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九章 你杀了我师傅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四十九章 你杀了我师傅

. “来了----”林晚荣大喜道,急忙自椅子上站起来,向远处望去。 只见那杀来的一路人马怕有数千人之多,大部分是骑兵,胯下战马体态高峻,马上战士神态彪悍,杀气腾腾,一望便知非是易与之辈。 林晚荣仔细瞅了几眼那些人马,又对高酋和胡不归道:“两位大哥,快帮我看看这阵里有没有女子?” 高酋和胡不归守望一阵,摇头道:“没见着女子。” 林晚荣点点头道:“好,李圣,给我打----” 众炮齐发,眨眼便将那骑兵掀翻数十人。只是那群骑兵甚为彪悍,转眼之间便已又往前冲了数丈。林晚荣冷笑,正要继续点炮,忽然从那骑兵阵中,冲出二三百步兵,头缠白巾,皆都赤裸着上身,脸上身上涂满油彩,画着鬼怪头像,那阵势甚是吓人。 “白莲圣母,护我忠徒,刀枪不入,腾云驾雾----”这装扮诡异的白莲娇人,手中执着巨大的砍刀,呼喊着口号,向阵前冲来。 几个官兵入箭射去,箭支落在这些人身上,虽是插进肉里,但这些白莲死士似乎毫无知觉,脸上不见丁点疼痛之色,,依旧勇猛异常地向前冲来。 众官军脸上现出惊骇之色,这世界上还有不知疼痛的人?莫非真的如他们所说刀枪不入? 这大概就是白莲教的敢死队了。妈的,老子最讨厌装神弄鬼了,林晚荣眉头一皱,他才不信什么刀枪不入,这定然是使用了什么精神镇痛之类的药剂。但光他一人不信也于事无补,神佛之说深入人心,眼前这一幕给手下将士带来的冲击是巨大的,必须破了这邪术。 林晚荣掏出怀中火枪,砰砰两连发,那装神弄鬼的妖人便倒下了两个。一个中了胸前,另一个却是脑袋开了花。众将士见这些妖人倒下了,顿时发出一阵欢呼。 高酋动作也不慢,刷的一声施展身形,快如闪电地突入妖人丛中,钢刀疾闪,眨眼便砍断十余人颈脖。 林晚荣大声道:“兄弟们勿要害怕,这是妖人装神弄鬼。只管往他们眼上头上射箭便是----” 胡不归手执强弓,唰的一声轻响,正中一个牛头马面额前,箭体透入头颅,那妖人哼都没来得及哼,便倒地死了。 “射他们脑袋----”众官兵蓦然惊醒,箭支瞄准了方向。专门射这些神棍的眼睛头颅,那白莲教敢死队便倒下来一片。众将士破除了恐惧之心,士气高涨,不一会儿便将那二百人射杀于箭下。 经此一阵冲锋,李圣的炮火暂停一阵,那千余人的骑兵便又向前冲锋了一段距离,看那样子,是要杀出一条血路。 这骑兵领头之人黑面阔眉,望着有几分态势。胡不归惊道:“将军快看,那人是白莲教圣王陆坎离。” 白莲教圣王?还姓陆的?林晚荣心思电转。难道那个陆中平是他儿子?我靠,这便难怪仙儿的师傅嘱托她们一定要救出陆中平呢。也不知道仙儿的师傅是个什么来路。既然这圣王都选择了夺路而逃,说明济宁城破近在眼前,只是眼下还不见仙儿,真是急死人了。 “瞄准那个圣王,给我打----”林晚荣大叫道,寻不着仙儿的怒火,便一口气向这个什么圣王陆坎离撒去。 李圣果然名不虚传,五门大炮撵着陆坎离轰去,转眼又将白莲骑兵消灭了百人,只是那个陆坎离周围的兵士忠心护主,数次皆以性命护住了他,才保他暂时平安。 “弓箭手准备----”见那骑兵丢下二百余尸首,却已靠近官军阵前,李圣放下火炮,大声命令道。 神机营的火箭连弩便一齐向那剩余的白莲骑兵射去,又是三四百人折于马下。只有那圣王陆坎离,在众护卫以血肉之躯抵挡之下,才侥幸存了下来。面对那剩余的五百骑士,胡不归兴奋地舔舔嘴唇,一抱拳道:“林将军,末将请战!” “末将请战!”骑营的数位千户一起抱拳道。 我靠,五千人打五百人,要是我的话,老子也请战,林晚荣嘿嘿一笑道:“既如此,胡大哥,各位千户大哥,尔等每人率领一千精骑,去将这陆坎离拿了,谁先拿他,我为他请首功。” “得令!”众千户兴奋地领命,拿了白莲圣王陆坎离是个什么概念,每个人都清楚无比,眼下又是以十敌一,哪个不兴奋异常呢。