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一章 轻采解语花(1)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三十一章 轻采解语花(1)

. 见洛凝反应如此之大,林晚荣忍不住哑然失笑,这小妞,昨夜的胆子那么大,今天怎么又这么害羞起来。他微微一笑,叹口气道:“各小姐,你是否觉得我为人很是轻薄?” 洛凝听他如此说话,禁不住呆了一呆,终于鼓起勇气抬头看他一眼,轻轻道:“林大哥,不是的----” 林晚荣笑着摇头道:“其实,洛小姐,如果你那样想的话,我会很高兴。” “为什么?”洛凝奇怪地道。 “因为,这个世界上,大多数人都是些正人君子,如果少了像我这样的轻薄之徒,岂不是很无趣?”林晚荣笑道:“我这样的人,便是为了映衬君子们的伟大而存在的,所以,纵然是当了陪衬红花的绿叶,我也觉得很伟大。” 洛凝轻咬红唇,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:“不是这样的,大哥,你是一个真正的君子,从不隐瞒自己心里的想法,就算是做坏事,也要做的明明白白,比那些伪君子强上太多了。你不是绿叶,那些看不懂你的人才是绿叶。” “唉,”林晚荣轻轻一叹:“我的这个缺点隐藏得这么深,没想到还是被洛小姐看出来了,做人还是不能太诚实啊。” 洛凝呆呆地望着他道:“大哥,你说话总是很奇怪,可是我却喜欢得很,你说凝儿是怎么了?”她眼里闪烁着些迷离的光彩,在这昏黄的灯火下,诱人心动。 “大哥,你能不能抱抱我?”洛凝小口轻启,用尽了最大的勇气,轻声唤道,脸上的羞涩似是西下的残阳。她轻轻地闭上了眼睛,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着,想看他,又不敢看他。 “这----个----不----太----好----吧----”林晚荣腼腆地道:“我一向谨守礼法----好吧,就抱一下,不要抱太紧哦,我怕弄伤你----” “讨厌----”洛凝脸上火红一片,心里通通打鼓,轻轻道:“大哥,巧巧还在搂上----” 这句话简直就是欲盖弥彰。林晚荣心里顿生禽兽之火,轻轻将她拉进怀里,洛凝浑身微颤,身体一瘫,便软软地靠在了他胸前。 见这名震金陵的才女,紧紧依偎在自己怀里,秀目紧闭,面色羞红,温婉如玉,林晚荣春心早已荡漾,双手探上她腰肢,正要占点小便宜,却听楼上传来一声轻呼道:“凝姐姐,你在吗?” 哎哟,差点忘了我的巧巧小宝贝,后日便要出征了,今晚应该好好地与她亲热一番才是,洛凝这个插班生,还是排队吧。他强自压抑住心中的心猿意马,在洛凝的小臀上一拍,轻轻道:“洛小姐,你怎么了----” “啊,大哥----”洛凝正羞涩无比,连巧巧的话都没有听见,此时听他叫唤,顿时吓了一跳,忍不住偷偷睁开眼来,却见他正面带微笑望着自己。洛凝嘤宁一声,急忙又将头埋进他怀里。 林晚荣叹了口气道:“洛小姐,你还是好生在这里歇着吧,我去看看巧巧。” 他平日没事的时候,都喜欢占些便宜的,今日却是换了风格,洛凝心里一酸,也顾不得羞涩,抬头起来,见他眼神清明,神情坚定,竟似一点也不迷恋自己的样子。 “大哥,你是不是很讨厌凝儿?”洛凝见他对自己无动于衷,心里凄苦,小嘴一瘪,泪珠儿便落了下来,娇躯在他怀里扭了几扭,丰满的酥胸却是无意识地擦着他胸膛。 林晚荣脸上的肌肉抖动了几下,扯了个僵硬的笑容道:“哪里的话。只是我这个人天生正直,威武不屈,对于女色,看得极淡。” 洛凝闻言顿时破涕一笑:“大哥,听你说这些话,倒像是寺庙里的修士,谁要信了你,不是痴人,也是傻子。”她本就生得明艳无比,这番说笑之下,唇红齿白,面如桃花,更显人比花娇,林晚荣心里搔痒无比,但想着今夜属于巧巧,便咬了咬牙,将那股邪火硬生生地压了下来。 “大哥,你身上带着什么东西,硬邦邦的?”洛凝与他靠得极近,感觉下身处有一硬物抵住自己,又粗又热,忍不住疑惑道。 “哦,是个鼓槌,最近我正在练习打鼓呢。你看,它还能动呢!”林晚荣面不改色心不跳地道。 