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四章 奇怪的美梦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三十四章 奇怪的美梦

. 林晚荣仰天长叹,青山你个犊子,不会晚一刻钟再来吗?好不容易才有这么一个左拥右抱的机会,就被你搅和了,我办这点事容易吗我? 董巧巧望着洛凝的背影,皱眉道:“凝姐姐今天好生奇怪,方才还心事多多,怎地转眼之间就转了性子?” 林晚荣打了个哈哈,拉住她小手道:“这有什么奇怪的,女人嘛,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的,习惯了就好了。” 董青山兴冲冲地爬上楼来,一眼看见林晚荣,兴奋地冲过来道:“大哥,你果然在这里,我方才听爹说,你昨夜一晚上没回去,我还不太相信呢,大哥可不是个随便的人。” 汗,你最后一句的观点我深表赞成,林晚荣嘿嘿干笑道:“青山,昨儿个夜里干什么去了,我来的时候怎么没见着你。” 董青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压低了声音道:“大哥,你知道吗?听说那个姓吴的到现在还没醒来,将来即使醒来也只能是一个痴呆了,这小子算是彻底被废了。” 靠,这我能不知道吗,就是你们几个小子做的,林晚荣点点头道:“听说了。唉,我是个善良的人,一向不主张使用暴力手段,和平发展才是我们的主线。这姓吴的虽说平时横行霸道无恶不作,但好歹也是娘生爹养的,落到这个地步,实在让人痛心。青山,明天你就给他家里送十两银子慰问一下吧,好歹也是同道一场,道义上还是要帮帮的。” 董青山竖起大拇指:“大哥果然仁义,我们一直是秉承你的宗旨和平发展的,金陵城中有口皆碑。” 两个人一起哈哈大笑起来,青山得意道:“昨儿个晚上兄弟们得知了消息,心里高兴,就想找到大哥一起出去乐呵乐呵,哪知到了萧家,他们却说大哥你出门去了。我只好和小洛带领弟兄们去了,到秦淮河上包了几条花船,喝了点花酒,后来喝得醉了,就----” 青山黑脸一红,不好意思说下去了。林晚荣却醒悟过来,这小子,不是酒醉被人采了童男吧。巧巧秀眉一皱。轻声道:“青山,你怎么能这样跑出去鬼混呢。大哥,你倒是管管青山啊。” 这妮子,会撒娇了啊。刚过门就要老公管教小舅子了。林晚荣哈哈笑了两声,对巧巧道:“青山这么大年纪了,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,你就不要把他当小孩子了。再说了,我估计昨夜青山也就喝醉了而已,不会干什么坏事的。你说是不是啊,青山?” 他边说边对董青山打眼色,青山急忙笑道:“可不是么?我昨夜就是喝醉了,和小洛几个人在那花船上过了一晚上,睡得可舒服了。” 靠,我在这里陪你们两个小兔崽子的姐姐,你们却在外面风流快活,怎么对得起我的辛苦培养?这样的好事也不叫上我。 董青山看了巧巧一眼,忽然惊道:“哎呀,姐姐,你变了!” 巧巧急忙道:“变了,哪里变了?” 董青山摸着脑壳道:“说不上,好像变得更好看了,大哥,你是不是对姐姐做了什么手脚,要不怎么一夜不见,她就变得这么好看了?”他忽然恍然大悟似地指着二人道:“哦,我明白了,你是不是已经做了我姐夫?” 