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一章 林将军的神秘武器 - 极品家丁

第二百五十一章 林将军的神秘武器

. “师傅----”秦仙儿一声惊喜的娇呼:“你没死?” 我靠,她没死,我可死了,林晚荣心里急转,眼睛一眨,笑着道:“仙儿,不要瞎喊,这位仙子如此年轻美丽,哪里是师傅,分明是姐姐。” 一个柔媚的女子声音笑道:“傻丫头,师傅还没见着你嫁人,哪会就这么轻易死呢。” 女子将手中短匕往林晚荣胸前抵了抵,笑着说道:“这位就是林将军么,果然是少年英雄啊,难怪我家仙儿如此痴迷于你。” 感觉胸前的匕首传来阵阵的清凉,只怕一不小心就要将自己捅个透心凉,林晚荣心里暗骂自己太大意,妈的,又是敌酋,又是高手,哪里这么容易挂掉?早知道如此,放倒这女高手之后,就让李对再对着她身体轰上百来炮,再让骑兵战马踩踏万遍,最后步兵齐上,将她尸体碎末砍成十万截。 此时再吃后悔药已经来不及,林晚荣将手中火枪往美女高手的太阳穴上压了压,笑道:“咦,这位姐姐,你醒了?” 美女高手咯咯娇笑,胸前双乳微微颤动,划出一道美妙的波浪,似有无尽的热力自她身上散出,她玉手的匕首略略推进:“这位小弟弟,你用的是什么暗器啊,这么硬邦邦的,姐姐我有些受不了哦。” “小弟弟?”林晚荣惊道:“这个名称太有想象力了。姐姐,我的暗器会打得你全身发麻的,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宝贝收我这暗器?” 秦仙儿见师傅手中的短刀抵在公子身前,公子手中双管神秘暗器顶在师傅头上,两人竟是相互制约,形成了个死局。 “公子,师傅,你们不要打----”秦仙儿焦急喊道,见到师傅没死的喜悦早已化为乌有,这二人可是生死仇敌,伤了哪一个都让她伤心欲绝。 “傻丫头,这小子油嘴滑舌。处处哄骗于你,枉你还对他痴情一片。”美女高手望着秦仙儿轻叹道。 “喂,姐姐,你可不能这么诽谤我啊,我与仙儿两情相悦、情设意合,虽是共处多日,却不及于乱,连柳下惠都比不过我,何曾有哄骗之说。倒是姐姐你,故意装做中弹,引仙儿跟出,你明知道我不会伤害仙儿一根寒毛,所以才利用我的一片痴情,想趁我不备拿了我,对也不对?”林晚荣大义凛然地道。 “林将军小弟弟,你可真是了解我。”美女高手咯咯娇笑着说道。 小弟弟?林晚荣浑身恶汗,这仙儿师傅到底多大年纪了,怎的生得如此祸国。幸亏老子意志决定,否则还不早被她迷惑了。 秦仙儿见二人僵持不下,心里焦急,竟是跪下道:“师傅,请你放了公子吧。他重情重意,对仙儿恩重如山,仙儿便是受他哄骗,也心甘情愿。” 美女高手见自己弟子如此的病情,忍不住一叹:“傻丫头,这世间的男人,都是无情无义,你如此待他,来日他弃你如草芥,那岂不是要了你性命?再说了,此时此刻,即便是我想放了他,他也未必会放过我啊。” 林晚荣嘿嘿笑道:“美女姐姐你大可放心,我这人除了过于诚实之外,再也没有别的缺点。只要你取走手中的刀,我自然也会收回暗器了。” “如此甚好!”美女高手娇笑道:“那我便数三下,我二人一起丢下手中兵器,你看可好?” “正合我意。”林晚荣诚恳地笑道。 “一----” “二----” “三----” “三”字一落,林晚荣便将火枪狠狠往前一顶,却觉胸前越发清凉,低头一看,却是那匕首划破了自己冬衣,抵在胸前肉上。 “哈----哈----哈----姐姐,你太----奸诈了吧!”