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三章 郊游(2)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零三章 郊游(2)

. 人出了名就是不一样啊,处处都有狂蜂浪蝶勾引,林晚荣心里骚骚地想道,走到近前已是抱拳笑道:“各位小姐是叫我么?诸位好啊,在下林三,见过诸位大姐。” 其他不认识林三的,见了他这副独一无二的标准行头,也都知道了,这必然就是近来风头极盛的小家丁林三了,除了长得还过的去,看不出有什么本事。 有几位上次在书院见过的小姐拉住林三叽叽喳喳地道:“林三哥,听说你一个人打败了北七省楹联之王,你好厉害哦!” “三哥,三哥,未老思阁老,无才做秀才,你是如何想出来的?当时的心情怎样?有没有感觉受到侮辱?是不是为了替我们江南才子出头?” “三哥,你变的戏法是从哪里学的?能不能现场示范一下。” 林晚荣苦笑摇头,这些小妞凑到一起,也挺开放的嘛,就是长得碜人了点。 其他诸位才子,当日参加了宴会的不多,没有亲眼见过林三是如何力挫沈半山的,都是听的坊间传说,如今望着这个小小家丁,眼中有些好奇,更多的却是不屑和嫉妒。 人性百态,皆是如何啊,林晚荣将众人神色一一看在眼中,心里感慨着道。洛凝笑着道:“林大哥,有如此众多的追随者,你心里感觉如何?” “嗯,看来我下次要出本诗词楹联集锦,就叫做《林三与楹联》,说不定能卖到不少银子。”林晚荣打趣道。 洛凝笑着道:“这还用你想?早有人想到了。现在茶楼酒肆里的说书先生,把你在杭州晴雨楼的故事、祖母寿筵上的风采,集合起来编成了段子,正在茶楼里宣讲呢。” 林晚荣哈哈一笑,有人做免费宣传,听起来不错,可是我真的很想低调哦。 林晚荣指着远处几个对自己虎视眈眈的才子道:“洛小姐,那几位是何处人氏?不像是咱们金陵的才子啊。” 洛凝点头道:“林大哥好眼力,现在金陵赛诗会召开在即,那几位都是从北方赶来的才子。今日和我们一起出游交流一番的。” 林晚荣哦了一声:“不会也是北七省书友同盟的吧?那不是要来为沈半山找场子的?” 洛凝点头道:“北七省书友同盟,未及第的秀才们都可参加,想来他们应该也是。大哥,不瞒你说,自从你击败沈半山之后,来参加金陵赛诗会的才子们更多了,北方也有不少精英赶来。这南北之争怕是免不了了。” “有竞争才有发展,这样很好啊。”林晚荣笑道。才子本不分南北,只不过类似于北七省书友同盟这样的组织,却为自己划上了一个地域界限,也才有所谓的南北之争。 “可是我们金陵诗社,身为此次赛诗会的东道,也不能太失面子啊。”洛凝笑着道:“所以,我才想把大哥拉进来,作为我们诗社的镇社之宝。” 镇社之宝?汗,老子还能博得这个名头?林晚荣哈哈笑道:“好,那我就厚着脸皮,做一回你的宝贝,希望不会叫你失望。” 听他胡言乱语,洛凝轻嗔一声,红晕上颊,娇羞不堪,不敢再与他说话了。 会合了金陵书院和北方数位才子,共几十号人马,浩浩荡荡地向城外开拔。林晚荣无论行头还是肤色,在他们里面都是最扎眼的一个,自然是吸引了不少的目光,一路上好几位小姐都跟在他身边,不断地递上自己新写的诗词请他指正,眉目里还时不时蹦出点春意。 林晚荣哪有这等心思,把几位小姐的手札往表少爷手上一丢,笑道:“我这点小小学问,都是我家少爷教的,大家该当找他指正才是” 表少爷拿起手札,装模作样地道:“这位小姐,这句‘春风撩我心’不妥,不如改为‘春风抚我胸’更佳” 洛凝早已下了小轿,走在林晚荣身边笑着说道:“林大哥,过不了几日,这金陵城中的小姐怕都是要为你才学所迷了。” 迷个屁,我宁愿她们是被我强壮的胸肌所迷,林晚荣摇摇头道:“洛小姐,你说今日有一位大人物要到,不知道这位大人物有多大?”他想了一想,难道是徐渭?不可能啊,这老头现在忙着剿灭白莲清理江苏官场,行踪十分的保密,怎么会公开露面呢?难道是和我一样“低调”未遂? 