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四章 不可超越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四十四章 不可超越

. 一堆堆的黄土,掩盖了一个个年轻的躯体,眼望着捐躯将士们的遗骸淹没在黄土中,幸存的三百余名将士,相互搀扶着,哗啦啦的跪倒在地,失声痛哭起来。 林晚荣从许震手里接过酒坛,将鲜美的烈酒缓缓倾倒入土,望着那晶莹透明的酒液渗入土壤里,他牙齿一咬,鼻头却一酸,顿时跪倒在地,像个孩子般的大哭起来。 远处的骑营官兵静静望着这一幕,望着那痛哭的三百将士,谁也不敢开口,几个有血性的千户一带头,五千军士便遥遥抱拳一拜,对这些勇士致以崇高的敬意。 林晚荣一仰头,将那美酒饮尽,啪的一声将坛子往地上一摔,清脆的响声传出老远。 “站起来,全都站起来!”他胡乱擦了擦脸颊,大声呼喊道。 三营残兵听闻林将军的呼喊,立即全都挣扎着立了起来。林晚荣眼光在他们身上一扫,大喝道:“挺直你们的腰板,站的像个爷们” 风声萧萧,三百残兵个个腰肢笔直,高扬着头颅,眼里闪烁着坚定的光芒。 “我们逝去的兄弟,他们是站着死的,他们从来没有倒下过。不分浙江山东,不分年纪老幼,他们皆是我大华的英雄我林三带的兵,没有一个是孬种,你们给我记好了,宁愿站着死,不要跪着生。” “宁愿站着死,不要跪着生!”三百人一起大喝起来,声音嘶哑,却有着如虹的气势。悲壮而又震撼人心。 胡不归、杜修元、李圣几人顶着寒风光着膀子,从远处山脚下搬运来一方大石,立在众将士墓前。神机营的能工巧匠颤抖着双手,满含热泪。将一个个熟悉的名字,细细刻在那大石上。林晚荣面无表情,望着那一个个年轻地名字,腮帮子一阵急抖。 “我日啊”他大吼一声,一刀劈在身旁大树上,哗啦轻响中,大树缓缓的倒了下来。所有的将士都望着他们年轻的将军,为这样一个有情有义地将军效命,死了也值。 骑营的几个千户徒步走了过来,望着林晚荣抱拳道:“林将军。请允许我等向死难的弟兄们致敬。” 林晚荣抱拳道:“谢了。” 其中一个带头的千户叹道:“林将军勇猛无敌,忠肝义胆,实在是我等的楷模。我与诸位兄弟。皆是敬佩万分。这事本不该提起的,但是我等今日是跟随翟将军前来救援贵军的,眼下翟将军被打断双腿昏厥于此,此事我们该如何向大帅禀报呢。” 见这几个千户神态恳切,想来也非大恶之人。林晚荣四下一抱拳道:“诸位请放心,今日之事乃是我林三一人所为,与我手下兄弟无关。也绝不会与各位为难。徐大人面前,我自会坦陈原委,林三亦别无他求,只希望各位兄长将今日所见如实禀报徐大帅。” “林将军义薄云天,我等钦佩万分。”见林将军将所有罪责都揽到头上,那几位千户更是仰慕,一起向林晚荣抱拳行礼道。 眼下林晚荣身边的三百兵士,已无再战之能,为防止再次遇袭。骑营五千人马便驻扎在此地,等待清晨与他们一起赶往丰县,与徐大帅会合。 见那几个千户离去的身影,杜修元担忧的道:“林将军,这骑营副将翟沧海,乃是兵部侍郎铁大人地门生。今天这样打了他,徐大帅之前如何交待?会不会有什么麻烦?” “打他怎的,照我老胡的意见,砍了他都是轻地。真要闹将起来,算上我老胡一份,老子去砍了他***,看他还敢怎的。你这个杜酸儒,读了些诗书,恁地胆小怕事。”胡不归不屑的说道。 杜修元虽是文弱,但昨夜一战不仅指挥得当,更是拼杀在前,闻言脸色惩的通红:“大胡子,你胡说些什么,我哪里怕事了?便只有你可以为将军担当么,若真是有人敢加害将军,我杜修元拼了性命不要,定然护他周全。” “你这样瞻前顾后,哪里能做大事?”胡不归道。 “你如此鲁莽行事,又如何成大器?”杜修元丝毫不让地反驳道。 林晚荣见不到一刻,这二人便又吵了起来,无奈的摇头苦笑,他二人虽是绝配,却也是一对冤家。 高酋昨夜与林晚荣一起拼杀,共历生死,真应了那句老话,一起嫖过娼,一起扛过枪,感情自然非是一般,听他二人争吵,忍不住笑道:“二位老弟放心吧,林兄弟是何等人物,那脑瓜子,天下哪有人能比的过他?从来就只有他害人,哪有人能害他地, 我日这是什么话,我有那么坏吗?只是偶尔害一下人而已嘛。 三百名兄弟入土为安,处理好善后事宜,天色已经蒙蒙亮了,林晚荣却是没有一点睡意,静静立在湖边一言不发,杜修元诸人站在他身后,望着这位年轻将军沉思的背影,谁也不敢说话。 高酋犹豫了半天,终于开口道:“林兄弟,你是怎么了,这可不像你的性子。” 