董巧巧脸红如血,羞臊不堪,娇嗔道:“小孩子,胡说些什么?” 这孩子太直白了,林晚荣哈哈大笑,拉住巧巧的手道:“青山,你放心,以后你姐姐会变得更好看的。” 董青山虽然莽撞,但是看着姐姐脸上幸福的笑容,心里也忽然生出感动,紧紧拉住林晚荣的手,激动地道:“大哥,谢谢你。我们一家能有今天,都是你赐予的。” 巧巧也紧紧地抱住林晚荣的胳膊,林晚荣拍拍她的肩膀,柔声道:“我们现在都是一家人,还说这些话做什么。” 巧巧深情望着大哥,轻轻嗯了一声,甜甜一笑,将身体依偎进了大哥怀里。 “青山,我明日要离开金陵一趟,这酒楼和洪兴的事情,你和小洛可要仔细应对。”林晚荣正色道:“不要以为吴正虎倒了就可以高枕无忧了,别忘了他们背后还有程德。正是因为没了黑龙会的存在,洪兴就成了众矢之的,程德他们的注意力肯定会全部转移到你和小洛身上,你们一定要谨慎小心。” 董青山点点头:“大哥,你要去哪里?怎么以前没听你说起?” 林晚荣笑着道:“去办一件大事,很刺激,也很好玩的。” 青山一下子来了兴致:“大哥,什么好玩的事,能不能也带我去?我多带些兄弟,去为你护驾。” 打仗带上黑社会?汗,这个想法挺有创意的啊,不知道那徐老头会有什么意见。他嘿嘿一笑道:“我也是答应去帮别人的忙,要是带上你们去,那成什么了?” 董青山不好意思地呵呵一笑,林晚荣笑着道:“你小子就歇着吧,和小洛留在家里严防程德,保护好你姐姐和酒楼,免了我的后顾之忧,这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了。” 董青山道:“大哥,我知道了。那个程德现在肯定把我们当作眼中钉肉中刺了,不过我们也不怕他。程德和洛大人是死对头,他要想对我们动手,也要好好思量思量。” 林晚荣一笑道:“不错,程德现在不敢明着动手,但是也要防止他玩阴的。你们多加小心就是了。那程德也蹦达不了几天了。” 巧巧依偎在大哥怀里,听他们两个说事,虽是听不太懂,心里却是甜蜜得很。夫唱妇随大概就是这样了。 林晚荣带着巧巧下楼拜见了老董,这事大家都心知肚明,新女婿给老丈人行了大礼,老董大剌剌地受了,然后拍了拍林晚荣的肩膀道:“晚荣啊,我就这么一个闺女,这丫头心眼直,容易受人欺负,你可要好好待她。” 林晚荣笑道:“岳父大人放心,我一定会好好待巧巧的。近几日事务繁忙,只能先委屈巧巧了。等明年从京城回来,我一定风风光光迎巧巧过门。” 老董高兴道:“好,好。让巧巧早日为你们林家开枝散叶,我也好了了这些心愿。” “爹----”巧巧轻叫一声,脸孔羞红,躲在了大哥背后。 与巧巧新婚燕尔便要分别,林晚荣心里有些不舍,但为了长久的安宁,也只有暂时离开了。 整整一上午,巧巧都在给大哥准备东西。林晚荣看着巧巧准备好的大包裹,苦笑道:“小宝贝,大哥是去行军的,不是旅游,带上这么个大包,我人受得了,那驮东西的马匹也受不了啊。” 巧巧看了一眼装得满满当当的包裹,愁眉苦脸地道:“那可怎么办啊,这些都是大哥你平时用得上的,新衣裳布鞋平时换着穿,面巾睡袍晚上洗浴用,香皂带上两块,水袋带上三个,床单被褥两床,还有些跌打酒,防晒膏----” 林晚荣浑身冷汗,我靠,防晒膏都上了,这是收拾行囊还是搬家呢。这小妮子,真是心疼死我了。 “小宝贝,”林晚荣自背后搂住巧巧的小腰,双手在她无丝毫赘肉的光滑小腹上轻轻抚摸着,柔声道:“我就带两身衣裳就行了,别的就不要了。