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八章 攻防演练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四十八章 攻防演练

. 这一路行军下来,不到两日,便听前面炮声隆隆,想来是快到济宁城了。 林将军正悠闲地与高酋讨论着金陵和杭州两处,哪里窑姐儿屁股比较大,就见前面胡不归急匆匆而来,报道:“禀将军,前方二十里地,便是济宁城了。左路和中路两方大军,已经将济宁北门和东门团团围住,水师也已经封住南门逃往微山湖的去路,此三路人马已与守城的白莲军交锋。只待我军北上,困住西门,便可将那白莲军团团围在城中动弹不得。” 济宁城紧靠微山湖畔,是微山湖的北端发源地,有水师封锁,这白莲军自然无路可逃。 林晚荣冷笑道:“水师封锁?这个也能信么?当日我们在沛县的时候,不也是封锁么,那白莲教的兔崽子们还不是沿着湖面而来,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袭我们。” 跟在他旁边的杜修元道:“将军有所不知,自那日沛县遇袭之后,徐大帅已经彻查了微山湖水师,委派了新的都督。这一次,贼寇是决不可能从微山湖上逃遁的。” 原来老徐还干过这事,我怎么不知道呢,看来这老头上次确实不是故意以我为铒的,林晚荣点点头道:“既如此,吩咐兄弟们减慢速度,五里一歇营,十里一生火,大家慢点行路。” 胡不归惊道:“将军,这如何使得。眼下三路大军正在攻城,皆都等着我们合围呢。” “合围?合围个屁。”林晚荣笑道:“合围之后打攻城战?” 胡不归疑惑道:“难道不打攻城战?” 林晚荣笑着道:“胡大哥,我虽没到过济宁,但这白莲教盘踞济宁多年,若这城池如此轻易就能攻下,那还用得着徐大帅亲帅十万大军讨伐么?” 胡不归便是济宁人,闻方点头道:“将军说的极是,白莲教盘踞济宁多年,早早已将济宁经营成铁桶一块。城池坚固,易守难攻。况且此是白莲最后的据点,他们所有的精锐都聚集城中,绝不会轻易失城,若是硬要攻城,遭遇的抵抗必定极为顽强。我军定然损失惨重。” 杜修元笑道:“老胡,你这番分析倒是大有道理。看来最近学聪明了不少嘛。” 胡不归得意道:“那是自然,跟着林将军,能不学聪明吗?” 林晚荣笑骂道:“你们几俱少拍马屁。快放慢行军速度,让兄弟们吃饱喝足,好好休息。” 杜修元谨慎道:“前面三方人马都盼着我右路前去合围济宁,为何将军却要兄弟们放慢速度呢?” 胡不归也道:“就是啊,难道林将军忘了,徐大帅说过,谁最先攻入济宁城,就为谁在皇上面前请首功吗。” 请功?老子还真没在乎过,不过胡不归、杜修元几人还是要依仗战功才能晋升的,林晚荣笑道:“杜大哥,我来问你一个问题。若你是这济宁城的守军之首,见着三面都有大军围攻,只有西边没有动静,你会作何感想?” 杜修元细细思考了一阵,才道:“那我必然不敢掉以轻心,没有动静不意味着没有危险。相反,越是没动静,就越应该提高警惕,我要是守军的话,必然预留精干力量,警惕西边。哦,我明白了,将军的意思是,我们将这西边挡住,围而不打,不仅减少了我大军的牺牲,又让敌人处处受制掣,不敢将所有兵力都投放到另外三边去。” 林晚荣笑道:“你还只说对了一半。我们围而不打,对白莲军来说,是一个巨大的压力,他们心理上首先慌乱,战力自然要减弱。当然,另外三路的兄弟可能对我们有些怨言,但是我们一万兄弟,有一半是骑兵不适合攻城,另外五千步营若是投入攻城,那白莲必然将所有力量调动起来防御,即便城破了,我们自己也定然伤亡惨重。这个生意,做得不划算。不如我们镇守住西门,不时来个攻防演练,让这些贼寇不敢轻举妄动,这样也能适当减轻另三面的压力。我们的苦心,也总有人能理解的。” “攻防演练?”杜修元道:“何谓攻防演练。” 林晚荣神秘一笑,没有作答,倒是那胡不归又道:“那万一敌军选择突围呢?” “突围好啊。”林晚荣笑着道:“我们的五千骑兵还没派上用场,以逸待芝这样的事情,我巴不得天天干呢。他们要真敢突围,我们就骑兵合围,步兵攻城,两不耽误。嘿嘿,这样率先进城的,不还是我们兄弟吗?” 