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五章 惜别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三十五章 惜别

. 收拾好行囊,看了自己的小屋一眼,林晚荣转身出门,刚走了几步,却见前面立着一个娇俏的身影,赫然是萧大小姐。大小姐面无表情地望着他,轻轻哼了一声。 “哟,大小姐,起得这么早啊?辛苦了,辛苦了。”林晚荣嘻嘻笑着,走过去打招呼道。 大小姐哼了一声,看了他打好的包裹一眼:“你不是起得比我还早吗?昨日也不知道到哪里鬼混去了,想与你交代些事情,却找不到个人影。” “忙----嘛。”林晚荣哈哈一笑:“大小姐有什么事情要交代,现在对我说也是一样的,我保证洗耳恭听。” 大小姐叹了口气,看他一眼,轻道:“你这便要走了么?” 林晚荣微笑道:“你也知道了?” 大小姐点点头:“这样重要的事情,我怎能不知道?昨日母亲已经详细与我说了一遍,我去寻你,却怎么也找不着。你这人,不知道又到哪里鬼混去了。” 汗,哪里是鬼混,我是洞房去了,是正经事。他心里正想着,却听大小姐柔声道:“你东西都收拾好了么,准备全了么?别落下了重要的东西。天寒了,多带几件衣服褂子,可别冻着了。” 林晚荣受宠若惊地道:“收好了,收好了,多谢大小姐关心。” 大小姐看他一眼。无奈地道:“在外面办事,可不比家里,事事都能由着你。你性子懒散,又喜欢出风头,在外面可要收敛点,莫要轻易招惹别人。虽然徐先生看重你,你也要谦谨一些,得饶人处且饶人。若是有什么为难的事情,不要和别人争执,忍在心里就是,出门在外,不图富贵荣华,平平安安就是福分。你好生记下了,莫要惹我----我们担心。” 这话听得暖心,林晚荣前所未有的老实,点点头道:“谢大小姐关心,我都知道了。” “办完了事情就早些回来。家里的事多,又是工场又是店铺的,我一个人忙不过来。”大小姐幽幽说道。她只知道徐渭要带林三去办事,却不知道他是要去做什么。 这打仗的事情我哪里说得准呢。林晚荣苦笑道:“我会尽量早些回来的。工场的事情你多吩咐四德、萧峰他们就是了。要有人敢不听你的话,我回来收拾他们。” 大小姐听得又好气又好笑,轻飘飘瞪他一眼道:“最不听话的就是你,要收拾,也是我先收拾你。” “收拾我?大小姐舍得吗?”林晚荣厚着脸皮笑道。 大小姐心里一颤,脸皮晕红中带着薄怒,哼道:“你这人,说了几句就又没个正经了,谁舍不得你了。我舍不得阿猫阿狗,也不会舍不得你。” “那是我舍不得你行了吧。”林晚荣嘻嘻笑道:“大小姐,与你相处的时间长了,觉得你这人其实也不错。长得漂亮,身材又好,而且这么能干,有时候还挺体贴人。当然,缺点也有了,例如架子大了点,脸色冷了点,脾气差了点,不过勉强还能接受吧。” 听着前面一句话,萧玉若脸泛羞涩,到了后面一句,她脸色便难看之极,咬着牙气道:“你这人,一天不气我一回,便不安生是不是?” “好了,好了,开个玩笑的。”林晚荣笑着说道,看了看天色,轻道:“时辰不早了,怕是高酋大哥已经来了,我要走了。” 听他一说,大小姐也不与他怄气了,微微点点头,轻声道:“我送你出去。” 两人来到大厅中,高酋果然已经到来,连二小姐也等候在那里。林晚荣朝高酋抱拳笑了下,又对萧玉霜柔声道:“昨天不是说好的么,今天不要来送了。” 二小姐眼眶一红,轻道:“我就是想看看你嘛。” 林晚荣微微一笑,当着大小姐和高酋的面,自然不好上前安慰,只得笑道:“知道了,我一定会早些回来的。” 大小姐对着高酋行礼道:“高壮士,林三这一路上就拜托你了。他这人老实本分,不善言辞,还请壮士多照顾于他,我萧家上下感激不尽。” 商酋浑身冷汗,老实本分不善言辞?这和林三搭得上边么?但大小姐既然这样说了,不认也得认了,他一点头道:“请两位小姐放心,我与林兄弟志趣相同,一定会互相照顾的。” 