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一章 卑鄙?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零一章 卑鄙?

. “陶小姐,我早已说得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,你昏迷之后,大小姐怕你醒来之后尴尬,就命人将你放置在某处树林之中,然后我们先行离去了。其它的事情,我一概不知。老实说,像我们大小姐这样以德抱怨的好人,我还真没见过几个,我对她佩服得五体投地。你遇到她,算是走大运了。” 见陶婉盈神色不断变化,林晚荣心里暗笑,恶人自有恶人磨,你这小妞,这次总算知道了被人欺负是什么滋味了吧。 他们当初离开那山谷的时候,正听见陶婉盈醒来的一声尖叫,这件事便是林晚荣亲自安排,当然知道这里面的曲折。他自然也不会主动说出来,他装作奇怪地道:“陶小姐,你口口声声说自己被玷污了,莫不是后来入情入理了什么事?” 陶婉盈浑身颤抖,泪如雨下,如果真的如林三所说,他们将自己放下之后便撒手不管了,那自己醒来时身上的青肿、身下的血迹,难道是路过的贼人所为?她面色煞白,再也不敢想下去了,如果是那样,她宁愿侮辱自己的是林三。 林晚荣哪里知道这小妞心里这些奇怪的想法,嘿嘿笑道:“对了,陶小姐,那日我们将令兄他放在路边,他不知道后来情况如何了?” 陶婉盈此时已经有几分相信了他的话,忍住悲痛道:“我在林中醒来之后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又惊又怕之下,就沿原路返回,发现哥哥在路边昏迷不醒。后来救援我们的家将赶到,说是哥哥中了要一两天才能醒来,就将他带了回去。将养了这段时间。” 林晚荣哦了一声,那日给陶东成灌了半包的蒙汗药,那小子不昏迷才怪,再加上高酋特殊的手法,陶东成下半辈子已经完了,这也算是他作恶的报应吧。 “林三,我那日林中醒来,浑身衣衫破烂,身上又青又肿,怕是----”陶婉盈再也忍不住了,大声哭泣道:“----怕是被人玷污了。” 陶婉盈原本性格顽劣,喜欢一味袒护亲近的人,经过这番苦不堪言的折磨,早已磨去了她的烈性。加之这件事不能被人所知,一直苦苦埋在心里,今日遇到了林三,他乃是知情之人,她似乎忘了以前与他的嫌隙,一下子爆发大哭了起来。 衣衫破烂?浑身青肿?嘿嘿,最让你恐惧的,应该是你身下的那几滴血迹吧,唉,普及生理卫生知识,真的很重要。 “哦,哦,这个,”林晚荣强忍住笑道:“这怎么可能,我们离开的时候,附近并没有见着人。” 他停了一会儿,自言自语地道:“难道是附近打柴的樵夫?山林中的野人?抑或,路过的小蛇?” 陶婉盈却再也忍不住,缓缓蹲身下去,掩面痛哭了起来。 老子是不是太卑鄙了点呢?见这小妞哭得伤心欲绝,林晚荣检讨了一下,旋即又道,这小妞三番两次拿刀要来杀我,我只不过假杀了她一次,这个难道也算卑鄙?唉,世界上最忠厚仁慈的莫过于我了。 “陶小姐,你先不要哭泣了,我来问你几件事情。”林晚荣和颜悦色地道。 陶婉盈连逢迭变之下,对这个以往看着处处不顺眼的家丁,心理上已经变得亲近了许多,她抽噎着道:“你问吧。” 林晚荣点点头,笑道:“陶小姐,你怎么判断自己被玷污了呢?难道就是因为衣衫破烂,浑身青肿?哦,这个,当日为了避嫌,大小姐是派的几个丫鬟照顾于你,她们将你放在山林里就下来了。你也知道的,你们当日的行为着实恶劣了些,大小姐虽然不愿意与你们计较,但是这些丫鬟姐姐忠心无比,她们可不会这么想,死罪可免,活罪难饶,在你身上捏几下打几下,你的衣衫破了,身上伤了,也是情有可原的,你说是不是?” 陶婉盈细细想来,当日就像鬼迷了心窍那般为难他们,有丫鬟趁乱报复一下自己也是可以理解的。她哽咽道:“不止是这样,我醒来之后,发现----” “发现什么----”林晚荣心里大乐,难得这个野蛮泼辣的丫头乖巧一次,不好好调戏一回,实在对不起大小姐受的委屈。 