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七章 隐患 - 极品家丁

第一百九十七章 隐患

. 接下来的几天,大小姐似乎忘了玄武湖边发生的事情,又恢复了她女强人的本色,整日里与管事们商议着接收陶家的店面,因为宁小王爷带来的忧虑,已经完全不见了影响。 林晚荣本想偷偷懒的,哪知在小姐却看住了他,大事小事都是带上他,又详细为他解释经营的过程,看那样子,是真的要把林三培养成萧家的栋梁了。 难道是要让我当第三把手?林晚荣看得心里暗笑,这些简单的经营理论他熟得不能再熟,哪里还用大小姐教,他去教大小姐还差不多。不过大小姐这么照顾他,怎么也要给点面子,他便整日装作虚心受教的样子,大大的满足了大小姐的虚荣心。 这几日确实是忙,香皂作坊开工好几日了,林晚荣好不容易抽了功夫去看一下,见整个生产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和思路进行,心里也才放下了。这肥皂的工艺,比香水简单多了,大规模生产起来也格外的方便,没几日便大规模上市了。 香皂这个东西着实神奇,一上市便遭到了太太小姐们的哄抢,大小姐吸取了上次的经验,定价绝对不低,却依然供不应求。萧家连续推出内衣、香水、香皂,在江浙两地取得了巨大的轰动效应,谈起萧家,人人都会想起香水与肥皂,反而对他们的主业布匹与丝绸想不起来了,萧家隐隐然已经成了化妆品和女性时尚的代名词。 当日洛老夫人寿筵之上,萧家斗才子玩戏法,为南方士子大大的争光,在金陵人尽皆知,再加上杭州晴雨楼之事,从此金陵再无人敢轻看萧家,萧大小姐的威望也大大地提升。这种情况让萧大小姐信心大增,正琢磨着将接收过来的陶家店铺,改装成专营香水、香皂、女子内衣的专营店铺,一时之间,萧家生意风生水起,势头极盛。 日子虽然过得惬意,但是林晚荣心里清楚,萧家的生意越好,那就意味着,前往京城的日子越近了。还有不到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过年了。过完年就北上京城寻青璇,玉霜也跟着去京城求学。唯一让他担心的就是巧巧了。这丫头乖巧可人,要丢下她一个人还真是舍不得,她放心不下。虽然有着青山和洛远几人照料,但是洛敏在江苏也不是一手遮天的,还有一个程德在虎视眈眈。青山和洛远他们搞的洪兴又与程德撑腰的黑龙会有冲突,虽然有洛敏安排的人马暗中保护,但在老狐狸自己都无法保全的情况下,怎么可能顾及到巧巧呢。 林晚荣越想越担心,巧巧这妮子可是老子的心肝宝贝,决不允许出任何事情,最好是把那个程德扳倒了,那在金陵城就无人敢惹青山。巧巧也安全了。老子走得就高枕无忧了。可是要扳倒这个姓程的哪那么容易,即便是洛敏也没有把握,何况程德背后还有那个宁小王爷撑腰。 他一路盘算着,越来越是想念巧巧这妮子,在萧家一刻也待不下去了,急急往酒楼赶去。 到了酒楼门口,却看见青山急匆匆地往外走,董青山见了他一愣道:“大哥,你怎么来了?”这几天林晚荣在萧家忙得团团转,好几天没来酒楼了,也不知道青山和洛远这两个小子在忙些什么? 林晚荣见他面带凶容,杀气腾腾的,便笑着道:“青山,你这是做什么,打架去么?” 董青山将他拉过一边,小声道:“大哥,你来的正好,我和小远正商量着去找你呢。” “怎么了?”林晚荣问道。 “那个吴正虎和他手下的杂碎们怕是忍不住了,这几天正在调兵遣将,看样子想向我们动手了。”青山轻声说道。 林晚荣点点头,年底了,黑社会活动猖狂,要捞点活动费,从古到今都是一样。他看了青山一眼道:“那你和小洛准备怎么办?” 董青山狠狠地扬了扬手腕,猛地砍下去道:“打他***。”见林晚荣微笑,青山急忙道:“大哥,这次我们可不是鲁莽,这是我和洛远商量之后的结果。这段时间,洪兴发展很快,完全有实力和吴正虎他们一拼。即便打不赢,也能让他活不成,洛远也赞成我的意见。” 一个是老牌黑帮,一个是江湖新贵,火并一场在所难免,但是林晚荣看的却是这背后隐藏的东西。