大小姐感激一笑,姐妹二人拉了手儿送他二人出门。 望着林三翻身上马,二小姐心里一酸,撵到他身边道:“你要敢不想我,小心我再也不理你。” 汗,这小妞的威胁还真是威胁啊。林晚荣对她眨眨眼道:“放心,我会想你们的。” 在小姐听他说“你们”,脸色似是有些羞涩,看了他一眼,却没说话。 林晚荣和高酋翻身上马,对着姐妹二人道:“大小姐,二小姐,外面冷,你们快些回去歇着吧,我很快就会回来的。” 他与高酋催马走了一程,转身望去,那两个俏丽的身影依然屹立宅胶,凝望着二人。 高酋笑着道:“林兄弟,这萧家两位小姐对你可真够意思,老哥我也羡慕得紧啊。” 林晚荣叹了口气:“我已经很努力地约束我的魅力了,现在看来,彻底地失败了。” 高酋哈哈大笑,这位林兄弟说话,果然惊天地泣鬼神。 二人扬鞭策马出城而去,不一会儿便到了紫金山麓,高酋忽然停下马来笑道:“老弟,我们先在这里歇会儿吧。” 歇会儿?林晚荣一惊,这才刚刚出城,哪里用得着歇脚。他心里正在疑惑,却听一声琴弦轻响,一阵悦耳的歌声由远及近,缓缓传入耳中:“ 祖席离歌,长亭别宴。香尘已隔犹回面。 居人匹马映林嘶,行人去棹依波转。 ……” 这是个女子的声音,林晚荣急忙放目远眺,只见紫金麓,长亭之上,俏立一个柔弱而修长的身影,杳杳仙间,似远似近,正是自那长亭传出。虽然看不清那女子的面庞,林晚荣却已知道这是谁人。这丫头啊,还真是有心,大半夜起来,天寒地冻夜露深重,她不辞辛劳地爬上这紫金山,就是为了轻抒一曲为自己送行。古有伯牙与子期,今有林三与洛凝,若是传出去了,也定是一段佳话了。 他无奈地摇头苦笑,想想以前与她的交往,顿觉人与人之间真是奇怪,明明看着是不可能的两个人,却莫名其妙地纠缠在了一起。这就是所谓的缘分么? “…… 画阁魂消,离楼目断。斜阳只送平波远。 无穷无尽是离愁,天涯地角寻思遍。 ……” 洛凝的浅吟低唱,带着淡淡哀怨,如同天籁般旋绕心头,久久不能散去。林晚荣叹口气道:“高大哥,是你告诉洛小姐,我们要打这里经过的么?” 高酋笑着道:“洛小姐得知你要远行的消息,说是与你有知音之情,今日这一程非送不可。我拗她不过,只好答应了。这夜寒深重,紫金山上荒无人迹,她一个弱女子,也不知如何爬上去的。” 好一个知音之情,好一个洛凝。林晚荣长长地出了口气,这丫头,是想让我内疚一辈子啊。 “高大哥,你说一个人活一辈子,是为了些什么呢?”林晚荣望着洛凝美妙的身影,轻轻说道。 他的脸色淡薄而又深远,高酋只见过他嘻嘻哈哈没个正经的样子,哪里见过沉思版的林三,眨了几下眼,心道我不是看错了吧,这还是那个林兄弟么? “我也说不清楚,一个人一辈子有饭吃有衣穿,有亲人相陪,让他们永远高兴,这应该就不错了吧。”高酋迟疑了一下说道。 “高大哥,说得好!”林晚荣大笑道:“让你喜欢的人和喜欢你的人永远开心,这才是咱们男人应该做的事情。那你再说说,一个男人,该娶多少个老婆好呢?” “这还用想?”说到这个,高酋倒是来劲了:“只要你养得起,两情相悦,你想娶多少就娶多少。哪怕娶回来放到家里,每天不看不摸,就打上一百遍,也比她跟了别人强。” 我靠,高大哥这话太粗鲁了,不过说出了男人的心声,实在是大有见地。林晚荣哈哈一笑,远远地凝望洛凝的身影,也不管她听不听得到,双手合在嘴边大声喊道:“洛小姐,你多保重,我一定会早日回来的。” 洛凝的歌声停顿了一下,接着又缓缓传来,曲调哀婉,似是有满腹心事想要诉说。 林晚荣知道此时若要犹豫,今日怕是真的走不成了,他一狠心,不去看洛凝的身影,对高酋一扬手道:“高大哥,我们走!” 高酋答应一声,同时策鞭,二人二马快如闪电,在破晓的晨雾里穿行而去,不到片刻,便已消失了踪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