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章 报君恩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二十章 报君恩

. 这声音听着有几分耳熟,林晚荣正在疑惑间,却见大小姐眉头一皱道:,有怎么像是婉盈的声音?她怎么来了?” 难怪有几分耳熟,可不就是陶婉盈那个小妞的声音吗?这小妞的心灵创伤好了么?怎么会这个时候到这里来呢? 外面是两大帮派在火并,大小姐可不敢随意开门,便轻轻叫道:“外面来的是哪位小姐?” “玉若姐姐,是我啊,婉盈!”果然是陶婉盈的声音传来,焦急的道:“路上出了些意外,我才来晚了些,玉若姐姐莫怪。” “是婉盈带着衙门的人来了。”大小姐欣喜道。 林晚荣哦了一声,这个姓陶的小妞恢复能力挺快的嘛,这么快就回衙门上班了。只是他们当警察的这效率,实在是低的过分了,老子都把问题解决了,现在要你们来做什么? 大小姐命人开了门,却见陶婉盈穿着一身火红的公服,一闪身就闯了进来。 萧玉若见只有她孤身一人,奇道:“婉盈小姐,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到来?” 陶婉盈急喘了几口气道:“玉若姐姐,我们得了你的消息,便要立即赶来。哪里知道才出衙门,就得到消息说,都指挥使兵马在前方操练,路口全部封锁了,我们怎么也过不来。幸亏我家与程大人是世交,大人才恩准我一个人通过,其他人等,还都留在原处不动呢。” 果然是程德在背后捣鬼,林晚荣心里暗哼了一声。今天晚上风波迭起,先是程德带兵围了总督衙门,后又是黑龙会骚扰萧家,这都是他们有步骤的试探。 眼下场面虽然平静了。但外面两派的血拼,谁胜谁负还说不定。大小姐见陶婉盈不顾自身安危,独自一人前来救助,心里也是感激,早已忘了那日陶婉盈随了陶东成劫道的恶作剧,拉住她地手道:“婉盈妹妹,你不顾安危前来救助,我萧家上下感激不尽。” 陶婉盈摇摇头道:“玉若姐姐,你莫要这样说,妹妹惭愧至极。那日我与哥哥那样待你。你不会怪我吧?” 大小姐知道她说的是劫道之事,便微笑着摇头道:“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,还说这些做什么。何况你当时也无心伤我。我哪里还会怪罪你。” 陶婉盈眼圈一红道:“玉若姐姐,我现在越想,越是觉得我当日错的厉害,也不知道是怎么的鬼迷了心窍,竟要做出那等恶事。现在仿佛就有了报应。自那日你们放了我与哥哥之后。大哥地行为越来越古怪,一天到晚在家里发脾气,乱扔东西。对下人们又打又骂,对我也是恶言恶语,像是变了一个人,爹爹也管不住他。而我,也以为自己当日被人玷污了----” 她泪珠籁籁,说不下去了,林晚荣听了这几句话却是眉开眼笑。我靠,听陶婉盈这说法,那个陶东成肯定是痿了。说不定正在暗地里准备绣花针,学那东方不败呢。对恶人就是该这样,高大哥这招果然厉害,老子真是太有才了。 大小姐见她落泪,知道陶婉盈是感怀她自己的遭遇,心里一阵不忍,轻道:“婉盈妹妹,你莫要担心,什么事都没有,都是有人作怪----” “咳,咳----”林晚荣急忙干咳两声,以防大小姐说漏了嘴。大小姐忍住笑,嗔怪的看了他一眼,你这恶人,把一个清白的女子吓成这幅模样,你该得意了吧。 林晚荣见了大小姐眼里的戏谑之意,心中暗叹,你这小妞,好了伤疤忘了疼,人家赔了两句不是,你就想把我都卖出去,这善心也泛滥的过分了些。 陶婉盈轻声对大小姐道:“玉若姐姐,我找了家里的丫鬟婆子验过了,我没受人欺负。估摸着是那日你们将我放在路边的树林时,身上擦伤了些,所以才会有那些感觉。姐姐,小妹大恩不言谢。” 林晚荣耳力极好,早已将她的话听在耳中,心中偷偷直乐,骗骗小妞,真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。 大小姐笑着道:“有什么谢不谢地。这些都是林三的主意,他说什么冤家宜解不宜结,我们与你们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,用的着这样死去活来吗?