陶婉盈又羞又苦,可是眼下除了林三之外,再无可诉之人,她咬牙哽道:“发现身下有血迹,呜呜----” 这小妞还真是个笨妞,林晚荣再也忍不住笑道:“原来是这么个简单的事情啊,有血迹能说明什么,难道不会是阿猫阿狗的鲜血?陶小姐,以我林三纵横沙场阅尽百女的经验来看,小姐体态自然,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玷污,你是不是疑心病重了些?” “林三,你说的,是真的?”陶婉盈一下抬起头来,惊疑道:“什么阅尽百女,你说的可是真的?你怎么可能看得出来,连我自己都看不出----” 她脸色艳红,说不下去了,只是看着林晚荣的眼神却多了一分期冀。林三的一句话,让她早已破灭的心,又有了缓动的迹象。 老子强烈要求开设女子学堂,由本公子亲手施教,专授妇科知识,林晚荣心里感慨,无奈摇头笑道:“陶小姐,你就别管我是怎么看出的,这件事情其实简单之极,你回去之后找几个上了年纪的婆妇,悄悄检查一番,一切都可水落石出。又何必在这里自己吓唬自己呢。” 陶婉盈醒来之后,便以为自己受了玷污,哪敢找婆妇检查,此时听了他一番推理,顿时觉得大大的有道理,心思活了几分,望着他凄然道:“林三,你真的有把握,我没受侮辱?” 废话,我亲自干的事情,我还不知道么,林晚荣嘿嘿一笑道:“莫要问了,回去一查便知,保证还你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儿身。” 陶婉盈樱唇一咬,泪珠滚滚道:“林三,谢谢你。这次真的是我错怪了你,难得你这么宽宏大量,我,我,感激不尽----”她说完话,转身疾走,迅即没入了夜色之中。 林晚荣看着断在地上的半截长剑,叹了口气,唉,这个小妞还真是有些可怜了,但愿这次能够彻底改了她的性子。 被陶婉盈这一打岔,到达洛府的时候时辰已晚,问了一下,洛敏竟然不在家。林晚荣想了一想,定然是徐渭老头拉了这老狐狸商量事情去了。 正要失望而归,却见门口走进一个女子,望着他惊喜道:“林大哥,你怎么来了?” 林晚荣望见她雪白劲子里果然挂着一个坠子,那颗小小的钻石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,林晚荣笑着道:“洛小姐果然是匠心独具,这坠子上镶了钻,好看之极。” 洛凝羞涩笑道:“这哪里是我想出来的,是城中古玩店的刘月娥姐姐帮我拿的主意,她的手艺可真的没话说。” 刘月娥在杭州的时候就帮过萧家,林晚荣对她有些印象。她既然有这样一手好手艺,能不能我提供钻石,让她镶嵌在项链耳坠上,过完年带到京城去?那岂不是又要掀起一阵旋风? 洛凝见他沉思,轻声问道:“林大哥,你在想什么?” 林晚荣笑道:“哦,没有什么,本来是想找洛大人商量些事情的,没想到他不在府中。时辰这么晚了,洛小姐怎么也没歇着啊?” 洛凝兴奋地道:“林大哥,我这几日正在准备赛诗会的事情。方才从学政大人那里得到消息,今年的诗会,不仅江浙两地的才子们报名积极踊跃,就连北方的才子们也来了不少,到时候怕是热闹之极。” 林晚荣对这种研讨会不感兴趣,他关心的只是他的公告,当下淡淡的哦了一声,便不再说话了。洛凝知道他的脾性,掩住小嘴笑道:“林大哥放心,你安排的那些宣传语,我都已准备好了,保准叫你那千两银子不白花。” 林晚荣哈哈笑道:“这就对了,还是洛小姐知道我的心意啊。” 洛凝笑了一下,忽然道:“林大哥,我听巧巧说,过完年你就要去京城了,是不是?” 林晚荣点头道:“正是,我要去寻一个人。” 洛凝低头道:“林大哥,你要寻的人可是一个女子?她生得好看么?” 林晚荣想起肖青璇的样子,玄武湖畔初见,寂寞小院夜谈,匪贼窝中相救,漏夜洞中缠绵,虽是相离已久,却依然历历在目。他叹口气,轻道:“国色天香,绝世无双。” 洛凝轻咬秀唇道:“那,林大哥,你还会回来么?” 林晚荣笑道:“洛小姐,莫不是巧巧那傻丫头托你来探我话的?巧巧是我未过门的妻子,她还在这里,我怎么会不回来呢?” 洛凝淡淡一叹道:“林大哥,京城虽是繁华热闹,景象万千,但这里还有许多记挂你的人,你可一定要回来。”

上一篇   第二百章 诡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