五千精骑齐奔而去,马蹄声震得地动册摇,卷起一阵尘土,眨眼就将五百白莲淹没在人海里。 林晚荣悠闲地喝了口茶,不管是谁拿了这白莲圣王,这功劳都要记在右路先锋林大将军手下,这是跑不了的。唉,立功太多,难道真的要把徐渭挤下去,弄个元帅当当?这想法不够厚道啊。 林晚荣对杜修元道:“杜大哥,这白莲教的高层首脑,就只有一个圣王么,就这么拿了,也太不过瘾了。” 杜修元瞅着远处胡不归与白莲圣王的近卫鏖战,笑着道:“这陆坎离原是山东的一位枭雄,势力庞大,后来据说经人游说,与白莲教的圣母共创了白莲教。要说这高层,除了他,就只有那位圣母了。” 白莲圣王和白莲圣母?那他们不就是一对?莫非那白莲什么圣母,就是仙儿的师傅? 说话之间,却见胡不归一刀砍断陆坎离座骑,那白莲圣王摔落在地上挣扎两下,脸上一片惊恐之色。胡不归纵马上前,探身一抄,单手将那陆坎离举过头顶,大喝道:“陆坎离已为我所擒,尔等白莲匪孽,还不快快束手就擒。” 林晚荣起身长笑道:“好,好,胡大哥立了大功,咱们这次可又是出了风头了。” 杜修元恭声道:“禀将军,眼下陆坎离为我所擒,这西城已无强兵,末将请求攻城!直取济宁,为我大军再立新功。” “好,准!”林晚荣大声道。 杜修元长啸一声道:“兄弟们,白莲教陆坎离已为我大军所擒,再破了济宁城,我大军居功至伟。杀进济宁城,回家过年,大家冲啊----” 五千步兵便像潮水般往城中攻去,人人脸上皆是兴奋之色。这西城几无守军了,破城还不是手到擒来。 林晚荣得意洋洋,跨上战马,正要随后督战,忽听一声轻啸,城中跃出一女子,一蹦数丈来高,脚不点地,便如一个飘渺的仙子踏波而来。这女子看不出多大年纪,杏眼桃脸,生得妩媚之极,丰臀柳腰,身躯成熟火辣,望着便似是一个熟透了的水蜜桃。 林晚荣愣了一下,这是哪里来的妖怪,生得这么祸害男人?看她这几招,完全违背了地球重力理论嘛,他转头对高酋道:“高大哥,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轻功?” 高酋郑重点点头:“正是。林兄弟,这女子功力超绝,怕是甚难对付,我不是她对手。” 林晚荣嘿嘿一笑道:“不是她对手怕什么,我们有火炮,还有火箭强弩呢,怕她个球。” 小样,跟我玩轻功是吧,他朝身后一挥手道:“李圣,看准那个女子,火箭强弩大炮,一起给我上。” 李圣一声令下,数千只强弩火箭,便一齐向那女子射去,那女子纵是万般武艺,面对蝗虫般的箭矢,也毫无还手之力,被那箭雨逼得连连后退。李圣调整五门大炮,轰隆巨响声中,数枚炮弹便带着尖啸飞了出去。那女子躲闪之下,险些被火箭烧了衣裙,一时也极是狼狈。 林晚荣嘿嘿阴笑,武林高手是吧,还是漂亮的武林高手,说起来,老子也是半个高手,可我从来就不像你这么嚣张,玩什么踏波而来,生怕别人不知你是高手,老子几炮就将你轰了,看你还怎么高。 火箭强弩和火炮连番进攻之下,那女子再也抵挡不住,轰的一声炮响之后,漂亮的女高手惨叫一声,便摔落在了地上。 杜修元率领大军,疯狂地向城门涌去,眨眼间便冲入城内。 “济宁城破了,济宁城破了----”林晚荣带领几千将士一齐大喊,犹在抵抗的白莲军心惊胆颤之下,三两下便被收拾了。 “师傅----”西门中突然冲出一个年轻的女子,发疯般地向那女高手奔去。 “仙儿----”林晚荣一下子跳了起来,小宝贝,你终于出来了。 “将军,这个女贼要不要轰?”李圣道。 “轰你个头啊,这是我老婆。”林晚荣怒骂一声,一催战马,飞一般向秦仙儿奔去。 待走得近了,他飞身下马,却见秦仙儿头发披散,容颜憔悴,俏丽的脸颊沾满了泪珠儿,神情痴痴傻傻,跪在地上,呆呆望着那个被炮轰的美女高手。 “仙儿,仙儿----”林晚荣轻轻叫道。 秦仙儿回过头来,呆呆望着他,脸上闪过一丝喜色,旋即泪珠儿簌簌落下,双手捂住面颊道:“公子,你杀了我师傅----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