我这个人身粗肉糙,没那么娇贵。” 巧巧忽然反身紧紧抱住他,小脸贴在他的胸膛,泪珠儿簌簌道:“大哥,你一定要早些回来,没了你,我一刻也活不下去。” 唉,小妮子,怎么得了,这才是离去几天,要是真到了上京的时候,她还不连命都没了?林晚荣在她翘臀上轻轻拍了一下,又在她耳边吹了口气:“小宝贝,听话,大哥会早些回来的,然后我们做些做的事,哦,就是像昨夜那样快乐的事,我的小宝贝给我生几个娃娃,岂不是美妙得很----” 巧巧怎堪他这样骚扰,被丈夫几句话撩拨得浑身发热,软软地瘫倒在他怀里,红唇微张,莲口轻吐,任他双手在自己身上摸索,随心所欲…… 林晚荣离开酒楼的时候,浑身都是轻飘飘的,白日宣淫就是爽啊。在巧巧的闺房里,没有任何人打扰,小妮子抛开羞涩,一次又一次地迎合着他,重新体会了昨夜那欢愉到顶的快乐感觉。想想小妮子在自己身下婉转哀鸣,刻意承欢的样子,他心里就忍不住火辣辣的。要是再待下去,他敢保证,明天早上肯定走不了。唉,到了军中,就如同到了和尚庙,再要享受这样的温柔,那是痴心妄想了。 趁着那妮子被折磨得补睡的空当,他偷偷起身离开了酒楼,回到萧家已是下午时分。 林晚荣马不停蹄地将四德、萧峰、福伯几人叫来,仔细交代了离开之后香水香皂的生产问题,现在工场运转正常,一切都是有条不紊地进行,他才放下心来。 “对了,大小姐去哪里了?怎么一天也没见她?”交代末了林晚荣拉住四德问道。 四德奇怪道:“一天没见着?不会啊,我方才还向她禀报过工场的进度的,她还问起我,怎么一天没见三哥呢?” 汗,这小妞竟会主动问起我?估计是又想查我有没有偷懒。林晚荣老脸红了一下,他今日一天都在酒楼,下午更是和巧巧恩恩爱爱,大干“体力活”,所谓“一天没见大小姐”云云,实在是虚伪得很。 “三哥,要不要我向大小姐禀报一声,说您回来了?”四德察言观色地问道。 “这个,还是不必了吧。”林晚荣嘿嘿一笑,“不要忘了我的做人原则,要低调,一定要低调。” 遣走了这几人,他也累了。按照和徐渭的约定,明日一早,高酋便会过来请他,然后两人一起出城。林晚荣将巧巧收拾好的包裹捡拾了一下,画册,蒙汗药,如来大佛棍,火枪,秦仙儿送的剧毒蜂针,这可都是护身的法宝,一样也不能少。 将东西收拾完毕,正坐得百无聊赖想着是不是应该骚扰一下大小姐,却觉两只温软如玉的小手,轻轻蒙在了自己眼睛上。一个娇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道:“猜猜我是谁,只有一次机会哦。” “阿花?!!”林晚荣惊道。 腰背上被一只小手狠狠抓了一下,那小妞愤怒地道:“阿花是谁?再给你一次机会。” “如玉?!!” 小妞像是要爆炸了,扭住他腰际的细肉不放,恶狠狠道:“如玉是哪个狐狸精?本小姐给你最后一次机会。” “嘉欣?!” …… “杨二?!” …… “芙蓉?!” …… 那小妞一声不吭。浑身颤抖。松开捂住他双眼的小手,掩面哭泣了起来。 这丫头这么经不住吓唬啊。林晚荣嘿嘿笑道:“二小姐,快不要哭,我是与你开个玩笑的。” 萧玉霜见他呼出自己的名字,心中委屈,忍不住在他背上轻打一下,泣道:“你这负心的人,连人家是谁都想不起来了,如何对得起我?” 来了来了又来了,这小妞是不是整天躲在房子里看言情小说啊,要不怎么一开口就让人浑身酥麻?林晚荣把手将她搂进怀里,笑着道:“忘记你,这怎么可能呢?