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六章 吓死你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二十六章 吓死你

. 林晚荣听得愣了一愣,怎么又是这个消息?表少爷是花钱买的,四德这小子是从哪里听来的?他疑惑地望了四德一眼:“你去寻找童子尿,怎么还能打探到如此重要的消息?” 四德谄媚笑道:“这个消息早在金陵城中传开了,我一听说就赶紧回来向三哥和少爷报信了。照我想来,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。三哥和少爷才华出众,盖世无双,有您二位了出马,那洛小姐还不是手到擒来?” 表少爷一本正经地摇头道:“我纯粹是抱着相互切磋、互通有无的态度参加本次盛会的,你不要把我想得那么不堪。” 这事竟然闹到金陵城中尽人皆知了?靠,洛凝那小妞耍我么?不像啊,她抱我的时候可抓得紧紧的,再说了,以我的魅力,落到了兜里的,还跑的了?真他娘邪门了。 送到手里的东西不想要,别人收回去的时候又有点动心。是男人都这样贱。老子是真男人,当然也不例外。林晚荣心里有点不爽,急忙找了个借口安慰自己,正要出门,却见萧峰急喘吁吁地跑过来道:“林兄,林兄,不好了,不好了。” “又什么事不好了?”林晚荣没好气地道:“萧峰兄,遇事不要慌张,圣人都教过的。” 萧峰站稳了,猛喘几口气道:“林兄,程大人派了兵马来拿人了。” 程大人?程德?林晚荣心里一惊,道:“拿人?拿什么人?” 萧峰急道:“他们说我们萧家昨夜参与城中殴斗,要拿我们回去审问。眼下程公子带了人马在大厅等着呢,大小姐正在与他们说理。” “程公子?程瑞年?是他带人马来的?”林晚荣哼了声问道。 “就是他!”萧峰恨恨说道:“大小姐让我来寻三哥,叫你千万不要出去,一切有她处置,有什么事情等过了今日再说。” 由她处置?这傻妞。以为这事就是这么容易扛下来的么?妈的,这个程瑞年分明就是找茬来的。老子今天心情不爽,就去会会他。 “四德,把你的童子尿放下,萧峰兄,我们走。”四德把手里捧的童子尿往地上一丢,林晚荣嘿嘿一笑,带着二人直往大厅走去。 表少爷忙将书本扔在一旁,三步并作两步撵上他们,大声道:“林三,要打架去么?我跟你去,你保护我。” 你丫真够无耻的,老子鄙视你,林晚荣冲着表少爷竖起中指。他心中思忖了一会儿,便拉过四德,在他耳边嘱咐几句。四德听得连连点头道:“三哥,这件事你交给我办算是找对人了。我一定办得妥妥贴贴的。”两人一起哈哈大笑起来。 远远的还没靠近大厅,就听见一个男子冷笑的声音传来:“萧大小姐,你们萧家的下人,昨夜参与城中殴斗,乃是有人亲眼所见,你如何能够抵赖?” 大小姐道:“程公子,我也多次重申。昨夜是有人想要侵入我萧家老宅,破坏我萧家作坊,我萧家家人为护卫家产,才奋力反击抢贼,而且有金陵府的公人陶婉盈小姐在场亲自所见。要说起来,我萧家也是无奈自卫,何来殴斗之说?” 程瑞年一哼道:“你说自卫那便是自卫了么?聚众殴斗,伤人致残,有人亲眼所见。你今天想要狡辩也是不成。既然大小姐不愿意交出人犯,那在下也说不得只有得罪了。来啊,将大小姐带回都指挥使衙门。” “慢来,慢来。”林晚荣笑嘻嘻地踱进大厅,四周看了一眼。惊奇道:“咦,这么多人,好热闹啊。” 大小姐见他进来,神色一急,急忙对他打了个眼色,林晚荣装作没有看见。他瞥了一眼程瑞年,见这小子带了十来个亲兵站在萧家大厅里耀武扬威,一副趾高气扬模样。 见了林晚荣,程瑞看鼻子里哼了一声道:“林三,你可还认得我?” “站得太近,看不清楚。”林晚荣呵呵笑了两声,退了几步站到大小姐身边,才道:“这位公子生得如此高大凶猛英武不凡,看着还有几分面熟,不知是哪家的大爷啊!” “大胆!”