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八章 徐文长到来 - 极品家丁

第一百九十八章 徐文长到来

. 听他说夫妻一体,巧巧脸色嫣红,身体发热,软绵绵地靠在他怀里再无半丝力气。 见这丫头如此温婉可人,对自己用情深到极处,林晚荣心里一叹,他日我若是去了京城,这丫头还不去了魂魄?真苦了我的宝贝了。他心疼巧巧,为她安危着想,扳倒程德之心更盛。 “巧巧,你听我说。”林晚荣扳过她身子,在她唇上轻轻吻了一下道:“待人宽厚,本是你的优点,但若是过于宽厚,失了法度,那就变成纵容恶人了。尤其我们现在是在做生意,生意场上的昧心事情咱们不干,但是我们也绝不做那受欺负的冤大头。” 巧巧羞涩一笑道:“大哥,巧巧知道了。其实也并非巧巧纵容坏人,只是秦淮河边的那老板想要多收银子,又不知道从哪里与都指挥使的公子攀上了关系,这才那般嚣张。我是怕为大哥惹上麻烦,才会有些担心的。” 林晚荣将她抱在怀里轻轻道:“小宝贝,你放心,大哥什么都怕,就是不怕麻烦。以后这种纵横捭阖的事情就交给大哥来解决,你就好好的当这掌柜的就行了。” 巧巧嗯了一声,小脸泛晕,将头靠近他怀里轻轻道:“大哥,你对我真好。” 林晚荣心里惭愧,说上一句甜蜜话,这小丫头就知足了,也太好哄了些。说实话,自从进了萧家之后,他与巧巧相处的日子没有几天,这妮子痴心不改,整天念着他盼着他,他却又是玉霜又是青璇又是仙儿的,想想还真是有些不好意思。 唉,多情也有多情的烦恼啊,他嘿嘿一笑,却把巧巧搂得更紧了。眼前同时浮起玉霜、青璇、仙儿几张不同的面容。如果多情是一种错误的话,我也只有一错再错了,他为难地想道。 两个人温馨了一阵,巧巧忽然抬起头道:“大哥,你是不是送了洛姐姐一颗钻石?” 汗啊,谣言就是这样传播的。我明明是送给老太太的,怎么传出来就变成了我送给洛凝的了。林晚荣急忙道:“没有,绝对没有。那是洛老太太做寿那天,我送给老太太,老太太赏赐给洛凝的,跟我无关。” 巧巧掩唇一笑道:“大哥,我说说而已,你慌什么。洛姐姐前几天来与我商谈那赞助诗会的事情,我见她脖子上挂了一个坠子,那钻石也不知道是找谁镶上去的,好看极了。我还以为是大哥送给她的呢。” 钻石项链?我靠,洛凝这小妞挺有才的啊,竟然能想出这么个主意,甭管是什么样的坠子,镶上这钻石,那绝对是品位非凡。林晚荣笑着道:“她那颗钻石很小,不及我送你的三分之一,赶明儿我问清楚了她在哪镶的,咱们也给你打个坠子,镶上这钻石,我的巧巧宝贝戴上,那就成了天上的小仙女下凡尘,叫所有人流口水。” 听他满口跑火车,巧巧脸染红霞,轻道:“大哥,我哪有你说的那样好看。洛凝姐姐,那才叫美。” “我的巧巧在我心里是最美的。”他没心沿江肺地调笑道,心里又偷偷在这句话之后加了“之一”两个字。 即便是明知他在说些好话哄自己,巧巧听得也是欢喜,靠在他怀里道:“大哥,我听凝姐姐说了那天寿筵上的事了。” “哦?小宝贝,还记不记得我上次跟你说过的话,别人说我坏话的,你就应该缩小了百倍听,因为那十有八九是假的。说我好话的,你就应该放大千倍去听,因为那十成十是真的。”林晚荣嘿嘿一笑道:“不知道这位洛小姐说的是真话呢,还是假话?” 巧巧咯咯笑道:“凝姐姐对你那么好,怎么会说的是假话呢?”对我好?汗,讹我一千两银子去办诗会,这也叫好?不过既然她是巧巧的闺蜜,我也就马马虎虎不计较了,只把那个赛诗会办成个公告发布会,也就行了。 “凝姐姐说,那天你一人独斗北七省楹联之王,为我们南方士子争得了荣光,人人敬佩。还说你英勇机智,有勇有谋,戳穿了那牛鼻子老道的骗人把戏,是真正的有学之士。”巧巧望着他说道,眼中闪着浓浓的情意。 “巧巧小宝贝,你也知道,大哥我这个人为人一向谦虚低调,对人对事极为真诚。你的凝姐姐说的这些事情,虽然有点淡化了的作用,不过也勉强接近了事实。”林晚荣大义凛然的说道。 “凝姐姐还赞你,对事情见解独特,待人看似顽皮实则真诚,是真正有情有义的人。”巧巧笑着说道。 “巧巧,把帐本拿来我看看。”林晚荣突然道。 “大哥,要帐本做什么?”巧巧奇道。 “这妮子在你面前说我那么多好话哄你高兴,我来看看,是不是她多骗了你一千两银子。”要晚荣笑着说道。 巧巧捂住小嘴咯咯娇笑起来:“大哥,哪有你说的那么不堪。凝姐姐是真心夸你的。她还说你,遇人三分冷暖,知心十分真情,我还是首次见她这样夸人呢。” 这个确实过分了点,怎么能把我描述得这么好呢,尤其是在我老婆面前,不是明摆着要挑拨我们的关系么。林晚荣见到了巧巧,所有的烦心事都抛开了,两个人说说话,做些谁输谁亲嘴的游戏,看那小妮子满面羞红羞涩难耐的样子,感觉要多美好就有多美好。 老董上楼的时候看见林晚荣与巧巧相谈正欢,立即满面含笑地叫道:“贤婿----” 林晚荣浑身打了个冷战,靠,这个称呼还真不习惯。老董拉住他的手道:“贤婿啊,听说你在总督大人的宴席上神威无敌,街坊邻居们都羡慕着呢。你现在可是金陵城的名人了,大家都说你有旷世之才,本岳父也脸上有光啊。” 好不容易有功夫和巧巧聊聊天恋恋爱,又来个老岳父捣乱,林晚荣急急忙忙拉着巧巧下楼去,却见三楼的窗边站着一个清瘦的人影,正遥望玄武风光,身影有几分眼熟。那人清越的声音响起道:“羡君飘荡一虚舟,来作秦淮十日游。水洗禅心都眼净,山供诗笔总眉愁。雪中乘兴真聊尔,春尽思归却罢休。何日五湖従范蠡,种鱼万尾橘千头。” 这是哪家的才子淫的一手好湿?林晚荣忙着和巧巧谈恋爱,懒得去看他,正要拉着小宝贝继续下楼,忽见一个人笑着站在自己面前道:“林公子----” 林晚荣抬头一看,却是一品带刀护卫高酋,自从那日赶走了陶宇,有几日没见着他了,他怎么还没回徐渭身边去?林晚荣抱拳笑道:“高大哥,你怎么也在这里?没回杭州去么?” 高酋笑着道:“我就一直待在这金陵,那日老太太宴席之上公子发威,我也是亲眼所见的。”林晚荣嘿嘿一笑道:“惭愧惭愧,威力还不够。高大哥来这里喝酒么,好极好极,这一顿我请了。” 高酋见识过他整治陶东成的手腕,知道这人不可以常理度之,笑着说道:“谢过公子,我今日来此,可不是为了喝酒的,是有人想要见你。” 林晚荣想起刚才那个看着有几分眼熟的身影,忽然一拍脑袋,哎哟,我说是谁这么骚呢,原来徐渭这个老头亲来了。他急忙朝那边看去,却见那窗边的身影转过身来骚骚一笑,不是徐渭还有谁来?徐渭望着他,轻抚胡须笑道:“林小兄,近日可还安好?” 宁小王爷刚走,这老徐就跟着来了,林晚荣嘿嘿一笑,上前抱拳行礼道:“徐先生,我这些日子好着呢。您过得可好,您夫人过得可好?” 徐渭知道他提起的是苏卿怜,他活了一把年纪,还要被这小子调笑,自然是老脸一红,急忙道:“都好,都好,托林小兄的福了。” 林晚荣心里高兴啊,老徐来了可就好了。徐文长那是谁啊,名震天下的才子,皇帝面前第一宠臣、忠臣、重臣,要有他帮忙,搞定那个程德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靠,这老徐就是救难来的啊,说什么也不能让他跑了。 林晚荣也懒得管老徐来此是什么目的了,能用得着就是了,他急忙拉住巧巧的小手道:“巧巧,快些过来拜见徐文长先生。” “文长先生?”巧巧一惊,她也是读过诗书的女子,文长之名焉能不知。见眼前老者神情和蔼,面带微笑,她急忙行礼道:“民女董巧巧,见过文长先生。” 林晚荣笑着介绍道:“文长先生,这位是巧巧,也是我的娘子。” 徐文长长长的哦了一声,对他眨了个眼,笑着道:“巧巧姑娘果然是玉貌花颜,与林小哥相配之极。” 巧巧听大哥在外人面前称呼自己为娘子,心里羞喜,急忙乖巧地立在了大哥身边。 林晚荣请徐渭坐下,说道:“徐先生,您怎么有空到金陵来了?杭州的事情都了了么?” “了结了一半。”徐渭望着他,意味深长地笑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