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二章 郊游(1)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零二章 郊游(1)

. 林晚荣见她神色之间似乎有些寂寥,心道这丫头挺不容易的,眼界太高,找个对象也难,这会儿肯定心里愁死了,真难为她了。 访洛敏不遇,也就没有了逗留下去的必要,林晚荣抽身离去,洛凝送他到门口,忽然开口道:“林大哥,你明日有没有空闲?” “空闲?”林晚荣疑惑道。若是明日大小姐不拉他去做事,他便是空闲了 “洛小姐,要我空闲做什么?莫不是邀我去吃茶喝酒耍乐子?”林晚荣调笑道。 洛凝落落一笑:“林大哥就会与我说些玩笑话,我要真是邀你吃茶,怕你又推辞了不去。近日我与书社的各位兄弟姐妹一起准备那赛诗会,甚为疲劳,想趁着明日艳阳,与大家出游一番。大家都想见识一下那日力挫沈半山的高人,我就代他们邀请你一聚了。” 郊游?这些才子才女们的节目果然丰富多彩啊,顿时让林晚荣想起了他的大学生活。有意思,有意思,他笑了笑,故意道:“洛小姐,不会是又要我赞助吧。” 洛凝白他一眼,忍不住笑着说:“林大哥说到哪里去了,这次郊游纯粹是大家放松心情,与银钱扯不上关系。” 林晚荣哈哈大笑着道:“不好意思,纯属职业习惯,职业习惯。” 洛凝轻声道:“这么说,林大哥你是答应了?” “这个,有免费的吃喝,我实在想不出什么拒绝的理由。”林晚荣笑着说道。这些时日忙着萧家的事情,事务十分的烦琐,出去玩玩也好,反正不用掏钱,不玩白不玩,白玩谁不玩? 洛凝见他答应了,心里甚是高兴,轻声道:“林大哥,既如此,我明日早间便在萧府门口等你。对了,我方才忘了告诉你,最近我们诗社进行一次扩充,郭无常公子也入了诗社。” 我靠,连表少爷都能入诗社?由此可见才子的质量正在急剧的下降啊。这书社的生意做得十分精明,既招了人马,又收了银子,扩招果然好处大。 回到府中,大小姐见了他急忙问道:“林三,你没事吧?” “身正不怕影子斜,我能有什么事情?”林晚荣嘿嘿道。 大小姐白他一眼:“你也叫身正?我可告诉你,今日婉盈小姐找上门来了,在府门外徘徊了半晌,终于没进来。我让三德去寻你,你日后可得当心点。” “大小姐,你还不明白?这是个连环局,我还怕她不找来呢。”林晚荣嘿嘿一笑。 的确,对陶婉盈来说,这就是个计中计,她本来是怀疑林三坏了她清白,气势汹汹找来拼命,待到林晚荣施展三寸不烂之舌,将这事推得一干二净,陶婉盈连到底是谁作坏都找不到,那才叫一个凄惨。 这本是一环套着一环的连续打击策略,今日他要是心硬一点,咬定以后的事情完全不知情,以陶婉盈的糊涂,若是连到底谁“玷污”了她都不知道,怕是要当场发疯了。 大小姐听他将事情说了明白,说到生理卫生那一节,萧玉若脸上一片羞红,瞪着他道:“你这人,怎么什么话都说得出来,天生的坏痞子。” 林晚荣正色道:“我这是在进行科学知识的普及,陶小姐以后该当感谢我才是。” 大小姐哼了一声道:“你也不知道哪里寻到的这些坏主意,婉盈一个好好的女子,竟被你吓成了那个样子。谁要是得罪了你,算是自寻了死路。” 林晚荣大声叫冤:“大小姐,我这可是完全替你打抱不平没有一点私心,你可得体谅我。何况,我今日已经提醒过她了,想来她此时已经发现了这事情的原委。我这算是磨练了她的性子,是功德一件。” 萧玉若笑道:“算我说不过你了。坏事被你做成好事,你也当得是第一人了。若是以后婉盈发现了这一切是你暗地指使,看你怎么和她交待。” 我交待个屁啊,只是吓了吓她,比起她动辄杀人,善良多了。林晚荣不愿与她再讨论这件事下去,便笑着道:“明日我向你告个假。” “你才好好办了几天事,就想着偷懒了,这些时日你好好学习一下,将来我们萧家就靠你了。”大小姐轻轻说道。 林晚荣听这话吓出了一身冷汗,就靠我了,什么意思?我虽然喜欢二小姐,可从来没有想过入赘啊,别什么都往我身上靠。他打了个哈哈道:“近几日府里和工场里的事务都没前几日那么繁忙了,我也想出去放个风。