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一章 袭击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四十一章 袭击

. 六七百号人,拉着几车粮草两门大炮,本就行的慢,再加上林将军有意拖延时间,一路上走走停停,半天行军半天练兵,日子悠闲的很。 杜修元和胡不归卯足了劲,要将这几百军士练成精兵,他们两个有些别苗头的意思,练完单兵练阵型,谁也不肯落下,那所谓的末位淘汰制,被他们执行的很是严格。第一天的时候,果然有八成兵士没有吃上晚餐,第二天大家的训练热情明显高惩,第三天更胜,两位百户看的大喜,竖起拇指称赞林将军带兵有方,实为军人之楷模。 林晚荣倒是想的开,老子练兵不是为了杀敌,就是为了敌人上来,我打不过逃跑用的。将这人马放心交给了胡不归与杜修元二人,自己乐得个轻松自在。 这一路走走停停,经凤阳、宿州滩北等地,五天方才到了徐州。到了徐州却得知,徐渭昨夜已经开拔,前往丰县,无奈之下,林晚荣只有率领人马继续向前,进行观光之旅。 “自昨日起,徐大人率领的浙江、山东两地骑营步营,北从郓城、宁阳、泗水,南从定陶、滕州、山亭,南北两方同时夹击,将白莲教人马压缩在巨野、济宁、邹城一线,已形成合围态势。徐大人方才发来最新将令,着我们一行人等于明日赶到丰县,与他帅营会合。” 胡不归在简陋的作战地图上指指点点,详细比划着说道。他是野战出身。对这地形图解甚为熟悉,便由他给林晚荣、李圣、杜修元三人讲解目前形势。 林晚荣带的三营人马,眼下所处的位置已到沛县,离着徐渭前线地帅营所在地丰县不过几十里的路程。他对这什么地图之学不感兴趣。听着胡不归讲解一番,却是不断的打着呵欠。 杜修元道:“我们离着徐大帅的帐营,仅仅五六十里路程,明日一早行军到了大营,将粮草大炮交给了徐大人,我们地任务也算完成了。” 胡不归却道:“瞧眼下这形势,大军昨日方才逼近,那些白莲教却连抵抗都来不及,等到明日我们这粮草送到,徐大帅怕是已经到达济宁。剿了白莲老巢。我儿郎这几日辛苦操练,却还没来得及拉上战场练练,实在是无趣。” 林晚荣拍拍胡不归肩膀。笑着道:“胡大哥,你这种心情我能理解。但打仗是要死人的,这些都是我们自己的兄弟,伤了谁我都心疼,还是这样平平安安的好。最好这仗永远打不到咱们头上。大家都安生回去过年。” 这林将军做事虽然麻利,只是这几句话却忒没志向了些,胡不归无奈摇头。心里有些瞧他不起。 “三位大哥,嘱咐下去,今日便在这里扎营,按照杜修元大哥平日演练的队形驻扎,同时增强守卫,尤其是各位将军营外,更应加强巡逻,毕竟这里已经是战区,常备无患嘛。万一有个什么风吹草动,将领安危是重中之重。啊,哈哈,那个就这样说定了。”林晚荣一本正经的道。 直接说你怕死便是了,哪里这么多借口,胡不归鄙夷的哼了一声,眼中闪过几分轻蔑。倒是杜修元深表赞同的道:“林将军此言极是,此地已是白莲盘踞之所,又紧邻微山湖畔,那些白莲贼匪地形熟悉,若是借着夜色搞偷袭,也是防不胜防。” 这个杜修元揣摩上意,大有可为啊,胡不归性格耿直,从千户被降为百户,性子也没收敛多少。不过有本事的人都是有性格的,譬如我,林晚荣嘿嘿一笑,便带着人马安安稳稳驻扎下来。 沛县紧邻着微山湖,此时正是傍晚时分,夕阳西下,点点金色地余辉洒在湖面上,湖水轻泛着波澜,金光闪闪,甚是美丽。 这便是微山湖么,果然湖光山色美丽异常,站在湖边,阵阵清风吹来,林晚荣舒服的长出了口气,忽然想起那首脍炙人口的老歌,扯开嗓子便唱道:“微山湖唉,金光闪耀,朵朵白云好像云儿飘” 方才唱了几句,那边便传来一阵大笑声,却是正在操练地将士们听了他这奇怪的腔调,被他逗的大笑了起来。 林将军讲义气,不摆架子,待兄弟们又诚恳,每日与大军同吃同住不开小灶,已经有了些爱兵如子的美名。