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三章 诱拐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二十三章 诱拐

. “姐姐,你说真的?”萧玉若一阵惊喜道:“那敢情好,他这个人坏死了,我一个人可打他不过,我们两个人齐心合力治住他,看他还敢不敢欺负我?看他还敢不也在外面欺负女孩子?哼,小心我们不让你进门。” 大小姐脸泛红晕,在妹妹脸上轻拍了两下,羞道:“死丫头,胡说些什么,这话怎么能乱说。” 萧玉若冲着林三微微一皱鼻子,泪花中却含着笑容,可爱之极。林晚荣哈哈一笑,两个女人一起管我?这是本公子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。 萧夫人上前拉住二小姐的手,笑道:“你这孩子,说话没大没小,等过完年你到京里去,看你怎么受得了?” “娘亲----”见到母亲,二小姐顿时一阵娇羞,依偎在萧夫人的怀里轻轻撒起娇来。萧夫人俏丽的面上带着真切的笑容,与两个女儿拥在一起,说些知心话儿。 三人都是冠绝金陵的大小美人,又有着相同的血缘,长相极为相象,站在一起,便像一母三生的同胞姐妹。两个女儿靠在母亲怀里撒娇,萧夫人红艳的小口微张,丰满的胸膛急剧起伏,三人便像是凝固在画卷里的仙子,美丽自然,无丝毫的娇柔造作,真个是美景天成。 望着三张一样美丽的脸庞,或成熟美艳,或清丽高雅,或天真无邪,林晚荣心里忽然生出一种淡淡的感动。美丽的事物最难长留,这母女三人尽情欢笑的样子,更是短暂而难得,一生也见不到几次。这三个一般美丽的女子,在外人面前高贵骄傲,但哪里又有人能够了解到她们背后的软弱和酸楚呢? 唉,都是缺了男人惹的祸啊,这个空缺,只有老子暂时补一补了。没办法,谁让我是萧家强人林三哥呢。 见着大小姐三人的动人风韵,林晚荣抱着纯粹欣赏的态度,抹了抹嘴角的口水,正要继续观赏眼前动人的美景,四德却走了上来大煞风景地道:“三哥,我这身上的伤口疼得厉害,您老主意多,有没有什么见效快一点的法门?” 最烦爽的进修有人破坏,兄弟也不行,林晚荣嘿嘿一笑道:“有效的法门啊,这个我有。你回去弄些童子尿,全身上下擦两道,我保你明早起来神清气爽,与众不同。” 林三哥何等人也,神仙一般的人物,四德对他从无怀疑,急忙约了萧峰寻找童子尿去了。 闹了这一番动静,此时已是深夜时分了。见着外面再没有异常,萧夫人携着两位小姐上了马车,众家丁护卫在侧,浩浩荡荡地杀回家去。 从洛敏藏身的郊外,再到洛凝的绣楼,直到香水作坊,这一天的活动量可够大的,林晚荣很有些困顿了,倦倦地缀在队伍最后,不住地打着呵欠。 “嘻嘻----”一阵轻笑声突然在耳边响起,睁眼一看,却见二小姐笑颜如花,轻轻巧巧地站在了自己身前。 “二小姐,你怎么没在马车上?”林晚荣惊奇道。 萧玉霜拉住他手,羞涩道:“我对姐姐说,坐车有些累了,想要下来走走,姐姐就答应了。” 哦,是这样,林晚荣朝队伍前方看去,只见马车的帘子偷偷掀起一点,一双明亮的眼睛正注视着自己二人。见林晚荣望去,那帘子急急地放下了。 “那你是想我了?”见前面队伍已经转过拐角再也看不见自己二人,林晚荣嘿嘿一笑,将玉霜搂进怀里悄悄问道。 二小姐吓了一跳,急忙向前看去,见姐姐与母亲坐的马车已经转过拐角,心里才安定下来,含羞道:“你这坏人,就会欺负我。今日早间,本想与你好好说说话,你却急急匆匆地出去了,待到晚间回来,还没见到你的身影,又听说你莽莽撞撞带了人出去打架了。你是不是故意想让我揪心?万一伤着哪儿,那不是要了我的性命?” 有点小感动,林晚荣伸手进去,穿过小衣,在她腰间细腻的嫩肉上轻轻摸索着:“小宝贝,你放心吧,我打架的本事高强着呢,谁也伤不了我。” 他的话语火辣辣,手上动作更是赤裸裸,二小姐这样十六七岁的小丫头哪里是他的对手,当下呼吸越发的急促,鲜红的小口不断地闭合着:“你这坏人,最喜欢吹牛,你打架能有什么本事?倒是对付我的威武将军有一套,还有就是最喜欢欺负我了。”她说着说着,却是想起了两人初见的往事,语气越发的温柔,将娇艳的小脸紧紧贴在他的胸膛上,听他心脏有力的跳动,任他双手在自己腰际抚动,脸上的红晕漫过了耳根。 