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九章 乱了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一十九章 乱了

. 他盛怒之下,这一拳虽是随意挥出,那黑衣人脸上却已砸开了花,血迹四溅。黑衣老大摔倒在地上,连续打了几个滚,大声痛呼起来。 萧峰一看林晚荣动了手,立即吆喝道:“兄弟们,打这些狗东西----” 见三哥打起架来如此骁勇,一拳便放倒了对方首脑,萧家的家丁们立即沸腾了起来。“打啊----”上百个家丁一起呼喊着,手持着各种武器,冲向黑龙会的帮众。 好久没这样打过群架了,林晚荣心里大爽,大叫道:“兄弟们,哪个狗杂种敢还手,就把他往死里揍,要让他记住,我萧家不是好欺负的。有大小姐和夫人做主,大家冲啊。” 他的话极有蛊惑性,萧家众丁听得热血沸腾。做下人的,整日伺候别人,难得有一次爆发的机会,眼下这仗打得光明正大,每俱的积极性都被充分调动了起来。在夫人和大小姐的亲切注视下,在三哥的亲自领导下,打这样一场仗,定然会名垂青史,看金陵还有谁敢欺负我们萧家。 林晚荣自然是冲在最前面,萧家兄弟们虽然有热血又团结,但是斗争经验极度缺乏,需要林晚荣为他们扫清道路,树立他们的信心。因此他瞅准的都是黑龙会的刺头,挑的都是硬骨头。 他心中怒火腾腾,下手决不留情,上去三两下,对手不是折了手就是断了脚。后面跟来的家丁捡现成的,痛打一顿落水狗,自然爽得很。 林晚荣一口气放倒黑龙会里的十来个顽凶,无人能敌,萧家气势更盛,萧峰一个夜壶砸在凶徒身上,又扯起嗓子喊道:“兄弟们,别让这些杂碎跑了。” 三哥一个人便消灭了黑龙会的一半,其他的凶顽哪里还敢留在此处,拔脚便要溜走。 萧家家丁人多势众,四五个打一个。哪里有他们逃跑的份。一时间,满场的狼嚎鬼哭,家丁们锅瓢挥舞。兴奋的脸色通红----跟着三哥混,连打架都这么爽。 林晚荣心里的怒火发泄了一阵,却见远远杀来一标人马,怕有一两百人之多,全都黑衣黑裤,领头的那人,正是黑龙会的吴正虎。 “谁敢与我黑龙会为敌?”吴正虎大声急叫道。身后的两百号人也一上起大呼了起来。 妈的,黑社会都这么猖狂,这金陵城看来是真的要乱了。打了这么半天,也没见府衙有人到场,肯定又是程德捣的鬼。 林晚荣手一挥,萧家的家丁们方要退回院子里,却听吴正虎背后处人声鼎沸,一个豪壮的声音大声叫道:“打倒黑龙会。砍掉吴正虎,兄弟们,上啊----” 我靠,青山这小子还真会挑时间啊,林晚荣心中大喜,妈的,乱了就乱了,今日有机会打掉吴正虎,那也是断了程德的一条胳膊。 董青山和李北斗冲在最前,后面跟着洪兴的二三百兄弟,两拔人马在巷子里厮杀开来。这是真正的黑社会斗殴,林晚荣以前设想过的古惑仔激斗的场面终于出现了,而且比预想中的更加激烈。 洪兴的气势最近正处于顶峰,今日又是专门为了吴正虎而来,不管人数还是气势都胜了一筹。林晚荣看了心里大爽,除掉吴正虎,再除掉程德,金陵城里还有谁敢欺负巧巧和老董他们? 萧家的家丁们早已退回到香水作坊里,大小姐拉住林晚荣急急地看了一眼,悄声道:“你怎么样,有没有伤着?” 林晚荣嘿嘿笑道:“当日身陷白莲教中,我杀敌也如探囊取物,如今这些小混混,哪里能伤得着我?” 大小姐娇笑着看了他一眼,嗔道:“你就喜欢瞎吹,人家是小混混,我看你就是个大混混,带领我萧家家丁打架,看我怎么惩罚你?” “喂,大小姐,我打架可都是为了萧家啊。不仅如此,通过应付这次突发事件,我们萧家的凝聚力又提升了一个档次,就算没有功劳,我也该有点苦劳吧。”林晚荣笑着说道。 “三哥,三哥----”四德头上缠得像个熊猫,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道:“幸亏你来的及时,要不然我们这香水作坊怕就毁在这些人手里了。” 林晚荣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道:“四德,好样的,给三哥我长脸了。大小姐说了,回去论功行赏,不会亏待了兄弟们的。” “谢大小姐。”