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九章 病了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零九章 病了

. 诚实?竟然有人说我诚实,这倒是稀奇了。林晚荣乐得直想笑,将那信笺来回看了好几遍,既无题头,又无落款,却不知道是谁写来的,唯一肯定的,这是女子手笔。 这金陵城中他认识的女子不多,而能写出这样信的就更少了。他想了一想,心头一亮,不会是她吧?嘿嘿,这可有意思得很了。 次日一早,萧玉若果然早早地来叫了他,二人与管事们商议着接手陶家店铺之后,如何扩张的问题。 陶家布庄经营规模仅仅是略小于萧家而已,这一番吞并,萧家布庄的规模大大地提升了一个档次,在大华已是无人能匹敌的巨无霸了。当然,绸缎生意的利润是越来越薄,现阶段这已经不是萧家的重点。香水与香皂的红火,让上到萧夫人、大小姐,下到萧家各个下人,都对萧家的未来充满了信心。 香水与香皂完全可以说是垄断生意,现在由于供货的局限,还仅在附近的江苏、浙江、安徽三省实行。等到明年产量跟上,将会迅速的扩展到全国十数省,到时候局面将会更加壮观。在这种情况下,大小姐对即将到来的京城之行越发向往起来,在林晚荣耳边已提过好几次了,她打算过完年,大年初三就启程赴京。 林晚荣自然是没有什么异议,他唯一担心的,就是巧巧那个小妮子了。 董青山来的时候,林晚荣刚与大小姐她们商讨完毕,青山兴奋地拉住他道:“大哥,秦淮河边的酒楼,我们收到了。” 这事还用说吗,你们就是混黑社会的。那家伙再黑能黑过你吗?林晚荣点点头道:“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?” 青山道:“一点点小麻烦。这家伙不知道从哪里攀上了程瑞年那根高枝,我们去的时候,他还趾高气扬得很,叫嚣着程公子怎么怎么样,黑龙会怎么怎么样。后来北斗一怒之下,拿了板凳砸了他一条腿,那小子当场吓傻,屁都不敢放一个,就乖乖地收拾东西滚蛋了。” 黑社会就是干这个吃的。林晚荣呵呵一笑道:“那你们这几天要特别注意黑龙会和吴正虎的动静,年关了,都不太平。大家都盼着搞一票好过年呢。” 董青山哼哼道:“谁搞谁还不一定呢?” 林晚荣道:“小洛呢?他爹这几天在不在家,我去找老洛有些事情。” 董青山道:“小洛今天怕是来不了了。洛小姐昨日似是出了什么事,回去之后哭了大半晌,谁都劝不住,后来就发起高烧,不断地说胡话,到天亮的时候还没清醒过来。正巧洛大人这几天一直不在府中,小洛担心洛小姐,就在家里看着她了。” 林晚荣一惊道:“洛小姐怎么了?她昨日不是还好好的么?怎么就病了?” 董青山道:“小洛早上派人来送信的时候也没说清楚,我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。不过看他家人焦急的样子,想来应该病得不轻。对了,大哥,你昨日不是跟洛小姐出去游玩了么?到底出了什么事情?洛小姐那么开朗的一个人儿,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?” 林晚荣细想昨日洛凝的神态,她对自己的关心不是假的,但她对恩师的尊重两样是真。或许是那个姓梅的老太婆责怪她了吧,她站在自己与恩师中间,两面为难也是情有可原的。想到这里,林晚荣叹了口气道:“可能是和她老师有关吧,这事我也不好说。” 董青山道:“洛小姐这么好的一个人儿,我要是知道谁欺负她,定然饶不了这混蛋,一定揍得他满地找牙。” 林晚荣点头道:“我和你一起揍。唉,这么个在头,怎么就一直没见洛大人呢?” 董青山嗯了一声:“小洛也已经好几天没见过洛大人了。不过听他说,洛大人经常会这样。想想也是,人家当那么大的官,忙一点自然情有可原。就说我们洪兴,现在近千号兄弟,每天吃喝拉撒玩,也把我和小洛忙得够呛,何况是洛大人一省之首,后下何止数千的衙役、当差的,都是要吃公家饭的,他要管这么多人每天的吃喝嫖赌抽,更不容易啊。” 林晚荣哈哈一笑,好一个青山,话粗理不粗,大有见地啊。他想起洛凝的病,心里也是奇怪,昨日还是那般美艳的一个人儿,怎么说病就病了呢。 