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八章 家丁总动员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一十八章 家丁总动员

. “什么打起来了?哪里打起来了?萧兄,要镇定,要学我,天塌下来有夫人和大小姐顶着呢,慌乱也临不到咱们啊。”林晚荣宽慰萧峰道。 萧峰急吞了口吐沫道:“是有人到咱们香水工场里找碴,四德带领兄弟们和他们打起来了。大小姐和夫人方才赶去,吩咐我留下来等林兄。” “到香水工坊找茬?”林晚荣惊道,我日啊,怎么出去了这么一天,就出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。香水工坊运作以来,一直没出过什么岔子,今天是怎么了?香水可是萧家的命根子,谁***敢到我头上找碴,老子可是黑社会的祖宗。 “是哪个堂口的?有多少人?手上带着什么家伙?报警了----报官了没有?”林晚荣焦急问道,大小姐和夫人都是妇道人家,去了能干什么,这不是添乱吗? 他急得团团转,萧峰却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:“林兄,堂口是何意?” 林晚荣一把拉住他道:“走,走,我们边走边说。堂口,是我们出来混的一个俗语,就是问这些人是哪个帮派的。” 萧峰哦了一声道:“大小已经命人报官去了。目前还不知道他们是哪个堂口的有好几十号人,手里拿着铁棍,有的还有快刀,----” “几十号人?”我日,这规模可不小,林晚荣停了一下,转身对萧峰道:“你去速速将府里的男丁集合起来。甭管多大年纪的,甭管是高中低级家丁。甭管他在干什么,哪怕在床上洞房的,你也都给我拉起来。妈的,就说我三哥发话,喊集合。半炷香的时间。谁他妈要是不到,就直接到账房领银子走人吧。” “好。”萧峰难得的爽快了一回,正要跑去,却听林晚荣又道:“回来。” 萧峰回头不解地望了他一眼,林晚荣道:“你嘱咐一下,府中兄弟集合的时侯,每个人手里都要带些家伙,什么刀枪棍棒斧钺剑戟,凡是能揍人的家伙都给我带上。咱们这可不是去玩,是去打架的。让大家记住了,卫我萧家,匹夫有责。” “卫我萧家,匹夫有责。”萧峰激动的喊了句口号,一溜烟地跑向内宅去了。 三哥现在在萧家地身份非同小可,他已经是萧家的一面旗帜,隐约可以算得上半个老爷,也是整个金陵家丁界的荣耀。 他这一发话。哪还得了,一炷香才燃了二分之一不到的功夫,萧府里大小家丁就聚齐了,竟有百来号人之多。 林晚荣以前从没数过萧家家丁的数量。此时见如此多人。确实吓了一跳,我日。机构够臃肿的了。 聚齐的家丁中大部分人都是歪戴帽斜穿衣,显然是从被窝里拉起来的,手里的武器也是各种各样,棍棒有这,笤帚有之,灶屋里烧火的家事倒是来地全,从铁锅到砍刀汤勺,一个不漏的全来了。 萧峰手里却是提着个夜壶,林晚荣看了一眼,打了个冷战,竖起大拇指道:“萧峰兄,你太有才了。” 萧峰不好意思的道:“方才只顾着去召集大家,忘了抄家伙,最后只剩下这么个玩意儿了。”众家丁哈哈大笑起来。 林晚荣也笑了一下,眼神一扫,大家都不也说话了。人的名,树的影,三哥在萧家,在金陵家丁界,声名之盛,无人能及,可以说两百年未必能出这么一个。他的事迹已经被说书人编成了话本到处流传,什么睛雨楼中挫陶奸,钱塘江边笑云长,豪门宴里斗楹联,金陵书院说流年,个个皆是经典,为人津津乐道。 以前的萧家是女人当家,下人们走在外面都不敢抬头,怕遭人耻笑。自从三哥来了之后,感觉完全反过来了,家丁们走在街上都是趾高气昂的。