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五章 衷肠(2)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一十五章 衷肠(2)

. 林晚荣吓了一跳,这丫头不是烧糊涂了吧,我可不是她理想的对象啊。 洛凝浑身如同火烧,脸上一片血色,双眼紧闭,却紧紧的抱住他不放手,轻声道:“大哥,我喜欢你。” 林晚荣浑身冷汗涔涔,这小妞不像是开玩笑的啊,完了完了,又把兄弟的姐妹给泡上了,我该如何向小洛去交待啊。 洛凝的身体带着些火热的气息,紧紧缠在他身上,犹如一团火般包围着他。才女的身材真不错啊,不抱白不抱,林晚荣将她的身体往怀里搂了搂道:“洛小姐,你快放开我,我们好好说话。” 洛凝听得又羞又气,明明是你不放我,却让我放开你,讨厌死了。方才这几句话,已经耗费了她一辈子的力气,此刻哪里还敢开口,急忙自他怀里溜出,却一股脑钻进被窝里,绣被紧紧蒙在了自己脸上,一句话也不敢说了。 林晚荣见她神态如此羞涩,忍不住干咳了两声道:“这个,洛小姐,你是不是弄错了。不要紧,方才你说了什么,我一句也不记得。” 洛凝心里一急,绣被捂住脸颊,小腿却是气得猛地一蹬,娇羞道:“大哥----” 我日看来这事是真的了,老子真是后知后觉啊,林晚荣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以他对这洛凝的了解,这个才女性子高傲,眼高于顶,从前说找老公要文能入朝拜相,武能征战沙场。这两方面。林晚荣自问都沾不上边,她怎么就能看上我了呢。旋即又想起老太太寿筵那日,洛凝说过的话,她当日说她的择偶观已经改变。甚至还有了意中人,难道这丫头说的就是我? 洛凝久久没有听到他出声,急忙偷偷掀起被子一脚,却见他神情痴痴傻傻,满脸不可置信地神色,洛凝心里又是娇羞,又是甜蜜,银牙一咬道:“大哥,你将灯火熄了。” “熄灯?”林晚荣惊道,连他自己都能感觉到声音里的颤抖。这妮子不会是想趁黑上了我吧,日长这么大。只上过女人,还没被女人上过呢,从生理到心理,都还没做好准备呢。 “大哥----”洛凝声音带着丝丝的颤抖:“你将灯火熄了,我才敢和你说话。” 汗啊。你胆子这么小,刚才的勇气哪儿去了?林晚荣只得将那灯火吹熄,一时之间。满室皆暗,两人之间,谁也看不清谁。 洛凝轻轻道:“林大哥,君子不欺暗室,我相信你地为人。” 君子不欺暗室?我靠,傻子不欺暗室才对。他义正严词的道:“洛小姐,你也知道,我最讨厌君子,为了谨防不小心做了小人。我还是先出去了吧。” 洛凝急忙叫住他,羞道:“林大哥,你这人----我只是想说些心里话给你听,你难道也要欺负我?你方才在外室,那般欺负巧巧,难道还没作弄够?” 汗,大汗,林晚荣浑身冷飕飕的,原来偷情被抓是真的,洛凝这小妞都看到了。我说那绣鞋怎么飞两边去了。这事可不能让巧巧知道,否则,以后再想来点刺激的,那妮子怕是打死都不会从了。 “这个,洛小姐,你不生气么?”林晚荣嘿嘿笑道。 “便是气了又能怎样?大哥是什么样的人,凝儿早已清楚,放荡不羁,不拘一格,这天下怕是没什么人敢为难你。若非这样,我又怎会喜----”洛凝细言细语,后面的几个字却听不清晰。 “洛小姐,事到如今,我不得不说了。你方才看到的情景,是真,却也不是真。其实,我是一个画家,从前有个绰号叫做摸摸抓抓。我方才所作所为,都只是为了完成一副旷古绝今的画卷。你也精通书画,当然知道作画最重要的是双方都要入画,为了取得最佳效果,我方才只是和巧巧做了一个十分有趣地游戏,就是为了让双方尽快入戏。其最终目的,就是要完成那副美妙的画卷。”林晚荣大言不惭地说道。 洛凝羞得不敢说话,你那画卷要巧巧脱光衣服,还要你在她身上摸摸抓抓么?你这人做坏事也就罢了,还要在我房中做,羞死个人了。巧巧跟着你,也是被你带坏了。 “大哥,”洛凝颤声道:“你莫要再说些轻薄话,凝儿承受不住。” “这个,洛小姐。”林晚荣有点冤枉的道:“我还没有开始轻薄呢。” 洛凝嘤咛一声,刷刷几声轻响,想来是又钻进了被子里。这丫头,也太害羞了吧,林晚荣心中有些好笑。 灯火也熄了,一个美女羞答答的躺在床上,一个男子莫名其妙的坐在床边,此时洛凝的闺房里,气氛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。 