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七章 麻烦了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四十七章 麻烦了

. 军中无大将,林三做先锋林晚荣脑中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,心里顿时老大的不爽。我日,瞎想些什么呢,那廖化有我帅吗他有我会泡妞吗老子比他强多了。 “这个,徐大帅,不太好吧,小弟才疏学浅,又没有打过几场仗,除了长得还过的去,其他的可就真说不上了。这右路先锋,还是交给别人去吧,我安安稳稳的做个参谋将军就行了”。林晚荣谦虚道。 徐渭微笑不语,倒是那佐宗佑发话了:“唉,林兄弟不要过谦。正所谓有志不在年高,你虽是新近入军,但这第一仗硬打的漂亮之极,还斩杀了孟都,这功劳谁人能敌说什么才疏学浅,分明是智敌千军。白莲教的那些狗崽子,现在估计一听到林兄弟的大名,就要双腿打哆嗦了,这右路统领你不做,还有谁做来” 咳,咳,林晚荣假咳了两声,这个佐宗佑也是个会戴高帽的主啊,这几句话听的心里舒服。徐渭笑着道:“佐将军此言,正是老夫所想。林兄弟,论起战绩功劳,论起将士忠诚,谁也无法与你相比,这右路先锋非你莫属啊。” 唉,我一向都是那么谦虚,这老徐却硬要赶鸭子上架,不是故意让我招人嫉妒吗林将军无奈摇头道:“既如此,小将唯有从命了。小弟年纪轻轻,又没有多少带兵的经验,还请诸位将军以后多多照顾提携,林某我感激不尽那。” “好,如此便说定了。”徐渭大笑道:“众将官听令!” “末将在!” “今日早餐之后,大军便开拔前进,三日之后攻占济宁,哪一路人马先打下济宁,我便向皇上请他首功!” “得令!” 退了营怅,徐渭却是单单将林晚荣留下,笑着道:“林小兄,我这右路军可就交到你手上了。老夫等你凯旋的消息。” 林晚荣苦笑道:“徐先生,你是早有打算吧。骗我来做什么参谋将军。却原来让我带兵打仗,这等苦差,实在是为难我了。” 苦差这右路将军乃是多少人望眼欲穿都求不来的差事,你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。徐渭心中大大的不平,摇头道:“小兄弟说的哪里话。我原本请你来,便是想让你助我一譬之力的。派你去滁州。统这残兵,也是想让你先积累些经验。只是我没想到中间会插上这么多事,更没想到小兄弟你竟能神威如此,全歼了孟都手下数千人马。只这一仗,你已是我数十万大军的第一功臣,第一勇士。” 第一功臣兼第一勇士惭愧惭愧,若是没有火枪,这一仗老子和弟兄们怕是早就挂了,说来还要感谢青璇我的好老婆。 “你怕是还不知道吧,前夜你那冲冠一怒为兄弟的典故。早己传遍军中,人人夸赞你带兵有方,爱兵如子,眼下你声望之隆,已无第二人可比。若不用你做先锋将军,怕是数万将士都不会饶了我,老朽自然要知人善用了。” “这个。声望和打仗完全是两码事嘛,不瞒徐先生说,我那所谓的料敌先机,都是误打误撞得来的。我怕是误了徐先生大事啊!”林晚荣谦道。 徐渭放声大笑:“机遇从不垂青无准备之人,林小兄,只要能打赢仗,管他什么误打误撞,只要你有手段,你就是英雄。” 林晚荣无奈摇摇头,这事还越闹越大了,老子在萧家做个家丁多么的自由自在,如今到了军中虽然多了许多热血兄弟,却更多了一道枷锁,桎梏了自己。大小姐,我是如此的想念萧家,想念你啊,林三仰天长叹。 徐渭似是看穿了他的心思,正色道:“小兄弟,不瞒你说,我拉你来从军,一是为了我军中有参谋之士,另一方面也是为你着想。你在萧家当家丁,虽是自由,但每日耽于琐事,与萧大小姐洛小姐巧巧姑娘等人厮混,忒地没了志气,也叫外人笑话。” 靠,我那是厮混么,那叫交流,勾搭良家女子,只是副产品而已。 “你如此才情,机智冠绝天下,若是整日混于春闱之内,时日久了,怕是连进取心都消磨殆尽。我大华男儿,生做人杰,死为鬼雄,老朽实在不忍心看小兄弟如此耗费下去,这才费了心思,请你过来军中帮我。”