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七章 讹诈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二十七章 讹诈

. 金陵府衙和总督府衙,各有数人抬着一块匾额,用红色绸缎包裹着,也不知道里面写的什么。 大小姐不欲与他说话,看了他一眼,纤纤细手指了指他,又指了指金陵府衙的匾额,意思是你去揭这块。 这丫头还会手语呢,林晚荣嘿嘿一笑,以为就你会啊,我可是行家。他便学她样子,用手指了指大小姐,又指了指总督府上那块,意为,你去揭那块。 见他学自己说话,萧玉若忍不住红晕上脸,又羞又恼下狠狠一跺脚:“这呆子,恼人死了。” “陶小姐,我来揭你这块,你看可好?”林晚荣笑嘻嘻的说道。 陶婉盈轻轻点头道:“这便是赠与你的,当然要你来揭才好。” 哈哈大笑声中,林晚荣与大小姐同时拉开红绸,两块匾额上的八个烫金大字便映入众人眼帘:“忠直诚信,智勇双全。” 咦,是谁这样夸奖我,这怎么好意思呢,林晚荣哈哈大笑。陶婉盈对着萧玉若道:“玉若姐姐,昨日萧家奋力抗贼之事,我已禀报于候大人,候大人甚为欣喜,又向总督大人禀告。两位大人对萧家为维护金陵城中安宁做出的巨大努力都很是赞赏,特联合赐此匾额,以表对萧家嘉奖之意。” 忠直诚信?嘿嘿,这四个字是这小妞想出来的吧,她还想着那回事呢。这赐匾额完全是扯淡,估计是老洛知道了昨夜之事,想个法儿为萧家正名而已,难为这老头如此有心。也不枉我指点他一番。林晚荣对着婉盈点头笑道:“陶小姐有心了,我代我家大小姐谢过了。” 洛府来的那师爷接着道:“诚如陶小姐所说,洛大人对于萧家的敢作敢当,奋勇抗贼的行动深表赞赏。不仅如此。那日老夫人寿宴之上,萧家击败北七省楹联之王,为我江南仕子争光添彩,大人也极为欣赏。今日特意题此匾额,以表谢意。” 洛远一拱手,笑嘻嘻道:“正是如此。大小姐,林大哥,小弟先恭喜二位了!” 大小姐回礼道:“谢洛公子,谢婉盈小姐。两位大人如此厚爱我萧家,玉若感激不尽。”早有下人奉上红包。大小姐亲手打赏两府送匾额地下人。 林晚荣见洛远那小子嬉皮笑脸的,心道,你老爹搞的这一招不错。堵住了那个程瑞年的嘴,让他吃个哑巴亏。不过你姐姐都要招亲了,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,害我昨天还出了那么大个丑。 金陵府尹、江苏总督都已经对昨日之事下了结论,乃属于奋力自卫英勇抗贼。程瑞年更显尴尬,深觉今日来此是大错特错了,偏现在众人飞库网目光睽睽。他也不知如何开口,只得站在那里,脸色郁闷不发一言。 洛远装作才看到程瑞年地样子,一惊道:“咦,这不是瑞年兄么,你如何在这里?莫非也是来恭喜的?” 林晚荣嘿嘿笑道:“程公子是来造反----, “来造访,来造访的。”程瑞年满脑门子的冷汗,急忙抢过林晚荣的话题道。 “哦,来造访?瑞年兄什么时候与萧家有交情了?小弟我还是头一次听说呢。”洛远笑着道。 “本来是没有的。不过今天来了一次,这交情就有了,你说是不是啊,程公子?”林晚荣神秘一笑问道。 如此情形之下,程瑞年哪能说什么,当下连连点头。林晚荣笑道:“我与程公子乃是老朋友了,在妙玉坊一起喝过花酒的。他今日来,也没什么大事,就是最近手头紧,想弄些银钱花花,是不是啊,程公子?” “正是,正是。”程瑞年点头道:“最近手头紧,我是想来与林兄借些银子的。眼下银子到手,在下也不久留,这就告辞了。” 林晚荣哈哈大笑道:“程兄何必这么客气呢,咱们是一起喝花酒的交情,哪里还用得着这么客套。再说了,你这五万两银子到手,我也只是从中间做个保人,你向大小姐借的,应该谢大小姐才是。” 五万两银子?在场所有人都暗中抽了口冷气,这可是个天大地数目啊,这个程公子跑来借这么多银子干什么?再说那萧大小姐又肯借么?聪明人已经看出这里面有名堂了。 听林晚荣开口就讹诈五万两,程瑞年大惊失色,怒道:“你胡----” “我胡什么?”林晚荣阴阴道:“难道程公子不是来造访的?”