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四章 衷肠(1)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一十四章 衷肠(1)

. 洛凝的香闺,摆设极为简单。窗前置着一个小小的妆台,上面放着些胭脂水粉等女儿家的物事,最为醒目的,是一个小小的玻璃瓶,这是那日大小姐送给她的香水,液面已经略略下去了一些,想来洛凝经常使用。 妆台旁边立着一张案桌,上面整齐摆着笔墨纸砚文房四宝,桌上还立着一个书架,架子上堆满了厚厚的经史子集各色文抄小逐,每一本书的书页上都带着淡淡的折印,明显是经常被人翻动的,洛凝的勤学可见一斑。 书架旁边放着一盏瑶琴,擦拭的洁净无尘,古朴而素雅。 香闺便是古代女子的最后一道防线,陌生男子是绝不可以随便进入的。林晚荣却不管这一套,反正是洛老夫人让他上来的,老子是奉旨入侵。他是第一次进入洛凝闺房,初略扫了一眼,心里已是感慨,经史子集,琴棋书画,这个洛才女真的什么都学过,才女之名,果然名不虚传。 房间里有一阵淡淡的芬芳,不是檀香的味道,却是女孩儿天生的体香。这香味与巧巧的又是不同,是另一种清新的味道,闻之心旷神怡。 闻香识女人,还真是说的不错啊,林晚荣心里一叹,每一个女孩的味道都是不一样的,要靠有心人去发掘和体验的。 粉色的纱帐中,洛凝静静的躺在床上,脸色苍白中带着些粉红,呼吸幽静而又绵长,远远望去。便像一个睡着了的美人,等待着王子的召唤。 林晚荣看了洛凝一眼,心道,这丫头就连睡着了也这么好看。果然不愧为金陵第一美女。处在洛凝地闺房里,他心里忽然有个错觉,仿佛自己便是这里的主宰,特别是方才与巧巧偷偷的亲热一番,他心里刺激之余,对这个地方更有一种特别的感受。 “凝姐姐真可怜----”巧巧幽幽一叹道:“我生病了,身边还会有大哥关心我爱护我。她病了,身边却连个体贴说话地人儿都没有,相比起她来,我已经幸运的多了。大哥。你对我真好。” 林晚荣拉了拉巧巧的小手,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以洛凝的才学品貌,追求她的公子哥掉到秦滩河里能把秦滩河给堵上了。远的有那候跃白,近的有飞库手打横空杀出的赵康宁。如果说她对候跃白没有丝毫的好感的话,但是这个赵康宁却是文采武艺皆是非凡,为何也兴不起她心中地涟漪呢?想起老太太做寿那日,洛凝对自己说过的话。林晚荣唯有无奈一笑,女人的心思,还真是难猜啊。 他目光四处打量。却落到了洛凝床下地一双绣花鞋上,两只鞋分布在两边,有些杂乱。 巧巧眉头一皱,道:“怪了,凝姐姐的鞋,我方才出门的时候放的好好的,谁把它动了。”她躬身下去,又将那鞋放好。 林晚荣笑着道:“没准是风吹地呢。” 床上的洛凝嘤咛一声,身体缓缓扭动。似乎有醒转过来的迹象。巧巧一喜道:“凝姐姐要醒过来了。” 说话间,洛凝已是缓缓睁开双眼,左顾右盼一圈,看了巧巧一眼,微微一笑,又对林晚荣轻声道:“林大哥,你来了。” 巧巧惊喜道:“凝姐姐,你醒了?” 洛凝脸上一红,羞涩道:“方才醒来,就听见你和林大哥在说话。” 林晚荣呵呵一笑道:“我今早得知洛小姐生病了,就想来看看小姐,这不,我才刚来,碰巧巧巧也在这里,就和巧巧说了两句话,怕是我们说话声音太大,吵醒了洛小姐吧,罪过,罪过。” 他说谎连草稿都不用打,明明是已经在她房里做了禽兽,却说成是刚来,巧巧听得心里怦怦乱跳,急忙低下头去,不敢看他。 洛凝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脸上泛起一片潮红,轻声道:“你们声音不大,我也没听到什么,哪里是你们吵醒地。是我睡的倦了,自己醒来的。” 巧巧见她此时醒来,脸色渐渐有了红润,精神力气也都尚好,急忙道:“凝姐姐,你饿不饿?我去给你煮些你最喜欢的莲子粥。” 洛凝轻轻点头道:“巧巧,真太谢谢你了。” 董巧巧嫣然一笑道:“凝姐姐还和我这么客气做什么。大哥,你陪凝姐姐说说话,我去煮些粥来。” 