林晚荣也憋地难受,你这小妞,既然是倒追我,就得赶紧说话啊,难道还要我先开口?什么世道嘛。林晚荣很委屈的想道。 “大哥,当着你的面,有些话儿凝儿不敢说出口,只有熄了灯火,看不见你地时候,我才能说的出来,大哥就当我掩耳盗铃,可莫要取笑于我。”洛凝轻轻说道,话中却是说不出的柔情。 “大哥还记得我们初次见面吗?”洛凝幽幽说道,也许是黑暗中,她彻底放开了心怀,声音颤抖中带着丝丝的情意:“你那日大庭广众之下,那般对待巧巧,凝儿见了,只觉得你这个人真的很不羁,什么样的事情都敢做的出来,可是也很长情,巧巧能有你为伴,足令天下女子羡慕,虽然,你当日的确是无礼了些。” “后来见了你出的对儿,我自然惊喜,大哥却也坦荡,直言非是你所做。我心里好奇,觉得你这人虽没什么才学,却难能地坦荡耿直。”洛凝的声音平静中带着丝丝地喜悦,似乎又回到了当日二人初见的场面。 “后来为了办这赛诗会。我去求你,你却一口气提出了那么多过分的要求,我当时心里又气又恨,觉得你是天下最奸猾的人,最无耻地人。想想礼义廉耻四字,你就缺了其中两点。”说到这里,洛凝却是噗嗤一笑,看了他一眼。 “你又与我说了许多经营的道理,我才觉得你这人还算有些本事。后来大哥在杭州晴雨楼上,以一己之力。力挫陶家,还听说大哥耍了许多有趣的戏法,连徐文长先生都对你另眼相看。文长先生的学问天下第一,识人更是无人能比,我心里越发的好奇起来,天天都盼着大哥回来,到巧巧那里也去了好几趟。有时候做梦也会梦见你。” 虽是夜色里看不清楚,林晚荣也能感觉到洛凝脸上的幸福和娇羞。唉,魅力大就是这样。没办法啊。 “及至祖母大人做寿,大哥一鸣惊人,楹联之上大败沈半山,又揭穿了伪道士的戏法,我心里无比的惊奇和欢喜。祖母将那钻石赐予我,我便当作是大哥送给我了,心里欢喜的很,特意让刘姐姐镶在了链子上,就是想让大哥看到。”洛凝羞得说不下去了。 唉。原来这小妞一直在暗恋我啊,林晚荣骚骚一笑道:“洛小姐,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好地。我也有很多缺点,例如,急公好义,大公无私,同情弱小,爱护妇女,这些缺点,我改正了好多年,一直没改过来。” 洛凝羞涩道:“大哥,我最喜欢听你说话,你这些缺点,我也很想拥有。” 林晚荣哈哈一笑,这妮子,学着有些我的风韵了,难得,难得。 洛凝轻道:“大哥,我对你说过,我从前想着的夫君,必定是文武全才,人上之人,这也是我孩提时候地梦想。可是遇到你之后,不知道为何,我心里总有些记挂你,你和所有人都不一样,说话随心所欲,却又处处透着学问,才学见识,更是与众不同,没有人能和你相比。我也不知是怎么了,就想听你说话,想看见你,你对我说过的那些胡言乱语,有时候让我恨死了,有时候又喜欢死了。” “邀你去郊游,也是我心里的主意,本意是想让恩师见见你,谁知道却出了那回事情,你与恩师闹得不可收拾,我后悔不及。再听到大哥对我说的那些话,我恨不得死了算了。回到家里之后,我心里难受,也不知怎的,就成现在这个样子了。”洛凝说到最后,却是轻轻地啜泣起来。 听完洛凝一番诉说,林晚荣有些傻了,原来这妮子生病,还真是因为我啊。谁说古代的女子温婉羞涩,她们一旦动起情来,那也是热情似火啊。 他本是个骚人,有洛凝这样的美女才女倒追,自然欢喜地很。但老实说,他对清高的女子一向不怎么感冒,更从未想过要和洛凝怎么怎么样,洛凝这贸然一击,还真让他不知道如何招架了。 洛凝话一说完,便不敢吭声了,等待着他说话。 林晚荣干咳一声道:“这个,洛小姐,你也知道,我不是个随便的人,这事须得好好考虑一下。” 洛凝轻道:“大哥,我等你。凝儿此生,非君莫属。”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,闺房寂静之下,一阵轻轻的脚步声音自楼梯传来,算算时辰,应该是巧巧回来了。 洛凝一惊道:“大哥,我今日对你说的这些事,你千万不要告诉巧巧,要不然,我,我,呜呜,羞死了----” 汗,不告诉巧巧,难不成要背着巧巧偷情?还是和洛才女偷情?我日,这事更刺激啊。 林晚荣为难道:“这个,这个,巧巧早晚都是要知道的。” 洛凝娇躯一振,羞得不敢抬起头来,轻道:“以后再告诉她吧,嘤----” “告诉什么?”巧巧的声音自门外传来道:“咦,大哥,凝姐姐,灯火怎么熄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