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三章 差点痿了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一十三章 差点痿了

. 夜色暮暮,油灯昏黄,林晚荣心里升起火热的欲望,想着里面睡着的美丽女子是巧巧的闺中密友,此处又是她的闺房,他嘿嘿一笑,不知不觉中,那股欲望也透着些诱人的黑色。 “试什么?”巧巧羞涩不堪地问道,她浑身酸软乏力,大哥的手在身上轻捻慢搓,像是要把自己的身体融化。 林晚荣将她小袄推开,露出里面火红的亵衣,轻轻道:“试着做一些有趣的事啊----” “大哥不要----”巧巧急叫了一声,鼻息咻咻,声音中带着些惊颤,还有些她自己都难以捉摸的旖旎味道:“这里是凝姐姐闺房----” 不是她闺房我还不办呢,咱男人么,不都好这口?林晚荣心里猫抓似的痒痒,妈的,偷情就是刺激。他轻轻一推,便将巧巧亵衣捋掳了上去,露出一片晶莹洁白的肌肤和两只颤颤巍巍的粉嫩娇乳。 巧巧啊的一声轻叫,脸上似火烧般,将头埋进大哥怀里,不敢看他。被大哥欺负虽然不是头一次了,但像这样赤裸裸的暴露在他面前,还是首次,更何况是在闺中好友的绣房里,她又惊又羞,心里隐隐升起些难言的味道,再也不敢抬起头来。 似明似暗的灯光中,巧巧细嫩的肌肤似乎更加的白皙,两点鲜艳的乳珠轻轻颤抖,红润的小嘴娇喘着微微张开,似在诉说着什么,诱人之极。 心中的熊熊欲火让林晚荣的呼吸越发急促,他艰难地吞了口口水,我的小宝贝,真是迷死个人了。他手上加力,将巧巧跨抱在自己膝盖上,巧巧娇羞之下,又臂紧紧环住他的脖子,眼睛不敢挣开,娇嫩的小腿微微弯曲。膝盖却是有意无意之间顶在了林晚荣裆前。 挑逗,这绝对是挑逗,林晚荣心里大叫,我的小宝贝在挑逗我。而且是在另一个美女的房间。靠,做禽兽的感觉,真他妈要命啊。老子要不要再禽兽一点。就在洛凝的闺房里吃了她呢,这个念头太有诱惑力了。 巧巧浑身滚烫,娇乳裸露在外,胸前洁白的肌肤泛起一阵淡淡的粉色,她何曾经历过这种场面,浑身轻轻颤抖着道:“大哥,你是最坏的人。待会儿凝姐姐醒了,教她看见,可如何使得?” 林晚荣嘿嘿一笑,轻声道:“小宝贝,你以为我想做什么?我只是抱着一个很纯洁的念头,与你试一件有趣的事情。” 巧巧如何敢接他话,他说的纯洁,在巧巧眼里,那是淫妇也不敢轻易做的事情。 林晚荣在她胸前轻轻抚摸着道:“小宝贝,你还记得上次我为大小姐画像的时候,你许下的愿望么?” 巧巧羞道:“如何不记得,我想大哥也为巧巧画一幅像。” 林晚荣神秘一笑道:“真的,大哥?”欣喜之下,却已顾不得掩住胸前的春光,椒乳轻轻颤动,引得林晚荣又是一阵口干舌燥。 他以强大的耐力忍住自己道:“当然是真的,我要为我的小宝贝画一张旷古绝今、精彩绝伦、让我们永远不能忘怀的好画。不过,今晚,你可一切都要听我的哦。” 巧巧不知道大哥又有什么鬼主意,但她在他面前根本就没有反抗的心思,大哥怎么说,她就想着怎么做。 林晚荣飞快地取过一张白纸,又取出铅笑道:“小宝贝,现在我要开始了,你坐好了,不准动哦。” “这样?”巧巧惊道,她现在酥胸裸露,正是女子最娇羞的时刻,如何能够入画呢。 “正是如此。”林晚荣吻了她脸颊一下道:“我要为我的小宝贝画一幅精彩绝伦,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够欣赏的好画。” 董巧巧如此乖巧的一个人儿,哪能不明白他的意思,顿时脸上飞霞,浑身酸软了起来。原来大哥是要画下此时我的样子。要我在凝姐姐房里酥胸半露,任他欣赏,真应了他所说的旷古绝今、精彩绝伦、永远难以忘怀。这画也只有自己夫妻二人才能够欣赏。 “大哥----”巧巧惊讶与娇羞一起涌了上来,心里根本升不起反抗的念头,她红唇轻咬,柔声道:“那你动作快点,莫要惊醒了凝姐姐,哎呀,羞死个人了----” 古时女子贞节重若性命,巧巧不是爱极了他,绝不会答应他这非分的要求。 