所以就将你们放下,我们径直回金陵来了。” 陶婉盈见了林三,脸上一红,满是尴尬之色。当日她在街上,差点强迫林三认了那侮辱之罪,此时想来,心里甚是不好意思。但她一个女子,又怎能轻易认出这样地罪行,嘴唇嗫嚅了半天,才低头说道:“你,还安好吧?” 林晚荣哈哈一笑,大有深意的道:“托陶小姐的福,我近来一直安好。不知道陶小姐近几日可好?” 陶婉盈咬了咬嘴唇道:“我这几日也还安好。那天的事情,多谢你了,不然我----”她眼圈一红,便又说不下去了。 至于嘛,做了个假现场,就把她吓成这样,这小妞以后会不会得了洞房恐惧症呢?哎哟,这可有点对不起她老公了。 “陶小姐客气了,助人为乐一向是我的缺点。只要误会化解了,大家都平安无事就行了。还说什么谢不谢地呢。”林晚荣打了个哈哈道。 陶婉盈不敢跟他说话了,转向萧玉若道:“玉若姐姐,眼下外面两帮人打架,你们还是稍待会再出去。今日有我在这里,他们定不敢把你怎样的。” 黑社会就不敢打警察?你这丫头也太天真了些。不过陶宇和程德是一党,吴正虎应该不敢动陶婉盈。大小姐对林晚荣道:“林三,眼下之事,你看怎么办?” 林晚荣见董素山和李北斗率领的人马和黑龙会战成了一团,虽然洪兴占了上风,但一时半会怕也完结不了。陶婉盈又带来一个重要地消息,程德的兵马就在不远处,此地应该及早解决了才是。 想到这里,林晚荣正色道:“陶小姐,你来的正好,今日到我萧家来捣乱的,就是那些穿着黑衣服的叫做什么黑龙会的,你可要为我们作证。” 陶婉盈点头道:“黑龙会,吴正虎,我知道。” 你知道就好,林晚荣嘿嘿一笑:“大小姐,外面那帮阻挡了黑龙会的人马,也不知道是哪里的义士,待会儿可得好好感谢一番。” 陶婉盈道:“那也不是什么义士,是城里的另一个帮派,叫做洪兴来着,和那黑龙会乃是一丘之貉。” 靠,洪兴和黑龙会能是一个档次地吗,林晚荣瞪她一眼道:“陶小姐不要瞎说,我观这帮义士个个忠肝义胆,威武不凡,那黑龙会怎么能和他们相比?他们又相助我们萧家于危难之时,我萧家也当出力才是。” 大小姐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道:“那依你之意,我们该当如何?” 林晚荣道:“眼下黑龙会已处于下风,正是惊弓之鸟,我们这宅内,还有一百来个兄弟,倒不如一起冲出去为那些义士助助威。” “不可----”陶婉盈惊道:“这两派人马,皆是金陵城的祸患。我们若贸然冲出去助了洪兴,万一他们亦有歹心,那岂不是引狼入室?” 引狼入室?靠,最大的一条狼就站在你面前,你还到哪里去担心。他哈哈笑了两声:“陶小姐,此事耽误不得,若是那黑龙会打赢了,咱们可就更危险了。” 陶婉盈见他眼中泛着笑意望住自己,忍不住又想起当日逼他承认侮辱自己之事,急忙低下头去,不敢与他说话了。 大小姐皱眉道:“我们萧家的人,打架如何是他们的对手?万一伤着了谁,罪过可就大了。” 林晚荣摇头道:“大小姐,放心吧,那黑龙会眼下已是强弩之末,哪还敢与我们纠缠?我们冲出去,只要壮壮声威,不要动手,他们就会望风而逃了。” 听着有些道理,大小姐一咬牙道:“既如此,林三,就按你说的办吧。黑龙会的都不是好人,洪兴的应该可以信赖。” 见大小姐说的斩钉截铁,林晚荣也有些诧异了,这小妞怎么这么肯定?莫不是也混过黑社会? 大小姐望了他一眼,脸上染上两片云霞,羞涩道:“发什么愣?那个什么洪兴,带头的是巧巧的兄弟,你当我不识得?这些人肯定都是你叫来的,哼,瞒了我这么多事,回头我再好好审你。” 这小妞不傻啊,林晚荣冷汗涔涔,急忙叫来了萧峰道:“叫兄弟们准备了,大家一起杀出去,很揍黑龙会的那帮狗东西。” 萧家众丁方才杀上瘾了,眼下又是痛打落水狗的好戏,哪能不兽血沸腾,当下便都激动了起来。 林晚荣拉开门,正要率先冲出去,陶婉盈却拉住了他袖子。 “陶小姐,你这是何意?”林晚荣奇道。 “感君诚信之德,当衔草结环以报之。”陶婉盈轻轻言罢,迅速一掠身,已抢在林晚荣身前,向外冲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