虽说那什么末位淘汰制变态了点,但通过近几日的训练,每个兵士都能感到自己身上地进步,如此一来,反而激起了他们的训练热情,对这淘汰制,也没多大抵触了。 “笑,笑个屁,谁有本事谁唱一个我听听。我估摸着你们这些家伙,也就逛窑子唱唱十八摸在行。”林晚荣淫笑着说道。 听将军与自己开玩笑,那边的兵士们更是哇哇大叫,一时气氛极为热烈。林晚荣早已采纳了胡不归地建议,将浙江和山东两地的兵士按照一比一的配比混合训练,效果极为出色,这起哄的人群里面,浙江的秀才兵有之,山东的彪形大汉也不少。 林晚荣见正指挥着训练的,却是那日夜里巡营时拦住自己的少年兵士,便笑着道:“你叫许震,是也不是?” “禀将军,小人正是许震。”这许震虽是十四五岁的娃娃兵,却已是个总旗,又能统领一帮比他大得多地汉子练兵,肯定是有些本事的。 林晚荣拍着他肩膀道:“好好,许震,你年纪轻轻便有如此能耐,以后定然是前途无量。你带着大家好好练,练得好了,本将军向徐大元帅保荐你领百户、千户。” 许震见这个年轻的将军胸怀宽广。和蔼待人,心里很 很是激动,大声道:“谢将军栽培之恩。” 林晚荣满意的点点头,心道。上战场打仗不是老子长处,但是培养几个人才还不是手到擒来。他手下的三个百户都是有才之人,这个许震也是潜龙,一定要向徐渭好好保荐一番。 高酋跟在林晚荣身后,见他面露得意之色,忍不住笑着道,“林兄弟,瞧你今天地兴致似乎好的很那。” 林晚荣哈哈一笑道:“高大哥,这微山湖湖光山色,美妙的很,倒不如我们划个小船去看看吧。”高酋见他兴致甚好。也不阻拦,便就近找了个小船。胡不归见他二人要下湖,急忙道:“林将军。眼下天色已晚,这微山湖里怕是不太青,万一潜藏着贼寇,那可就麻烦了。” 林晚荣一脸正气的道:“胡大哥,你误会了。我此番下湖正是要查探贼寇而去地。我怀疑”他眼珠一转,神秘兮兮的道:“这湖里藏有贼人” 胡不归听他瞎扯,有些不屑的道:“林将军。你有所不知。眼下寒冬已到,这些贼寇若是躲进微山湖里,那定然是死路一条。” “哦,这是何故?”林晚荣奇怪的道。 “将军请看”胡不归大手一指远处湖中密密麻麻的芦苇,大声道:“末将生在微山湖边,对这地形甚是熟悉。微山湖绵延数十里,芦苇茂盛,利于隐藏,这是不假。但此时正值寒冬,芦苇皆已枯萎,若他们真躲进了微山湖里,只要我一引燃这芦苇丛,那他们便无藏身之所。即便是火烧不能将其全部歼灭,但只要我大军坚壁清野,不出一月,大雪落下,躲在湖中的贼寇便会饥无粮,寒无衣,不用大军清剿,他们也熬不过今年冬天。所以,末将认为,他们绝不会愚蠢到自寻死路的地步。”胡不归的话,听着似乎大有道理。 我日想划船玩一玩,这个老胡也来这么多理由,林晚荣正色道:“胡大哥此言有理。不过你这是以常理度之,这白莲贼人狡猾奸诈,或许正要利用了胡大哥你这样的想法,在这湖里快进快出,打我们个措手不及,那也说不定的。” 胡不归犹豫了一下,林将军地话似乎也很有些道理,他点点头道:“那末将便与将军一起去吧。” 林晚荣见他神态坚决,不好拒绝,便微笑着点点头,三人上了小船,向远处行去。胡不归虽生的鲁莽,却有一身好水性,小船便由他来划,行的极稳。高酋虽然武艺高强,却是个旱鸭子,只能紧紧站在林晚荣身边。 湖面远处,水天一色,斜阳已然落下,将那湖水映地一滩血红。点点微风吹过,芦苇荡轻轻随风飘舞,发出一阵沙沙的轻响,便像是婴儿的呜咽。几只晚归的水鸟扑腾着翅膀,落到芦苇深密的丛中,转瞬便消失了踪影。湖面上除他们所乘小船之外,再无他人,小浆轻拍水面,啪啪地声响便似是从无穷远处传来。落霞孤鹜里,微山湖仿佛一个害羞的处子般静谧安定。 林晚荣懒懒的伸腰,行军多日早已疲累不堪,今日泛舟湖面,才算是心里放松了些。见高酋东张西望地不断打量着,林晚荣笑道:“高大哥,此情此景之下,你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?” “喝酒,嫖妓!”高酋想也没想的回答道。正在划船的胡不归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:“高壮士真乃率性之人也。” 