他与洛凝的关系不错,本应该就此去探望一番,但又怕在洛府中遇到那个讨厌的梅老太婆,那就更让洛凝为难了。 林晚荣踌躇了一会儿,对青山道:“巧巧去看过洛小姐了吗?” 青山摇摇头:“早上小洛差人送信来的时候,姐姐已经到夫子庙那家新酒楼安排装修事宜去了,不过她要是知道了,肯定就会立即赶去的。” 林晚荣微笑道:“青山,你去洛家帮我打听个事,看看洛小姐那位姓梅的老师是否住在她家。” “好,我马上就去,大哥,你与那梅老师有什么不对么?”青山点头道。 林晚荣无奈一笑:“这个说起来就话长了。你去探听一番就是。另外,让小洛好好照顾她姐姐,晚些我也去看看洛小姐。” 见青山远去的背影,林晚荣轻叹了口气,洛凝的某些想法虽然有些空中楼阁不切实际,但的的确确是一个有着追求的女孩子。这个丫头,不会是真的因为昨天的事情气病了吧,那我可是罪过了。 老洛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,几天找不见人,林晚荣留在金陵的时日越来越短,消耗一天就少一天。如果不能解决程德的事情,那就等于留下一个隐患,威胁到巧巧、威胁到老董一家人,这是林晚荣心里决不允许看到的。 他心里止不住的焦急起来,那个神出鬼没的徐渭老头也不知道忙些什么去了,灭白莲没见动静,肃静江苏官场也没有声音,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? 林晚荣想得有些心烦意乱,一脚踢飞一个小石子,落在了园子中的湖里,激起了一圈小小波浪,却听“噗哧”一声轻笑,一个悦耳的声音传入他耳里。 “二小姐,你可算出来了。”林晚荣一见那张清纯中带着点点娇羞的面孔,心里顿时喜悦起来。前几日萧玉霜便入了禅房,说是祈福的最后几天,心思一定要诚,任何人都不能打扰,算起来,也有好几日没有见着她了。此时乍然见她笑脸,怎不让林晚荣喜笑颜开。 萧玉霜嘟着嘴道:“我在你身边站了半晌了,也不见你看我一眼,你这人,是不是在想着别人?” 二小姐的眼睛真毒,我还真是在想着洛凝,林晚荣大汗,这娇嫩的小玉霜,有向她姐姐靠拢的趋势啊。 “我哪里会想着别人呢?”林晚荣眼也不眨地笑道:“我正在担心,近几日不见了玉霜,心里相信得紧呢。” “真的么”萧玉霜眉开眼笑地望着他,眼中闪过浓浓的喜悦,羞声道:“那你这几日怎么不来看我。” 林晚荣抹了把额头的冷汗,还是十六七岁的小丫头最好哄啊。他瞅准四处无人,悄悄拉住她小手道:“我天天都想去看你的,但是大小姐说,你这祈福的最后几天,心灵一定要诚,任何人不能打扰,我思前想后,下了一万道决心,才忍住了不去看你。” 小姑娘听得脸上火辣辣的,羞涩道:“别人去看我,自然是打扰,你去看望我,我心里欢喜得紧,祈福更诚心。你这坏人,肯定是外面有了人,才会忘了我的----” 我靠,这小妞不是又躲在房里看言情小说吧,这样勾人的话都能说得出口,二小姐看他一眼,幽幽道:“你这坏人,也不知道是生得哪里好,我在禅房里,每日念着你,折磨死人了。哪怕你不想我,我也天天想着你。” 进步了,这小妞的情话又进步了,林晚荣心里感慨,试探着道:“二小姐,你方才说什么我外面有了人?” 萧玉霜嗯了一声道:“你这人坏得很,当日那样欺负我,谁知道你在外面还有没有欺负别人?你要是欺负了别人,可不就是在外面有人了么?” 林晚荣大汗,这孩子的逻辑真简单啊,不过也挺实用的,二小姐将头靠在他肩上道:“姐姐说,你们男人就想着欺负我们女人,叫我防着你,可是我防谁也不愿意防你。就算你在外面有了人,我也天天想你,天天念你。娘亲说,我们女人的第一次是最宝贵的,一定要从一而终,我都和你那样了,不跟着你还能跟着谁?” 我和你如样了啊,林晚荣心里大叫,不就是亲了亲嘴,拉了拉手,打了打屁股,距离那样还差得远呢。不过见着小丫头红扑扑的小脸,这样禽兽的话语他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----全部转化为实际行动。 他将二小姐的细柳小腰往怀里轻轻一揽,萧玉霜嘤宁一声,娇躯火热地依偎在他怀里。 林晚荣在她小耳垂上轻轻吻了一下,正要进一步动作,却见三德远远跑过来道:“三哥,三哥,总督大人有请----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