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八章 劝慰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零八章 劝慰

. 两个人行走了一路,林晚荣一直没有说话,表少爷见林三眉头紧锁,也不敢开口。 待回到自己小屋里,林晚荣连脸都顾不上擦,直直地仰面躺在床上,总觉得有些东西堵在了心里,难受得很。今天骂也骂得爽,打也打得爽,可是除此之外,他找不到一丝可以慰藉自己的地方。妈的,老子是不是把自己看得太高尚了?他心里苦笑着嘲讽了自己一把。 他在怀里摸索一阵,掏出肖青璇送给自己的双连发火枪,刚刚发射过的枪膛还带着点点火药燃烧后的味道,闻着竟似有种淡淡的香味。这西洋人的火枪,工艺极其精湛,肖青璇送给他的这支,更是精品中的精品,在欧洲王室也不多见,以大华目前的工艺,造出红衣大炮都甚为困难,遑论这火枪。而且看那小王爷赵康宁吃惊的神色,他应该也没有见过火枪。难道青璇的身份比赵康宁还高贵? 他心里默默思索了一阵,又摆弄起这火枪来。今日首次用这火枪,差点出了丑,他对自己的枪法没信心,担心打不准,所以才特意连开了两枪。这火枪的后座力大,第一枪打中了,第二枪反而偏了,实在叫他汗颜。不过看了火枪的威力,他更加有信心了,甭管遇到什么狗屁高手,在这火枪之前统统都是低手。 青璇对我甚好啊,林晚荣这才知道了肖青璇的良苦用心,有这一枪在手,他谁都不怕了。他心里微微一叹,想起与青璇相处的那些日子,时日虽是短暂,印象却极为深刻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她。 他今日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心里胡思乱想了一阵,情绪特别的低落,躺在床上竟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。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,门外传来一阵轻轻的敲门声音,林晚荣睁眼一看,天色却已全黑,这一觉竟然昏昏沉沉睡到了这般时分。 林晚荣摇头苦笑,老子怎么变得像猪一样能睡了,他开了门,门外传来一个柔和的女子声音道:“怎么不掌灯?” “因为黑夜最适合思考。”林晚荣嘻嘻笑着道,闪身将大小姐迎进了屋。 “贫嘴!”萧玉若看了他一眼,转身找了个火镰子,轻轻将这屋里的油灯点上,昏黄的油灯在她秀美的脸上、姻娜的身躯上映出一阵淡淡的光辉,妩媚动人。 林晚荣看得呆了一呆,笑道:“大小姐,你怎么来了?” 萧玉若没有说话,见了他手上脸上的黑色痕迹,皱了皱眉头道:“你这人,怎么也不去洗洗?灰尘满面的,难看死了。” 林晚荣摇头笑道:“心倦了,动都不想动。” “什么倦了,我看你就会偷懒找借口。”大小姐白了他一眼,站起身来,袅袅娜娜走了几步,到房外为他取来热水毛巾,轻道:“你快擦擦。” 林晚荣拿过毛巾胡乱地擦了两把,笑着道:“难为大小姐亲自端茶倒水,林三感激不尽啊。” 大小姐看他一眼哼道:“你整日就喜欢胡闹,在我面前如此,在别人面前也是如此。今日又得罪了梅砚秋先生,你是不知道她在京中的影响有多大。这下倒好,我们还没去京城,就惹上了一个大人物。” 林晚荣看她一眼道:“你都知道了?” 大小姐点点头:“表哥回来将事情经过对我说过了。那小王爷便不说了,他本来就对我萧家没安好心,你让他难堪也不是头一次了。只是这梅砚秋的弟子,在京城中都是些有权有势的人物,你得罪了她,那过完年我们到京中肯定会有麻烦。说起来,都是洛凝那丫头惹的祸----” 林晚荣无奈苦笑道:“关洛小姐什么事情?” 大小姐哼道:“若不是她邀了你,也不会发生这等事情。我看你是被她迷住了心窍,昨日还哄我说她不会去。” 汗,是我哄你了么,明明是你没有听懂我的话外之音。林晚荣摇头道:“这和洛小姐没有关系。以我的性格,只要遇到这姓梅的,迟早要来上这么一回。” 大小姐知道他说的不假,轻叹口气道:“我们这些经商的,在那些老爷眼中,地位连农夫都不如。这不是一家两家的事,是整个大华朝的风气,不是凭你一句两句话就能改的过来的。你这人,平时里那般的鬼聪明,怎么遇到这事,就如此看不开呢。” 