洛凝可不是二小姐那样的小女孩,她到底是个成熟女子,初时尚未想及,细一思量之下,哪里还不明白,忍不住啊的一声惊叫,急退了几步,双手捂住脸颊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 林晚荣老脸也红了一下,嘿嘿干笑两声,道:“这个,意外,意外,纯属意外,我平时不是这样的。”洛凝哪敢听他说话,嘤宁一声低下头去。 这小妞都害臊成这样了,他哪里还能多呆,当下急道:“洛小姐,我去给巧巧送衣衫了,你早些歇着吧。” 洛凝双颊羞红,根本就不敢看他,听他脚步咚咚咚上楼,过了好久,才敢睁开眼来,却见眼前人影无无。想起他上楼之前的那句话,叫我早些歇着,大哥是什么意思? 林晚荣出了房间,心里还是一阵骚动,这小妞的身体可真软啊,摸着就像缎子一样,小屁股紧绷绷的,充满弹性,难怪林二哥这么不老实呢。 想起巧巧正在楼上沐浴,他心里更来劲了,悄悄摸到楼上,却见那房里燃着的灯光正亮,房门虚掩,一个俏丽的人影正坐在木桶中,玉手轻展,往自己身上泼着水珠,不是巧巧还有谁来。 林晚荣轻轻推门进去,巧巧听见开门的声音,头也没回地笑着道:“凝姐姐,你绣那鸳鸯那般出神么,我喊你的话都没听到,也不知道谁家的公子哥儿这样好福气了。” 巧巧背对着门口,长长的秀发高高盘起,发髻横插着一只玉钗,裸露在外的玉背肌肤晶莹如玉,在灯光下闪着诱人的光泽。 林晚荣悄无声息走到她背后,嘿嘿一笑,以无比淫荡的声音,轻柔道:“女施主,我给你送衣衫来了。” 巧巧乍闻一男子声音,下意识一声惊呼,待听到那声音无比熟悉,猛然转过头来,欣喜地道:“大哥----” 她这一转身,浸泡在浴桶里的身体带着一片灿烂的水花,在林晚荣眼前闪成一片耀眼的银色,胸前的雪肤玉乳,半遮半掩在水里,竟比裸露了还要诱人。 林晚荣哪里会放过这等大好机会,望着巧巧晶莹的酥胸,急吞了口口水道:“宝贝,我来看你了。” 巧巧这才意识到自己正赤身裸体呢,呀的一声低呼,急忙往水里浸入了一些,只露出头在外面,羞道:“大哥,不要看----” 这还能不看?林晚荣眼珠紧紧盯在她身上,一本正经地道:“我没看啊,巧巧,你穿衣裳了没?”见大哥这般无赖,巧巧又是羞涩又是欣喜,躲在浴桶中不敢出来。林晚荣可管不了那些,今晚就是专门为你而来的。他嘿嘿一笑,走到她身边,双手伸进水中,缓缓按上她细嫩的双肩,柔声道:“宝贝,难道大哥不能看么?” 他的手上带着奇异的魔力,巧巧浑身轻颤道:“大哥----” “唉----”林晚荣轻轻一叹道:“巧巧,你知不知道,我后日就要离开金陵了----” “什么?”巧巧大惊之下,早已忘了身处何地,一下自浴桶里站了起来。 一具浑然天成的秀美女体,便完全呈现在林晚荣身前。如云的发丝挽成高耸的宫髻,活泼而又俏丽。明亮的美目薄雾蒙蒙,带着点点新起的湿气,楚楚动人。两边粉腮泛着淡淡的粉红,樱桃小口吐气如兰,丰满的酥胸因为激动而波澜起伏。两座圆润的玉乳,分外坚挺饱满,鲜艳的粉红随她呼吸而轻轻抖动,让人目眩神迷。粉嫩滑腻的修长玉腿亭亭玉立,浑圆美股下更是玉露点点,无尽的春光,尽收眼底。 美极了,美极了,林晚荣呆呆望着这美轮美奂的身体,心里不住地感叹,上天待我不薄,先有青璇,再有巧巧,有了她们,这一辈子没白活。 巧巧又羞又急,急忙又蹲到水里遮住春光,却是紧紧拉住林晚荣的手道:“大哥,进京的时候还不到,你要到哪里去?你是不是不要巧巧了?” 见巧巧眼中泪光闪烁,林晚荣无奈一笑,这傻丫头,都到这般时候了,还在胡思乱想,他哈哈一笑,凑到她耳旁温柔道:“傻丫头,你看大哥这色眯眯的样子,哪里是不要你了?” “大哥----”巧巧惊喜之下,却是落下泪来,哽咽道:“你要到哪里去?我跟你一起去。” “傻丫头,大哥是去办一件重要的事情,是让我的小宝贝后顾无忧的事情。”林晚荣笑道:“你跟去也帮不上忙,不如在家里好好看着我们的店铺,等大哥回来好好疼你。” 巧巧美目含泪,银牙一咬,毅然从浴桶里站立起来,任那美丽傲人的身躯,完全展现在他眼前。她脸颊滚烫如火,颤巍巍的椒乳微微抖动,眼中射出海一般的深情:“大哥,要了巧巧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