正好少爷近来学问猛涨,被金陵书社吸纳为了会员,明日他们书社有个郊游活动,在少爷的盛意邀请之下,我勉为其难地答应与他同去,所以特来向大小姐告个假。” 以大小姐对洛凝的态度,可不能说是洛才女邀请的,否则就是黄泥巴落裤裆,不是屎也是屎了。把担子往表少爷身上一撂,一切都跟我无关。 “金陵书社?”大小姐一皱眉,轻轻道:“那洛小姐也去么?” “这个,好像没听说她要去。”林晚荣眼也不眨地说道,心里补了一句:“也没听说她不去。” “如此,”大小姐轻轻点头道:“那你便去吧,记得照顾好表哥,可别让他受了别人欺负。”郭无常有几斤几两,大小姐心里清楚得很,他能进这出了名清高的书社,定然是花了不少银子捐来的。和那些金陵才子混到一块,他只有受欺负的份,有林三跟在一块,肯定不会吃亏。 林晚荣欣然道:“大小姐你就放心吧,正是考虑到这些,我才百忙中抽出时间,跟在少爷身边的。嘿嘿,我看谁敢欺负他,打狗也要看----哦,打少爷也要看大小姐的不是?” 大小姐看他一眼笑道:“你这人,就喜欢胡说。”她悄声叹了口气道:“要是表哥有你一半的才学胆量,娘亲也不会整日为表哥忧心了。” 翌日一早,洛凝果然如约在府门前等候了。男女约会,还让女孩子等着了,实在是罪过罪过。 林晚荣洗过脸,穿戴好那身青衣小帽标准行头,便雄赳赳气昂昂往门口而去。现在这青衣小帽在金陵可是流行开了,萧家的家丁走在大街上更是趾高气昂,林三哥名震金陵,如雷贯耳,要是在大街上不横着走,也太对不起这身皮了。 表少爷今天穿的倒是人模狗样,白色长袍,轻摇小扇,书生帽檐还簪了个红花,一副我是才子的骚包模样。花钱进了个二流大学,果然骚起来了,林晚荣上前嘿嘿笑道:“少爷,我来了。” 郭无常和林三是老关系了,他是老领导,没少吃这老下属的好处,当下拉着他袖子道:“林三,我方才听洛小姐说起你也受了邀请,这下可好,咱们可以互相照应了。” 林晚荣当然明白老领导话里的意思,点头道:“正是正是,今日我一定护得少爷周全。” 洛凝从自己小轿里探出头来道:“林大哥,你都准备好了,我们这便走吧。” 林晚荣见天色才蒙蒙亮,心里吃了一惊道:“洛小姐,郊游用得着这么早么?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吃了早茶再去吧。” 洛凝摇头笑道:“今日有位大人物与我们相约了时辰,我们这些身为后生晚辈的,怎能去得晚了?须得早些去,等着那位先生才是正经。” 大人物?林晚荣奇怪地瞥了洛凝一眼,这小妞昨儿个怎么没说起什么大人物,靠,我这种小人物,最怕的就是见识什么大人物了。 洛凝见他面露苦色,忍不住一笑,对他招招手,待他近了,她从小轿里取出一笼糕点递给他道:“林大哥,这是我早上起来做的八宝花膏,你就将就着用点吧。” 那盒子里散落着七八块糕点,其中有小半只还是洛凝咬了剩下的,洛凝脸上一红,忙将那半块拿了回去握在手中。 林晚荣奇道:“洛小姐,这真的是你做的?” 洛凝羞涩道:“我自幼没了母亲,父亲又忙于公事,唯有偷偷学点手艺,叫大哥见笑了。” 林晚荣抓起糕点咬了一口,啧啧叹道:“不仅样子好,味道也是好极,洛小姐,没想到你除了会写诗词,这糕点也做得如此好吃。当真是入得厅堂,下得厨房----”他心里又补了一句:“上的大床----” 洛凝想起那日和他说过的择偶标准,文能入相,武能沙场,知道他是故意拿了这事开玩笑,忍不住脸上一红,轻声道:“林大哥,你又笑话我。” 林晚荣哈哈一笑,狼吞虎咽地把糕点塞入口中,洛凝看得微笑,一挥手,小轿便往前行去。 由于是书社的郊游,洛凝与书社的才子才女们相约的地点便在金陵书院门口。三人到来的时候,门口已经聚集了三十来人,男女都有。 众人一见洛凝轿子旁边跟着一个脚蹬青巾鞋、头戴家丁帽的公子,便立刻窃窃私语起来,有几个上次见过面的女子,欢呼着招手叫道:“林三哥,林三哥----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