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八章 好人林三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二十八章 好人林三

. “你哥哥?做手脚?婉盈小姐,你这是从何说起?我在你眼里便是那种人么?你看我的腰杆多么笔挺,我的眼神多么正直,我是那种人么?”林晚荣睁大了无辜的眼睛:“我是小葱和豆腐睡觉啊!” “小葱和豆腐睡觉?”陶婉盈不解的道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 “小葱和豆腐睡觉----俩人脱光了,一清二白啊!”林晚荣嘿嘿道。 陶婉盈脸色通红,羞臊的低下头去:“林三,你怎么又说些浑话,你这人原来不是挺老实的么?” 原来老实?林晚荣额头大汗,以前与这小妞打打骂骂,她却认为我老实,现在和她好好说话,难道反而变得淫荡了?听说有一类人有天生受虐的爱好,莫非说的就是她?我靠,皮鞭浇腊没准适合这小妞。 林晚荣大笑三声:“陶小姐,我还是以前的林三,只不过你现在和我说话的心情变了,所以看人也不太一样了。哦,对了,陶小姐,你说你哥哥怎么了?什么做了手脚?说出来听听,没准可以帮你参考参考。” 陶婉盈微微一叹,轻道:“这事,还要从那日说起,哦,就是你放了我们的那天。”她看了林晚荣一眼,忽然插嘴道:“林三,那日之事,你是真的不怪我了么?” “不怪!”林晚荣大度的道:“你也是一时愤怒,才会有些冲动,这是可以理解的,人谁还没点兽性呢。再说了。你不也受到了冲动的惩罚么?” 陶婉盈双目蕴含泪珠道:“林三,谢谢你。我从没想到,你竟是这么善良的一个人。我打劫你,你不见怪。我冤枉你,你还好心地替我解释,林三,你真是天下第一好心人。” 林晚荣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比傻的话,这丫头认了第二,天下就没人敢认第一了。光想着我的好,上次去杭州的路上摔你屁股,你怎么想不起来呢?唉,这丫头。还真有些受虐地潜质。 “那是当然,”林晚荣大言不惭的道:“须知我有个绰号,叫做诚实小郎君。一夜七次郎,绝非浪得虚名。” 陶婉盈听他满口胡说八道,忍不住轻笑道:“你这人,从来就不知道谦谨。” 陶婉盈虽然相貌比不上大小姐,但胜在臀肥波大。林晚荣扫了一眼,心道,这丫头也不知道是不是吃激素长大的。全身上下大的一塌糊涂,估计是属于“抓栏杆,撕床单”那类型的,太他娘刺激了,真便宜了那个猴子公子了。 见和这小妞越扯越没边,林晚荣急忙刹车道:“哦,陶小姐,我们还是说说正事吧,你哥哥到底怎么了?” 陶婉盈也不知道怎么就偏题这么远。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,道:“那日我醒来之后,往回走了一截,才见到哥哥。当时他躺在飞库网山坡之上,浑身发烫,却又昏迷不醒,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了,再加上我当时以为自己----”她脸上红了红,低下头道:“----你知道的。我以为自己出了事,再看到哥哥的模样,久叫不醒,心里害怕,忍不住就哭泣了起来。直到我家的家将赶来救助,用冷水泼醒了哥哥--……” 吃了蒙汗药,当然要用冷水泼的了,林晚荣装作同情地道:“哎呀,那陶公子不是全身上下都湿透了么?怎么会这样,淋感了了可不好。唉,都是我的错。” 陶婉盈急忙道:“你不要误会,我不是斥责你,当时我们处在对立面上,你打昏哥哥,无可厚非。而且你又好心的放了他,此事也不能怪你。” 这小妞越变越贴心了,哈哈,林晚荣暗自偷乐道:“那后来呢,后来怎么样了?” 陶婉盈脸上红地似要滴出水来,轻轻道:“哥哥醒来之后,也不知怎的,似乎谁也不认识了,逢人就要搂抱,还说些胡话----” 林晚荣自然知道这些胡话是什么了,哦了一声,听陶婉盈继续道:“后来,有家将看出了门道,说他是想女人了----”说到这里,她脸上早已血红一片,说不下去了。 林晚荣点头道:“原来是这样。可是令兄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,我当时只是打昏了他,将他丢在路边就离去了,难道是有什么淫蛇咬了他?” 