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章 打一炮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四十章 打一炮

. 高酋闻声,急忙自旁边帐房走过来,虽是方才睡醒,脸上却无丝毫困意,急急道:“林兄弟,什么事?” 林晚荣沉声道:“着赵良玉带领神机营、杜修元率浙江两户、胡不归率领山东人马,于神机营驻扎地紧急集合,不得有误。” 高酋见他神色郑重,以为是有紧急军情,不敢怠慢,当下应了一声便出去传令了。 林晚荣起身,在帐蓬内来来回回地走了几步,想想秦仙儿的事情,心里难受得紧。秦仙儿要维护她师傅,上战场总是难免。以她功夫刀剑根本伤不了她,最要拿的就是这炮兵了,也不知道这改进之后的神机大炮到底威力如何。我靠,早知道要和仙儿打仗,孙子才教徐渭改进大炮呢。 外面一阵喧哗之声,显然是高酋已经率先将命令传达到神机营,营中的军士急忙赶着起来,见天尚未亮,心生埋怨自是难免。 林晚荣得夜宿在神机营中,对赵良玉的松懈的防卫深为不满,要不是仙儿及时提醒,要真有人闯入营中来刺杀林将军,那也不是什么难事。 一叫紧急集合,这三营兵马的素质立即就体现出来了。胡不归的山东营是最后通知到的,却是最早赶过来,他们军容齐整,刀枪明亮,虽然兵士们高矮胖瘦不一,卖相不好,但见了那个个兵干悍不畏死的干练模样,任谁也不能看轻他们。 这个大胡子胡守信,果然不愧为和胡人开战过的千户长,这练兵之术,确实是高人一等。 杜修元的浙江营第二个到达,他的队伍自然比不上胡守信,便是他们行军的路线和防卫却很有讲究。 倒是离得最近的神机营拖拖拉拉,大胡子和杜修元已经率队操练了一遍,赵良玉才将神机营人马整合完毕。见林晚荣面沉如水,赵百户直觉地感觉不好,但见林将军一言不发,他也不敢贸然出身。 林晚荣早在高酋地帮助下,穿上一身盔甲,脚蹬战靴,配上一张有棱有角的脸庞,倒也威风凛凛,气势十足。他身上的盔甲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,质地十分轻柔。若放在平日,他定会好好研究一番,但今日心里老大的难受。脸上黑得像炭,哪还有这份心思。 三位百户见林将军面色不好,又是如此紧急的集合令,心里暗处忐忑,莫不是前方出了什么大岔子。 林晚荣登上高处,举目四望,只见归前的三营士兵,以胡不归的军容最为雄壮,杜修元次之,神机营的却是一塌糊涂。神机营乃是京畿御林军,兵员皆是精挑细选的,相比胡杜二人的残兵,身体素质强上数倍,只是那邋遢疲软的模样,让人不敢相信这竟是一支御林军。 林晚荣冷冷一笑,往那前台走了两步。大声道:“可能有人还不认识兄弟我,我叫林三,乃是徐元帅座下参谋将军,此次奉了元帅敕令,到这滁州整军备战来的,昨夜有些兄弟应该已经记住了我的名字。” 林将军夜惩神机营二十余名将士,打断五条板子的事迹,昨夜便已流传开来,今日亲眼见这个统领六七百人的参谋将军不过二十来岁年纪,众军士心里更为惊奇。 “弟兄们也许奇怪,我林某人年纪轻轻,为何能担这统兵之职。其实本将军自己也很是不解,为此,我曾向徐元帅求证。徐大人说,林某人一无所长,但有三点却是做得极好:义气、智谋、狠毒。” 