忘记你不如忘记我自己。” 萧玉霜听他说些甜言蜜语,心里通通打鼓,面色通红,好不容易停住哭泣,气哼哼地望他一眼,嘟着小嘴道:“那你为何叫那么多女人的名字?却偏偏不叫我?” “这个只是一个小小的玩笑嘛!”林晚荣腆着脸皮道:“忘了谁也不能忘记我的小玉霜呀。你的小手又嫩又白,身体又滑又香,眼神纯洁而又明亮,你是独一无二、举世无双的二小姐,我怎么会看不出来呢?” “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。”萧玉霜通红了小脸轻轻说道:“就会说些好听的来哄我。” “这个,二小姐,你也知道的。”林晚荣正色道:“我这个人一向正直,从来不肯说谎话,方才之言句唏发自肺腑,你不信?我可以发誓,发很毒的誓哟----” 二小姐脸泛红晕,将身体依偎在他怀里,细嫩的手指压住他双唇道:“你不要发誓,我永远都相信你的。”她的眉目间虽还有些青涩,身体却已发育成熟,该大的大,该凸的凸,像个诱人的青苹果。 林晚荣今日与巧巧浓情正欢,此时又有二小姐投怀送抱,自然淫心更盛,将她粉嫩的身躯拥进自己怀里,轻轻摩擦着她光滑的脊背,轻笑着道:“二小姐,你怎么来了?” 萧玉霜感觉他双手从自己腰际滑下,直往玉腿而去,忍不住一声娇呼,嘤宁一声退了开去,小脸羞红道:“你这个坏蛋!” 林晚荣嘿嘿笑了两声,二小姐缓缓走回他身边,在他旁边的凳子上坐下,羞涩道:“我听娘亲说,你明日便要出趟差事,是不是真的?” 林晚荣点头道:“是啊,可能要去些时日。你是为着这个专门来看我的么?” 二小姐脸上泛起一片愁容,轻轻点头:“那你可要早些回来,在外面莫要耽搁,我----”她悄悄低下头轻声道:“我想你得紧。”她面露羞涩,眼神却真挚而又热烈。 “我也会想你的。”林晚荣微笑道:“小乖乖,你坐近些,我们两个好好说说话吧。” 二小姐轻嗯了一声,将凳子往他身边挪了挪,林晚荣摇头道:“不行,还是离得太远了。我给你找个三条腿的凳子吧。”他拍了拍自己双腿道:“坐这儿来。” 萧玉霜脸上飞霞,看他一眼,小声哼道:“坏蛋。”说完,却是乖乖地走了过来。微红着脸坐到他双腿上。 二小姐年纪虽不大,浑身却已发育成熟,柔软的小臀往他身上一坐,林晚荣立即舒服的一声轻哼,这丫头,肌肤可真是细腻啊。 “明明是两条腿的板凳,你却要说是三条腿。”萧玉霜抱住他胳膊,身体依偎在他怀里,一嘟小嘴哼着道。 “这个,马上就会成三条腿了。”林晚荣嘿嘿淫笑。二小姐正疑惑间,却觉双腿间一热,果然有第三条腿长了出来。 “啊!”萧玉霜惊呼一声,猛地自他腿上弹起来,小手一下子捂住脸孔:“坏蛋坏蛋大坏蛋。就会欺负我。” “这个不能怪我。谁让我的乖乖玉霜生得这样好看呢。”林晚荣的厚脸皮加肉麻大fa,天下无敌,拉着二小姐会回到自己腿上,转移话题道:“你今日便是特意来看我的?” 听他说起正事,萧玉霜心里的羞涩才退去了些。点头道:“可不就是专门为你来的?哪知从昨夜找到今日,却连你的影子都没见到。你这狠心的人,也不知道到哪里风流快活去了。哪里还会记得我?” 这小妞够幽怨的啊,林晚荣三条腿一起顶她一下,嬉笑着道:“我哪里是风流快活,只不过是去解决一些生活问题罢了。” 萧玉霜在他作弄下,脸如火烧,看他一眼幽幽道:“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,反正我这辈子是跟定你了,你休想甩开我。