程瑞年旁边的一名亲兵大声喝道:“此乃都指挥使程德大人的公子,程瑞年少爷。一个小小家丁,这里哪有你插嘴的地方?还不滚到一边去。” 林晚荣呵呵一笑:“我说怎么这么面熟呢,原来是程公子啊,失敬失敬。近几日怎么没见程公子去妙玉坊啊,小弟正想和你多多交流一番呢。” 说到妙玉坊,更是勾起程瑞年的新仇旧恨,他脸上闪过一丝厉包道:“林三,我今日不与你说些无用的话,萧家昨日参与城中殴斗,你更是其中首脑。来啊,将林三和萧大小姐一起带回衙门。” 林三一惊:“殴斗?这是从何说起,我们可都是良民啊。昨日之事,说来是我萧家惨遭一场浩劫,你看看我们这位兄弟----”林晚荣一指四德,四德很配合地扬了扬头,道道淤痕便显现出来:“那些贼人进了我们萧宅,任何话也不说,逢物便砸,逢人就砍,这位兄弟差点丢了性命啊。我萧家财物损毁,作坊被砸,损失白银万两,正愁无处喊冤呢。程公子为何指鹿为马,说我萧家殴斗呢?这实在是天----大的冤枉。” 程瑞年冷笑:“说你殴斗还冤枉了你么,我有人证在场,来啊,带人证----” 他说话间,已有一个瘦瘦的贼眉鼠眼的家伙急速进入大厅,对着程瑞年一抱拳,谄媚道:“小的陈小松,见过程公子。” 程瑞年点点头,道:“陈小松,你将昨日所见,当着大家的面再说一遍,记住,一定要说实话哦。” 那人证陈小松一点头,还没说话,却见四德手指颤抖地指着陈小松,眼中射出滔天的怒火,想要张口,似又是气得说不出话来,激怒之下,身体一颤,便向后面倒去。 林晚荣眼疾手快,急忙一把将他扶住道:“四德,四德你怎么了?我的好兄弟,你到底怎么了,你可不能死啊。” “是他,就是他----”四德缓缓睁开眼,脸色煞白,狠狠望着那人证,眼中充满愤怒,大声道:“三哥,大小姐,昨夜正是此人冲入萧家打砸抢掠,我这里,这里,还有这里----”四德在自己身上从头指到尾,悲痛道:“都是他打的。他还拿刀砍我,差点就要了我的性命。你这个没天良的禽兽,害我萧家还要杀我,我与你拼了----” 四德眼里蹦出几滴假惺惺的眼泪,林晚荣暗自一竖大拇指,面上却是一片悲痛,急忙一把拉住他道:“兄弟不要急,这凶手,我们一定会收拾他的。萧峰,快去金陵府衙报官,就说我们看到了昨夜冲击萧府持刀伤的抢贼。四德,你把你的画像记下来,稍后告诉府中画师,以便他逃跑之后交给官府通缉。你这杀人贼子,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闯进来,看你今日还往哪里逃走。” 那人证还没说话便已被一盆子脏水泼到头上,哪里忍得住,急道:“你胡说,我没有杀人。砍你的人是龙哥,昨日是他带队冲进去的。我在外面放风,根本就没进过萧家。” “哦----”林晚荣、四德、萧峰、表少爷一起叫道:“砍人的是龙哥,你负责放风,明白了。那龙哥到哪里去了呢?” “龙哥在程大人府----”那人证还待再说,却被程瑞年一阵猛咳打断了。程瑞年怒冲冲地看了人证一眼:“陈小松,你胡说什么!” “哦,明白了!”林晚荣嘿嘿一笑,对程瑞年道:“程公子,我们明白了,你明白了吗?” 程瑞年脸色铁青,一言不发,大小姐也看出了些眉目,望着程瑞年冷笑道:“程公子,这就是你带来的人证么?可也巧了,你寻来的人证,却是昨夜冲砸我萧家的凶手,是他自己承认的,来人啊----” 大小姐一声娇喝,萧峰、四德几人急忙道:“不的在!” 萧玉若冷冷一哼,纤纤玉指伸出,一指那陈小枪道:“将这贼子拿下,扭送金陵府衙查办。” 四德此时早已不见颓废模样,精神饱满和萧峰几人正要一拥而上,却听程瑞年道:“大胆,我看你们谁敢?” 林晚荣嘿嘿一笑道:“程公子,我这个人天生胆小,你可别吓唬我啊。” 大小姐秀眉一扬,娇声喝道:“程公子,今日是你带了人证到我府上拿人的,扯的罪名便是我萧家参与殴斗。