林晚荣神目一扫,脸上浮起一丝笑意:“我仔细想了想,徐大人果然不愧为天下第一才学,这三点概括得准确之极。兄弟我以前在金陵瞎混,在那里也有几分名气,有兴趣的兄弟们可以去打听打听,看我林三是什么样的人?看我是怎么对待自己兄弟的?你要了解了这一点,你就会知道,我为何要把义气二字摆在第一了。” 三位百户听了林将军这半黑半白的演讲,忍不住面面相觑,这位林将军说话,怎么恁地像一个混混。只有高酋与林晚荣接触多了,早已见怪不怪了 “今日当了兵,我们这地不会南北,兵不分老幼,皆是兄弟姐妹,一定要互相爱护。上了战场上,保护了弟兄,就是保护自己。谁他娘的要是敢背后捅刀子,千刀万剐那是轻的,我林某人整人的手段多的是,说林某人狠毒,可能有人不信,我只说一句话,谁有种谁就来试试。”林晚荣呲牙咧嘴,杀气腾腾地说道。高酋拿起一柄钢刀,啪地一声折为两段,又抓起断的一截握在手里缓缓捏碎,看得众人无不心惊。这一说一打,当真具有无比的震撼,原来还闹闹哄哄的神机营军士顿时鸦雀无声。 “在我手下混,我没有别的要求,只有很简单的两点。一是你得练好你当兵的本事,我不要求大家力能碎大石,那是扯淡,我只要你们练好最基本的本事。哪些是你最基本的本事?这个说来简单。拿刀的要劈狠,拿枪的要一刺稳,打炮的要打准。这不是为我练,这是你在战场上保命的本事。高大哥,你给大家示范一下----”林晚荣大喝道。 高酋取过一截半尺来长的木头立在地上,一声轻喝,刀光闪闪,那木头便竖着从中间劈开来。众兵士看得呆了一呆,这功夫要是练出来了,上了战场是真的管用。 林晚荣见高酋一招震住了众人,心里也大是满意,他虽然胸有万种练兵之法,但是这个时代这个条件之下,要搞什么先进的练兵思想,什么造火药制手枪、高科技练兵、科技强国,这些玩意儿说着好听,实则纯属他妈扯淡。冷兵器就是冷兵器,练好刀枪拼杀,这是战场生存的硬道理,没有第二条路可走。 “第二点也简单,要做到听统帅口令。令行禁止,在我手下当兵,我叫你冲杀就要冲杀,叫你逃跑就中逃跑,叫你逛窑子,你就是太监,也得给我掏出小jj。”林晚荣声音洪亮,大声说道。 台下的三营兵士们一起爆出一阵大笑,这位将军真他妈粗鲁,不过我喜欢。 “我不会拿兄弟的性命开玩笑,上了战场,要是打拼不过,我叫你们跑,你们就得拼命跑,要是你跑慢了点,我就----他娘的,用不着本将军动手,你早被人咔嚓了。” 台下又是一阵笑声,只听林将军继续道:“我要命令你们快逃,你们不要有任何犹豫,所有的责任由本将军一人承担。行走江湖,道字摆两旁,义字在中央。兄弟们的性命和那些当官的是一样的宝贵,一样的值钱,我绝不会让兄弟们无谓牺牲。” 这三营的子弟都是贫苦出身,听了林将军这段话,顿时热血沸腾大声欢呼起来,深感这位将军与众不同,爱兵如子。 三位百户互相望了一眼,光是这番阵前宣言,就能让人为他卖命,这参谋将军可真是不简单。 “为了促进兄弟们的训练积极性,下面我宣布几条新的军规。”林晚荣大声道:“即日起,神机营、浙江两户、山东两户合在一处操练。每日早晨,每位兄弟的口粮管足,但午膳只有九成兄弟可以享用。晚膳只有八成兄弟可以用上。这些兄弟,都是经过训练完毕的考评通过之后,才能用餐。至于考评未过的兄弟,那只有先饿上一饿,等待来日再好好练了。” 此言一出,众人哗然,这简直就是魔鬼条令,这样下来,岂不是人人都要拼命向那九成和八成里面钻?