杜修元这才领悟其中真谛,林将军果然是高瞻远瞩啊,实在是妙计。 林晚荣率着右路兵马,慢吞吞地向前推进,二十里的路程,一直走到晌午时分才到,此时另外三路人马,正战鼓齐鸣,呐喊着攻城呢。 遥遥望去,济宁城果然坚固异常,守城的白莲兵马头缠白纱,手执刀枪与云梯攻城的官兵鏖战着。这些白莲兵马训练有素,虽然仅有一万之众,但凭着城高墙险,硬生生地将攻城的官兵杀退了几拨。 林晚荣想起来军营之前徐渭说过的话,说这白莲教只有五千人马,且全都是乌合之众,现在看来,些许完全不实,这白莲教前前后后的兵马加起来,怕有一万多人,而且绝非乌合之众,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招来的兵马。 白莲守军见西路来了大军,立即紧张起来,数千军士站在城墙之上,丝毫不敢懈怠。 林晚荣命人搬了把椅子,放了盏茶盅,逍遥地坐在椅上,喝了几口茶,面对济宁西门打了几个呵欠,突然大声叫道:“李圣,李圣呢----” “末将在!”李圣急忙应道。 林晚荣道:“把你那五门神武大炮瞄准西城头,给我狠狠地打几炮,告诉这些兔崽子,我神勇无敌的右路大军来了。” 神武大炮在此次进剿白莲中起了巨大的作用。原告神机营的十门火炮远远不够,徐渭又从安徽山东等地调集了二十门刚刚改装完成的大炮,运到前线。丰县整编中,林晚荣的右路军分到了五门,佐宗佑的左路军也是五门。只有佟成率领的中路军由于骑兵较多,徐渭便将二十门重炮配给了他们,留作他们攻城之用。 李圣调转炮口,对准济宁西城门就是一阵猛轰。砰砰大响声中,西城门上的尘土便哗啦啦地掉下大块,几个中炮的白莲军落下城来。 林晚荣对胡不归打了个眼色,胡不归翻身下马,大声道:“儿郎们,跟我冲啊----” 他身后的数千精骑与三千步兵,发出一阵惊天呐喊,但跟在他身后一起冲锋起来。 守城的白莲军急忙一阵箭雨射来,远远地落在了地上,伤不了官兵半分。 胡不归冲到一半,忽然大手一挥,身后的众将士便都停了下来,阵型一变,骑兵归骑兵,步营归步营,不再往前冲锋。竟是当着那守军的面肆无忌惮地操练起来。 守城的白莲军丝毫不敢懈怠,紧张地望着官军的举动,哪知过不了一时三刻,眼前的官兵操练结束,竟是整齐地排队归营了。 守军方才松了口气,忽然又是一阵惊天的炮响,却是官兵的神武大炮再次怒吼,将那城门轰得倒塌一片。等到炮停,杜修元率领另一波人马冲上来,却也学那胡不归的样子,攻到一半,又变阵操练起来。 白莲军不知所措,却又不能懈怠,因为任谁也不知道,什么时候这操练就演变成了真的攻城,一时之间,城上风声鹤唳,白莲军士焦躁之极。 林晚荣嘿嘿一笑,老子炮弹有的是,叫李圣日夜不停地轰,让你没个消停。数万将士分成三波,轮流上前操练,看你怕还是不怕,防还是不防。妈的,别说我人多,老子就是欺负你了,怎么着。 胡不归折返回来,下马笑着道:“将军果然神机妙算,我们这真真假假的戟,不伤一兵一卒,白莲教的那帮兔崽子却是时时刻刻紧张,怕是尿都吓得出来了。” 其他三面都是炮声隆隆,厮杀声越发的激烈了起来,显然都已经进入攻坚阶段。 “禀告将军,中路军统帅佟成将军派人传话,要求我们配合他们攻城!”一个传令兵报道。 “回禀佟将军,就说我军正在进行攻城演练。”林晚荣道。 见那传令兵急急行去,胡不归笑道:“我到昨日方知,被我们打断腿的那个翟沧海,原来是这姓佟的小舅子。翟沧海的妹妹,乃是佟成最为宠爱的第三房小妾。” 真的是小舅子?我靠,随便猜猜没想到竟然猜中了,这个佟成为翟沧海出头,果然是师出有名啊。林晚荣往中路军的方向望了几眼,只见二十余门巨炮,对着济宁城一路开火,阵阵的火光刺人眼睛,爆炸卷起的尘土将那城头都遮在了烟雾之中。这姓佟的火力还真他妈强大啊,要是对我轰上几炮,老子就算功夫再好,也要挂了。 一万兵马如此来来回回地操练了几遍,守城的白莲兵士越来越紧张,更是不敢放松。 听着另外三面传来的隆隆炮声和厮杀声,胡不归焦急道:“将军,这济宁城怕是要破了。我们若再不攻城,就要被别人抢了头功----” 许音未落,便听一阵惊天的喊叫,济宁西门大开,哗啦啦地杀出一彪人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