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章 砍倒他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一十章 砍倒他

. 洛敏找我?这老头总是神出鬼没的,我要见他的时候找不到人,他要见我的时候立马就出现了,还真是他娘的邪了。 二小姐方才与他相见,正相谈甚欢,见他就要离去,急忙紧紧拉住他的认袖,心里很有几分不舍。屏退了四德,林晚荣在玉霜耳边笑道:“别慌,等我议完事回来,咱们继续。” “谁与你继续?”二小姐脸色羞红道:“我只是想和你说说话,你这人就想着使坏,难怪姐姐说你是最坏的人,真是说得对极了,嘻嘻。” 与活泼可爱的玉霜说了几句话,林晚荣心里好了许多。到了大厅中,见到的却是高酋的哥哥高首。 林晚荣一抱拳道:“高大哥,好久不见了,今天是哪阵风把你吹来了?” 高首抱拳笑道:“林公子太客气了。属下是奉大人的差遣,请公子过去议事的。” 老洛找我议事?靠,我还正准备找他呢。林晚荣哈哈笑道:“叫我议事,随便派个衙役来就行了,哪里还用的着劳烦高大哥大驾呢。”高酋、高首兄弟都曾是皇帝身边的贴身侍卫,地位比那衙役,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。 高首一笑没有说话。与他出了门来,高首早已准备好马匹,二人跨马而上,直住城外奔去。 林晚荣奇道:“高大哥,大人不在府中么?咱们怎么往城外去了。” 高首道:“大人公务繁忙,已经好几日不在府中了。” 林晚荣点点头:“那大人可知道洛小姐生病了的事情?” 高首吃了一惊道:“生病?大小姐如何会生病?公子从哪里听说的?大人尚不知情。” 林晚荣叹了口气,这个老洛还真是个工作狂人,连自己儿女病了都不知道。洛远和洛凝摊上这么个老爹,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。 这一路出城走得甚远,要不是跟在自己身边的是老洛的心腹高首,林晚荣还以为有人要把自己拉到偏僻地段去杀人灭口呢。行了大半个时辰,才到了一处山脚下。这山势甚高,地形陡峭,极不容易攀爬。山上却是青松翠柏郁郁葱葱,飞鸟走兽齐鸣。小溪流水淙淙,一点也看不出隆冬将至的样子。 老洛找的这地方不错啊,山清水秀的,适合埋忠骨,他嘿嘿一笑道:“高大哥,大人在这里做什么?难道要学那隐身世外的桃园翁,钓鱼耕田不成?” 高首笑道:“公子说的倒也有趣,若真能在此处隐身世外,那倒也是一件乐事,只怕大人他没这份功夫啊。” 林晚荣心中凛了凛,照高首的意思,老洛不是在这里隐居,那自然是在这里避人耳目。难道是要做什么大事?想起做大事,他心里一喜,洛敏的大事还能有什么,无非是除程德、灭白莲。 高首带着林晚荣顺着陡峭的山崖直上,幸亏林晚荣功夫在身,才没费多大劲道。到达山坡上一看,四处人影绰绰,都是些劲装打扮的彪悍大汉,怕有百十来人,个个目光炯炯,一望便知功夫不俗。 他们正巡弋在各个重要关口,见到高首回来,都朝他微一颔首,却不说话。林晚荣看了这些人的气势,试探道:“高大哥,这些兄弟和你一样,气势非凡,仪表堂堂,莫非也是宫中出来的高手?” 这个隐藏的马屁高首听得十分顺耳,笑着道:“公子好眼力。既然公子看出来了,我也不隐瞒,这些都是我以前在宫中的下属。今次是跟了一个大人物来金陵的。” 大人物?宫中侍卫?难道是皇帝来了?林晚荣吓了一大跳。旋即又自己否定了,要真是皇帝亲来,怎么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,更不可能住在这个难以遮风避雨的山坡上。高首说的应该是徐渭吧。徐渭乃是当朝第一重臣,此次来江南又是要做这样一件重要的事情,安全问题自然是重中之重。洛敏这几天定然就在这里和徐渭议事。 林晚荣随着高首跳下山坡,见眼前是几间整齐的小屋,洛敏挺着个大肚脯从屋里走出,笑呵呵道:“林公子驾临,洛某有失远迎。此地简陋,又劳烦林公子行了远路,还望公子莫要见怪才是。” 