林晚荣回头笑道:“高大哥,我还是原来的我,只是昨夜这仗打得我心疼,心里不畅快而已。” 胡不归神秘一笑道:“林将军,你莫非还在担心那翟沧海的事情。实话说吧,昨夜揍那个姓翟的王八,我拿捏准着呢,在那板子上加了暗钉,他那腿骨被我节节打碎,这一辈子都站不起来了。妈的,叫他侮辱我兄弟,看他再如何害人。” 林晚荣龇了一下嘴,这个胡不归也会来阴的啊,倒是小瞧了他。杜修元一竖大 大拇指道:“老胡,这是你办的最得当地一件事了。” “那是当然。今日下手真他娘痛快。我老胡这辈子还没做过这么痛快地事情呢。”胡不归洋洋得意。 林晚荣微笑道:“胡大哥,你和杜大哥以后不要再吵架了,你们两个人一文一武,是天生的搭档。配合好了,开疆辟土、建功立业,那是不在话下的。李大哥,神机营的火器还可以进一步改良,你也多费费心。等今日见到了徐大人,我便为你们请功,凭着斩杀梦都这一条,晋升千户是绝无问题地。” 三人急忙抱拳道:“谢将军栽培。” 林晚荣轻轻一叹:“昨夜这一战,我弟兄伤亡惨重,但烧不死的鸟是凤凰。这剩余的兄弟们都是精英,你们以后可要把他们带好了。还有那个许震,也是个可造之才。一定要把他培养起来。” 胡不归点点头,感叹着说道:“这一仗,我们虽是胜了,却也是惨胜,白莲匪军是悍匪。但也是我大华子民,说到底,这场仗还是我大华内讧。纵是胜了,我心里也不痛快。倒是上北方驱除胡虏,是我老胡多年以来的梦想,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心愿得偿。” 胡不归本人便是济宁人,昨夜那被全歼的白莲军,大部分算是他老乡,他心里有些感怀在所难免。 “我忽然有个想法。”杜修元突然开口道,脸上带着点点兴奋:“林将军,你天资聪颖。智计百出,乃是天生的将帅之才,兄弟们对你甚是爱戴。能不能请徐大帅向皇上上个折子,委你带领我们去北方抗击胡人,将军爱兵如子又统兵有方,此乃是众人亲见,只要你带兵,我们弟兄心里就有了主心骨,到时候,卫我边疆,斩杀胡虏,我兄弟为大华建立一番不世功业。” “是啊。”李圣和胡不归也是精神一振:“有林将军神机妙算,奇谋良策,灭那胡人定然是易如反掌。就请林将军带我们去吧。” 林晚荣吓了一跳,我日狗屁神机妙算,我那是误打误撞,要拿这一套上战场打胡人,牺牲了我一个不要紧,要是害了那么多的兄弟,那简直就是罪无可恕了。他颜色一整,急忙道:“这个,打仗的事情,我本身就没多少兴趣。何况战场上死伤难免,若是每日见着兄弟阵亡,那比杀了我还难受。诸位大哥若是真心体谅我,便勿要再提起这些话题。你们都是有本事的人,我会在徐大人面前一力保荐,以后定然前途无量,这些兄弟,以后就要托你们照顾了。” 众人听他言里隐有归去之心,顿时大惊,急忙劝慰了起来,只有那高酋看的最开:打白莲邀你来地时候,你不是也扭捏过一阵么?到时候总有人想办法让你去的。 林晚荣与这些兄弟朝夕相处生死与共,已经有了深厚的感情,与他四人湖边聊聊天,听胡不归说说抗击胡人地故事,对昨夜方经历血战的他来说,浑身血液难免又一阵沸腾。 队伍一早开拔,直往丰县而去。林晚荣的三营兵士衣衫破烂,伤兵满营,却是昂首阔步走在最前,脸上洋溢着浓浓的自信。任谁也不敢相信,这支队伍在昨夜之前,还是一支正宗的杂牌军。 重伤地七十余名兄弟,本是躺在马车上,但那马车颠簸之极,痛苦不堪。林晚荣看的心焦,翻身下马,将一名重伤员放置于昨夜新做的担架上,与高酋一前一后,抬着前行。 那重伤地兄弟一阵激动,挣扎道:“属下该死,怎敢劳动将军?” 林晚荣火道:“说些什么屁话,你是我林三的兄弟,我抬你前行怎的了?你若再多说,我就将你从担架上扔下去。” 那军士嚎啕大哭:“将军待我之恩,有如青天明月。我这性命,便交与将军了。” “你小子屁话多!”林晚荣偷偷抹了下眼角道。 胡不归等人见了林将军的动作,这才醒悟过来,急忙翻身下马,众人将重伤兄弟架上担架,抬着前行。队伍变得稀稀拉拉,瞬间增长了许多,三营将士们的心却越聚越紧。 行在他们身后的骑营数位千户皆是统兵之人,见了前面一幕,早已心生感动,几人大手一挥道:“全军下马,骑兵变步兵,与诸位弟兄同行” “同行”五千骑兵一起大吼起来,见着前面的残兵,他们便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影子,热泪盈眶中,人人皆是心甘情愿下马,紧紧随在这些残兵的身后,一步也不敢超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