哼,你要是敢欺负我,我就让姐姐收拾你,姐姐说了,你最怕的人就是她。” 汗,有这一说吗?大小姐自我感觉未免好得过分了吧。林晚荣摸一下她嫩滑的小脸,轻薄道:“那我现在就欺负你,你去告诉你姐姐吗?” “讨厌!”二小姐面泛桃花,紧翘的小臀在他腿上狠压了一下,小手连连轻拍他胸膛,口中哼道:“等你欺负完了,我就去告诉她。” 嘿嘿,这口是心非的丫头,怕是专门挑逗我来的吧,***,年代真是不一样了,小羊专往狼口里送,老子却只能看不能吃,郁闷! 二小姐年纪太小,不该过早地沉溺于男女之事,须得等到瓜熟蒂落那一刻品尝,味道才是最美的。不过,和这青苹果般的小妹妹挑逗一下,那似懂非懂,似熟非熟的模样,更有另一番滋味。 “坏蛋!”二小姐见他口角流着哈喇子地淫笑,忍不住羞涩地哼了一声,她伸出小手,从脖子上解下一块玉石,递到林晚荣手里:“这个,你戴上!” “这是什么?”林晚荣奇怪地道。这玉石洁白晶莹,入手温暖,还带着小妮子身上的淡淡幽香。 “这是我从小带在身上的护身玉符,是娘亲为我和姐姐求的。你明日要出远门,这玉符你带在身上,保佑你平平安安,早日归来。”二小姐望着他,温柔说道。 “这个,还是不要了吧,我这个人福大命大,什么都不怕的。”林晚荣握住她小手道。 “不行!”萧玉霜嘟着嘴道:“你一定要带上,看见它你就要想起我。” 这丫头霸道啊,林晚荣无奈摇头,任萧玉霜将那玉符挂在自己脖子上。二小姐将玉符挂好,眼光一瞥,却见他脖子上早已挂着一方晶莹的玉石,看那质地色泽,皆非凡品。 她眼中升起一片蒙蒙雾气,嘟着小嘴委屈道:“坏蛋,难怪不要我的玉符,原来是早有人送你了,这玉牌是谁送的?是不是你说的那个什么,杨二还是芙蓉?” 我靠,这话可不能乱说,会传绯闻的,我和这两位姐姐真的比豆腐还清白啊。林晚荣嘿嘿笑道:“不是她们,绝对不是她们。说起来,送玉的这位可是你的姐姐。” “瞎说,姐姐才不会送你这种东西呢。”二小姐哼道。 林晚荣笑道:“我不是说的大小姐,送玉石的这位,你将来过门之后,也要喊姐姐的。” 说到过门,二小姐顿时小脸飞霞,埋头在他怀里不敢抬头,轻声道:“你这坏蛋,也不知道勾引了多少女子。只是我已深陷其中不能自拔,便任由你了。这位姐姐将这么珍贵的玉石送你,对你着实情深意重,你可莫要辜负了人家。” “我的小乖乖对我也很好啊。”林晚荣在她小脸上亲了一下,悄声道:“放心吧,将来你过了门,我一定会一视同仁的,你也知道,我很博爱的嘛!” 二小姐难得的通情达理一回,林晚荣自然高兴万分,搂着她说些甜蜜话,将这丫头哄得服服贴贴,唯一的遗憾是,虽占够了手足便宜,这小丫头也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,但想起她的年纪,林晚荣只得把这淫心压制下来。 这一晚上,林晚荣做了个很奇怪的美梦。梦见他和青璇、巧巧、还有二小姐正要拜堂成亲,忽然有一个女子闯了进来,口口声声要抢亲,抢的不是别人,正是新郎官林某人。她努力地想要看清那女子的面容,却是模模糊糊,怎么也看不清楚。 一怒之下,他长身而起,却已自梦中醒来,浑身冷汗涔涔,仍是不知这女子是何方神圣。 他深吸口气,朝窗外看了一眼,东方已现出一丝鱼肚白,出发的时辰终于来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