靠,这老头官腔一套一套的,真虚伪。林晚荣嘿嘿一笑道:“哪里哪里,洛大人身居陋室,心忧天下,实在是吾等后生小辈的楷模啊。” 两个人互相鄙视了一番,洛敏将林晚荣迎进室内。屋里摆设简单,只有几张桌椅。林晚荣奇怪的道:“大人这几日就是住在这里的吗?果然朴素得很。” 洛敏叹口气道:“没有办法,为了朝廷办差,自当殚精竭虑,死而难已。皇上交待要办的事情太多,一不留神怕就出了差错,只能寻个少有人打扰的地方了。此处山清水秀,下适合埋我这把老骨头。” 这老头吹牛表忠心倒有一套,林晚荣哈哈一笑,说道:“不知道洛大人叫我来,有何差遣?” 洛敏道:“差遣可不敢当,洛某是想请公子来商量些事情的。”他神秘一笑道:“前几日我与一位老友重逢,谈起林公子,我那老友对林公子赞不绝口,说你骨骼清秀、才学见识皆是非凡,他日定是人中龙凤,叫老朽好好与你结交一番。林公子可知他是谁?” “哦?真有此事?但不知是哪位高士如此看重在下,在下惭愧惭愧。”林晚荣也装糊涂道。 洛敏微微一笑:“林公子,咱们也不必打哑谜了,这几日我和徐渭大人就一直隐居于此,商议些大事,林公子可有兴趣听一听?” “原来是徐大人他老人家啊,失敬失敬。”林晚荣笑道:“大人要和我说什么大事?在下可只是一个小人物,听了这大事,大人会不会将我灭了口呢,嘿嘿,还是不听的为好。” “林公子说笑话了,”洛敏笑道:“你是被众多贵人保佑的人物,何人敢与你作对。” 他笑着拉开墙上的一幅帘子,映入林晚荣眼帘的却是一幅军事地图。 这地图画笔简陋,但山川河流皆标注清楚,路程远近也有详细说明。林晚荣看得呆了一呆,这老洛和老徐,这两天竟是在研究军事地图?他二人是文官,又不是武将,这玩意儿他们看得懂么? 洛敏似是看穿了他的心思,微笑道:“文长先生文韬武略无一不通,此图便是他亲笔所绘。近几日,他召集了数位将领察看这地图,寻求歼敌良策,下官亦在此处作陪。” 这正应证了林晚荣的判断,徐渭这几天果然和洛老头在商量这事。 洛敏叹道:“林公子你也不是外人,文长先生今日临走之时说过,凡事不必瞒你。老朽便如实相告吧。这白莲匪患越来越猖獗,对我大华威胁巨大,已到了非除不可的地步。相信林公子必定清楚,白莲教之所以屡禁不绝,背后定然有着大人物。而且这位大人物来头不简单,除了白莲教之外,据我们所知,他与北方的胡人也脱不了干系。” “胡人?”林晚荣吃了一惊,我靠,越闹越大了。你搞内患不要紧,但你勾结外贼,那就是该死了。 洛敏郑重点头道:“正是。那胡人明春就要卷土重来,到时候又有白莲教在内祸乱,两面夹攻之下,我大华社稷暂且不谈,就连我大华民族也是岌岌可危啊。此人心机何等的深沉歹毒,为了一己私利,祸乱朝野不说,更不惜引狼入室,置我大华民族于不顾,此等狼子野心,我大华子民,必定见而诛之。” 林晚荣没有说话,这样的事情史书写的多了,他见怪也不怪了。 “这折莲祸根一定要铲除----”洛敏重重一摆手道:“就在今冬,就在这几天,山东和浙江的步骑营将联合而动,以徐大人为首,定要一举歼灭这白莲。唯有除了内患,才能抵御这外侮。” 洛敏连时间和地图都透露给林晚荣,显然是真的不拿他当外人了。林晚荣嘿嘿一笑道:“洛大人,我丝毫不怀疑你和徐大人的决心,但是有一点事情我想请问一下,为何江苏的兵不调,偏偏要拉远了去调浙江的兵马呢,在下着实有些费解了。” 洛敏苦笑道:“林公子,你就不要看老朽的笑话了。为何不调江苏的兵丁,你还不清楚?那程德罪行累累,偏就扳他不倒,说来也是老朽无能,有令行不得,有兵调不得。老朽实在愧对皇上,愧对江苏父老啊。” 林晚荣笑着道:“洛大人过谦了。叫我看来,扳倒程德,也不是什么难事,眼下就有一个大好时机。” 洛敏急忙道:“公子快快请讲。” 林晚荣道:“洛大人,你与程德相斗多年,手上可有他贪赃枉法的证据?” 洛敏道:“这个自然有,若不是朝中有人替他撑腰,我早参倒他了。” 林晚荣嘿嘿一笑,眼中闪过一丝冷光:“参不倒也没关系,直接砍倒他就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