汗,这丫头还以为我只打狗不打人呢。见她温柔如水的模样,林晚荣心里疼她之极,也不与她说教,只温柔地抚摸起她身体来。 此时夜深人静,二人立身处的拐角处在黑暗中,林晚荣心里火辣辣的,双手顺着玉霜腰际向上抚摸,轻轻道:“小宝贝,让我来检查检查你的身体,顺便促进一下你的发育。” “什么发育----哦,不要,不要在这里----”小丫头还在疑惑他的新名词,却觉他双手手热,已掀起小衣,径直抚上她柔嫩的胸膛。 此处地处拐角,虽无人来,到底是在户外,萧玉霜心如小鹿般乱撞,娇躯轻轻颤抖,身体紧紧埋在他怀里,羞得不也抬起头来,只在他耳边悄声一唤道:“坏人----” 新生的两只粉嫩玉乳已初见规模,在林晚荣手里不断的变幻着形状,他嘿嘿一笑道:“不错,再过两年,一定能发育得更加美好。” 二小姐脸如火烧,将头紧紧埋在他怀里羞涩道:“你这坏人就会作弄我,我们这样,是不是就是夫妻了?” “那是当然。”林晚荣厚脸皮笑道,诱拐少女本就是他的拿手好戏。 “那我这里什么时候能长得和姐姐一样大?”小丫头望了他好久,终于开口,无限娇羞地问道。 “哦,这个,大小姐的很大么?”林晚荣浑身冷汗,幸好二小姐遇到的是我这样的色而不淫的有道之士,要不然,大小姐就吃了哑巴亏了,肯定要被问出个方圆长扁来。 “比我的大得多了。”二小姐羞道:“不过没有娘亲的大。” 怦,林晚荣撞墙了!我的小宝贝太强悍了,这话说给我听听就行了,对别人可不能随便乱说,会坏了夫人的清誉的。我是个正直的人,一向没有非分之想,听了也就当作没听到,不过话说回来。这娘三难道经常玩些比大小的游戏么?这个游戏听着很有趣啊。 他心里胡乱地想着,双手却是轻轻揉搓,大有让二小姐迅速发育的态势。二小姐身上又酥又麻,眼中泛起淡淡的水光。小嘴微张,红唇轻启,娇羞道:“林三,你是要与我做那生娃娃的事么?” 生娃娃的事,靠,只是摸了几下,离生娃娃还隔着十万八千里呢。天那,听二小姐说话,老子怎么会有一种强烈的负罪感?上的又不是幼女!林晚荣浑身的欲火降入了冰点。愚昧无知害死人那,强烈要求大华朝开设生理卫生课堂,对年满十二岁少女进行科学扫盲。 二小姐羞得头也不也抬,轻声说道:“姐姐说,若是有人与我这般亲热,那就定然是想欺负我,叫我拿刀刺他。” 刚才欲火焚身,倒把这茬给忘了,林晚荣急忙在二小姐身上一阵摸索,逗得萧玉霜咯咯娇笑,轻声道:“你这坏人,我来见你,便是任你欺负的,拿那刀做什么?” 林晚荣这才松了口气,大小姐也不知出什么馊主意,害得我与小宝贝亲热一番也要提心吊胆。 二小姐紧紧拖住他道:“我一日不见你,心里便慌得紧,与你说说话,受你这般欺负,心里才能高兴。姐姐说,有了喜欢的人,才会这个样子。方才那般亲热,也只有与相公才可以,可是我现在都让你这坏人欺负尽了,你还要与我生娃娃----” “这个,这个,小宝贝,你听我说,生娃娃的原理不是这么简单的。”林晚荣的额头汗珠隐现,这年头,女人到了洞房前夜,才会由母亲传授些半遮半露的知识,现在要他给一个小姑娘解释生娃娃原理,可真是太难了。 唉,说点浅显易懂的吧,林晚荣嘿嘿笑了几声:“这个,生娃娃,是由一男一女双方共同完成的。简单点来说吧,男人身上有一个东西叫做把柄,女人身上有一个东西叫做漏洞,只有当把柄堵住了漏洞,男女才能结合,生出娃娃。” 二小姐似懂非懂,羞涩道:“什么漏洞把柄,你这人,讲解的这么晦涩难懂,我哪能明白?” 林晚荣怕她问出什么“你的把柄在哪里”,便将她往怀里一搂,笑着道:“不懂不要紧,以后咱们生娃娃的时候,你就会明白了。” 二小姐轻轻嗯了一声,便笑颜如花地依偎在他怀里不动了。二人亲密的说了几句话,林晚荣倒也老实了,除了摸摸抓抓,其他的基本没干。 回到萧家的时候,大小姐正等在门口,见玉霜紧紧拉住林晚荣的手,大小姐瞪了他一眼道:“你以后要是敢欺负玉霜,我就死你你看。” 好奇怪的逻辑关系,搞不懂!林晚荣无奈地笑了笑,他今日也累得很了,回到屋中,躺在床上便睡着了。 半睡半醒之间,忽然觉得有些异样,他强自睁开眼来,一见眼前情景,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