胡不归和杜修元急忙道:“林将军----” 林晚荣摆摆手:“几位不必多言了。我们这支队伍本就是弱不禁风,要是再不用点重药,怕是未上前线,就已经崩溃了。” 林晚荣出的这馊主意,其实就是现代企业里的末位淘汰制度,他对这一套熟得不能再熟了,把这末位淘汰搬到训练中,而且直接改成一练一淘汰,虽然看起来是过激了些,但对这么一支队伍,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? 接下来的便是昨夜说好的,由山东营与浙江营的演练了。胡不归精心调教的四十精骑扮演攻方,杜修元的浙江营扮演守方。 按照林晚荣与众人的设想,胡不归手下兵强马壮,兵士个人战力强于杜修元数倍,浙江营应该很快溃败才是。 但事实却是不尽然如此。杜修元排出的阵型对付胡不归训练的骑兵甚是有效,虽然他手下兵士体弱于对手,但他摆出的阵型紧凑,前面倒下一个,后面就有一个迅速地补上去,保持阵型的完整,将胡不归的骑兵限制在一个狭小的空间之内,让他冲不起来,这无疑正拿住了骑兵的咽喉。一来二去之下,浙江营竟然与胡不归的骑兵对峙了小半个时辰,才终因战力相差巨大,被四十精骑冲散。 作为一个现代人,林晚荣对作战阵型来说原本是嗤之以鼻,但见了今日这场比试,这才知道这阵图的确有些奥妙,古人流传至今,是在有道理的。有此一发现,他对这杜修元和胡不归又有了重新认识,这俩人一文一武,一人精于练兵,一人精于练阵,真是天生的搭档。 接下来便是神机营的演练了。林晚荣命人远远地搭了两座土丘,两丘之间相隔三十余米的距离,然后在远处架上神机大炮瞄准发射,专打那后面土丘。 这神机大炮弹药地装填十分烦琐,而且炮弹是实心弹,并非后世看到的那种散射弹片,杀伤力要小得多。林晚荣看得心里痒痒,大声道:“这神机大炮的第一炮,一定要打好打准,不可懈怠。” 赵良玉急忙道:“末将身为神机营统领,这第一炮,便由末将亲自操作吧。” 林晚荣点点头,便立在他身后,看他如何操作。赵良玉调准炮口高度与前后距离,自认为差不多了,便引火将那引信点燃,诸人都捂上耳朵,等候一声巨响的到来。 林晚荣等了半天却没听见动静,心里正在疑惑,不会吧,第一炮就是个臭弹?这也太他娘的出师不利了。 正要叫赵良玉检查一番,却听一声轻啸传来。接着又是一声巨响,远远地腾起一阵烟雾尘土,那炮弹打出去爆炸了,但距离土丘却有着一两百米的距离。 “赵百户,这是怎么回事?”林晚荣阴沉着脸道。 赵良玉也冒出了冷汗,这神机大炮新近改良过,瞄准的精度听说大大提高,但他从来没试过,今日第一炮打出这个样子,难怪林将军发怒。再想想昨日嫖妓被抓,这新来的参谋将军还没发作,怕是正要抓住机会一起与自己算帐。 林晚荣心里哗啦啦地火在,他要这大炮试射准确,心里其实有一个大大的私心。过些日子若真的上了战场,肯定会遇上秦仙儿的。那丫头,老子心疼都来不及,怎么还能拿炮打她?所以他现在一定要将这炮调好,打准,只要由他指挥,就绝不能打到仙儿,这是他练炮的最大目的。至于其他的普通白莲教众,轰死了也不关我的事,谁让你们参加反革命活动还死不悔悟呢。 见这个赵良玉如此草包。林晚荣哼了一声,走到那第一座土丘上站好,大声道:“他娘的,现在我站在这里,你给我打身后那小丘,打中了,算你是英雄,若是一不小心打到了我,那你就是谋杀上级长官,徐元帅会禀明皇上,抄你全家,诛你九族!” 