林晚荣点点头,巧巧对他一笑,便急匆匆的走了出去。 “巧巧真的是个好姑娘。”洛凝望着巧巧的背影,轻轻叹道:“林大哥,你一定要好好对她。” “那是自然。”林晚荣笑着说道:“这丫头,让人心疼死了,我不对她好,还能对谁好。” 洛凝见他对巧巧深情款款,红唇轻轻一咬,眼神中一阵黯淡,便偏过头去不说话了。 巧巧离去之后,这屋里便只剩下了林晚荣与洛凝二人。这是洛凝的闺房,林晚荣逗留在这里颇为不妥,何况他在外面还做了些不可告人的事,一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,气氛顿时冷场下来。 洛凝见他神情颇为尴尬,便缓缓道:“林大哥,谢谢你来看我,我还以为你一定不会来地呢。” “我怎么可能不来?”林晚荣笑着道:“一听说你病了,我心里焦急的很,奈何白天事务太多走不开,才趁了这会儿功夫来。洛大人待我不薄,洛远又是我的兄弟,更何况洛小姐也是因我而病,我要不来看看你,那还是人吗?” 洛凝脸色嫣红,柔声道:“大哥说什么?凝儿如何是因你而病,我不太明白。” 林晚荣叹口气道:“洛小姐,我知道你性子高傲,不想看到你恩师被人比下去。但是我与令师之间的事情着实不可调和,说白了,我和她根本就不是一路人。你因此而病,实在是有些不值得。” 洛凝看他一眼,红唇轻咬,黯然道:“林大哥你说的对,我因此而病,确实不值得。”她叹口气,轻轻言道:“今日这一病,犹如剥茧抽丝,去除了我所有力气,我心里空荡荡的,也不知道和谁说些话儿好。” 洛凝似乎有着极重的心思,林晚荣道:“洛小姐,恕我直言,你的朋友确实太少,除了巧巧,怕是连个可以说话的人儿都没有了。” 洛凝看他一眼,轻道:“林大哥又何尝不是如此?你才华横溢,天纵之才,却也没几个能说得上话的朋友,只怕你的心事比我还多。” 林晚荣惊奇的看了她一眼,这个洛凝,竟如此了解我啊。林晚荣来到这个世界以来,虽然看着是顺风顺水霸道嚣张,但是能够说上话的,真还没有几个。以他的经历,恐怕只有和上帝做朋友了。 林晚荣哈哈笑道:“洛小姐,我和你不一样,我的经历过于独特,任谁也无法听懂,没几个朋友也很正常。” 洛凝柔道:“大哥,凝儿愿意听你说话,你愿不愿意把你的心事告诉我。” 洛凝神色坚定,脸上泛起丝丝的红潮,勇敢的望着他。林晚荣苦笑,告诉你,如何告诉你?你不把我当疯子才怪。他摇头道:“每个人心里都有些不能告人的秘密,这个被称之为隐私,是不能和别人分享的。” 洛凝见他委婉的拒绝了自己,神色顿时一阵黯然:“大哥,你还记得郊游当日你所说过的话么?” “什么话?”林晚荣道。 “你说,你和我,终是两个世界的人----”洛凝泪珠儿籁籁落下道:“难道在大哥心里,凝儿便真的是那般不堪,连与大哥说话的资格都没有了么?你知不知道,听大哥说这句话,我连死了的心都有。” 严格说起来,我和你,的确是两个世界的人,林晚荣喟然道:“洛小姐,你要是处在我当时的境地,你能说什么?你的恩师,你的朋友,对一个柔弱无倚的农妇那般嘲笑侮辱,我该怎么做?我这个人没什么长处,但是该做的事情我就一定会做。我与他们,永远都不会是一个世界的人。” 洛凝泪流满面,哽咽着道:“大哥,我恩师他们确有不当之处。但是你知道我的,凝儿从来没有瞧不起任何人,即便是有时候想法不切实际,但我从未有过害人之心,我希望人人都好。你为何不能原谅凝儿一次,凝儿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坏事,大哥,我不要和你身处两个世界----” 洛凝说话急促起来,脸上一片激烈的潮红,引来一阵轻轻的咳嗽。 林晚荣见她激动成这个样子,心里也大是不忍,急忙在她背上轻轻拍了两下。 虚弱之下的洛凝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竟猛地伸出玉臂,紧紧抱住他道:“大哥,大哥,我喜欢你,凝儿喜欢你----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