林晚荣长笑道,手中的火枪握得更紧了。 “彼此彼此了,林将军小弟弟,你卑鄙的有性格,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。”美女高手妩媚一笑,身体轻扭,丰腴的娇躯便如火一般热辣,她脸上泛起一抹羞红,眼中射过丝丝点点的媚意,将那少妇风韵演绎得淋漓尽致。 林晚荣心里一阵急跳,他早有自知之明,这女人绝不是看上了自己,这是媚术,当日在妙玉坊仙儿也曾施展过的,只是如今换了她这么一个成熟艳妇,威力倍增了。妈的,难怪那个什么白莲圣王在她身上没占着一点便宜,却心甘情愿地任她驱使这么多年,就只要她这么一放电,哪个男人不得死啊。 “唉,咱们这样相持也不是办法,倒不如我们把马啊暗器什么的,都交到仙儿手里好了,她是我们共同的亲人。师傅姐姐,你看怎么样?”林晚荣大度道。 “只要你不使坏,我没意见。”美女高手嫣然一笑,这次没用媚术,林将军却看得心火急升。妈的,没见过美女吗,越活越回去了。他心里狠狠地鄙视自己一把,再看她时,心里已经平和了许多。 细眼看这美女,虽是笑颜如花,但那脸色苍白如低,身体还微微地颤抖,林晚荣恍然大悟,那几炮虽然没轰死这美女,却已经重伤了她。妈的,我说她怎么会对我这么客气呢,还跟我玩小刀,原来是根本就没力气了。有此发现,他心里胆气壮了许多。 仙儿听他二人达成协议,心中自然欢喜,走至二人身前,轻声道:“公子,师傅,仙儿得罪了。”她玉手轻伸,一手拿刀,一手拿枪,便将二人凶器握在了手中。 那美女高手似乎也失了最后的力道。软软地向后瘫倒,仙儿急忙扶住她。大惊道:“师傅,你怎么了?” 美女高手惨笑道:“方才那火炮威力巨大,震动了内腑,修养几日,就会大好了。” 果然如此,真是天赐良机,林晚荣心里大乐,手中暗聚力气,却听那美女高手笑道:“林将军,林公子,你是不是正想着一掌将我毙在手下?” “哪能呢?我正想着到哪里去寻个药铺给姐姐疗伤呢!”林晚荣满面正气地道。 仙儿对这公子的习性也有几分了解,望着他泪眼婆娑地道:“公子,我白莲教已破,师傅多年心血毁于一旦,你便不要与她为难,放了她可好?” 靠,我现在能不放吗?有仙儿在场,我要动手,也要掂量掂量啊。林晚荣点点头道:“北方胡人入侵,威胁我大华子民。官兵的目的就是破除白莲内乱,来年好集中兵力抗击胡人。只要师傅姐姐不再弄些祸事,我便当作没有见到姐姐来过。” 美女高手惨笑道:“二十年心血毁于一旦,让门中师姐看我安碧如的笑话,这老天恁地可恶,为何一再如此待我?” 原来这美女高手叫做安碧如,这名倒也雅致得很,林晚荣心里想道,却见仙儿与安碧如相拥一起,模样凄惨得很。 济宁城破了,白莲教也灭了,这仗算是打完了,可是仙儿怎么办呢,林晚荣心里一叹,难道她又要跟她师傅走? 正想着,忽闻一声长啸划空而来。 “这是什么声音?”林晚荣奇道。 安碧如妩媚一笑道:“怎么,林将军没听过么,方才你还拿这东西打我呢。” “火炮?”林晚荣跳起来道。说话间那炮弹已经在离着三人数丈远的地方爆炸。将那原处炸出一个大大的土坑,爆炸形成的热浪扑面而来。 妈的,这是谁在打炮?不知道本将军还在这里吗?他心里愤愤不平,却听秦仙儿道:“公子,这官军的火炮怎么会向你打的?” “哦,没事,这是流弹,放心,不会再有----” 许音未落,便听哗哗长啸,数颗实心炮弹落在三人周围,呛起的烟尘将林晚荣喷了个灰头土脸。这可不是流弹,是有人故意在朝我开炮,林晚荣猛然醒悟过来,隆隆的炮声响起,带着刺耳的尖啸,眨眼便将三人淹没在尘土里。 