他故意将了“访'与“反”说的模糊不清,别人听了还没有什么,程瑞年听了却是步步惊心。这小子是要我地命啊,眼下那个所谓的人证还在场,方才气势汹汹前来拿人也是众人亲眼所见,还有洛远这个死对头,万一被捅了出来,那就真的是天大的漏子了。 程瑞年眼中似要喷出火来,压低了嗓子,以只有二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:“林三,你这是讹诈?” “讹诈?”林晚荣诡异一笑:“这是从何说起?在下可不敢强迫程大公子,你今日可是专为‘造反’来地,嘿嘿。” 程瑞年恨不得扑上去将这小人咬死,他以极大的毅力忍住心中怒火,咬牙道:“好,既是如此,程某谢过大小姐了,那五万两银子,我一定及时归还。” 他盛怒之下,不待众人说话,便急匆匆带着手下要出门而去。林晚荣大声笑道:“慢来慢来,程公子何必走的这么慌急?” 程瑞年回过头恶狠狠瞪他一眼道:“还有什么事?” 林晚荣装作一副慈眉善目地样子道:“程公子啊,不是我说你,做人可要厚道点。拿了大小姐五万两银子,最起码也要打个借据吧。大小姐为人善良正直,这五万两银子借的爽快,可咱们也要自觉不是?” 程瑞年肺都要炸了,你讹我五万两银子还要我打借据?这世道还有没有天理了?奈何他有把柄落在林三手中,今日之事已闹至如此境地,这亏也只有认了,待日后再找回场子。如此想法之下,他一句话也不说,当下取来笔墨,刷刷刷的写下五万两白银的借据,签上自己的名字,转身拂袖而去。 林晚荣将那字据拿在手里左看右看,心里那叫一个爽快,你他妈不是恶么,老子比你更恶。大小姐走近他,轻道:“你这人,讹诈都指挥使大人的公子,也不怕他报复么?” 林晚荣惊道:“大小姐,你怎么又与我说话了?” 你个不识好人心的呆子,萧玉若又气又羞,转身拂袖便要离去,林三笑着拉住她衣袖道:“别生气,我与你开个玩笑的,我就喜欢与你这样的不是?” 大小姐道:“我好心与你说话,你偏喜欢作弄我,以后信你才怪。” 林晚荣一叹道:“这个程德,算是彻底地盯上咱们了,今日程瑞年上门,怕还仅仅是个开始。” 听他说起正事,大小姐也不和他闹别扭了,秀眉一皱道:“那你还要这样招惹程瑞年?” 林晚荣苦笑着道:“我的大小姐,你怎么就还不明白呢?就算我不去招惹程瑞年,那程德能放过我们吗?我们萧家眼下已是他们的肉中刺,眼中钉,非要除之而后快的。” 大小姐轻轻一叹道:“我萧家也是命运多桀,竟不知如何惹上了这些厉害人物。” “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。我们香水香皂生意做的红红火火,他们看着眼红,拉拢不成,自然只有摧毁一途了。”林晚荣冷静说道:“反正已经是势成水火了,与其那样被他整,倒不如我们先整整他。” 有徐渭兵马在手,洛敏很快就要对程德动手,林晚荣可没什么好怕的,他嘿嘿一笑,将手中借据抖了一抖,有了这字据,老子过不了几日便让四德带人上你门前讨债去,你要不给,老子就到府台击鼓鸣冤,洛敏那狐狸估计最喜欢看到这一幕,要闹得金陵城尽人皆知,看你这只老狗能怎样。 大小姐着人将那两块匾额挂上,萧家众人自然是喜笑颜开,尤其是昨夜跟着三哥出勤的家丁们,不仅打架打爽了,还得了府尹大人和总督大人亲赐的牌匾,那简直就是天大的荣耀。做了婊子,还能竖牌坊,三哥实在是当世之典范。 陶婉盈看了林晚荣一眼,走到他身前,怯生生的道:“林三,我有件事想跟你打听一下。” “陶小姐,你太----客气了。助人为快乐之本,有什么话就尽管直说吧。” 林晚荣恶整了程瑞年,心里大爽,看陶婉盈这个小妞也顺眼了许多。 “我说了你可不要生气。”陶婉盈小心翼翼的看他一眼,低声道。 “婉盈小姐,你怎么变得这么客气了,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哦。”林晚荣骚骚一笑道。 听他提起以前,陶婉盈脸上也有些不好意思,她咬了咬嘴唇道:“那你告诉我,你是不是在我哥哥身上,做了什么手脚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