徐渭费尽口舌道,却见林小兄面无表情,似乎根本就没听下去。 这小兄弟真是太独特了,徐渭暗叹一声:“其实,我请你来这军中,还有一些理由。你在这军中磨练一阵,掌了兵权,过些时日与萧大小姐进京的时候,也会有莫大的臂助。” 什么生做人杰死做鬼雄,老子没那么高尚,倒是对进京有助,这个理由还勉勉强强说的过去。不过再怎么说,这徐渭也是为他着想,对他没多少坏心思, 林晚荣点点头道:“这样说来,小弟真的要好好感谢徐先生了。不过我们事先说好,就这一次了,下次可再不能升我的官了,我有高官恐惧症。” 徐渭心道,还能升你的官吗,你都已经是右路先锋了,再升的话,那就只有你来做大帅了。 “对了,徐先生,昨天送信的事情,还得多谢你了。”林晚荣皮笑肉不笑的道,恨不得将这老徐痛揍一顿,丫的,正事不急,乱七八糟的事倒挺热心,老子回去了,也不知道要受怎样的折磨。 “林兄弟立此奇功,老朽办些小事自是应该。那书信是前几日高首亲自送来的,萧大小姐为了送这信,先是找了洛凝,只是她也不知道我们的去向。后来萧小姐又 又找到洛敏,央求他将这信送到我的手上。你也知道,我们这行踪是绝对保密的,除洛敏外,他两个子女都不清楚。但那萧大小姐每日苦苦相求,神情凄婉,洛敏也奈何不得,只得差了高首,专为送这书信而来。”徐渭叹道。 原来那封书信还有这么一段来路,萧玉若这小妞,平时喜欢冷着脸,到了关键时刻,却也仗义的很,她对洛凝本有成见,为了这事却拉下面子去求洛凝又求洛敏,想想大小姐清瘦的脸庞,想想那书信的内容,林晚容忽然有些淡淡的感动。早知如此,昨日那信就应该洋洋洒洒写个万言书了,哪里知道一时骚兴大发,整出个那么四不像的东西,后悔,真是后悔。 “林小兄,你对萧家至情至性,萧大小姐对你也是有情有义,老朽羡慕之极。你可莫要辜负了人家。”徐渭笑着道。 辜负我辜负过谁了回去就不与大小姐吵架了,好好与她说话,也报了这小妮的一片关怀之心。 林晚容出了大帐,早已有数人围上来恭喜。杜修元等人自然不提,连着原本翟沧海手下的几个千户也过来参见,他们眼下都被调拨到右先锋林大将军帐下,兼之昨日亲眼所见林将军的勇猛与义气,拜的也心悦诚服。 徐渭这次可没说假话,调拨给林晚容的五千步营和骑营兵士,皆是精兵,与先前那些粮草兵不可同日而语。林晚荣着杜修元将原来军中弟兄安插到各个百人阵中,传达林将军的旨意与精神。 林将军力劈孟都,怒打翟沧海的故事早已经传遍军营,再经那些经历实战的粮草兵在各队一宣传灌输,这数万将士顿时心生崇拜敬仰,直把右先锋林大将军的声名顶上巅峰。 杜修元、胡不归、李圣几人都提了千户,而林将军一夜之间便提了大将军右先锋,更是让他们兴奋异常,一时之间训练热情高涨,立志要将手下兵士练战以一敌十的精兵。 原本统兵之前,林晚荣便想着有一日统领数万人马的威风气势,但真到了这一天,他却没了那兴致,望着这刀枪明亮军纪严明的数万将士,想起那夜的血战,林晚荣对手下几个千户正色道:“练兵之术,绝不可偷懒,那末位淘汰之法,你们严格执行。我不想再见着沛县之战重演。” 胡不归几人深以为是的点头,骑营的几个将领亲见那晚战死将士的惨状,对这练精兵之说也深表赞同。 望着数万人马操练,校场上刀枪阵阵,尘烟滚滚,林晚荣忍不住唱道:“想当初,老子的队伍才开张,百十个人来几十条枪”高酋跟在他身后,浑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。 徐渭下了死命,三日之后取下济宁,南北两方向的大军齐头并进,实行层层压缩战术,将那白莲军的精锐逼的已无退路,不得不退回到济宁城中。 林晚荣率领的右路军,秉承了林将军一贯的宗旨,练强大之兵,做快乐军士,早晚练兵,日间行路,过的也甚是逍遥自在。 只是越接近济宁,林晚荣的心里越不安生,这仗打了这些日子了,左路军和中路军传来的消息是,白莲军节节溃败,早已躲回到济宁城中了。只是任他如何打听,也没听到仙儿的消息,难道她还在济宁城中这可就麻烦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