林晚荣呵呵一笑道:“路见不平人人踩,不做这事,我心里不安。” 大小姐幽幽道:“我十三四岁就跟随母亲做生意,经商之人地位就不说了,又是孤女寡母,东奔西走中,受了别人多少白眼多少欺负,数也数不清,若是都像你这样,我们哪还能活到今天。” 大小姐想起以前的凄苦,眼中隐隐泛起泪珠,轻道:“你啊,就不能学着忍一忍么?就算你踩了那不平又能如何?这一仗是你赢了么?骂得痛快了,却也把你自己的兴致败坏了。看你现在的样子,萧条得很,哪像以前的林三?我从前为着萧家的事,整日里愁眉苦脸,心里凄苦,你就跟我说,忧郁是一天,快活也是一天,人要学会享受才行。你劝了我,怎么自己反而又落了进去呢?” 大小姐这几句话说的林晚荣心里暖烘烘的,他看了萧玉若一眼道:“大小姐,我还以为你是来责备我的呢,哪里想到你却是来劝慰的,我感动得有点想哭。” 萧玉若脸上一红,倔强道:“你感激什么?我就是来责备你的,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随便得罪人。” 大小姐嘴硬心软,林晚荣看得明白,心里小感动,点头道:“大小姐,你放心,那姓梅的为人不仁,必遭天谴。话说回来,就算她有多少富贵子弟,可咱们也未必就是什么软柿子。”他说着这话,心里却莫名其妙地想起了那日杭州灵隐寺外遇到的华服老者,当然,最近在咫尺的,就是眼下正隐身在金陵某处的当朝第一人徐渭了。以徐老头和他现在的交情,任何人想动林三,想动萧家,都得好好思量思量。 “林三,我萧家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。你得罪了那么多人,别人都会把帐算在我们身上,你可不能撒手不管,以后民不准抛下我们。否则,我化成了鬼也不饶你。“大小姐轻声道。 汗啊,这个,没有我,你早就化成鬼了。林晚荣苦笑道:“大小姐,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吧。我与你们签订的就只有一年的合约,你可不能赖我一辈子啊。” “谁要赖你一辈子----”大小姐轻啐一声:“我家这些事,好事坏事都是你惹出来的,你要是不解决好了,哪里也不许去。你要那合约,我便给你签十年、百年好了。” 原来是想诳我续约呢,这小妞又霸道又狡猾,林晚荣呵呵一笑,转移话题道:“大小姐,陶家的店铺整合的怎么样了?” 大小姐点点头道:“和管事们商讨完了,都按照计划在进行。今日你偷了懒,明日可不许再跑了,否则我扣你俸禄。”说到扣俸禄,连她自己也忍不住捂了小嘴偷笑起来。 说到俸禄,林晚荣顿时想了起来,叫道:“大小姐,我那香水也该有分成了吧。” 大小姐笑着道:“放心吧,哪能少了你的。这个月咱们那香水净利润在三万两左右,算下来你的一半也有一万五千两。” “聊胜于无了----大小姐,你是不是做假帐了?” “被你这坏人气死了----”大小姐气得哼了一声,一拂袖,却不小心将桌上的油灯掀在了地上,啪的一声轻响,油灯捻子轻轻扑了几下便彻底熄灭,屋里顿时漆黑一团。 大小姐啊的一声惊叫,骤然而来的黑暗让她一下子无所适从。 “别怕,别怕。”林晚荣轻轻拉住她道:“有我呢。” 黑暗中大小姐久未说话,林晚荣听见她喘息的声音似乎有些异样,回头看去,却见她望着自己,眼中亮晶晶的似有水滴。 林晚荣心里疑惑,急忙轻声道:“大小姐,你没事吧?” 大小姐摇头笑道:“能有什么事,哪天还不被你这坏人气上几回,早已经习惯了。” 林晚荣呵呵一笑:“我这是和你熟,才会这样说话,别人想让我开玩笑,我都懒得管呢。” “林三,你好生歇着吧,明日一早我就来找你,你可不许偷懒。”大小姐偏过头,一拉屋门便走了出去。林晚荣正在疑惑间,却见大小姐回过头来道:“差点忘了,这是晌午有人送到府上的信,说是给你的。” 她自怀里取出一个信封交到林晚荣手里,林晚荣有些意外的道:“给我的信,谁写的?我在金陵可没几个朋友。” 大小姐道:“你自己看了不就知道了。” 屋里太暗,林晚荣好不容易摸索着点起油灯,再住外看去,大小姐不知何时走的,早已不见踪影了。 他自信封里取出信笺,却是一方洁白的小纸,上面用小楷写着两行小字:“感君诚实之德,当衔草结环以报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