赵良玉吓到了,急忙撵过来道:“林将军,这如何使得,炮火无眼的,要是伤到您金贵的身体,末将可担待不起。” 林晚荣看他一眼道:“赵百户,听你的意思是,我的身子比你的金贵,是不是?” 赵良玉急忙点头道:“是,是!大众乃是统兵之首,自然比我金贵得多。” 林晚荣点点头道:“如此也好,既然我比你金贵,赵百户,那就麻烦你站在我这个位置当个靶子,我去打几炮试试。” 赵良玉吓得差点瘫倒,给林将军当靶子?还是他亲自射击?这简直就是自杀。 “站好了,这是军令。可不要乱动哦,否则我一不小心,真的就不知道打到哪里去了。”林晚荣嘿嘿阴笑。昨天你那乱嫖之罪还没处治,今天这炮又打不准,老子不好好作弄作弄你,你还以为我是那么好摆弄的呢。 林晚荣回到炮台,只见那赵良玉浑身哆嗦,站在土丘上真的一动也不敢动。他朝神机营众将士瞅了一眼,大声道:“神机营里,谁最精通这神机大炮?” 众将士目光便刷刷刷地指向一人,那是个三十来岁的汉子,众人望着他的目光都是敬佩,显然这汉子很有些威望。 那汉子朝林晚荣抱拳道:“禀告将军,小人李圣,曾经参与过这神机大炮地改造。” “哦?”林晚荣欣喜地道:“你去过海安,见过法兰西铁甲船?” 李圣恭敬道:“是的。徐大人还对我等提起过林将军,说这大炮的改进,皆是拜林将军所赐。” “好,好,你来打一炮试试看。”林晚荣大喜着道。 那李圣点头应是,走上炮台,不紧不慢地装填,瞄准,点药,只听哗啦一声巨响,炮弹不偏不倚,正中后面那土丘。炮响的同时,赵良玉已吓得瘫倒,晕在了小丘之上。 林晚荣哈哈大笑:“好,本将军着令,晋升李圣为神机营统领,领百户,即日报徐大帅知。”李圣手艺出众,在神机营里威望甚高,林晚荣此令一下,除了赵良玉的几个亲信,其他人等皆是欢呼起来。 杜修元和胡不归早已瞧不起不学无术的赵百户,见林晚荣雷厉风行,心里也甚是高兴,当下围了上来,向李圣道喜。 林晚荣望了杜胡二人一眼,正色道:“杜大哥,胡大哥,这训兵这事,我就全权拜托给二位了,胡大哥负责单兵训练,杜大哥负责阵法演练。希望你们不要争吵,要看到彼此的优点,精诚合作,把这六七百个兄弟带出来,不要他们杀多少敌人,最起码让他们上了战场,能够有逃命的本事。” 杜修元和胡不归都是有些本事的人,虽然彼此之间看不惯,那也只是学术分歧,不是人品鄙视。见林晚荣说的虽是简单,但也足够诚恳,便一起抱拳道:“请林将军放心,我们一定竭尽全力。” 林晚荣叹口气道:“如此甚好,其实不是本将军不想亲自练兵,实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”他脸上现出悲凄状,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,看得杜胡二人好生敬佩。 高酋凑到他身边小声道:“林兄弟,你有什么更重要的事情?” 林晚荣嘿嘿一笑:“睡睡午觉喝喝茶,逛逛窑子洗洗澡,哪个不比练兵重要?” 高酋愣了一下,接着便哈哈大笑起来,这位林兄弟,实在是天下第一妙人。 徐渭的命令已到,滁州人马立即开拔,赶赴鲁皖交界。林晚荣目光凝神着远方,那里是宿州、徐州方向,前线的战火已经开始燃烧。 难道我真的要和仙儿打仗?他微微一叹,心里从未有过的茫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