吴正虎这么急着要铲除异己,是不是程德在背后指使的呢?如果是这样,是不是意味着程德有什么大动作了?特别是前些时日那个宁小王爷又这么凑巧地来到了金陵,他们商量了些什么呢? 洪兴的事情,林晚荣早已放手让洛远和青山去干,反正背后有洛远这只老狐狸出谋划策,他也不用担心。林晚荣点点头,道:“青山,你们决定了的事情就去做,我永远支持你们。但是你们一定要记住了,往前走,迈出了一步,就永远不要后悔,下手要狠,斩草要除根,绝不能留情,你把这话也转告给小洛,一定要谨记。” 董青山嘿嘿笑着舔嘴唇道:“大哥,我记住了,放心,我们下手绝不留情。” 林晚荣点点头,青山这小子,干别的不行,打架起来,就是一横得要命的主,谁都不怕。混黑社会就得有这种气势。也许让青山他们闹一闹会有意外的收获呢。不管怎么样,离开金陵去京城之前,一定要想办法将这里的隐患解决,这样才能放心去寻青璇。 “对了,青山,你姐姐在吗?”林晚荣见嘱咐得差不多了,顿时想起自己来的正事了。 “大哥,姐姐这两天正在为酒楼的事情发愁呢。”青山皱眉道。 “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?”林晚荣急忙问道。 “姐姐要收购的秦淮河边的那家酒楼出了问题,姐姐正在为这事发愁呢。”董青山道。 “哦,出了什么问题?” “我们与那家酒楼早已签了契约了,那家本来说近几日就将酒楼交与我们装修,可是前日姐姐去的时候,那人口风却又变了,说是这酒楼卖得便宜了,想要姐姐加银子。”青山将这事情说了个大概。 林晚荣一听就明白了,准是那老板见钱眼开,想要坐地起价,便笑着道:“那契约都签了么?” 董青山点头:“当日和大哥你商量完毕,姐姐连夜就和那老板签了契约。可是这人在金陵也有些恶名,姐姐也不敢过分相逼,说是怕这人以后上门来寻仇。” 寻仇?我靠,这也太搞笑了吧,家里不是开黑社会的,还怕恶人?巧巧也太善良了些。 林晚荣哈哈笑道:“恶人?青山,还有比你更恶的人吗?” 青山嘿嘿一笑:“大哥,我明白了,先前我还担心姐姐责骂,现在有了大哥撑腰,我什么都不怕了。明日我就带着兄弟们收保护费去。” 我靠,这青山也真是的,三句话不离本行,林晚荣笑着拍了他脑袋一下道:“你小子怎么不开窍呢,哪有自己收自己保护费的道理?” “大哥,我不太明白----”青山直白说道。 靠,你小子干饭吃的不少,怎么就不开窍呢,林晚荣又好气又好笑道:“巧巧已经签了契约,那酒楼就是属于咱们的了,你还去收谁的保护费?” 董青山一拍脑袋道:“哎哟,我怎么就没想起来呢,大哥,我明白了,我明天就带几个兄弟赶过去,将那个杂种拎出去,看他怎么横得起来。” 林晚荣点头道:“这才像黑社会嘛。你明日去,乃是回自己的家,怕他什么?带上契约,如果他敢不从,你就直接将他扔出去,就算是官府来了你也不怕。他娘的还没天理没王法了,竟到黑社会头上抢起地盘来了。” 青山高高兴兴领命而去,林晚荣上了楼来,就见巧巧那丫头坐在窗边,秀眉轻锁,正提着小楷,写着些什么。 林晚荣走了过去,却见这丫头正在记帐,字迹娟秀工整,看得很是舒爽。林晚荣见她发愁,无奈地摇头笑笑,这丫头,还是过于善良了些。 他在巧巧耳边轻轻一笑道:“小宝贝,是在想大哥么?” 巧巧耳边一热,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说话,心里一喜,急忙转过头道:“大哥----” 林晚荣吧的一下亲在她小脸上,笑嘻嘻地拉着她手道:“傻丫头,有了为难的事情,为什么不告诉大哥?” 巧巧又喜又羞道:“大哥,你坏死了,你在萧家那么多事情,我哪能再让你担心呢?” 林晚荣呵呵一乐道:“我们夫妻本是一体,你要不说我才担心呢,下次要是有事不告诉大哥,我就要打你屁股了。”他说到一体的时候,魔掌早已轻轻抚上巧巧纤细的腰肢,轻轻摩挲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