跳了两下,才听他接着道:“和大小姐一样好看----” 萧玉若嗯了一声,脸上泛----点红晕,银牙紧咬,轻声道:“你这人,就会说些好听的话哄我。”汗,我的大小姐,你难道没有听出来这根本就是同一句话吗,只不过换了个说法,效果竟然完全不同,女人的智商果然不可捉摸。 “不过呢,你哭起来比她好看。”林晚荣笑着说道。 大小姐心里一跳,羞道:“你说这些做什么,我不要听了----你几时见她哭过?” “是啊,正是因为没有见过洛小姐哭,所以我才觉得大小姐哭起来比较好看嘛。”林晚荣哈哈笑道。 大小姐这才醒悟过来又上了他的当,方才可不是在他面前哭了许久么,让他这般看轻我了。她羞红了脸,狠狠说道:“与你说了几句话,你就又没正经了。今日之事,我们谁也不许再提。” 大小姐的性子越来越不可捉摸了,说了几句话就红了脸,上了小轿,一路回到萧家,都再没有跟林晚荣说过话。想起方才湖边大小姐时哭时笑的小脸,再望望此时大小姐脸上的严谨之色,林晚荣忽然有个奇怪的感觉,这小妞是不是有两个人扮演的,变脸也太快了点。 林晚荣也没空管她了,今日在老洛家里又是对对子又是跳大神的,玩得也累了,正要好好休息一下,忽然听到丫鬟小翠在门外叫道:“三哥,三哥----” 林晚荣开门出去,小翠递给他一个包袱道:“三哥,大小姐叫我来给你送衣服了。” 接过一看,正是杭州归来之后让大小姐拿走的几件脏衣服,如今洗得干干净净地送了回来,衣服上还带着点点淡淡的肥皂香味。 林晚荣接过衣物,道了声谢,笑道:“小翠,这衣服是哪位姐姐替我洗的?洗衣皂可是用了不少啊,花去了好几两银子吧。” 小翠摇头道:“我不知道,一直都是放在大小姐房里的。” 放在大小姐房里?汗,不会是大小姐洗的吧?这小妞转性子了?林晚荣心里疑惑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