林晚荣放眼望去,却见佟成的中路军,二十门火炮一起轰鸣,耀眼的红光中,成君的炮弹向自己三人飞来,眨眼便将周围烧成一片火海。 被阴了!!! “佟成,**你八辈祖宗!!!”林将军双眼血红,跳起来大声骂道,只是隆隆的炮声中,哪还有人听到他的声响。 “公子,我们怎么办?”秦仙儿急忙道,安碧如重伤在身,周围又全是炮火,每走一步都是危机重重。 林晚荣牙一咬,看准第一炮打出的那个大坑跳进去道:“仙儿,快下来。” 秦仙儿对他无比信任,闻言想也没想,抱住安碧如就跳了下去。到了此刻还舍不得她师傅,这丫头果然情深意重。林晚荣一叹。 那炮弹打出的大坑,容纳三人甚是狭窄,安碧如挣扎着坐了起来,三人紧紧挤在一起,林晚荣处于正中。 火炮越发的猛烈起来,周围百丈之内早已寸步难行,燃烧的热气将三人脸庞烧得通红。炮弹在周围爆炸,尘烟滚滚,倒是三人寄存的这个弹坑,却再没有炮弹打中。 “公子,我们会不会就这样死了?”秦仙儿依偎在他怀里轻轻道,火红的小脸一片滚烫。 林晚荣偷偷伸手摸进她小衣,大手在她胸前轻轻摸了几下道:“不会的,我们死不了。” 师傅在侧,他竟然如此大胆,秦仙儿吓了一跳,奈何三人挤得太紧,她丝毫动弹不得,只得面红耳赤任他施为。安碧如背对二人,美妙的身体紧紧靠在林晚荣身上,丰满的臀微微下坐,正抵在林晚荣双腿之间,直让他一阵窒息,妈的,老子被美女包了汉包了,这滋味真他妈奇妙。 “林将军,你这人倒阴险得很。”安碧如咯咯笑道,声音里却带着一丝怒气。 “阴险?”林晚荣正在仙儿娇乳上抚摸,闻言愣了一下:“师傅姐姐,眼下我们正在同舟共济,我又没对你怎样,何来阴险之说。” “你不阴险?”美女高手哼道:“我们说好将兵器交到仙儿手上,你却藏了一件兵器在身上,这不算阴险吗?” “兵器?没有啊?”林晚荣惊诧莫名,火枪还在仙儿手上,蜂针在胸前,哪里还有兵器。 “你这硬邦邦的,抵住我的,却是什么东西?”安碧如声音依然娇媚,却有股难以掩饰的怒气。身体往后一挤,正触着那兵器。 “公子,是什么----”秦仙儿娇喘吁吁地道,拼命地咬住红唇,避免被师傅发现有坏人在作恶。 “哦,是一件天生的兵器,遇到不可抵抗力,会自然发展形成。”林晚荣老脸一红道。 秦仙儿心里奇怪,便要去摸那兵器,林晚荣吓了一跳,急忙在仙儿娇嫩的乳房上轻轻一摸道:“仙儿,你有没有听过弹坑理论?” 仙儿娇呼一声,浑身酸软地瘫倒在他怀里,小口急张,美女高手急忙道:“仙儿,你怎么了?” 秦仙儿羞臊满面,不敢去看师傅,急忙道:“什么弹坑理论?仙儿不曾听过。” 林晚荣笑着道:“这弹坑理论,说来也简单,就是拿火炮来说吧,有人做过统计,两颗炮弹,落在同一个坑里的概率,不会超过万分之一,所以说,我们躲在这里,是安全的。” 安碧如笑道:“林将军,你这话儿说得似乎也有些道理,如此看来,我们是不会葬身这火炮之下了。” “那是自然----”林晚荣笑着说道,话音未落,便听一声尖锐的长啸响起,一颗实心弹直往三人而来。 “不好,走----”林晚荣吓得魂飞魄散,呼啦一下搂住二人,用尽全力自坑中跃出,向前一扑,下意识的用身体掩住了两个女子。 轰隆一声巨响,三人刚才立身那土坑被掀翻了天,林晚荣后胸如遭重锤。 “公子----”仙儿惊呼一声,急忙将他搂在怀里,眼泪刷刷流下来。安碧如咬了咬牙,却没有说话。 万分之一啊,这样的事情也让老子遇上了,林将军哀嚎一声,眼前一黑,便什么都不知道了。