林晚荣今日这想法本有些阴暗,但见巧巧如此温柔,心里顿生感激,有这张画,他与巧巧之间,真的是合一了。 巧巧酥胸裸露,脸上娇羞不堪,心里又在担心洛凝醒来,这娇羞与担忧之间,浑身却渐渐的失了力道,心中泛起一股旖旎的情绪,春色渐渐映上脸颊。 林晚荣满怀感激之下,情绪饱满,下笔如飞,过不了一会儿,一个似喜还羞,欲遮欲露的女子的娇容便印然纸上。罗衣半解,钗髻凌乱,胸前的鲜艳乳珠,恰如新生的樱桃,鲜艳欲滴。整个画面娇羞,美丽,隐隐还含着些淫靡的味道,实在是调节闺房情趣的佳品。 董巧巧如坐针毡,又难以掩饰的心思旖旎,眼睛想看,又不敢看,娇首低垂,脸上泛起淡淡桃红,裸露的粉劲酥胸,皆染上一阵微微的粉色,纤纤十指扶住酥胸,指缝里却又隐隐露出玉乳凝脂、丹枫含露,正是一个欲掩还羞的闺中春图。 林晚荣最后一笔画完,啪的一声将钢笔甩开,巧巧刚叫了声“大哥----”,却觉浑身一热,早已被大哥拥进温暖的怀抱里。 林晚荣在她背上缓缓抚摸着,感觉她娇嫩的胸膛在自己身上摩擦带来的柔滑感觉,低下头在她酥胸上轻轻亲了一下,急吞一口口水道:“巧巧,我们便在这里洞了房吧----” 巧巧受他情绪影响,早已是春上枝头,感觉到他浑身的火热,早已忘了此处是何地,嘤宁一了声,不敢说话。 林晚荣早已精虫上脑,双手摸上她俏臀,正要成就好事,却听里面一声惊呼:“林大哥----” 这一声叫喊,如同炸雷,骤然在林晚荣耳边响起,他本处在兴致高昂的关头。这一声差点让他缴了械,因为他听出,这正是洛凝的声音。难道是洛凝醒了?我靠,吓得老子差点阳痿,就算是偷情,也经不住你这样吓唬啊。 巧巧一下子从他身上跳了下来,脸色涨得通红,急急地整好衣衫,轻望了他一眼,羞涩道:“大哥,你坏死了,凝姐姐看到了,这可怎么办?” 我被洛凝看了倒无所谓,我的巧巧被洛凝看见了可就吃亏了。妈的,什么时候一定要想个办法亲自看回来。他没有一点觉悟地想道。回过头向身后看去,却见房门轻轻闭着,哪里有洛凝的身影。 刚才明明听到洛凝的声音啊,这是怎么回事?林晚荣奇怪地看了巧巧一眼,小妮子脸色通红地道:“是凝姐姐在说梦话呢。” 我靠,说个梦话,也要叫上我的名字?还把老子吓得差点阳痿?林晚荣暗自惭愧,本想腆着脸皮说我们继续,巧巧的目光却已转移到桌上刚刚完成的那幅画上。 那画上满面粉色、春情荡漾的女子就是自己么?巧巧羞得低下了头,眼睛却偷偷瞟去。目中又是羞涩又是欢喜,这样一幅闺趣图,定然会成为自己夫妻二人最甜蜜的回忆。 在洛凝房里为巧巧画了春闺图,赶明儿,在巧巧房里再为玉霜画一幅,在玉霜房里为青璇画一幅,我靠,兽血沸腾啊。 林晚荣心中黑暗的欲望腾腾的升起,巧巧似乎感觉到了几分,她害羞地将那画卷收起,紧紧抓在手中,靠进林晚荣怀里道:“大哥,巧巧是你的,你想画多少画都可以。” 如果能洞房的时候边做边画----只想了一想,林晚荣觉得自己已经有流鼻血的倾向了。洞房,洞房,老子要洞房,他将巧巧接进怀里,心里大声呼喊着,去京城之前一定要解决这小妮子,不能让我的小宝贝独守空房,更不能让二哥哥独守空房。 巧巧在他怀里依偎了一阵,轻声道:“大哥,我们进去看看凝姐姐吧,她方才也不知做了什么梦,竟叫起了你的名字。” “一定是个白马王子的梦。”林晚荣正色说道。 巧巧捂住小嘴咯咯一笑,眉目瞟他一眼,春情尚未褪却的脸颊又染上一抹淡淡的鲜红,林晚荣看得眼睛发绿,拉住她小手,在她耳边道:“小宝贝,你说我们在哪洞房好呢?” 巧巧听得浑身发软,急忙跑进屋去,林晚荣耳边只听她一声娇嗔:“大哥坏死了----” 林晚荣哈哈一笑,跟着她走进了屋去。洛凝躺在秀床上,双目紧闭,额头沾着点点的汗珠,脸颊苍白中带着些病态的潮红,虚弱之极。 只一日不见,这妮子怎么就变成了这样,林晚荣暗叹一声,心里升起丝丝怜惜,连那差点令自己阳痿的罪过,也懒得和她计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