陶婉盈强忍羞涩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后来,我们带他飞快的到了一个小镇,寻了一个风月之所,结果他----” “他怎么样?”正听到高潮处,林晚荣恬不知耻的问道。 陶婉盈羞得双手捂住脸颊:“他与那些女子不知羞耻的寻欢作乐,直到第二日晨时。” “那些女子?是多少女子?说具体点。有没有十个?”林晚荣想知道那药地效力有多大,越听越来劲,急忙关切的问道。 “估摸有着四五个,都是些不知礼义廉耻的女人。”陶婉盈轻声道。 我靠,如来大佛棍这么强?陶东成那么一个小小地蚯蚓,也能夜御四五女,欢乐到天明?都快赶上老子一半,太他妈没天理了。高酋这个大淫棍,有这样的好玩意儿也不知道多贡献几斤,下次我一定要带上几斤“如来大佛棍”,以做傍身之用。不过,陶东成那玩艺儿的筋脉已断,又这样折磨一番,我靠,就是钢筋做的也受不了啊,何况是那些脆弱的海绵体,这小子,是彻底的完蛋了。 “这个,陶小姐,你也知道,我这个人一向诚信正直,我对令兄,可没做过什么手脚?何况,令兄这种折磨女子的禽兽行径,哪是我们做手脚可以达到的,我看是他心里所想才会有此行径。”林晚荣正义凛然的道,心里早已乐开了花。 “我也不知道。”陶婉盈轻叹口气道:“不过,自那日以后,哥哥便彻底地改变了,每日都流连风月,气色越来越差,后来却哪都不去了,叫了烟花女子上门来,过不了盏茶功夫便又被他撵出去,脾气越发的暴躁,不停的摔东西,我和爹爹谁劝他都不听,整个人骨瘦如柴,早已没了一丝精神。” 陶婉盈说到后来轻轻哭泣起来,林晚荣听得大爽,没让这姓陶的拿起针来绣花,已经是便宜你了。 “爹爹因着这事,愁白了头发,一蹶不振,什么事情都没了心思,原本与程德大人关系要好,最近却也渐渐的冷淡了下来。”陶婉盈哽咽着道:“林三,你这么聪明,有没有办法救救我哥哥,我不想看到爹爹和哥哥都变成这个样子?你能不能救救他们?” 救他?靠,那玩意儿坏了,我怎么救?难道进行一次器官移植,弄个狗鞭装上去?老实说,以你哥哥的所作所为,装了狗鞭,那是侮辱了具有高智商的犬类。 “陶小姐,我对你的遭遇深表同情,只是这件事我却帮不上忙。唉,令兄也是聪明了一世,糊涂一时,希望他早日回头,自我救赎。”林晚荣假惺惺的道。 陶婉盈轻轻嗯了一声,道:“谢谢你,林三,你真是天下最好的人。这些事我一直憋在心里,不知向谁说起,今天与你说了这些,心里畅快多了。” 陶婉盈神色黯淡的离去,林晚荣长长的出了口气,老子的手段越来越丰富了。洛远走过来,拍拍林晚荣的肩膀,神秘一笑道:“大哥,小弟对你实在是佩服之极。” “佩服什么?”林晚荣不解的道。 洛远朝着陶婉盈呶呶嘴,笑道:“这位陶小姐,对着你又是哭又是笑的,我看啊,人家八成是喜欢上你了。” 靠,这是我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,这小妞要是能喜欢上我,那真是苍天无眼、天地变色了。不过小洛,你姐姐喜欢我,倒是真的。林晚荣嘿嘿一笑,漫不经心的道:“我和陶小姐之间不是你想象的那样,是有些误会,解开了就好了。对了,你姐姐怎么样了?” 洛远兴奋道:“你还别说,真神了。大哥,你昨日看了她之后,有巧巧姐相陪,她精神格外的好起来,又是说又是笑的,到今天早上,已经完全的好起来了。要不是早知道姐姐看不上你,我还以为是大哥你给她带来的力量呢。” 看不上我?林晚荣无奈的白他一眼,你小子太小看你大哥我了,只要我想,这个世界上连一只母狗都逃不过我的手掌心。倒是洛凝又是说又是笑,是因为我还是因为要选婿呢? 他神秘兮兮的问洛远道:“小洛,你近几日有没有听到什么流言,关于你姐姐的?” 洛远愣了一下:“没有啊,这两日我一直在府中,什么也没听到。大哥,有什么消息啊?” 靠,这事还真他妈玄乎,连小洛都不知道。他当然不好意思在小洛面前摆他亲姐姐的八卦,笑了几声搪塞过去了。 送走两拨人马,大小姐有些疲累,便径直回去休息了。林晚荣刚要离去,忽见厅外行来两人,前面一位微抚胡须,远远的朝他笑道:“林小兄,别来无恙啊。” 林晚荣一看见这人模样,顿时心中大喜,来了来了,大事终于来了,妈的,程德,我看你还能嚣张到几时。他哈哈笑着迎上前去:“哎呀,我的徐大人,我可是想死你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