更为难得地是,三哥的英名完全是靠外战得来的,而且战的是陶家、宁小王爷这样的地名门,结交地是徐渭这样的天下学士,可不是对内狐假虎威巴结老爷太太爬上来地。他是真正的实力派,对人又和蔼可亲,成为萧家众丁心中的楷模,自然名至实归。 如今三哥一声召唤,大家哪还敢怠慢,便飞快的聚集起来了。 林晚荣嘿了一声道:“大家应该都知道了吧,有人到我萧家香水作坊捣乱。这香水乃是我们萧家的根基,有了香水,萧家发达,大家有钱花,有饭吃,没了香水,我们萧家就什么都不是,大家也只有光屁股。说到底,跟萧家过不去,也就是跟我们过不去,就是跟我们的饭碗过不去。有人想砸我们的饭碗,大家说怎么办?” “揍他!”群情一片激昂,锅碗瓢盆一阵乱响。林晚荣一挥手,大家便都停了下来,林晚荣大声道:“好,废话我也不多说了。待会儿大家看我眼色行事,我说打,大家就一起动手,使劲揍那些王八,谁他妈也别给我拉稀摆带。我林三哥的为人,相信大家也看的清楚,绝不会让自己弟兄吃亏。谁要是敢在背后捅刀子,拖兄弟们后腿,可别说我不给你脸面。大家记好了,卫我萧家,匹夫有责。” “卫我萧家,匹夫有责。”百十号人一起呼喊了起来。 林晚荣一挥手,和萧峰二人走在最前,带着数百号家丁,操着各种各样的家伙直往香水工场奔去。路上行人,见一百来号青衣小帽、气势汹汹的家丁从身前经过,皆是惊呼了起来,这年头真是不一样了,连家丁也敢上街游行了。 香水作坊的厂址是林晚荣亲自选定的,是萧家在城中的一处老宅,穿过几条巷子就到了,距离萧家不算太远。香水和香皂工场是在一个院子里。当初建立香皂工场,林晚荣考虑了安全问题,还特地让四德从萧家家丁中挑选了十来号壮汉,做萧家保卫队入住了香水作坊,就是预防有人闹事的。 他带着人马来到香水作坊的时侯。只见作坊大门紧闭。门口围着四五十号黑衣人,正在朝着门里大声谩骂,还有几个家伙抬着一截大树桩子正在撞门。 我日,都成他妈攻城战了,林晚荣心火大盛,你爷爷的,黑社会欺负到老子头上来了,想黑吃黑吗? 这些黑衣人手里持着铁棒木棍,衣着统一,明显是有备而来。作坊地大门紧紧关着。林晚荣心里焦急,大小姐和夫人呢? “三哥,大小姐和夫人只怕是被困在里面了。我们早就报了官,怎么现在还没人来。”萧峰有些紧张的对林晚荣道。他是良家少男,纵有些热血,但是面对四五十号人的专业打手队伍,紧张总是难免的。 报官?警察靠得住,母猪都会上树了。林晚荣冷笑几声。对着众人道:“大家不要怕,我们人数是他们两倍,两个打一个,谁也干不过我们。今晚表现出色的。我提请大小姐为他晋级加薪。卫我萧家,匹夫有责。” “卫我萧家,匹夫有责。”众人一起大喊。 林晚荣手一挥。猛地就向人群中冲了过支。他地身手力道,哪是这些混混可以比拟地,拳打脚踢之下,随手就放倒了几个。萧家家丁人数众多,武器庞杂,敲锣的打鼓的都有,跟在他后面,气势也甚是庞大,这一冲击,那些黑衣人一时难以反应过来,三两下便被冲散,萧家百余号家丁瞬间就围在了门前。 林晚荣要的就是这个效果,一百号人夺回了正门,那就立于了不败之地,剩下的,就是慢慢收拾这帮杂种。 “你,你们是什么人?”黑衣人里一个带头的怒声说道。 “我是什么人?你他妈又是什么人?”林晚荣一脚踢飞门前的一个石头,黑衣人中便有一个哎哟惨叫着倒地。 “林三,林三,是你么?”大小姐焦急的声音自里面传来。 “是我。”林晚荣大声道:“大小姐你没事吧,夫人在里面吗?你们可还安好?” “我和娘亲都没事,”大小姐声音里带着些紧张,还有些激动:“只是四德被他们打了----” “三哥,为我报仇啊。”四德的惨叫从里面传来。 “吧嗒”一声,工场的大门打开了,大小姐从里面走了出来,萧家众丁一阵欣喜,急忙叫道:“大小姐----” 萧玉若微一点头道:“辛苦大家了----”她走到林晚荣身边,轻道:“你下手莫要太重,可别沾上了人命,要是你被抓了,到时侯看谁给你送饭?” 林晚荣嘿嘿笑道:“萧家这么多人,想挑个送饭地,有什么难的。倒是你和夫人也不想想,这样危险的境地也敢往里冲,不要命了么?” 大小姐吧了口气道:“当时哪里还来得及想这些,这作坊就是我们的命根子,就算丢了性命,也要保住它。要不然哪能对的起我萧家列祖列宗,也对不住你了。我已经报了官,可是一直无人赶到,幸亏你早些回来了,要是来的晚了些,还不知道会出些什么事。” 林晚荣心里暗自惭愧,在洛凝那里多耽搁了会,要不然早该回来了,也不会让大小姐和夫人她们担惊受怕。 林晚荣点点头道:“这里有我呢,你进去吧。待会儿的事情,可能会有些暴力,你还是不要看了。” 萧玉若嗔怪的看了他一眼,柔声道:“既然别人都已经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,我要是再拦着你,也过于矫情了些。你自己小心点,莫要逞强,小心着了坏人的道。” 见大小姐走回屋子里,林晚荣放下心来。萧峰和四德交情最是要,听见他的惨叫声,咬牙道:“林兄,我们该当如何?” 林晚荣没有说话,缓缓上前几步,向那为首的黑衣人一咧嘴道:“是你他妈干的吗?” 林晚荣是现今金陵城中大名鼎鼎地洪兴地教父,上通达官显贵,下通三教九流,说话皮笑肉不笑,望着很有几分气势。那黑衣老大急退了几步道:“是我干的又怎么样,你敢跟我黑龙会作对?” 黑龙会?林晚荣眉毛一挑,很好,很好,我还没挑上你,你反倒找上门来了。今天你地主子程德跳了出来针对洛敏,这会你又跳出来针对萧家,后面是谁在操纵,已经一目了然。 “黑龙会是吧?吴正虎是你老大?”林晚荣笑容里带着丝丝阴沉。 “是又如何?你是谁?敢跟我黑龙会作对?”黑衣老大见林晚荣气势慑人,口气也不自觉的软了下来。 “我叫林三,你的主子没和你说过吗?”林晚荣咧开嘴一笑,语气里有着说不出的阴森。 “林三,你就是林三?”黑衣老大惊道。 林晚荣重重一巴掌打在他脸上:“林三,也是你能叫的吗?” 黑龙会的人马一起惊呼,刷刷刷的就围了上来,萧家的家丁也往前推了几步,两拔人马就这样对峙着,谁也不敢先动手。 那黑衣人被打蒙了,这个林三比传说中还嚣张。 林晚荣似乎是没看到双方剑拔弩张的样子,啪的又是一巴掌扇过去:“刚才围殴我萧家兄弟的,有哪些人,统统给我站出来。” 那个黑衣老大见自己被连着扇了两巴掌都没躲过去,立即明白了自己的身手和人家差着十万八千里呢。 “你,你,林三,你和我们黑龙会作对,我们不会放----” “啪----”林晚荣又是一巴掌甩了过去:“我再问一遍,哪些人方才动手,欺负我萧家兄弟了?” 黑龙会的众人傻了,明明我们是黑社会,怎么这个林三比我们还黑? 作坊里的四德听见三哥这样为自己出头,感动的呜呜直叫:“三哥,就是这个狗杂种带人打我的----” “你,你----今日之事不是我们挑起的,是你们的人挑起的----”黑衣人急忙说道。 “哦,你倒说说看。”林晚荣皮笑肉不笑的道。 黑龙会这领头之人急忙道:“今日我会中一名弟兄在附近失踪,我们奉命就近搜查。找到这里的时侯,你们的人却一直不让我们进去,后来就起了冲突。我们的本意,也只是要进入搜查----” 进入----搜查?听到这个名词,林晚荣头中热血上涌,我日,学谁不好,学小鬼子?他再也忍耐不住,抄起一块石头就往那人脸上砸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