但方才众人所见,你这人证亲口承认,他便是昨夜参与围攻我萧家的贼人,我们拿他有何不可?莫非程公子也要包庇不成?程公子如此气势汹汹,包庇私党,我萧家虽是羸弱,却也不能任人欺负。我这便与你见官去。” “是非曲折,不是现在简单几句话能够说得清楚的,公堂之上自有定论。你们还是与我走一趟,回我都指挥使衙门好好交待吧。”程瑞年哼道。 他朝身后亲兵一打眼色,那几个亲兵便扑上前来,要去扭抓大小姐与林晚荣二人。大小姐纵有千般道理,奈何这程瑞年便是故意找碴来的,哪里容她说理,她又惊又怒,正要喊叫,却见林三拉住自己袖子微微一笑。 萧玉若看了他一眼,心里便平静了下来,也不挣扎了。那几个亲兵如狼似虎,眼看就要触到大小姐衣角,忽听林晚荣一拍桌子,大声喝道:“程瑞年,你好大的胆子。” 他这一声喊叫,事出突然,带着丝丝内力,直如惊天之吼,震得程瑞年面色苍白,一屁股坐到椅子上。 “林三,你,你要干什么?”见林晚荣面含冷笑,不屑地望着自己,程瑞年一阵心虚,结结巴巴地说道。 “我要干什么?是我要问你要干什么才对!”林晚荣阴阴一笑:“你带着兵丁,擅入萧府拿人,莫非是要谋反不成?” 这一顶帽子盖下来,就是石头人怕也坐不住了。那几个蠢蠢欲动的兵丁急忙停住了动作,面面相觑,再也不敢前进一步。 “谋反?”程瑞年大惊之下,心里怦怦乱跳,屁股再也坐不住,一下子从椅子上蹦起来,结巴道:“什么谋反,林三,你,你,好大的胆子。” 林三嘿嘿一笑:“程瑞年,我的程大公子,我说你谋反,你当我是错怪你了么?” 厅中众人吓得谁也不敢说话,实在是林晚荣这顶大帽子太过于吓人。是人都会受不了。程瑞年脸色苍白,道:“林三,你不要血口喷人,小心我拿你去见官。” 林晚荣不屑地一嗤鼻:“见官?总算你程大公子还有点记性,还知道自己不是官。说白了,嘿嘿,程大公子,你虽然有个都指挥使大人做老爹,但是不要忘了你自己的身份,你既无官职又无功名,和我一样,一介平民而已。” “嘿嘿,一介平民,却带着属于朝廷的兵马,私自入人府阁,抢劫掳人,杀人越货。而且抢的不是一般人,是萧阁老的后人。萧阁老何许人也,那是皇帝谥封的文德先生,御笔亲题的牌匾还挂在萧家大门之上,无数人膜拜敬仰。谁敢在他老人家府前放肆?不过,今天我们见到了,程大公子,你公然藐视皇帝,带了兵马杀进门来,嘿嘿,杀的一定很爽吧,公然与皇帝作对,说你不是谋反,那简直没有天理!嘿嘿,你很好,很嚣张,比我嚣张多了。” 这一番话说得四德、萧峰额头冷汗滚滚,三哥从一次小小的抓人行动,引经据典、洋洋洒洒,将这个狗屁程瑞年推到了谋反的绞刑架上,实在是天纵之才。大小姐看他一眼,心里一叹,以这人的口才,不去出使诸国,实在是浪费了。 表少爷听得酣畅淋漓,对林三一竖大拇指道:“林三,你真神!”老子是忽悠之神,林晚荣暗自一笑。 程瑞年听得浑身冷汗淋漓,怎么也想不到来抓几个人,竟然被扣上了这么个大帽子,此事若叫父亲得知了,那还得了? “林三,你好一张利嘴----”程瑞年咬牙道:“这些兵丁乃是我的家人,非是兵马!” “家人也穿盔戴甲?难道是私自养兵?”林晚荣眼珠睁得更大:“那可就更不得了了,程大公子,你是准备一条道走到黑了啊。唉,早日回头吧,我佛保佑你。” 说到斗嘴,天下何人是林三的对手。程瑞年抹了把冷汗,急忙辩解道:“非也,非也,他们是步营兵马,我只是临时借用而已。”程瑞年大急之下,早已经语无伦次。 “步营兵马,临时调用,哦,明白了。”林晚荣冷笑道:“程大公子,退一万步说,就算我萧家真的参与了械斗,也轮不到你都指挥使衙门来管,此乃地方之事,非是军务,该当金陵府衙抑或总督府衙门来办才是。都指挥使只掌管一省军务,不可干政,由总督大人节制,这是朝廷规矩,正是为了防止有人借着手中兵权谋反。如今你不仅私自调动骑营步营,更是干涉地方事务,再加上私闯萧家,挑衅皇威,啧啧,这要是传到兵部,传到御史,传到皇帝的耳中----唉,这可是犯大忌的事啊,程公子,不是我说你,你这心,未免也太大了些。” 