萧家众人忙了一晚上,就是等着这句话。 萧夫人自林三进来之后,便一直愁眉紧锁,俏丽的脸上隐有几丝愁容。大小姐拉了拉林晚荣的衣袖:“今日之事,定是有人指使,娘亲担忧得紧,你有没有什么办法?” 办法?我可不正在想么?林晚荣走到萧夫人身边,微笑道:“夫人可在为今晚之事担忧?” 萧夫人看了他一眼,叹道:“林三,辛苦你了,今日若不是你及时赶到,我萧家怕是就此完结了。” “夫人说的是哪里的话,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。”林晚荣嘿嘿一笑,玉霜是我老婆,你就是我岳母了,有人欺负你,我这贤婿自然要大大效力了,何况这作坊还有我的一半,于公于私,我都没有理由推脱。 “林三,依你看来,这些人都是些什么来头?竟如此嚣张,在金陵城中明目张胆地入室抢劫了起来,难道他们就不怕官家办了他们吗?”夫人恨恨说道:“真是无法无天了。” 林晚荣正色道:“夫人,有一句老话叫做宁斗君子,莫斗小人。依我看来,今日这事乃是小人故意捣乱,想要破坏我萧家的根基。” 萧夫人看了他一眼,叹道:“我又何尝不知呢。近些时日以来,我萧家命运多舛,先是经营不善,几为陶家所乘,后又有玉若被掳,几番辛苦才能安全返回,再到杭州之行,被人刁难至此,历经波折,却每每都能逢凶化吉,甚至于更上一层楼。现如今,我萧家在金陵的声名鼎盛,几可与老太爷在世时相提并论,林三,你居功至伟。” 靠,你无缘无故把我拔到这么高的地位,不是又想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吧。林晚荣偷偷看了夫人一眼,却见她秀眉轻展,白玉似的脸颊上带着些淡淡的粉红,微笑时,竟有两个小小的酒窝隐现,说话间樱唇一张一兮,酥胸轻轻起伏,有一种说不出的媚态。那种成熟高雅、雍容华贵的韵味,是青涩的小姑娘所不能比拟的。 夫人生得还真是好看啊,林晚荣看得呆了一呆,大小姐急忙拉了拉他衣袖道:“林三,你怎么了,娘亲与你说话呢?” “哦,哦。”林晚荣回过神来,急忙道:“夫人说什么?” 大小姐白他一眼:“你这人,娘亲与你说话,你也不好好听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” 林晚荣苦笑道:“大小姐,这也怪不得我。夫人与你站在一起,便像亲姐妹般美丽好看,任谁见了,都要呆上一呆。” “林三,你胡说些什么?”夫人脸上现出些红晕,无奈笑道:“你嘴皮子利索,下人们早就在我面前提过了,这些讨好话儿,以后可不准说起了。” 萧夫人知书达理,温婉大方,守寡多年却无流言蜚语,为人极为洁身自好。她与林晚荣虽接触不多,但也知道他的脾性,这几句玩笑,听听也就罢了,当不得真。 萧玉若笑道:“娘亲生得年轻好看,早已是远近闻名,哪里还用得着你来讨好,我看你是怕娘亲责罚你,才故意说了好话来请罪吧。” 林晚荣哈哈一笑道:“知我者,大小姐也。不知夫人方才说了什么?” 萧夫人正色道:“今日这祸事,虽是小人所害,却也不能不引志我们警醒,我萧家最近锋芒太盛,极易遭人妒忌,林三,玉若,你们今后行事,可一定要小心谨慎,莫要被人拿了把柄。” 林晚荣心道,别人就是针对萧家来的,你再谨慎,也躲不过去。萧夫人叹道:“这次幸亏林三及时赶到,才没有酿成大祸。只是长久这样下去,更让人担心。尤其是你二人赴京之后,这金陵城中万一再有什么变化,我到哪里去寻个可以商议的人呢?” 这也是林晚荣担心的问题,神色也是黯然起来,夫人无奈一叹,轻声道:“我们萧家,终还是缺个有担当的男子啊。” 萧夫人的目光有意无意地落在了林晚荣身上,林晚荣心里一跳,夫人这话什么意思?是不是要把二小姐许配给我?有话你直说啊,藏着掖着算什么呢?要知道,三哥我很抢手的,你不动手,我就要被别人抢去了。 他正骚骚地想着,忽听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,声音在作坊门口停住了,一个焦急的女子声音在门外响起道:“玉若姐姐,你在里面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