洛凝笑道:“是我在京城京华学院时候的恩师,也是北方有名的女国学,在南北才子中,都很有些名气,对我们这些读了诗书的人,当然就是大人物了。” “女国学?”林晚荣愣了一下道:“多大年纪?莫不是上次送来对联的那位女祭酒?” 洛凝摇头道:“不是她。来的这位是我恩师,已经五六十岁年纪了,是今年特地从京城赶来,参加这金陵赛诗会的。昨日方到,我们今日特地邀了老师出游。” 林晚荣点点头,又是京华学院,这个京华学院大概就相当于这个时代的北大,就连里面随便出来的一个老女人,也敢号称国学,还是洛凝她们眼里的大人物。果然深不可测,有机会倒可以把二小姐送到里面深造一番。 一行人说着话,却已到了城外,虽是初冬时分,却依然青山绿水,一望无际的田野映入眼帘。雾气茫茫中,几位早起的农人,正把着犁耙辛勤地耕耘着土地,一派悠闲模样。 林晚荣深深地吸了口空气,清早出游,空 空气清新,感觉就是爽啊。 众人行到一处亭前停下,只见远处缓缓行来两个身影,前面是一个女子,穿着一身白色映花袍,五六十岁年纪,鬓角苍白,神色不苟言笑,目光冷淡,像是看见谁都不顺眼的样子。 洛凝急忙提了长裙跑过去,恭敬行礼道:“凝儿拜见恩师。” 这个就是洛凝的老师?长得跟灭绝师太似的,估计也不是什么善主。诸位学子也急忙上前拜见道:“学生拜见梅大国学。” 看那些学子们恭敬的样子,这个什么梅大国学,似乎还真是位大人物。林晚荣拉拉身边的郭无常道:“少爷,你认识这位梅大国学么?” “这个,我一向不在京城走动,所以不太识得。”表少爷大言不惭地道。 倒是旁边一位紧跟着林三的小姐道:“三哥,这位梅砚秋老师,乃是京城里素有威名的国学,听说许多有名的才子都是出自她的门下,就连京里许多达官贵人,也争相拜她为师呢。” 林晚荣哦了一声,这个梅砚秋竟然还招了些达官贵人为弟子,那怎么还板着这副脸呢,像是我欠了她几百吊钱似的。 梅砚秋扶起洛凝道:“好,好,凝儿,几年不见,你生得越发标致了。”洛凝羞涩不堪地应了一声,脸上浮起两片红云。 梅砚秋点点头,对洛凝道:“凝儿,你离京之后,我又新收了位弟子,你也来认识一下吧。”她朝身后那人一点头,脸上已是泛起微笑道:“你也出来和凝儿见一见吧。” 从那梅砚秋身后走出一人,对洛凝一行礼道:“在下赵康宁,见过洛小姐。” 洛凝神色一愣,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小王爷会出现在此地,还莫名其妙地拜了自己恩师为师。 梅砚秋道:“小王爷宅心仁厚,知书达理,才学出众,我在京中便收了他为弟子,你们以后可得多亲近亲近。” 金陵书社的才子才女们,一听说出现在眼前的这个风度翩翩的俊朗公子,就是名闻天下的宁小王爷,顿时炸了锅。先前还围着林三的小姐们,纷纷拥到了小王爷面前,与家丁林三比起来,小王爷的身份显然更像一只金龟婿。 林三的身边方才还热热闹闹,眨眼之间便走了个干干净净,林晚荣叹道,***,太子党果然有魅力,就算是一坨狗屎,沾染了皇家两个字,也是香的了。 表少爷愤愤不平地道:“小王爷有什么好拽的,论相貌不及我,论才学连林三都比不上,不就是生了一个好老子么?” 洛凝立在老师身前,站也不是,走也不是,偏那个赵康宁斯文有礼,吟吟说笑,引得周围的才子才女们阵阵欢呼。 你娘的,你就瞎忽悠吧,老子休息了。林晚荣打了个地方,拉着表少爷一屁股坐下,两个郁闷的人躺着休息了起来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忽听一声热烈的掌声响来,林晚荣一睁眼,见诸多才子才女们都围着赵康宁和梅砚秋。 赵康宁笑道:“既然诸位同僚抬爱,那康宁就献丑了。”他略一沉吟,见远处行来几个人影,微微一笑,说道:“我出这上联是,一羊引两羔。” 林晚荣顺着他眼神看去,顿时肺都气炸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