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章 上当了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五十章 上当了

. “没有,这不是我杀的,是大炮打的----”林晚荣急忙辩解,心里却是大叫不好,哎哟,这美女高手原来真是仙儿的师傅,老子这几炮轰得太利索了些,爽是爽了,只是太对不起仙儿了。要说也怪这位女高手,练的功夫怎么这么不经打,两炮就把她倒了。 他装作正色道:“仙儿,我们二人本为一体,你师傅就是我师傅,我怎么会拿炮去打她?这中间定然是出了什么岔子!!!” 秦仙儿浑浑噩噩,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清楚他说的话,不住落泪。 林晚荣走上前几步,拉住她小手,秦仙儿嘤宁一声扑倒在他怀里大哭起来:“公子,我怎么办,师傅不在了,我怎么办,呜呜----” 林晚荣大义凛然地道:“当然是我照顾你一生一世了,仙儿,你也知道的,我这个人最喜爱你了。对了,你师傅是不是就是白莲教的圣母?” 秦仙儿点点头道:“正是。我从小与师傅相依为命,她便像是我生身父母般照顾我,教我读书识字,又授我武艺,在这白莲教中,若无她照顾于我,仙儿怕是早就遭人凌辱了。” 林晚荣想起那个对仙儿满怀觊觎之心的陆中平,心里大是痛快,妈的,敢打我仙儿的主意,老子叫你死无葬身之地。 林晚荣点点头道:“嗯。仙儿你放心,那个陆中平早已被我收拾了。从今以后再也无人敢纠缠你。不过这个陆中平是你师傅的儿子,你师傅见他喜欢你,难道会不帮助自己的儿子?” 说到这里,他忍不住看了那倒在地上的女高手一眼,只见她掩映在长裙下的身躯成熟丰满,凹凸有致,双颊虽是苍白,瓜子脸却甚是美艳,嫩滑的肌肤白里透红,横躺在地上彻底放松的形体,便如一道玲珑的曲线,仿佛一个熟睡的艳妇,无意中显露出娇慵散懒的丰姿,妩媚之极,诱人至极。 我靠,这圣母也不知道多大年纪了,怎么生得还像个小姑娘似的,连死都死得这么好看。林晚荣心里跳了两下,急忙自她身上收回目光。 “公子不要胡说,谁说陆师兄是我师傅的儿子了?”秦仙儿嘟着嘴道。 “他不是你师傅的儿子?”林晚荣奇怪道:“陆坎离是白莲教的圣王,陆中平是他儿子,你师傅是白莲教圣母,难道不是这陆中平的娘亲?圣王和圣母应该是一对吧?” 秦仙儿玉脸一红道:“什么一对,哪有你说的这么难呼?我师傅虽是号称白莲圣母,却从未婚嫁,何来儿子?她为了白莲教发展,有意借助陆坎离的力量,才与圣王假称夫妻,却从未住到一起。陆师兄是圣王妻妾的儿子,我师傅为了稳住圣王,这才收了陆师兄为徒。” 秦仙儿一口气说完,林晚荣才明白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么回事,这样说来,仙儿的师傅才是白莲教的真正首脑,天灵灵地灵灵,幸亏老子那几炮轰得准,才让这白莲教的大头头完蛋。 两人说话之间,林晚荣的右路大军已经杀进城去,完全占领了济宁。路过的将士见大将军怀抱着一个美丽的女子,皆都惊奇地打量着他们。秦仙儿脸色羞红,轻声道:“公子,你快放开我。” “放开你做什么,我的仙儿是宝贝,我想什么时候抱就什么时候抱。”林晚荣将她身体又往怀里紧了紧,死皮懒脸地道。 “林兄弟,我先随大军进城了。”高酋远远地挤眉弄眼,打招呼说道。高酋和李圣带着神机营正准备进城,这已是右路军的最后一批人马了。其他三面的厮杀依然激烈,不过随着济宁城破,解决剩余的白莲余孽也只是时间问题。 林晚荣笑着道:“高大哥,你们快进去吧,这里我一个人解决得了。” 高酋和李圣哈哈大笑几声,带着人马进城而去。 秦仙儿望着官军进城的队伍,幽幽一叹道:“这济要我生活多年,没想到,今日却被破了城,就边师傅也----” 她说到这里,又是轻声哭泣了起来。林晚荣能够理解她的心情,她自幼便是个孤女,跟在师傅身边长大,今天城破了,家没了,师傅也没了,心里的凄苦可以想象。 “仙儿,你可知道,这几日我每日都在担心你。我不想与你战场相见,所以带兵才磨磨蹭蹭,今日对这济宁城又只围不打,便是担心你。