我日你们两个粗人,这样美好的景色,就不能想些高尚的事么?洗个鸳鸯浴就好了,嫖个什么妓啊?林晚荣无奈摇头,老子真比这俩小子文明多了。 天色渐黑,三人将小船划得远了,靠近一处芦苇荡前,胡不归当真的四处仔细搜索了起来,周围空空荡荡安静之极,连个鸟影子都没有。他细心凝听一阵,摇头道:“林将军,这芦苇荡里没人。” 靠,我当然知道没人了,老子本来就是出来看看风景的,又不是看人的。他摇摇头,正要说话。耳中忽然传来一阵轻轻地声响。这声响似乎隔得极远,但林晚荣功夫不错,耳力尤甚,这一下虽远。他却听得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。 “高大哥,你听到什么声音没有?”林晚荣朝高酋问道。 高酋点点头道:“好像是划浆地声音,隔着咱们有一些路程。” 三人放目四望,看不见任何船只的踪迹,但那浆声却是越来越清晰,越来越大,不像是一只浆,倒像是千万只小浆一齐拍击水面。 远远的,几只早已安歇了的水鸟从芦苇当中飞起,扑腾地翅膀带着一阵哗哗的轻响。“快看!”胡不归大叫一声道。 林晚荣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。只见远处相隔数百丈远的芦苇丛中,忽然涌出无数的小船,每只小船上都站着数十个人。手持钢刀,杀气腾腾。林晚荣粗略一扫,这小船怕有百只之多,竟有小一千来人。 “胡大哥,咱们这次清剿。徐先生有带水军么?”林晚荣颤抖着声音问道。 “有是有,但都是大船,绝不只有这等规模。这些人望着似是”他眼睛一睁。猛地醒悟道:“白莲教,这是白莲教!” 靠,你老小子太后知后觉了吧,林晚荣狠狠的咽了口口水。 “林兄弟,我们怎么办?”高酋急忙道。 “逃跑!”林将军的回答干净利落:“胡大哥,你还愣着干什么,快划船啊。” 胡不归也醒悟过来,手执双浆掉头往回划去,口中却是哈哈大笑道:“林将军神机妙算。这白莲教果然在湖中设伏,末将佩服万分。”他竟 是越笑越高兴,回头看了一眼,兴奋的往湖水里吐了口吐沫:“***,正愁找不到这群兔崽子,没想到他们竟然送上门了,我的儿郎终于派上了用场,今日,我便要全歼了他们。” 你娘地,林晚荣终于再也忍不住了,一脚踢在他屁股上:“你再耽搁,别说是全歼他们,我们便要被他们轮奸了。” 胡不归得意之下,对林晚荣的“先见之明”敬佩万分,浑不在意的哈哈大笑,手上加劲,小船箭一般地向岸上冲去。 林晚荣回头看去,只见那数百只小船亦在加力,正飞快的向他们冲来。 娘的,他懊恼的一拍脑袋,老子下湖游玩只是随口说说而已,哪里知道真把白莲教给招来了,而且一下子来了一千人,这不是要我的命么? 三人将小船划上了岸,林晚荣冲在最前,大吼一声道:“杜修元,结阵备战。李圣,掉准炮口,瞄准湖面,准备射击” “冲啊”撵在他们身后地白莲军的小船上突然爆发出一阵惊天的怒吼,数百只小船一起向前冲锋,林晚荣三人刚刚上岸,回头一望,只见远处地人头黑压压一片,直向岸上冲来。 杜修元气喘吁吁的跑来,数百名神机营的兵士匆匆列好队形,手执弓箭瞄准湖面。 “林将军,这是哪里来的敌人?竟有如此多人!”杜修元急急问道。 林晚荣脸色铁青,妈的,这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,今日要不是老子来了骚兴,怕真的被人戳了屁股都不知道。 “林将军神机妙算,这敌人来袭早在他算计之中。”胡不归是真的佩服林将军了,看似漫不经心,实则步步玄机。他大手一挥道:“儿郎们,刀枪准备” 关键时刻,这些日子的苦练起了作用,兵士们稀稀哗哗按照青日里操练地队形站好,紧张的凝望着湖面。 妈的,都是新兵蛋子啊,林晚荣望着自己手下的六七百号人马,大部分都是新征召入伍的少年兵,面孔里还带着点点幼稚,虽是阵型严整,但眼中还是忍不住射出丝丝的恐惧。 “杜大哥,有没有派人求救?”林晚荣大声道。 “禀将军,一发现敌人来袭,属下已经派出快马向六十里外的徐大帅求救。”杜修元急忙回道。 林晚荣点点头,这个杜修元办事稳妥,很让人放心。 胡不归看了那冲来的白莲军一眼,脸色严肃道:“林将军。这白莲军阵容齐整,绝非乌合之众,看来似是他们的精锐。” “精锐?”林晚荣差点晕倒,老子只是统了几百号残兵。运了些干草,你们这些精锐找我做什么,有种你们找老徐去啊,你娘的,欺负我们这些新兵蛋子算什么英雄。 “高大哥,临阵脱逃是什么罪?”林晚荣悄悄问道。 “斩立决!”高酋小声道。 我日谁订地规矩这么不人道,还有没有天理了?管他个屁,打不赢的话,老子是肯定要率领兄弟们逃命的。 “林将军。我们只是运战马粮草的残兵,人数又少,这白莲军地精锐怎么会找上我们呢。而且似乎潜伏了不少时间”杜修元皱起眉头问道,他逢事不慌,善用阵谋,倒是一个军师之才。 林晚荣正盯着李圣调整大炮的角度,闻言想也没想道:“我怎么知”话说了一半。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脸色一变:“神机大炮,他们想抢神机大炮” 杜修元一惊之下。募然醒悟:“此地正处湖边,他们夺炮之后正好随船运走” “怕不是运走这么简单”林晚荣摇头道:“此处距离徐帅大营仅有五六十里位置,他们若是反其道而行,放炮轰那帅营” “他们的目标是徐大帅”正在林晚荣身边的高酋、杜修元、胡不归三人一下子惊得跳了起来,这是在是一个大胆之极的推断,也只有林将军这等天资绝顶之人,才能做出如此大胆的论断。但细细想来,却是合情合理。 胡不归原本有些看不起这嬉皮笑脸的年轻将军,但听他这几句话。句句都说在别人看不见的点子上,这林将军的本事,绝不是吹出来地。他恭敬一抱拳,诚挚道:“林将军,我胡不归对你心服口服,胡某唯将军之命是从。” 林晚荣哈哈大笑着扶起他,面对众将士大声道:“兄弟们勿要慌张,此乃是徐大帅安排的计谋,故意诱使白莲军上当,徐大帅亲率数万人马,已将敌人合围,半个时辰之后便要全歼他们。我们只需要坚守半个时辰!!我神机营已备好巨炮数门,炮弹千颗,要让他们尝尝神机大炮的厉害。李圣” 见白莲军已经进入火炮地射击范围之内,林晚荣大叫一声:“放炮” 李圣早已将两尊大炮调好角度,闻听林将军呼喊,同时点燃两根引线,炮弹冲天而起,带着点点呼啸,正中行进中的两只小船。哗啦巨响中,木船破碎,二十余白莲军魂飞魄散。 “打得好!”李圣一炮中的,极大的鼓舞了众人的士气,三营将士一起欢呼起来,对敌人地恐慌早已烟消云散。 李圣又接连放了数炮,炮炮不落空,眨眼毁了白莲军十数条小船,同时神机营百余火箭齐射,又有数十白莲匪寇落水,这一轮番打击之下,白莲军尚未登岸,便已损失了近两成。三营将士看的热情高惩,恨不能立即披挂上阵,与敌拼杀一番。 “兄弟们,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。只要坚守半个时辰,你就是 百户、千户、万户,你将拥有数不尽地封地美女,还等什么,跟我冲啊”林晚荣大声鼓噪道。 林将军的鼓动之法赤裸裸而又带着实效,众将士大多是十五六岁年级,正是血气方刚,哪里受得了这般教唆,浑身兽血早已沸腾,见林将军手里持着一把两根筒的短武器,英武勇猛的冲在最前,当下倍受鼓舞,便如一群下了山的猛虎般,向着敌人冲去。 “林将军,你是一军之首,不可轻易冲锋陷阵。”胡不归梦跑几步,撵上林晚荣,紧紧拉住他衣袖道。 靠,你小子总算赶上来了,要不老子就只能硬着头皮冲了。 “放开我,放开我。”林晚荣往后退了几步,脸上却是一副慷慨激昂的样子:“兄弟们需要我,国家需要我,大华需要我” “好汉子”胡不归热泪盈眶,猛地将他推后了几步,一挥手道:“兄弟们跟我冲啊”他魁梧雄壮的身躯,便像山一般扑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