林晚荣哀着,满脸同情之色,拍了拍程瑞年的肩膀:“程兄,节哀吧。” 妈的,吓也要吓死你,林晚荣嘿嘿阴笑,将屎盆子扣在别人身上就是爽。从肉体上消灭敌人固然爽快,从心灵上毁灭敌人,那才是至高境界,老子正朝这个方向迈进。不过今日这事,也甚是奇怪,以那个程德的老奸巨猾,怎么会派自己儿子来找没趣呢?估计是这姓程的小子瞒着自己老爹偷偷跑来找场子的。 程瑞年脸色煞白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他本就是一个草包货,连那个被废掉的陶东成都不如,那日在妙玉坊为了秦仙儿争风吃醋之时,林晚荣便已看准了他。 大小姐拉了拉他的袖子,轻轻道:“你这人,就喜欢胡诌些理由。听着怪吓人的。” 林晚荣嘿嘿道:“大小姐,这可不是吓人。朝党之争,比这个厉害千倍万倍。就拿今天这事来说,在咱们看来,就是程小子无故拿人,似乎小事一桩,可要是落到别有用心的老狐狸手里,他定然会把这事无限扩大化,上升到国家民族的高度,就像我方才所讲的一亲,这折子一上上去,本来挺简单的一件事,皇帝从折子上看到的就是,私自调兵,干涉朝政,藐视皇权,乖乖,这几条加在一上起还得了?我告诉你吧,皇帝看到的弹劾别人的折子,都是这么来的,所以,蒙骗皇帝是最容易的。” 大小姐掩唇一笑,双颊绯红,目露柔光,轻道:“还说谁是老狐狸,我看你就是不折不扣的小狐狸,你要是去蒙骗皇帝,没人比得过你。” 大小姐的神态无比娇媚,林晚荣心里直跳,老子是小狐狸,你就是小狐狸精,你们姐仨可都狐媚得很。 “你瞎看些什么。”大小姐轻嗔一声,脸红耳后,低头小声道:“也不怕别人看到。” “嘿嘿,蒙骗皇帝我不稀罕,骗几个公主嫔妃就行了。”林晚荣调笑道。 大小姐脸色一变,娇媚全都不见,偏过头去道:“你这下流之人,休想我再与你说话。” 这丫头,翻脸比翻书还快啊。林晚荣哈哈一笑,与大小姐调笑了这么几句,程瑞年却尴尬站在那里,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。 妈的,还等我留你吃晌午饭呢?林晚荣正想叫程瑞年快些滚蛋,忽闻府外锣鼓喧天,一个家丁跑进来,脸上满面惊喜之色,大喊道:“大小姐,三哥,大喜啊,大喜啊。” 大小姐方才恢复了些正常的秀脸立即戏霞满面,轻啐了一声,你这奴才不会说话,谁与他大喜? 林晚荣尴尬地笑了两声道:“什么大喜,大喜的时候还没到呢。” 那家丁气喘吁吁地道:“三哥,天大的喜事啊,府尹大人,连着总督大人,合起来给咱们萧家送匾来了。” 送扁?我靠,林晚荣一脚踢在他屁股上,笑着道:“什么送扁,下次给我说清楚了,是送匾额才对。” “对对对,送匾额,送匾额!”那家丁急忙改口道。 大小姐疑惑不解地看了林晚荣一眼,似是在问他,又似是自言自语地道:“侯大人和洛大人为咱们送匾额?这是何故?” 林晚荣呵呵一笑道:“有人不与我说话,我就算知道了,也不告诉她。” 大小姐哼了一声,还未说话,院子里鼓乐齐鸣,一行人马就已走了进来。总督府里打头的是洛敏的老师爷,食为仙开业的时候见过的,他旁边还站着洛远那小子,正笑嘻嘻地向林晚荣作揖。 金陵府为首的却是一个小妞,身后带着一群公人,有几个望着眼熟,林晚荣看了几眼便笑出声来,这几位可不就是去杭州那天早上和自己打过架的么?今日怎么主动上门了?那小妞望着林晚荣微微一笑,面上带着三分戏晕。 哎哟,姓陶的这小妞怎么又来了?昨儿个不是把话都说完了么?林晚荣还未想完,已听大小姐道:“婉盈妹妹,这是怎么回事?” 陶婉盈微笑道:“玉若姐姐,先不要问了,你就准备接匾额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