官军的火炮猛烈,危险之极,要是伤到了你,我会愧疚一辈子的。”林晚荣灌甜汤道。 “我知道公子对我好----”秦仙儿抱住他嘤嘤哭泣起来:“今日这西门被围,却不见攻城,师傅说这是你的阴谋,说这领军之人狡诈卑鄙,是故意要打散我们军心的,只有我知道,这是公子疼爱仙儿,不想我受伤害。” 汗啊,仙儿的师傅太坏了,她怎么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呢,要是每个人都像仙儿这样看我,那该多好啊。 “那后来呢?后来你们怎么冲出来了。”林晚荣又道。 秦仙儿道:“四面被围之后,师傅坚持要守城,圣王却想着要突围,他们分歧很大。但这白莲教的兵马,都是忠于圣王的,师傅想要控制也无办法。” 说到这里,林晚荣突然插嘴道:“对了,你们白莲教哪里来这么多训练有素的兵马?” 秦仙儿叹口气道:“我们白莲教屯积数十年,一直有人在帮我们练兵,此次若不是官军绕过了江苏从安徽和山东两地夹攻,突然袭击包围了我们,白莲哪是这么容易被破的?” 有人帮白莲教练兵?林晚荣一下子便明白了过来。我靠,难怪白莲教战力非同一般呢,让老子差点丢了性命。至于那相助之人是谁,连林晚荣都能猜出几分,徐渭和洛敏那两个老狐狸肯定也清楚无比。 “所以,后来那什么白莲圣王就选择了突围?”林晚荣继续问道。 秦仙儿点点头:“师傅苦劝未果,圣王一意孤行,师傅也只得答应了。但在突围的路线上又出了分歧。师傅建议从其他三方向,任选一方突围。她说,其他方向戟虽猛,却也正好说明了官军无保留力量,突围倒可一试。只是这西门的官兵将领,足智多谋,围而不打,深谙心理之战,又以逸待劳,所以这西门突围最不可取。” 林晚荣点点头,这仙儿的师傅倒是把我看得清楚,也算是个女中诸葛。只可惜,长得跟花儿似的,却被老子几炮轰了,本将军辣手摧花的手段怕要名扬天下了。 “那白莲大王又是怎样想的呢?”林晚荣道。 秦仙儿听他把圣王叫成大王,甚是怪异,想笑却又觉得不合时宜,道:“圣王想法却完全相反。他说你围而不打是胆怯,也可能与其他几路官军有隔阂,故意想让他们多伤亡些。所以选择从西门突围,反而能打你人措手不及,能竞奇功。” 有想法,有创意,林晚荣哈哈大笑,这个圣王肯定是得了什么密报,知道我与中路军的统帅佟成有嫌隙,所以才会做此诊断,无端端的便宜了我,既拿了贼首,又破了济宁。 “那你师傅明知西门不可为,又见了你们圣王被我所擒,却为何依然自这西门冲出呢?”林晚荣心里疑惑起来,隐隐觉得,这事没那么简单,似乎哪里出了纰漏。 “我也不知道。”秦仙儿道:“我对师傅说,公子你是绝对不会伤害我与师傅的,话方说完,就见师傅冲了出来,我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,只得跟了出来。哪知方一出门,就见师傅她----”秦仙儿哽咽着再也说不下去了。 林晚荣急忙搂住她肩膀道:“仙儿,别哭,这纯粹是个意外,我马上彻查,究竟是哪个王八蛋放的这一炮?我明明叫他们见着女子就不准打炮的。” 秦仙儿眼下已无寄托,见他对自己如此爱护,感激得热泪盈眶,扑到他怀里道:“公子对仙儿大恩大德,仙儿粉身碎骨难以报答。” 林晚荣轻佻地挑起她下巴,色眯眯道:“粉身碎骨做什么,每日陪我吃陪我喝陪我睡就行了。” 秦仙儿又羞又喜,本想扑到他怀里撒娇一番,旋即想到师傅遗骸还在身侧,不敢过分与情郎嬉戏:“公子,师傅她----” 见着秦仙儿悲凄的神色,林将军拍着胸脯正气凛然地道:“仙儿,我们以后来日方长,今日就先收起那般情怀,将你师傅好生葬了吧。” 秦仙儿含泪轻轻点头,林晚荣上前扶住美丽女高手的身体,刚一触到她身上,便觉肌肤细腻光滑,还带着些温热,让人心旷神怡,恨不得多摸上几把。 死了也这么诱人,没天理了!他嘿嘿一笑,正要将她抱起,忽然想起这女高手莫名其妙冲出的情形,头脑中亮光一闪:“不好,上当了----” 他反应极快,怀里火枪迅即掏出,却觉胸前一凉,一把锋利的短匕已抵在了胸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